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妈妈的美国梦
妈妈的美国梦
我的妈妈叫林美芸,出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小镇里,姥爷是煤矿工人,姥姥是家庭妇女,妈妈的家庭绝不富裕,是中国偏远城镇里最贫寒的那一群。可是俗话说,山沟里也能飞出金凤凰,贫寒的姥爷和姥姥,却生出了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那就是我的妈妈,她从小就有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忧郁和美丽,皮肤白里透粉,透着高雅和洁净,没文化的姥爷也破天荒从字典翻出美芸这么个典雅的名字。就这样,林美芸来到了世间,注定迎接她曲折坎坷的生活。

  妈妈出生的地方是个小市民充斥的社会,贫穷的小镇里,到处是面黄肌瘦的工人和来自乡下的乞丐,人们为了几角钱都可以勾心斗角,长年累月彼此算计,城镇里一到夏天就肮脏成一片,每个角落里都有垃圾,时不时的缺乏教养的男人们站在墙角撒一泡尿,酸臭的味道就能停留很久,在墙上留下发黄的恶心的尿痕。

  在这个环境里长大的妈妈,固然有其美丽出众的外表,但内心却也是小市民的,她贪婪,她势利,她工于算计,她甚至也会满口粗话的骂街。

  但是,也许有一点妈妈和小镇的人不同的,就是她从小喜欢把自己打扮成想象中高贵的大城市女孩,她非常的讨厌那个小镇,厌恶她的家乡,她作梦都想飞出去,甚至,随着妈妈越来越长大,她开始厌恶姥爷和姥姥,厌恶她的父母,厌恶他们穿着寒酸肮脏,厌恶他们目光短浅,厌恶他们的一切。

  打定了主意要离开小镇的妈妈,开始努力的学习,令人吃惊的用功读书,妈妈不是一个脑子很笨的人,她成功考上了大学,虽然不是全国名牌的大学,但也是南方浙江省很优秀的一所大学了,终于能离开这漂浮着矿灰的贫穷的家乡了,去南方,那里意味着金钱和成功还有数不尽的美丽的光环,妈妈就是带着这样的梦想,匆匆忙忙踏上火车,再也没有回头看姥爷和姥姥一眼。

  妈妈的大学时代是花枝招展的,她有天生的资本,她美丽,高窕,皮肤白嫩,身材丰满,妈妈出现的地方,就是男生注目的焦点,最终挑剔的妈妈,还是在大四选中了一个本地商人的儿子,那就是我的爸爸,他的外表其实并不出众,个子中等,带着眼睛,说起普通话来尖声细气,但是他有钱,准确的说是爷爷有钱,我们家在浙江做鞋子的生意,是中国最早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吧。不知道妈妈是真的爱爸爸,还是爱上了爸爸的家族,总之他们结合了,并很快的生下我。

  婚后的妈妈没有像其它女生一样搜肠刮肚的找门路找工作,她嫁了爸爸,自然过起少奶奶一样的生活,爸爸搂着丰满白嫩的妈妈,也乐于给她悠闲的生活,就这样,一年之后,我就出生了,那年妈妈22岁。可惜好景不长,爷爷和当地新任的大官闹僵了关系,大官开始到处刁难我家,生意越来越凄惨,最后狠狠的赔了一笔之后,爷爷心灰意冷把工厂关了,给爸爸留了一些生活费之后就会温州乡下养老去了。大树一倒,我们家立刻贫寒起来,爸爸只得去公司做营销员,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没到月中就花完,妈妈再也受不了了,她也开始找工作。所幸妈妈也是大学毕业,她很快在一家外企找到了会计的职位,当然了,一个漂亮成熟的少妇,英语又好,很容易被外企的老板看中吧。那一年,妈妈28岁。妈妈这个人既冷漠又热情,她的内心是自私的,可有时又很盲目和冲动,其实妈妈一点也不爱爸爸,他根本不是她理想中的那种型,当初爸爸的家庭也有钱有地位,现在一切都没了,妈妈开始越来越讨厌爸爸,他们几乎天天吵架,我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可也是爸爸的骨肉,那时的我甚至觉得,妈妈讨厌爸爸兼带的也讨厌起我来。不过毕竟我是她的亲生儿子,也是家里唯一能和妈妈说几句话的小孩,我时常去妈妈的公司玩,也认识她的老板金先生,金先生是一个香港人,作为美国公司在杭州的全权代表,金先生职位很高,人面也宽,应该是个很成功的男人,至少比月薪2000的营销员老爸强多了吧。但是金先生也是一个带眼镜的男人,带着金丝边的眼镜,总是很色迷迷的样子,我发现他看女人时第一眼总是先看屁股和胸部,然后才看脸,特别是当他看我妈妈的时候。妈妈是那种典型的北方美女,身材很好,腰细,屁股大,特别是生了我之后,屁股更显丰腴圆润,走起路来两片肥美的肉左挤右拧,好像在比赛看谁最先撑破紧身裤,哺育过孩子的乳房也十分饱满,我发觉金先生特别迷恋的喜欢看妈妈的身材,妈妈进公司没过几天就被金先生破格提拔,成了总经理秘书兼财务顾问。慢慢的,妈妈回家就很晚,上班前也更喜欢化妆,有了钱就去买衣服,很多衣服打在包里甚至爸爸都不能看,我猜一定是那种很性感的衣服,因为有一次我碰到金先生带着妈妈在内衣区逛。爸爸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开始酗酒和打麻将,他那点工资怎么够玩的,没几下就输的精光,妈妈和爸爸越吵越厉害,索性一怒之下,妈妈打起包去公司住了。

  家里没了妈妈,最无辜的是我,连饭都没的吃,饿得厉害了,爸爸就吼我,去找你妈去。没办法,我只好去公司找妈妈。妈妈住在公司的套房里,一张很宽大的双人床,屋子里香香的,都是女人的味道。看我饿成那个样来找她,她虽然不高兴,可也不忍心起来,本以为金先生不欢迎我,可没想到却是他建议妈妈,小涛可怜,就和你一起住在公司吧。

  就这样我常常就住在公司妈妈的套房里,我发现金先生经常来找妈妈,还是很晚的时候,来的时候还对妈妈动手动脚的,妈妈红着脸说不要孩子在身边,金先生就坏坏笑着,把妈妈揽进卫生间,门关上,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妈妈呻吟的声音。那时的我很好奇,就贴进钥匙孔看里面,妈妈光着大屁股,上身只剩一件短短的睡衣,正跪在地上给金先生口交。金先生边享受着,边用力揉挫妈妈的秀发,口交了很久,金先生的那个肉棒终于变硬了,他就说,“怎么样,我的东西很大吧,你老公的大还是我的大”妈妈就媚眼抬起来瞟他一眼,继续亲着肉棒说,“我那个死老公,是属肉虾的,怎么和你比,当然是金老板的大了,奴家好喜欢金老板的大肉棒,嗯,人家想要嘛——”“嘿嘿,骚货,看你这骚样,发情了吧,看来我说得没错,留你儿子在这里,反而能让你更兴奋,嘿嘿”两个人在里淫言秽语,看得我目瞪口呆,其实金先生的那个玩意儿根本不算大,我也偷看过爸爸的,准确说,他的肉棒和爸爸的都不大,短短的一截,像三寸丁一样,肉棒头也不够粗。可妈妈还是极力的夸赞,这让金先生很兴奋,小肉棒翘起来一跳一跳的,连忙让妈妈爬在浴缸上,把大白屁股撅起来。妈妈听话的撅起屁股,金先生猴急的就插进去,其实妈妈那里还没有什么蜜液,挺干的,金先生一定插得很困难,妈妈的眉毛也疼的紧紧琐起来,牙齿咬住嘴唇,忍不住的哼哼着痛苦。毕竟肉棒小,还是插进去了,金先生舒服的抽插起来,可妈妈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痛苦,蜜穴周围仍然很干,所幸金先生没插几下,就忽然高叫起来,腰一挺,几点白浪打进妈妈身体里,小肉棒一下子就软得掉出来,整个人也虚脱了一般爬在妈妈背上,只有一双淫手,还不满足的继续揉捏妈妈的大屁股。妈妈的脸满带厌恶,她心里一定在想,这真是个没用的男人吧。

  晚上金先生都没走,我睡在外面的沙发上,金先生搂着妈妈睡在里面,门一关,我再也看不到他们做什么了。可是到半夜,能听到他们说话。只听妈妈说,“金老板,折腾半夜了,你不累吗”“小宝贝,没能让你高潮啊,我真过意不去”“哎,算了,你最近太忙,回头我熬汤给你补补身体就好了”“小宝贝,我好爱你,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哎,是吗,那我出国去美国的事,你给人家操心了没有啊”“嗯,这在办着呢,你也知道,911后,现在签证都不好办”“哼,你不是说你很厉害吗,和美国大老板很熟了什么的,我就是想出国学习深造,然后回来再帮你啊,捂捂捂,眼看着年龄都快30了,我好苦。”看娇滴滴的妈妈哭了,金先生连忙心疼楼住妈妈,亲着妈妈白嫩的脖子说,“小宝贝,你越长一岁就越成熟美丽,放心吧,签证一定很快给你办好,7月前就有消息。”“也就是说7月就能飞去美国了,嗯,乖哥哥,金老板你真好,奴家爱你”妈妈一下就撒娇起来,转过身扑到金先生怀里。金先生的手顺势沿着妈妈的后背摸到大屁股,又摸进屁股缝里探寻湿润的肛门。

  “宝贝,什么时候把你的菊花屁眼献给我。”“七,奴家那里还是处女呢,连老公都没碰过。”“我不就是你现在的老公吗,给我吧”“嘻嘻,可你也得够硬才行啊,乖,养养身体吧,将来机会多着呢”“说得也是,说得也是……”金先生不好意思的直道歉,一夜无话了。

  妈妈最后一次回家,已经是她要走的前一天了。她手里拿着机票往爸爸眼前一晃,冷漠又高傲的说她马上就飞美国留学了,愤怒的爸爸咬碎牙齿也只能往肚子里吞,看着妈妈收拾起箱子头也不回的走到楼下,那里停着香港金先生的车。

  面对爸爸妈妈是一贯那样的瞧不起,嘴角带着蔑视和冷笑,但她要进车门的刹那,还是看了看我,眼中露出些许的悲悯,毕竟是亲母子吧,我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妈妈眼圈也有些红,她忍了忍泪水,说了一句话,“小涛,乖,等妈妈回来接你。”然后就毅然决然的坐进轿车,再也没有回头了。

  之后过了半年,妈妈从美国寄回一封信,是经过中国大使馆公证的离婚通知书,也许正是害怕在中国离婚纠缠太多,妈妈远到美国后才提出离婚,爸爸也没什么理由去辩驳,只好接受这个事实,接受这段惨淡的婚姻。这之后的爸爸更加消沉,连营销员的工作也丢了,每天除了酗酒就是昏睡,我被迫搬回温州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住。据说那个金先生不久后,忽然被查出有财务问题,被检察院起诉走私罪,职务丢了,人也被打发回香港,靠社会救济金度日,落寞的很,妈妈再也没有联系他,想必他也知道自己不过是女人出国的跳板吧。

  就这样我住在温州,直到两年之后,我接到了妈妈再一次结婚的消息,这时的她已经具有美国居留,来信说要接我过去。这时我十二,妈妈刚刚34岁。当我在纽约机场下飞机见到34岁的妈妈时,妈妈更美了,果然那个金先生说得没错,妈妈是那种越长一岁就会越来越成熟美丽的女人,那天的妈妈穿着漂亮的连衣裙,站在机场笑眯眯的等我,虽然我知道她偷过男人,知道她势利又放荡风骚,知道她对爸爸如何的无情无义,但她毕竟还是我的妈妈,我也毕竟还小,见到妈妈总是开心又高兴。而正当我寻找那个继父的时候,却发现妈妈身边没有什么中餐馆的老板,而是站着一个高大健壮的美国人,咦,妈妈信里明明说是嫁给餐馆的华裔老板啊,怎么会是白人呢。

  “小涛!都长这么大了,来,这位是杰克叔叔。”随着妈妈的介绍,我看清了站在她旁边的雄壮如牛的美国人。好家伙!他是个四十多岁的美国白人,个子比一米六二的妈妈要起码高出两头多。只见这名身高起码有185公分的白人男子有着金黄色的头发,及一身古铜色状硕的肌肉。他健壮的胳膊上绣满了刺青,看起来很吓人。那男人伸出大毛手要和我握手。哇塞,那一手金毛,真是西洋男人啊!他一只手轻轻松松的提着两包行李放进了他的豪华欧美车。我坐飞机太困,打瞌睡了。

  他把我和妈妈带到一间小型别墅里,就走了。房子里应有尽有,大电视,高级DVD机,各式各样的甜品都很全。妈妈高兴极了,给我吃着吃那。我和妈妈这样幸福的过了一星期。我真的不知道妈妈是怎样的得到一栋这样棒的别墅。

  一星期后的一天晚上,我被开门和吵闹的呻吟从睡梦中搅醒了。我还以为有小偷来了呢。我从床上起来,悄悄的打开了门。中厅的灯光很耀眼,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偷。倒是那位叫杰克的美国人红着脸来了,还带着另外一位男人,是他一样的强壮白人。看起来,俩人都有点醉了。进了屋后,妈妈拿出了威士忌来招待他们。杰克跟妈妈说了一通英语,妈妈犹豫了一会儿,便脸红红的进了屋。不久,妈妈从屋里出来了。不过,她是四肢着地的爬了出来!妈妈身上除了一条连肥美阴户都掩不住的丁字裤外便一无所有!更不可思议的是,妈妈美丽的脖子上还有一束狗链。见到这种吃惊的场面,我悄悄的躲在了我的门后。由于我的小屋离着中厅很近,所以我的视野非常的清晰。妈妈一出来,她那美丽眩目的雪白肉体立刻引起那伙外国人的惊艳,纷纷围上去抚摸我妈妈。妈妈爬在地上轻轻的羞哼扭颤,杰克抖了抖系在她优美颈项上的细链,她柔顺的爬上了茶几,仰面躺下,同时自动把腿张成M字型,俩个外国男人如获至宝般,一把拉开那片布少得可怜的丁字裤,毛茸茸的大手摸遍她身体里外,湿腻的唇舌在她每寸肌肤攀爬,妈妈敏感的体质一下就有了激烈的回应,我看见一名白人的手指,从她两腿间黏起一丝透明的爱液,妈妈的脚趾用力的揪夹在一起,正和杰克热吻。

  “哈…啊……啊……噢…”妈妈愉悦的娇喘愈来愈大声和不堪,我忍不住又抬头看去,杰克的朋友埋在我妈妈毫无遮蔽的下体,〝啾啾啁啁〞正吃的有声有味,她两条匀直光滑的腿早被抓举在空中,雪白诱人的身子如鱼儿般挺跳,那两名洋人一边欺辱她、一边也自脱衣裤。哇!他们的肉棒每根都像怪物似的粗长,外形更是凶恶。比那位金老板的大上不只一倍!

  这时杰克也加入和他的朋友一起奸淫妈妈的行列,妈妈高潮呻吟的啼叫愈来愈大声,杰克像挑起一只小鸡似的轻松把妈妈抬了起来,双臂操起她的腿弯,将她凌空抱着干。美丽可爱的妈妈在那高大白种男人的怀中,就像一个玩具娃娃一样的娇小。杰克干了几分钟后,又将她传给下一个人用同样的姿势肏,玩着淫乱的性爱游戏,只不过女主角只有一位,就是妈妈,一位美丽的中国熟妇,而男主角却有两人,他们每人的鸡巴都翘得老高,怒张的肉棍和龟头被我妈妈泌出来的爱液濡得红通湿亮,每当鸡巴从妈妈的小肉洞拔出时,还会发出〝啵!〞的一下拔活塞的响声!

  可怜的妈妈下体和每一根巨肠紧密结合的景像,很清楚呈现我眼前,她的大腿和臀部肌肉不断用力,想必那让男人销魂的阴道正吸缠着里头的巨物,无怪乎玩她的每个男人都使劲全力蹂躏她,谁都不想先射精,这却是一场不公平的对抗,他们轮流肏妈妈,有足够的时间延缓高潮到来,我可怜美丽的妈妈却无法休息,她唯一能做的只是死命攀住男人宽阔的背膀,扭动雪白屁股和纤细腰肢迎合。

  看到这幅羞辱的画面,我心里哭了。妈妈并没有在美国结婚。淫荡的她竟然为了金钱和房子,当一位美国人的私人妓女,提供自己丰满白嫩的肉体来供他和他的朋友来取乐。看着妈妈那副淫荡的样子,我很心疼。

  这样的看了一会儿后,俩个白人把妈妈粗暴的扔在了沙发上,让她翻过身来,像狗一样的趴在他们面前。其中一人挺起雄壮的洋枪利炮,就要进攻那肥沃的中国美妇人的土壤了。而妈妈的脸儿润红,香喘连连,乖顺温柔的做出个母狗撅起肥屁股的样子,成熟美妇粉嫩的蜜穴期待着美国大棒的哒伐。

  那白人一枪捅进去,像打炮机一样强力的干起来,大阳具每一下都插进妈妈子宫里,每插进去一下,妈妈就扬起头,然后就是娇美婉转的呻吟,让男人干得越来越爽。

  这美国人索性一手把妈妈头发拉起来,像骑马一样拉起妈妈的头,另一只大手一下一下拍打她的肥屁股肉,一边猛力干到子宫。啪啪的打屁股声,美国佬的牛仔吆喝声,和妈妈这头中国母马的迷醉呻吟声,构成一副变态狂乱而耻辱的西部牛仔图。

  “Haha,ridethischinkbitchlikeahorse,Ben!!Lookatherface,she‘slovingeveryminuteofit!Tellus,chinadoll,how’sabigwhitecockfeeltoanasiancock?”(哈哈,来骑这头中国母马!看她的脸,她非常的享受!中国淫娃,告诉我们,我们巨大的白种鸡巴感觉怎样!)“ahh,oooh,ahh,Ilikeverymuchyourcockinme!(我非常喜欢你鸡巴操我的感觉)”妈妈不要脸的说着。我日后懂了英语,终于明白妈妈叫的什么话了。她为了取悦她的主人们,不惜丢中国女人的脸来说这些不知羞耻的话。妈妈娇喘个不停,呻吟娇嗲起来,一声比一声大,像带有几分哭泣……那位叫Ben的男人的情态好象很欣赏面前这位中国美少妇被奸操得上不来气儿的样子,看着她被操得满脸妩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妈妈被奸操出来的凄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后一撸,拉出怒涨冲天的粗大白肉棍,带着几丝清亮亮的水线,离开了妈妈水汪汪的东方桃源蜜洞,把颤动着的龟头送入妈妈嘴里:“getonyourkneesandsuckmymeatstick,yellowcunt!(跪在地上,吸我的肉棒!你这黄种贱逼!)”“嗯……嗯……”妈妈乖乖的以极优美的姿势跪在那白人的下面,准备为那雄大的美国肉棒服务。她娇羞仰起脸儿,美妙已极地用那一双杏仁儿眼瞟看着他,先是不停地用樱桃小嘴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地张嘴含嘬吮舔起来……她舔得温柔而细腻,白嫩的玉手把扶着白人粗长吓人,布满青筋的阴茎,吸得美国人舒服地喊叫起来“ohh…thischinkslutisborntosuckcock…hermouthfeelssogood”(这中国骚货生来就是给白人添鸡巴的……她的小嘴真舒服)听到夸奖,妈妈更卖力的上下摆动着头,一吸一放,本来已经勃起的阳具,现在显得更大,立得更高,口水使得它闪闪发光。妈妈的嘴上下套动,不时能从她吸紧的脸颊上看到龟头顶出的痕迹。

  Ben一边发出满意的咕哝声,一边欣赏着妈妈为他口交时所发出的口水声。

  显然,看着自己的白色肉棍在一个丰满中国女人的口中进进出出,是很有侵略占据感的。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小阴茎在偷看中也慢慢的升起了头……这时,旁边等的杰克不耐烦了,他把妈妈的双手绕到了她的背后,接着拿住系在妈妈脖子上的狗链紧紧的将她的两支细手腕绑住。妈妈耻辱的姿势使她散发出东方弱女子的性感。这真是奇妙的景像:一个被狗链子牢牢的困住的肥美中国女人,正为一位大的不像话的白人男性而努力的奉献自己,只为了让那他爽快。

  而旁边还有另个男人在等待用他的美国大棒来欺负这中国性娃娃。

  不久,那个叫Ben的男人就泻了,倒在了沙发上,呼呼的喘气。不过妈妈并没有就此停止。捷克几乎没有给妈妈任何的喘息时间,就把他的美国大炮戳进了妈妈的已被侵犯的樱桃小嘴里。她那粗暴的动作让妈妈小小得吃了一惊,不过,她马上又乖顺地恢复了性服务。为了要帮助他泄精,淫荡的妈妈开始加倍努力地吸吮着他的龟头。在一吸一放之间,他的的阳具越来越硬。比起他的朋友来,捷克更能持久。不管妈妈怎样卖力的前后摆摇着她的头,还是不能满足那美国人的兽欲。他那巨大的阳具在妈妈嘴里毫不怜惜地冲撞大约二十分钟后,终于看起来要射精了。捷克大吼一声,“EATMYFUCKINGCUM,CHINAWHORE!”(吞下我的精液!你这中国贱货!)他牢牢地抓住妈妈那黝黑发亮的秀发。我以为他会把他那粗大的阳具从妈妈嘴里拿出来,可是,他竟然毫不客气的把精液喷射到妈妈的嘴里!!!

  可怜美丽的妈妈,身为玩物的她,只能被有钱外国人肆意的玩弄。她被那浓浊的精液呛得都流出了眼泪。可是没有办法,她的头被紧紧抓住,没有办法吐出来,而且手被绑在后面,没办法把他推开。那该死的白人的精液非常多,多得让妈妈跟本来不及吞下就满了出来,粘稠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从下巴流到乳房上,沿路流到了她的阴毛。

  那美国人惊人的射了足足一分钟才终于结束,接着从妈妈玉口中抽出他的阴茎,当他的龟头才一拔出来,立刻就有好几滴精液滴在她的秀脸上。他接着把他的阴茎往妈妈秀脸与白嫩乳房上抹,抹的她皮肤亮晶晶的,就好像末了护肤膏后一样。接着,妈妈将那根阳具放入口中,吸那阴茎所上沾的精液,发出滋滋的声音。她慢慢的伸出舌头,将他那仍在跳动的肉棒上舔的一干二净,还吃下了去。

  妈妈的脸上沾满了眼泪和精液,虽然如此,她还是抬起了头不知羞耻的对男人抿嘴一笑,好象要感谢对她肉体的糟蹋。

  那男人把妈妈的狗链解开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用手指着他那还在硬挺着的鸡巴示意让妈妈清理他和他的朋友。妈妈小心翼翼的用热毛巾擦净了他们的身子,还为他们穿戴好了衣服。那个叫Ben的朋友满意的拍打着妈妈的白嫩屁股,对捷克“夸赞”着:“youluckybastard!Wheredidyoufindsuchafinepieceofsubmissiveasianmeat?Ibetchaemptyyourloadintoherslantedtwateverynight”。(你这幸运的混蛋,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么漂亮听话的亚洲嫩肉的?我敢打赌你天天晚上给她灌注你的精液。)说后两人哈哈大笑。可见,在他们的眼里,妈妈不过是一个供他们白人泻欲用的中国精液尿壶!妈妈的白人主人在桌子扔了几张钞票,就直径的和他的朋友走了。而妈妈她却不顾羞耻的摇摆着大白奶子和肥屁股欢笑着把他们送出了门。

  经过这件事后,在我那早熟的心灵中,妈妈已经变成了一位为金钱和在外国居住权甘愿自身为一只下贱的中国母狗。为了出国,她不屑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国格给美国男人舔他们的大肉棒。妈妈认为她可以靠着这位叫捷克的在美国长久的呆下去,可是,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不久以后,一个星期六的早上,妈妈正在冲澡,而我正在中厅里看卡通片。

  正当我看得上劲的时候,门铃“铛,铛”的响了。妈妈刚刚冲完了澡,就匆匆忙忙的穿上了一件睡衣去开门。只见门外站了一位大约十八,九岁的高大美国青年,打扮的呼里呼哨的,就像一个流氓一样。“AreyouMs。Lin?”他问道。妈妈点了点头。那年轻人,往屋里看了一看,见只有我和妈妈在家。他又小声地在妈妈的耳朵里咕嘟了什么,不知说了什么,不过这使妈妈大吃一惊。妈妈马上叫我关了电视,回到我的小屋去,她要和这位大哥哥说话,小孩最好不要在旁边碍事。

  好奇心驱使着我“乖乖”的假装溜到了我的房间,可是,我实际上是躲在了离门口不远的墙背后。我要听妈妈和这位陌生人要谈什么。

  这个年轻人用轻蔑的口气跟妈妈说他的名字时Brad,而他竟然就是私养妈妈那个美国有钱男人的儿子!听到这里,妈妈惊得不知说什么好。接着,他又凶恶的要挟起了可怜的妈妈。虽然我的英语也不是非常的好,不过,他好像是在吓妈妈说他要把他送到移民局然后遣返回国,因为她勾引了他的父亲要骗他家里的钱。

  一提到移民局,妈妈马上吓的花容失色,全身颤抖。妈妈紧张的拉着那男人的手,用她那不很流畅的英语哀求说要她干什么都行,就是别把她遣返回中国。

  见妈妈那惊恐的样子,brad的口气没有刚刚那么强硬了。他开始色迷迷的打量着我妈妈那丰满奶白的身体了。我妈穿着平时在家穿的无袖吊带睡裙,脚上是双粉色伪绒毛拖鞋,她的吊带睡裙是纱质的,料子也很薄,甚至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粉红色三角裤和隐隐约约两个乳晕的位置。妈妈慌乱中忘了带乳罩,上身什么都没穿!

  加上了妈妈那一头才洗过的长发和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皂味,构成了一幕诱人的春景。

  Brad色迷迷的盯着我妈的胸脯看。我妈似乎察觉不妥,脸一下胀得通红。那该死的brad看着看这一下把我妈的胳膊抓住,又凑上去握住了我妈柔软的胸脯。

  自己的奶子被陌生男人把弄着,我妈顿时瘫软下来。

  转眼过去三周了,在这三周里Brad没有再找我的麻烦,可是好景不长,一天我身体不舒服,中午请了假,我早早地回了家,准备在家吃中午饭。我轻轻地打开门,想给我妈一个惊喜。刚把门打开,我就听见一阵从我妈的房间里传出的骚动声,接着是一阵含糊不清地说话声和笑声。我轻轻地走到我妈妈的房门口,发现门没有关上,留有一条比较宽的缝。我偷偷往里一瞧,惊得我目瞪品呆。房间里居然是Brad和他俩个朋友,还有一个全身赤溜精光的黄种女人,她的头被夹在一个高大的美国青年的胯裆里。只见那女人全身肌肤光滑柔嫩细腻,两只大奶子饱满而又挺翘,煞是惹人爱不释手,在另一个青年人手里变化出各种各样不同的形状,而这时的Brad则正在狠插着那个女人的小肉穴,不时的还用力拍打着那女人非常丰满地大屁股。而那个女人被他们三人玩弄的十分地狼狈不堪,嘴里还不时地发出吱吱唔唔地闷哼声。

  不用问也知道,这个眼前被三个高大的美国年轻人玩弄欺侮的亚洲女人就是我那可怜的妈妈。她那两只原本就很大的乳房,现在更大了,差不多比原来要大上一倍了,脸上还常常带有一丝红晕,显得十分地红润。这时,只听Brad:“Ahhhh”大叫了一声。我猛然惊醒,只见brad的朋友拔出自己的鸡巴,用大鸡巴敲打着妈妈的脸:“Gocleanuphispipeyousubmissivechinkwhore!”(去给他添干净鸡巴,你这乖顺的妓女!)而那个美国人这时猛然用双手捏住了妈妈的两粒黑色大奶头,用力往上一提,只听得妈妈:“哇”的剧叫了起来。我看见妈妈被那个高壮的白人的硬生生地从床上给拎了起来。

  只见妈妈被他捏着两粒大奶头愣是给转了个身,变成了躺在brad的胯裆间。只见brad用他的美国大鸡巴狠狠地敲打着妈妈她可爱的中国樱桃小嘴,“lickmycock,youpieceofyellowmeat!(黄种贱肉,来添我的鸡巴!)”他边说边把妈妈的双脚抓住往妈妈的头下方用力一摁,这一下,我见妈妈她那十分丰满的大白屁股被抬举在了半空中了,就见brad一手拎住妈妈肥大的一片阴唇,用另一手重重地拍打着妈妈的小肥穴,耳中就听得啪啪啪的一阵拍打声。我见妈妈那又白又嫩的小肥穴立刻变成了通红通红鲜嫩鲜嫩地大肥穴了。我见了不由得惊讶不已。

  过了一会,我见brad松开了拎着妈妈阴唇的左手,改用右手抓在妈妈的股沟里,大拇指抠进了妈妈的肥穴中。只见他右手一用力,就像耍杂技一样把妈妈往上用力一拎,手腕一翻,我就见妈妈硬是在空中被brad给翻了个身,变成了妈妈凭空坐在了brad的右手上,实际也并不是完全坐在brad的右手上,准确地应该说是被插在brad右手的手指上而已,而妈妈的整个人完全就靠了她自己的小肥穴和屁股沟中被brad插入的右手上了,而此时坐在了brad的右手手指上,被插在半空之中的妈妈,又由于她的双腿刚才被摆放在了她的脑后,一时之间,双腿无法自己放下,因而,她不得不用双手去搬自己的双腿。

  这样一来,我就看见了一副极其淫荡地景像。一个体态丰满的东方少妇,全身赤裸,双手和双脚高举,全凭她自己的肉穴和屁股沟,凭空地坐在了一个强壮白人男子的手指上,这幅惨样令我目不忍睹,同时也惊叹brad的神力。一时之间我看呆了。这时,耳中听见从房间里面传来疯狂的笑声,以及叫好声,同时,也夹杂着女性细微的呻吟声。我抬头见brad神气活现的高举着自己的妈妈,同时,命妈妈保持着这个令妈妈感到十分羞臊不堪的姿势不准动。他自己则举着我的妈妈慢慢地从房间里面往客厅里走来。

  我见了吓得忙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把门打开一条缝,从门缝里往外看着客厅里即将发生的一切。我见妈妈被brad用右手插进她的肉穴中,举着进了客厅,后面紧跟着手中拿着数码摄像机的另外两个美国青年。这时我发现妈妈的双手改成了在胸前托着自己的两只大奶子,做出一副献礼的羞臊样子,随着叶少阳举着她在客厅里面兜了一圈后,她的双手又改成了在胸前合十,用两只小手臂托起自己的两只硕大的乳房,犹如观音坐莲,所不同的是观音是坐在莲花上,而妈妈她则是光光地大屁股被插在了叶少阳的右手手指上。

  兜了几圈后,我看见brad把妈妈摆放在了客厅中间的餐桌上,而且,是倒放在了餐桌上,实际上就是手脚头朝下,只有光滑柔嫩的大肥屁股被摆成凸自朝着半空中,这时,我看见brad的朋友拿来二束鲜花,往妈妈她的肉穴和屁股上各插了一束,而另外的一个朋友则拿着摄像机对着妈妈摆的姿势,细细地拍了起来。

  我看得目不转睛,半天不敢吭声。

  三个十几岁的男孩把37岁的成熟美艳的女人玩弄的服服贴贴,妈妈的嘴,比,肛门全被鸡巴插入,妈妈卖力的迎合,妈妈的三个肉洞被灌满了精液,妈妈从此成了他们的玩物,他们把妈妈扒光,让妈妈给他们唱歌跳舞,妈妈的细腰,大屁股,大咪咪风骚的扭动,他们命令妈妈喝他们的尿,妈妈不敢不听,张开淫嘴,任由他们把尿撒在嘴里喝下,来淫辱自己,他们把妈妈的淫荡画面排了下来,还用面杖和啤酒瓶捅妈妈的比和肛门,妈妈被玩得越来越乖顺,她有时候还陪这些高材生去聚会,然后他们都叫妈妈脱光衣服跳舞给他们看,然后一个一个欺负她……不久,万圣节就到来了。为了能融入社区里鬼节的气氛,妈妈也在中厅里摆设了各样的鬼节道具,还为我买了一套面具,好让我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去他人家讨糖。鬼节的晚上,吃过晚饭,妈妈就开始一直催我,问我什么时候出去讨糖。

  我发现他的表情很急促,就好像记者把我赶出家门,但是赶不走,所以心里慌乱。

  过了很久,我春备好了我的面具和袋子,才跟我妈说“我走了”,她心不在焉的应一声,看表情明显有些紧张。

  我出去后,找到了我班上的另一个中国小孩,我和他是好友。我们一家挨一家的敲门讨糖,很快大获丰收,装了半袋子多的糖。两小时后,我们绕着社区转了一圈,又回到了我住的小房。奇怪的是,我们家的门前为了很多的人,而且都是十八,九岁的高材生。难道他们也讨糖吗?我心里写了一个大问号。于是,我更朋友道了别,跑回了家。哇!人太多了,我凭着我矮小的个头,终于钻进了我自己家门。哗,在微暗的中厅里,Brad和他的一个朋友正忙着在我妈的卧室门前收钱呢,他们还种着拍着队的人还叫,“Comein,comein!Stepintotheroomofpleasure。Getatasteoftheorient!Tenbucksaperson!”(来吧,来吧!进来看吧!来尝一尝来自东方的美味!每人十美元!)。咦,他们在我家里看什么呢?

【完】

23648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