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射进女美容师的直肠
射进女美容师的直肠
「嘻,又撞邪了!」入夏以来,这是二叔最常说的一句话,台湾百业萧条、许多小老百姓无以为继的今天,我们这家小小的房屋中介公司,居然连续三个月业绩破五百万,每个月都能成交好几个大案子。

  说起来也奇怪,90年我退伍之后就跟着二叔在台南做中介,小公司名气不大,两年来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总想在这年头有口饭吃已经是幸福了。谁知道从六月份签了那几栋别墅开始,奇迹一般竟然客户开始源源不绝的出现,头一次感受到收订金收到手软的滋味。二叔一直认为是有好兄弟在暗中协助,每次看到我带着订金收据回来,总是要说上这么一句……可上星期这一摊不同,买主是个台北下来的大学教授,说是要到成大来服务举家搬迁,看看房子实在满意就这么付了三十万的现金,困难在买主人在台北,也希望能在台北签约。可业主却是个在地的台南人,本来还老大不乐意的:「厝呒免卖哪远……走到台北去……叫伊下来台南签啦!」我和二叔求爹爹告奶奶的才硬是让对方点头,本来嘛,这年头房子有人肯买就偷笑了,还图什么安逸呢?

  就这样,星期二开车载着业主夫妇两个上了台北,还好我在台北当的兵,要不内湖的路还真不好找。买方和卖方都小心的结果就是约要签很久,从下午两点在代书那儿搅和到四点,约签完了,业主夫妇再三感谢我们帮他把房子处理掉,两口子大概是事空心安乐,说想在台北玩两天再回去,就这样我一个人空车回台南。

  回程一上高速公路就刚好碰上塞车,挨到苗栗都快七点了,下交流道吃了点东西。实在是累得紧,就打电话回台南跟二叔说很累想在苗栗休息一晚,明天中午再回去。

  找了家蛮别致的汽车旅馆,洗完澡精神又来了,出去逛逛吧!一个人走在不很繁华的苗栗街头,真不知要做啥。想说累找家指压店推一推,可苗栗市逛半天只看到几家「爱芝兰」、「美梦兰」之类俗俗的全套店,连个像样一点的美容指油压都没有。

  心中正为苗栗的男人感到难过时,忽然看到一家很独特的店面,浅色原木的装潢,大片透明的玻璃橱窗里排着一列列的精油瓶罐,招牌上写的是「XX香精油专卖店」,旁边一排小字「附设精油推拿」,金色的珠宝灯把店里照耀出一片的晕黄,非常高雅的感觉,就像是女子美容精品店一般。我找了半天,实在找不到「男宾止步」的告示牌,便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您好,欢迎……」三十出头的男子从里面满面笑容地迎了出来:「要看香精油?」他很自然的直接走到展示柜前,看年纪应该是店东。

  「我看招牌这里有做精油推拿……」我说明来意。

  他似乎有点为难,看了看表又抬起头来看了看我:「我们这里是做纯的……不过师傅刚刚已经下班了,我们这边推拿是从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我连声抱歉正想推门离去,他又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有一位小姐,不过她只做指压,不知道先生您……」我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问清楚价钱指压一个小时才五百元,就点头答应了。

  店东带着我进去里头,隔着一间宽大的按摩室,正中央摆着一张按摩床,墙壁一边有着一个矮柜一边是面大镜子,他倒了杯茶放在柜子上给我喝,请我稍侯一下。

  我趴在按摩床上等了大约十分钟,听见外头的玻璃门开启的声音,然后一个女生和店东出声打招呼,一会儿按摩室的门扣扣两声,我喊了句「请进」,她开门进来:「您好……」我头也没抬回了话,问了些姓啥打那来的闲语,一双手按上我的肩膀,她很熟练地开始帮我指压了,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

  「为什么会跑来做指压呢?」她问了句。我说是自己今天开了一整天的车,很累,她就问我要不要热敷一下,说热敷一下可以去疲累,我说好,于是她说:

  「那我去弄热毛巾……麻烦您把上衣脱掉。」我起来看到墙上有钉着吊衣架,便脱掉了上衣,刚把上衣吊好时她进来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刚一直趴着背对她),短头发的年轻女孩子,长得算不上很漂亮但蛮可爱的,个子小小的有着两个酒窝,穿着一件式的短洋装,没化什么妆却更显清纯。

  她看到我赤裸的上身,笑了一下:「身材不错哦!您喜欢运动啊?」其实这都要拜朋友所赐,一个国中到高中的死党,大学念体育,退伍后大家一连络,才知道他在健身房当教练,想说好朋友总该捧个人场,就花了三万多买张会员卡,钱一投资下去不去又觉得不值得,运动的习惯就这么培养出来了。两年下来,虽不敢说比得上专业的健身员,但身材十分有型、肌肉算得上结实。

  她又笑了一笑就请我趴好,热毛巾直接盖上来真的比泡热水澡还有效,全身的疲累似乎一扫而空。过一阵子,她把毛巾拿掉,继续帮我指压……跟她聊才知道,她才19岁,家在附近开杂货店,白天在家里帮忙看店,晚上闲着没事,本来是为了帮妈妈保健跑去学推拿按摩,等到学会了又觉得自己空有一技之长不用可惜,刚好这里有家精品店兼着有做推拿,不是一般的色情护肤店,大部份也都是女客人,所以就跑来这里兼差了。客人并不多,平常她还是待在家里,有生意时才过来工作。

  就这样在她的指头和轻柔的声音下,我慢慢的竟然睡着了……「林先生、林先生,做好了……」醒来时她正轻轻地摇着我,原来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天!我居然大部份都没感受到。哈哈!自己笑了笑。她问我在笑什么,我告诉她,然后她也跟着我一起笑。

  看着她甜美的笑容我忽然有股冲动,我问她能不能再做一小时,她告诉我说店要打烊了,那怎么办?

  「那你去问问老板看可不可以麻烦一下,我难得到苗栗来一趟,就今天累一点,晚些关门吧?」她看着我笑了笑,就出去问店东了。隐隐约约听到店东说自己有事不能留,要她还不想休息的话就把钥匙留着,让她去关门。然后两人讨论了一下,听到玻璃门打开的声音、她跟店东说拜拜,然后玻璃门关上还带着锁头「卡」一声,大概是她把店门锁上了……过了一会儿,她回到按摩室里来。

  「那继续吧!」我问她会不会太累,她说自己每天都两三点才睡,「那不然你再帮我做两小时好了。」她点了点头没反对,我很高兴的趴下继续让她在我身上努力。

  我问她:「店外头挂着是『精油推拿』,为什么你只做指压呢?」她才告诉我,当初就告诉店东她只帮女客人做油压,因为帮男生做她会不好意思。

  我说:「那你帮我做好不好?」她看了看我没说话,我再问了一次,她才低声的说:「你真的要我帮你做哦?可是我不太会哦!」我当然说没关系,想想油脂推在皮肤上的感觉,比起这种干推不知舒服多少倍。

  「那我出去拿油……你喜欢什么香味的?」我说我要薰衣草,她笑了一下说自己也喜欢薰衣草。走到门口她又回头说了句:「那你要不要把长裤脱掉?」我点点头便从床上起来。

  错过今夜再难碰头,我知道自己要好好把握这个机会,便故意坐在床沿等她进来,让女生看着男生脱衣服绝对比让她直接看到肉体感觉上来的强烈。看见她走了进来,我赶忙走至墙边吊衣服的地方开始脱长裤,身上剩下一件白色子弹内裤时我转身面对她,刚好看见她正打量着我。她看我转过来了,脸上一红,低下头去,我不再逗她,先乖乖趴到按摩床上去。

  香浓的润肤油倒在我背上,她开始帮我油压了……那双手很温柔很温柔,她涂抹过我的背和腰,再帮我抹双手。等她刚要帮我抹大腿时,我转头问她:「能不能帮我做臀部?」她似乎没听清楚,把脸靠了过来:「什么?」我再问一次,她想了想,脸似乎更红了些……然后那双手来到我腰上,往下慢慢拉下了我的内裤,可以感觉到手似乎有点颠抖。内裤拉到我臀部下缘就停住了,油倒了下来,她开始用手直接在我臀部上涂抹……我知道女生十个有九个喜欢看男生的屁股,在她们眼中,一个紧翘的臀部就是男子性能力的保证。

  当她拉下我内裤那一刻,我知道今天没有白来了,虽然她很小心地避开男性的性感带,双手只是在两块臀肌上揉搓着,但透过手掌传来那种羞涩的感觉却是更深刻的刺激,顺着她手的滑动,我感觉到自己的阴茎不能避免地开始充血变硬了……她手不断地碰触到我内裤的腰缘,似乎那是一件讨人厌的阻碍,她又顺势再把我内裤往下拉了一点,但过一会儿内裤却又滑回它原来的位置,这时我知道自己该主动点,猛地抬起身体。她手离开了我的屁股,然后在她面前,我背对着她很自然迅速地把内裤整个脱掉了,再赤裸着全身趴回床上去。

  她呆了一呆,又继续她的工作,问我为什么把内裤脱了,我说:「这样你工作比较方便,而且我的内裤沾到油等下没法穿。」她没再说什么,又继续帮我涂油,慢慢地双手来到我的大腿,为了方便,她把我两腿向左右两边分开,然后开始倒上油,从外侧到内侧很仔细的推拿着。

  终于她推拿完整个背面,轻轻说了声:「等一下,我去拿条毛巾……」我知道要翻正面了,她是想先去拿条毛巾帮我盖住下体。所以等她一走出按摩室,我起来到柜子前面拿起那杯冷茶,并故意转身面对门口喝茶。果然她直接开门走了进来,看到我全裸一览无遗地站在房里,她羞得的低下头来似乎想退出去,但又移动不了身子。

  「这茶都冷了……」我说,她才抬头看着我:「那我再倒杯热的给你。」我靠过去把杯子递给她。

  这大概是她头一次面对一个全裸的肌肉男,何况这肌肉男还挺着一根粗大硬直的阴茎,视觉上的刺激让她脸颊就像熟透的红苹果一边的娇羞。

  她拿着茶杯出去后,我回到按摩床上,正面仰躺着让自己全身的肌肉暴露在房间里金黄色的灯光下,自己勃起的阴茎还是硬直着向上指着天花板……她走了进来到柜子前面放下茶杯,慢慢的靠到床边上,似乎有点敬畏地用毛巾盖住了我的硬挺。

  那是一条白色的毛巾,就这样在我下身搭上一块帐篷,她很小心的整理了一下,让我的下腹部和大腿都能露出来,她回到我面前在我胸口倒上油,开始帮我推拿。时间就像静止了一般,她双掌抚慰着我的胸肌,那刺激不断地传到我两腿之间,从胸口到腹部……她近乎疼惜地滑过我六块坚硬的腹肌,上身推拿完后她推开毛巾的一边想去抹大腿的油,她的手很小心地不敢碰触到我的勃起。看着她微红的双颊,我索性把毛巾整个拿掉,让自己硬挺的阴茎再一次暴露在她面前。她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开始在我两腿倒上油,涂抹了起来。我知道她已经心动了,双手不能避免地一再碰触到我阴茎根部,让我涨满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等她涂抹完了我的正面,双手再次回到我的胸腹之间,我看着她涨红的脸:

  「第一次面对赤裸的陌生男人?」她点了点头。我又再问:「帮我全身都抹油好吗?」她想了想,似乎想弄清楚这话的含意,然后考虑了一会儿,终于油直接倒上了我的勃起。

  她羞得说不出话来,颠抖的手轻轻从龟头上顺着油柔柔地套弄下来,手掌握住我粗大的阴茎,笨拙的技巧却比那些老练的专家还要逗人,快感一波波的冲上来……她就靠在床边轻轻喘着,似乎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我很方便地把手伸了过去,先只是小心试探性地搭住她光滑的小腿,她抖了一下却没退开。我轻轻地抚弄着她的皮肤,从小腿滑上大腿,我能感受到她的温热,等到我的手滑进她的洋装里时,我知道这女孩已经完全心动了……我面对她坐了起来,把她包夹在自己两腿之中,她没说什么,只是低头看着被自己握住的阳具。我一只手在裙里轻轻隔着内裤爱抚着她的臀部,一只手轻轻摸上她的颈部、耳朵……然后滑上她的胸部,当我的手隔着衣服盖上她小巧的乳房时,她轻轻呻吟了一下,停下了手边的工作,双手呆呆的握住我的阳具动也不动了,她闭着眼睛似乎在感受我给她的刺激。

  我看一切都水到渠成了,便大胆地把两手伸进她的衣服里,直接挑逗她的肌肤。我把她洋装往上拉到下腹部,手从裤腰上伸进她内裤里,这才发现小女生真的动情了,内裤湿了一片。

  顺着她臀部的曲线,我的手从后面攻进了她两腿之间,这时她内裤后方已经被我拉到大腿根处了,裸露出圆润的屁股,当我手指伸到她密缝里时,她双手抱住了我的肩膀,不断轻轻呻吟了起来……我很快速地脱掉了她全身的衣物,压下她的背让她成弓字型的半趴在按摩床上,我站到她背后,拿起润肤油倒在她背部和屁股上,双手轻柔地滑动着她赤裸裸的肌肤,摸着她油亮的屁股,更分开她大腿用手指玩弄她的阴部。她的阴毛并不多,阴唇更不肥厚,看起来就像微微隆起的一条裂缝,只是那缝中湿滑一片。

  我知道这么年轻的女子不能太过急噪,轻轻的先用手指开路,当我中指插进她阴道时,她背部整个弓了起来。慢慢地我用中指抽插了一会儿,便拼起两指,用两根指头插进她阴道:等她适应了,我又换成三根手指插进去。

  她不断呻吟着,我一边用手指抽插着,一边用另一只手去抚弄她的臀缝,当我轻轻揉上她的屁眼时,她唉叫了一声却没反对。我在她臀缝里也倒上油,慢慢试着用手指在屁眼上划着圈圈……她半趴在床上翘着屁股不断扭动着,我知道可以进去了,三根手指已经把她的阴道扩张到能适应的地步了,我抽出手指全身靠上她的背部,用硬挺火烫的阴茎顶上她的阴道口。看她侧着脸微张着可爱的小嘴喘气着,我轻轻吻了上去,她闭着眼睛跟我亲吻着。等我用舌头顶开她的牙齿开始跟她深吻时,腰部一用力,将粗大的龟头挤了进去,她又唉了一声,全身颠抖起来。

  我慢慢使力一寸一寸地进入,退出一点再插进一点,直到整根阳具都插住她紧窄的阴道里,我下腹整个贴在她屁股上,一边跟她热吻,一边享受这温热的快感……我直起身,抱住她的腰开始抽插,小腹一下下冲撞着她的臀部,她闭着眼睛承受着一波波的快感,淫水就在抽插中不断涌了出来。热力迫使我愈插愈快,她的呻吟也愈来愈大声,她趴在床上不断扭动着……这样插了快十分钟,她屁股开始主动向后撞来,主动需索起我的阴茎。过一会儿她忽然大声呻吟着,阴道不断收缩,我赶忙强忍住射精的感觉,然后她全身是汗的趴在床上不动了。我知道她已经到了第一次,我插在里头不动让她休息一阵,拿起毛巾帮她擦拭背上的汗水。

  过一会儿,看她微微动了一下,我抽出阴茎把她转个身,再从正面压上去插进她湿透了的阴道里,抬起她双腿把她抱起来。我坐在床沿让她面对我坐在我腿上,就这样全身紧贴在一起,她抱住我的肩膀不断扭动着,脸上的潮红未退。

  我看她休息够了,便开始下一波攻势,两手伸到后面抱住她屁股,抬起放下这样的抽插起来。这种姿势整个正面都被摩擦到,对女人来说是最舒服的。果然不到五分钟她又在我怀里泄了出来,这一次她一口咬上了我的肩膀,两个浑身汗水油脂的肉体就这么交缠扭动着。

  等她泄完不让她休息,我再把她放回之前的姿势,她上身趴伏在按摩床上,两腿无力地挂在床边……再一次我插了进去,一边抽插着一边问她:「你泄了几次?」「两次……」「舒不舒服?」「好舒服……」她喘着回答。

  「我的阳具大不大?硬不硬?」「好大……好大……好硬……」「喜不喜欢男人……这样干你?」似乎这样淫秽的言语伴随着抽插,对女人的刺激更大,她开始颠抖了起来:

  「我……喜欢……喜欢……」「继续干你……让你……再泄一次好不好?」这次她没回答,只是不断喘息呻吟着点头……我知道今天要把握机会好好玩她,开始一边用力地干她,一边用手指插入她早已湿透的屁眼,一根然后是两根……她呻吟着承受我的攻击,粗大的阳具在她阴道里不断来回摩擦,两根手指同时在直肠里穿梭,从未承受过的刺激让她几乎马上又泄了出来。

  就在她快要疯狂的顶点,我忽然抽出湿滑的阳具,用两手分开她的屁股,直接顶上她的屁眼,她唉叫了出来:「不要……不要玩……那里……」我不理会她两手牢牢固定住她的屁股,粗大硬挺的阴茎开始插了进去。

  龟头突穿过她的肛门口时,她叫了一声「好痛!」,开始挣扎起来,可是一个刚泄过两次的女人又怎么敌得过一个浑身肌肉的壮男?我死命地往里插,直到整根阳具都消失在她屁眼里……说实话,其实有点不舒服,可是心理上的因素却让我差点马上就射在里面。

  她不断哀号着:「好痛……求你……不要……」我静静插在里头动也不动,不单单是为了减轻她的痛楚,同时也在等我射精的慾念退去,顺便两手伸到前面去玩弄她的乳头和阴蒂,直到她的哀号慢慢转变成轻喘,然后我重新抱住她的腰部,开始干起她的屁眼来。

  我知道这不单是她第一次被人鸡尖,我也是第一次玩肛交,那种紧密的感觉真的和阴道不一样。她满身大汗忍痛承受着,我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愈来愈深入……终于积压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直肠里……我退了出来,拿毛巾擦干净……看见她半趴在床上动弹不得,大概真的累坏了。我把她下身也抱上床去,直接趴在她身上抱着她,两个人就这么睡着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