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狂干90后非主流
狂干90后非主流
这个故事发生在一个半月前的一个周日下午,当时正值深夏,天气十分炎热。我懒的出去,在家打着空调,抽着烟。朦胧之间昏昏欲睡。

  可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将我从迷糊中拉了出来。我气恼的接起电话。粗鲁的对电话里吼着, 是谁啊,大下午的。

  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却让我吃了一惊,竟然是公司老总,我急忙道歉。可是还没等我说完,就被老总一连串的话语打断了。

  原来公司在北京的总部传来一份邮件,是公司下个月的计划安排,由于老总在山上散步,所以没时间接邮件,就让我代接下。

  挂了电话,我生气的自言自语着:

  “他妈的,什么事都找我。公司那么多人,就让我挨累。”

  我随手打开电脑,准备接邮件,可电脑竟然没有反应,原来停电了。我更加气愤了。

  什么破物业啊,大下午的闹停电,真让人无奈。

  但没有办法,我只好穿起衣服和鞋子,出了家门。由于家附近没有网吧,我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地处偏僻的小网吧。

  我随便找了一台机器,坐了下来,快速的登陆公司邮箱,将那份邮件抄到手机上,用短信的形式给老总发了过去。

  不一会,手机传来了回信。是老总。

  辛苦了!休息吧。周一早点上班,我们还要开会。

  “他妈的,还让我休息呢,折腾这么半天,我都不困了。你还在山上散步呢,别没走好从山上摔下来。妈的。

  我诅咒着老总。正准备离开网吧,可是又坐了下来,毕竟难得我走了这么远,再走回去,这么热的天可受不了,不如上会网打打游戏,等晚上了在附近吃点饭,再走吧。

  我拿定主意,去吧台付了6个小时的钱,坐在电脑上,随手打开了一个赛车的游戏,漫不经心的玩了起来。

  大约过了五个多小时,已经将近晚上八点了。我换了一个个游戏,又看了一篇篇小说。正当我准备看看电影的时候,我旁边的位置坐下了一个人。

  坐下一个人倒没什么奇怪的,只是她身上那浓烈的香水味道,让我情不自禁的向旁边看去…原来是个女孩,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个辣妹。

  她大约17.8岁年龄,上身穿着一件低胸装的黑色半截袖,能清晰的看见雪白的乳沟,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超短裙,那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暴露无遗,她有着一幅艳丽的容貌,妩媚的眼睛上挂着长长的假睫毛,小巧玲珑的鼻子上穿着一个金光闪闪的鼻环,那诱人的双唇上抹着鲜艳的口红,她的耳朵上,穿着很多个小耳环,大约有10几个。她的头发是典型的爆炸式,发丝剧烈的扭曲着,在一起纠缠着。她的双臂上也戴着许许多多的,小铁环,小手链,在她那细嫩的脖颈处,纹着一朵火红的玫瑰花。

  这个衣着暴露,体态风骚的妹妹,看着就像是非主流的代言人。

  她好像感受到了我赤热的目光,很浪的对我抛了一个媚眼。那种神态中简直是风骚到骨头里了。一向很敏感的我,两腿之间不由自主变得火热,那根软绵绵的大肉棒,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我注视着她坐在我身旁。她开了电脑,打开了一部游戏,原来是劲舞团,她熟练的用手在键盘上啪啪的敲击着。身体也跟着一颤一颤,她身上挂着那许许多多的小圆环,发出清脆的叮叮响。

  看着她坐在座位上,也不老实的小圆臀,一左一右的摇晃着,我真想现在马上把她按倒在桌子上,使劲插她的骚穴。她的骚穴一定很爽,一定有许多的淫水。干起来一定很舒服。

  我兴奋的在那个非主流辣妹旁意淫着。

  可没等我胡思乱想多久,那个辣妹的身旁竟然出现了两个男孩,看上去都有20岁左右的年纪,我收回赤热的目光,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那两个男孩,一个穿着一身韩版的白色衣服,个子很高,头发染成了黄色。另一个男孩,耳朵上穿着两个又大又圆的耳环,头发很长,还在脑袋后面扎了个辩子。这两个男孩,一看就是小混混。

  他们一左一右的趴在女孩耳边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四支手也不老实的在女孩那娇嫩的身体上游移着,女孩很做作的闪避着。但还是让两个男孩的手不断的碰到了高耸的胸部,两个男孩一左一右的用手隔着衣服在非主流辣妹的胸前揉捏着。非主流辣妹,索性不闪避了。接受着他们的爱抚。

  这淫乱的场景,又是出现在人潮涌动的网吧里,我两腿间那根大肉棒,已经一柱擎天的在裤裆上支起一个帐篷了。

  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我会受不了的。我看着的电影。但还是用眼角的余光扫着他们。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两个男孩停止了对辣妹的爱抚,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辣妹一脸闷骚的摇着头,好像在拒绝着什么。最后,男孩们好像失去了耐性,索性扯住辣妹的手,半推半就的拉着她往门外走。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着我,我竟然站起身,遥远的跟在他们身后,因为我知道。一定有事要发生,而且会精彩。

  出了网吧,我离他们大约有20米的距离,我缓慢的跟着他们。走了好远。直到目视着他们走进了B楼(B楼是我们市的一幢烂尾楼,已经停建多年,由于没有资金注入。所以一直在空着。

  我像只猫一样蹑手蹑脚的跟在他们身后,来到了B楼的四层。看到他们停下脚步,我藏在一跟粗大的柱子后面,看着他们。

  黄发男孩和辫子男孩粗鲁的扯住辣妹的两只手,好像在往她嘴里硬塞入了什么东西,辣妹并没有反抗,温顺的接受着他们粗暴的举动。

  紧接着,黄发男孩已经忍不住的将辣妹上身那件暴露的薄装扯下,两只圆滚滚的肉球弹了出来。

  我不禁吞了下口水,这个非主流辣妹的身材真是好啊,胸部这么大,就像做过隆胸一样。

  黄发男孩用两只手搓揉着辣妹的胸部,辣妹已经克制不住的高声发出淫叫,那声又娇又柔。骚的都快让人骨头化了。

  辩子男孩也跪在地上,把头伸进辣妹黑色的超短裙里,好像在舔着辣妹的骚穴。

  辣妹兴奋的夹紧双腿,弓起身子,主动的将那对雪白的奶子送入黄发男孩的嘴里。

  黄发男孩和辩子男孩一上一下的搞着辣妹那性感的身体,我隐藏的位置真是绝佳,正好能借着B楼旁边百货商场的灯光,清晰的看见眼前这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

  辣妹此时已经被两位男孩搞的浪叫连连了。

  ”啊…阿九,大力,你们搞的人家好难受啊…我好想…好想让你们来插我啊…啊…“两个男孩看着辣妹风骚的淫叫,都已经挺不住了。

  他们都迅速的脱下裤子,黄发男孩将他的鸡吧塞进了辣妹的嘴里。快速的抽动着,而辩子男孩也撩起辣妹的黑色超短裙,将鸡吧插入了辣妹的骚穴深处,辣妹撅着她那丰满的圆臀,一前一后的迎接着男孩们的鸡吧。

  ”呜…呜…呜…嗯…“远处隐藏的我,看着辣妹被男孩们操的淫叫阵阵,骚态十足。扭动着她那圆润的翘臀,配合辩子男孩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插入,辣妹的头部也前后摆动。让黄发男孩的鸡吧能全部插入。

  她那雪白而淫荡的身体,映着远处的灯光,显得那样的充满诱惑。

  这刺激的场景看得我鸡吧一阵阵颤动。我的龟头上已经分泌出些许黏液了。好想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去啊。

  ”啊…啊…啊…“黄发男孩高声大叫了几声,快速的抽动了几下,虽说看不太清,但我也知道,他的精液已经全部射入辣妹的嘴里了。

  辩子男孩也激动了猛烈抽插着,用两只手抓住辣妹丰满的圆臀,使劲拍打着,身体一阵颤抖。他拔出了鸡吧。将精液射在了辣妹雪白的圆臀上。

  辣妹顿时瘫软的倒在肮脏的地上,两个男孩也满足的坐在地上喘着气。他们的嘴里好像在嘟囔着:

  ”真是个骚货,太他妈的骚了。爽死我了。“”是啊。在网上弄得和为感情受伤的非主流女人似的,没想到却这么淫荡。“”哎…这妞太有味道了,等下次把小飞,大萌,大思全叫上,一起搞她。“”哈哈哈…好注意!“我在远处听着,原来那个非主流辣妹是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贱货啊。不过贱的这么有味道。真是个极品骚货呢。”

  过了一会男孩们在辣妹耳边说了些什么,便扬长而去了。

  辣妹从地上坐起,好像很生气的拍打了几下地面,随后,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我也跟了上去。

  辣妹并没有回网吧,而是朝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我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也离家很远了。就跟着她,看她要去哪。

  大约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道旁,辣妹突然脚下一滑,摔倒了。我连忙跑过去。扶起辣妹。对她说道:

  “小姐,你没事吧?”

  辣妹抬头扫了我一眼,此时我才注意到她的眼睛迷乱不清,好像喝了许多酒。她一把手推开我。嘴里说着:

  “我没事,你…你…靠边…”

  我听了心里不由的一阵恼怒,刚被别人操完,装什么正经啊。

  我过去一把扶住她的小细腰,对她说:

  “小姐,我看你醉的很厉害啊,你没事吧?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辣妹又反抗了几下,但我抱的她死死的,她的力量渐渐变的微弱了。随后,索性靠在我肩膀上,那对软绵绵的大奶子,也贴在了我的胳膊上,真是好酥麻的感觉啊。

  我对辣妹问道:“小姐,你家在哪啊。我送你回去。”

  辣妹吱吱吾吾的说着:

  “我…我…不…不…回家…”

  “那你要去哪啊?我送你回去吧。都快夜深了。”

  辣妹已经将整个身体都靠在我怀里了。她的身体真的好软好嫩,抱的我鸡吧硬绑绑的。

  “我…我想去…摇头…头…店…我吃了…好几粒…摇…摇头丸…”

  我顿时震惊,原来刚才那两个男孩给她吃的是摇头丸,怪不得这么神智不清呢。“”好…我带你去…“我看了看表,才九点多,现在摇头店都没开门啊,该怎么办呢。还是去KTV开间包房好,我拿定注意,拦了辆出租车,开到了一家非常僻静的KTV,开了一个中型包间,我扶着辣妹坐了下来,随手给了服务员100元小费,告诉他,一会不要进来。

  服务员心领神会的对我怀中的辣妹笑了笑,又看了看我,转身出去了,我关好门,打开闪灯和音响,放起来一些节奏感很快的舞曲,只见辣妹刚听到曲子,就站起身来,扭动着性感的身体,疯狂的摇摆着头部。我也喝了几口酒,在辣妹身边摆动着身体。

  借着雪白的闪灯,看着辣妹那软绵绵的胸部,和那两条在黑色超短裙包裹下的美腿,还有她那享受的表情。

  我淫荡的笑着。随手将辣妹的衣服扒了下来,辣妹浑然不觉,她现在摇头丸药力发作极强,沉浸在动感的舞曲中了。看着辣妹光着上半身,在我面前扭动着淫荡的身体,胸前那对圆滚滚的肉球,随着身体来回摆动。还有那两颗宛如樱桃般大小的乳头,也不知道被多少个男人揉捏过了,已经变成了暗淡的黑色。我想到她现在的骚穴里一定有许许多多的淫水,我顿时忍不住了。一把扯下辣妹的超短裙,撕下那条潮湿的小内裤,辣妹两条美腿之间的蜜洞里,早已经淫水泛滥了。

  我伸出手指在辣妹的骚穴里使劲的掏弄着,她果真是名副其实的骚穴。里面又宽又松。估计我的整只手都能塞进去,真是一个浪货,看她的模样才十七八岁,就这么骚。长大了那还了得。

  我将沾满辣妹淫水的手指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哇…太他妈的骚了。那种味道简直是我搞过的婊子的十倍,但我就是喜欢这种味道,这种淫荡的气息。可能这也算是一种变态吧。

  我看着眼前赤裸着身体,疯狂摇摆头部的辣妹,她的两条美腿正相互交叉着。互相磨擦,好像我刚才的挑逗已经让她有了反应。她已经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她突然转过身,对着我撅起了那雪白的圆臀,头部和圆臀一起摇摆着。

  辣妹的臀沟之间长了许多的黑毛,真是发育成熟的身体啊。

  看着辣妹赤裸的身体,对我摇晃的美臀,还有她那洁白的皮肤,我顿时想起了。刚才在B楼里看到的那一幅幅画面。

  我顿时忍不住了。迅速的关掉音响和闪灯。抱住辣妹娇嫩的身体,倒在了沙发上。

  辣妹失去了声音的刺激,身体逐渐变得瘫软,眼神之间是那样的失落。那种表情真是太骚了。太勾人魂魄了。

  我用两只手揉捏着辣妹的两颗乳头,不一会,辣妹那两颗乳头已经淫荡的硬起来了。

  我用指肚在辣妹的乳头上磨擦着,辣妹的身体一阵抖动。嘴里已经发出轻微的淫叫。

  “嗯嗯…嗯…”

  我看着她渴望的淫态,疯狂的用嘴含住了辣妹的乳头,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舔动着。

  “啊…嗯…哎…啊…嗯…”

  辣妹两只手轻微的按在我的脑袋上,想推开我。

  我却更加卖力的舔着辣妹的乳头,还用手指夹住另一边的乳头,用指甲摩擦着。

  “啊…嗯…不要啊…嗯…”

  辣妹娇柔的淫叫着。

  我听着她那让人酥到骨头里的声音,想着她的骚穴里一定十分空虚。

  我马上将头转移到辣妹的两腿之间,我扳开辣妹的两条美腿,将头埋在辣妹那湿糊糊的骚穴上,用舌头在辣妹的骚穴里吸吮着。辣妹那骚味十足的淫水被我吸吮进了嘴里。真是好骚好恶心的味道。但我却感到了一种不知名的快感。谁让我这么喜欢给女人口交呢。

  我用手掰开辣妹那两片湿润的阴唇,用舌尖不断的刺入骚穴里。

  “啊…嗯…不要…不要这样…啊…嗯…噢…哎呀…不…要啊…要啊我要”

  辣妹控制不住自己的淫叫着,我吸吮着她骚穴深处涌出的大股淫水,咽下肚子,淫水在我的侯咙里滑过,有火热的感觉,“嗯…噢…你吸的…我…我…好舒服啊…啊…”

  我抬起头,看着辣妹的淫态,用手指深入辣妹的骚穴里。快速的抽动着。另一只手,不断的揉捏着辣妹坚硬的乳头。

  辣妹兴奋的扭动身体,她那淫荡的小舌头,不时的舔着双唇,唾液已经流出些许在她的嘴边,显得格外淫荡。

  我的鸡吧由于之前在B楼里的刺激再加上现在的刺激,已经肿胀的发疼了。我拔出坚硬的鸡吧,在辣妹的骚穴上来回摩擦着。

  “啊…啊…我要你的…鸡吧…我要…要你…插…插我…”

  辣妹竟然自己伸出手去抓我的鸡吧,往她的骚穴里塞,真是个浪货,骚逼!今天我就操死你!

  我用力的将鸡吧插进了辣妹的骚穴里,发出了一声不小的“噗”声。那是鸡吧与淫水摩擦发出的声音。

  “啊…好舒服嘛…啊…啊…嗯…干…干我…啊”

  辣妹的两条美腿环住我的腰,配合的扭动着她那雪白的大屁股,迎合着我猛烈的撞击。

  我快速的摆动腰部,让我的大鸡吧每一次都能完美的插入辣妹的骚穴深处。

  “嗯…干死我…啊…你的大鸡吧…真厉害啊…哥…啊…嗯…”

  我的大鸡吧在辣妹的骚穴里来来回回的抽插着。我的两只手抓住辣妹的雪乳,用力的搓揉着。

  “使劲啊…嗯…再加把力…噢…快点…快…要…要…出来了…啊…”

  辣妹在我猛烈的抽插下,竟然达到了高潮,一股火热的阴精从辣妹的骚穴深处喷出,我的龟头顿时感到一阵软绵绵的酸麻。

  看着辣妹那因为淫荡的潮红的脸,我拔出鸡吧,用手拽住辣妹的爆炸头,将鸡吧插入辣妹的红润的双唇。

  我在辣妹的嘴里快速的抽插着,辣妹的柔软的小舌尖也配合的缠绕着我的龟头。

  不一会,一股电流似的感觉蔓延全身,我将那憋了许久的乳白精液,全部的射进了辣妹的嘴里。

  因为我的鸡吧将辣妹的嘴塞的太满,有许多精液辣妹都直接咽进了肚子里。

  但辣妹并不烦感,还用舌头舔着我的鸡吧。

  我用力的捏住辣妹的两粒乳头,上下撕扯着。

  “啊…哎呀…坏死啦…快放手…疼啊…嗯…”

  我抱住辣妹柔软的身体,倒在沙发上,气喘吁吁的感受辣妹高潮过后火热身体的柔软。

  那次以后,我才知道,原来黄发男孩和辩子男孩是和辣妹在劲舞团里认识的舞友,在网上辣妹装作受伤的女人,本想骗男人点钱,没想到被黄发男孩和辩子男孩给操了。辣妹从那次以后,就成为了我的小情人,我也不算有钱。但做房地产的养她还绰绰有余。她的床上功夫真的很好,又很会玩。尤其是她那丰满柔软的圆臀,操起来感觉真不是一般的爽。真是一个极品的非主流骚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