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大陆明星系列
大陆明星系列


            姐妹桃花劫——凯璐凯玥

  某公寓小区,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房间的门,闪身进屋,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放大了的一对姐妹花的照片——这间房子是当红的歌坛姐妹花——凯璐凯玥租下的住处。

  进屋的男子是这个小区的一个管理员,本地人,外貌也算不错,本来是临时到这个小区帮忙,可发现这个小区里住着不少演艺界人物就托关系正式到这里来工作了。他来了不久,就发现当红的凯璐凯玥也搬来这里,别提有多兴奋了。他从听姐妹俩第一首歌的时候就迷上了她俩,不光迷上了两人甜美的声音,更迷上了她们青春的身体。事有凑巧,他管停车场,一天妹妹凯玥下车后把车钥匙忘在了车门上,而凯玥这个迷糊姑娘竟然把家里所有的钥匙都和车钥匙挂在一起!如
此良机教他如何放过?不到十五分钟,一套钥匙的印膜已经到了他手里……

  「这就是凯璐凯玥的房间!」管理员打量着这个不是很大的房间,很有少女的气息,「嘿嘿,谁也不会想到今天这里会发生什么……」说完,他开始了准备工作——一架家用摄像机被架在了客厅的一个柜橱 .算算时间差不多两姐妹该回来了,他拿着一卷塑料绳儿和一块儿胶布藏到了门后。

  「姐,今天还算顺利,我们一会儿去哪儿?」「死丫头,就知道玩儿,我可要休息休息了。」听到姐妹俩的甜甜的声音,他下意识的把手捂在了下身,就盼这姐妹俩快进门。

  门开了,进来了一个穿着天蓝色套裙的少女,后面跟着一个同样窈窕美丽的,包裹在鹅黄色套裙里的少女。就在前一个少女回身边开玩笑边关门的时候,她猛然看见了躲在门后的管理员,眼里充满了诧异。他没有半分犹豫,冲上去一掌砍在那少女颈后的大动脉上,少女没有任何反应便倒在地上。几乎在同一时间,他一回身将一块早已准备好的胶布捂在后一个少女嘴上,让她来不及作任何反应便丧失了呼救的能力,然后又用一条塑料绳儿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的双手绑在背后,最后回身「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管理员用一把刀顶在身穿鹅黄色套裙少女的胸口,笑了笑,眼睛盯着被刀顶住的胸脯,问道:「凯璐?」少女惊恐的看着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凯玥?」

  他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笑得更淫荡了:「好一对姐妹花啊!」凯玥猛的全身绷紧,原来管理员正用另一只手抚捏着她的左乳房。隔着薄薄的套裙,他感到了一阵令人心神荡漾的柔软弹性。

  在这一刹那间,凯玥在潜意识里感觉到了他想干什么,可又拒绝去想。他把凯玥绑在一把椅子上,又把她的双脚分开绑在椅子腿上,再次冲她笑了笑:「你姐姐看来比你要丰满一点儿。」说着,他扶起还躺在地上的凯璐,在凯玥眼前深
深地吻上了凯璐的樱唇,左手扶着她的背部,右手拉开了套裙后腰的拉链,天蓝色的短裙无声的滑落到地上。「很不错的内裤。不过也难怪,明星嘛,自然从里到外都是马虎不得的啦。」他调侃的说着脱下了天蓝色的外套。

  看着眼前的凯璐,只穿着天蓝色衬衫和一条淡蓝色内裤的凯璐,不禁大笑了起来,但还是尽量的压着声音。这个时候他已经感到下身直挺挺的勃起了。他把半裸的凯璐轻轻的放到铺着雪白桌布的餐桌上,欣赏着,双手情不自禁的抚上了
不算太丰满的双乳,揉捏着,「感觉真好,哈。」

  凯玥看着正受着凌辱的姐姐,所能做的也只有让眼泪无声的流下。正在她万般羞愤之下,突然发现一个人影来到自己眼前,正是管理员。他站在绑坐在椅子上的凯玥面前,硬挺挺的下体正顶在凯玥清秀的下颌上。虽然隔着裤子,也足以让凯玥觉得接受不了,在不停的晃动头部躲闪的同时,呼吸也不禁急促起来,躲在鹅黄色衬衫下的酥胸很自然的起伏幅度大了起来。这情景落在那他眼里,突然激起了他的兽性,猛然将凯玥的外套向后一翻,由于有椅子背当着,只是脱掉了
一部分,这情形可更是撩人。

  他的动作慢了下来,双眼盯着凯玥俏丽的面庞,不急不忙的解开了鹅黄色衬衫领口的纽扣,接着是下一颗……终于,都解开了。衬衫的下摆还系在没有脱掉的短裙里,敞开的部分漏出了一副淡黄色的胸罩,随着酥胸的起伏颤动着。「非
常好,不愧是姐妹,尤其是你,弹性比刚才隔着衣服更好,嘿嘿嘿嘿……」他淫笑着,把头凑过去,用舌头把胸罩顶上去,在白嫩细腻的乳房上留下了自己的牙印和口水。凯玥羞愤之际,猛然想到,经过这么长时间,姐姐应该早醒了!可是
……她扭头向餐桌看去,不由心向下一沉——凯璐确实早已经醒了,可她也是双手双脚被绑,嘴上贴着胶布,正无助的看着自己,两条修长的纤腿上穿着的肉色丝袜被撕成一条条的,漏出白嫩的大腿。

  他玩够了凯玥的双乳,回头看看衬衫依旧完好的凯璐,嘿嘿笑道:「你们姐妹俩比比,看看谁的乳房好,我就先干谁!」说完他来到凯璐面前,解开了凯璐衬衫的扣子,一把撕掉湖蓝色胸罩,俯下头一阵狂添,双手一阵狂抓,在凯路比
妹妹稍微丰满的乳房上留下了唾液和抓痕。

  突然,凯璐的身子一震,接着不停的开始扭动。凯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惊恐的看着被管理员蹂躏的姐姐……她看见了,他的一只手正伸在他姐姐的内裤里,看动作正在不停的按,不停的揉,揉着揉着,按着按着,凯玥看到姐姐的
内裤勒在两腿正中间的部位一侧流出了白色的液体,她不知道那是她姐姐青春的身体在意志不情愿的情况下受不了他的挑逗,终于忍不住了。

  他明显也感觉到了,把手拿出来看了看,笑了:「还是忍不住了吧。」说完回头对凯玥说:「好好看着,一会儿有个心理准备!」「嗤」的,淡蓝色的内裤被刀挑断,仍在流着白色液体的凯璐的处女地完全曝露在他的面前。管理员这时
有点迫不及待的脱下短裤,看着内裤上一滩湿痕,自言自语道:「委屈你了,现在给你好好享受享受!」凯璐凯玥就算没经过人事,现在也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凯璐拼命的摇头,嘴里发出急促的「呜呜……」声,可这一切只能更加引起他的欲望。

  只见他轻轻来回抚摸着凯璐的鼠溪部到大腿,用男性的象征一下一下轻轻触着她的处女地,就在凯璐发出的声音渐渐变成抽泣声的时候,他男性的象征一下没入了处女地,直达根部!

  凯璐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哼,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一耸一耸,靠近头那一侧的地上很快聚集了一滩水渍……在动作了百十下的时候,他很快的抽出,两步来到了凯璐头部,双手一阵动作,一滩滩粘稠得白色液体像下雨一样纷纷落在凯璐颤动
的双乳、粉颈,双颊和琼鼻上,而凯璐在他的攻击下早已浑身瘫软,不能动弹半分,处于半昏迷状态了。

  他看着自己的杰作,嘿嘿笑了几下,转头看了看被吓呆了的凯玥,再次拿起刀子,赤裸着走到她面前,用刀面轻轻拍拍她花容失色的面颊:「不许喊,好不好?我不会像对待你姐姐那样对待你的,我把你嘴上的胶布撕下来,好不好?」

  凯玥现在除了点头和摇头之外是做不出别的动作了,她微微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管理员撕下了贴在凯玥嘴上的胶布,把脸贴近她的俏脸,细细端详着她的樱唇。她微微张开的樱口轻轻的喘息着,一阵香甜的气息飘进了他的鼻孔:「好好,很好,哈哈哈……」就在凯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猛的起身,把半软半硬的男性象征一下插进了她的小嘴。「呜……」凯玥本能的要把嘴里的东西吐出去,可对方早就料到她的反应,小刀贴在了她的乳房上:「你不想少一半吧?」凯玥立刻不敢动了。

  「用你的小舌头,添!慢一点儿,慢一点儿……好,就是这样,对,对……

  嘿嘿嘿嘿……「凯玥的一双大眼睛含泪盯着他的脸,香舌按照对方的要求缓缓的活动,最后终于哭出了声儿。忽然他想到了什么,把象征抽了出来。凯玥刚刚松了口气,突然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原来管理员把椅子放倒,让她变成躺
在椅子背上,双腿朝天的姿势。还没明白到底要干什么,她的嘴又被填满了,还是那东西!」继续!「他命令她。没有办法,凯玥只好继续刚刚的节目。

  与此同时,她感到腿上一凉,鹅黄色的短裙被推到了腰上,整个下体被他一览无余。再说管理员一边享受着凯玥的樱口,一便用刀挑断了黄色的内裤,把一条粗糙的舌头伸进了还很干的处女地,不停的搅拌着,逗弄着,粗糙的大手不停
的抚摸、揉捏着裹在丝袜里的大腿,同时腹部不断的蹭着两个柔嫩的乳房。

  这些动作起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所能承受的,没多长时间,凯玥就忍受不住了,虽然心里极不愿意,可青春的肉体却起了很自然的反应,喉咙里强压着的声音再也压制不住,终于哼了出来。这时他的舌头也感到了湿润,听到了身下青
春处女令人神荡的声音,「哈」的一声笑了出来,一下站了起来,胯下男性的象征又硬挺挺的了。

  他「刷刷」几刀割断了凯玥身上的束缚,一脚把椅子踢到一边,对一直看着这边的凯璐笑了笑,「看见了吧?你妹妹很好啊。」这时躺在地上赤裸着下身,上身衣服凌乱不堪的凯玥由于没有了刺激,清醒了过来,可浑身酸软无力,看着
向自己伏下身来的色狼,带着哭音叫了声「姐……」,猛的一颤,下身一阵痛楚,绝望的闭上了美目……

  毕竟已经来过一次了,只几十下,他抽了出来,骑到凯玥的双乳下一点儿,双手抓着两只嫩嫩的乳房,大力的向中间挤压,曾经洒落到凯璐胸前、脸上的液体落到了凯玥的脸上,更有一点儿落到了她微微张开的樱口里……

  管理员开心的大笑,起身坐在椅子上歇了一会儿,穿戴好,把姐妹俩身上的衣服,包括套裙、胸罩、内裤和丝袜全脱了下来装进一个大提包里,又从柜橱里取出了一架家用摄像机,到了一点带子,看了看,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接着又到
姐妹俩的卧室里,翻箱倒柜的找出了几本姐妹俩的生活照和舞台剧照像册和几件不同颜色的贴身衣物,这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客厅对姐妹俩非常温馨的笑了笑:
「两个宝贝儿,过些日子我再来,相信你们不会报警的,你们的前途无量啊!」

  说罢,他留下了满身狼藉的一对姐妹花和凌乱不堪的房间扬长而去……


              清新馥郁遭狼吻

  李郁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一头乌黑的披肩发,合体的鹅黄色旗袍裙,月白色的短外套,肉色的丝袜,白色的皮鞋,清纯俏丽,活脱脱一个《情深深雨蒙蒙》里的方瑜!

  拍完了《雨蒙蒙》,李郁觉得戏里方瑜的这套衣服非常漂亮,既符合当时的社会环境,又有一种现代气息,可惜的是这个造型只在戏里方瑜把依萍的日记交给书桓的时候出现过一次,戏拍完后她就和导演商量把这套道具服要了来,今天
晚上刚刚从剧组去回来准备留个纪念。正当李郁非常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门铃响了起来……

  「一定是赵薇来了!」李郁心里想着,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人,却不是赵薇,是个小伙子。「你好,李郁小姐是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旁边小区的管理员,刚刚路过这里时,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小姐的名片和通讯录,就冒昧的登门造访,请小姐清点一下有什么缺少没有。」小
伙子从随身带的大挎包里取出一个红褐色的皮夹双手递到李郁面前。李郁接过皮夹一看,正是自己今天带去剧组的那个,却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掉在楼下,不禁暗暗责怪自己粗心大意,同时看了看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却显得很诚实的小伙子,
连忙道谢:「哎呀真是麻烦你了,都怪我不小心,这夹子对我可很重要的,真是谢谢你了,快进来喝杯水歇会儿。」说着把小伙子让进了屋。

  就在李郁转身让小伙子进屋的一瞬间,她却没发现这个自称是「旁边小区管理员」的人漏出了一丝不易令人察觉的淫笑。

  「你是……旁边小区的管理员是吧?」李郁一边倒水一边随意的问了一句。

  「是啊。说实在的,咱们这两个小区住的演艺界明星还真不少呢。」小伙子回答道。

  「是啊,还真是呢!对了,你是管理员,平时也不少接触明星呢吧?」李郁把水递到小伙子手里。

  「嗨,也就是到各位家里收收费,检查检查小区的措施什么的。说真的,像你这么平易近人,又这么漂亮的明星还真少见呢。」小伙子捧着水杯,眼光有意无意的从李郁的胸口瞟过。

  「看你说的,我算什么明星啊!」

  「嘿嘿,别这么说,今天你就会当一回大明星了。你先看看这个。」一条手绢递到了李郁的面前。

  「你说什么?」李郁顺手接过了手绢,却没留意到眼前的人色色的眼光和有些变调的声音,「这有什么啊?不就有点儿香味吗?」话刚出口,李郁突然觉得不对,一阵头晕目眩,瘫软在地上,可神志还很清醒。「你……你给我的是什么?」

  她问眼前的这个「管理员」。管理员(就暂且叫他管理员吧)一阵淫笑,「让你当明星啊。」说完不再理会李郁再说些什么,弯腰温香软玉抱个满怀,背着自己的大挎包径直进了李郁的卧室。

  在李郁的卧室里,一切的摆设和氛围都充溢着少女的梦幻,这令管理员格外满意。「你演的方瑜太棒了,我早就等着这一天呢。给你看点儿东西。」看着躺在床上的李郁,管理员的短裤支起了一定小帐篷,速度很快。说着,他从挎包里
取出一架家用摄像机,把显示屏对着李郁,按下了播放键。话面上出现了两个衣衫不整的少女,一个被绑在餐桌上,另一个被绑在坐椅上,而面前的这个人的男性象征正在椅子上少女的樱桃小口里进进出出……李郁认出这两个少女是住在旁
边小区的一对双胞胎姐妹——凯璐凯玥.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她尽量张开双眼问眼前的这个色狼。「不明白么?上次的主角是她们俩,这次就是你了,我不是告诉你今天让你当明星吗?哈哈……」

  管理员笑了一阵,把摄像机在床边的一把椅子上架好,按下了录像键……

  亲了亲李郁红润的双唇,用舌头舔掉了涂在唇上的口红,「好甜。」管理员眯着眼睛叹道。「不要啊!啊……啊,别别……」她突然惊叫了起来,因为管理员的五指正隔着衣服在她的右乳房上做着圆圈运动,接着旗袍裙的扣子被解开了,一只手伸进去用力抓捏着自己带着胸罩的乳房,这使她疼得叫出声来。

  管理员的脸和她的脸贴在一起,舌头在她的樱唇上舔来舔去,不时的还扣开贝齿关伸进嘴去和她的香舌缠到一起;胸前不时传来一阵疼痛和酥痒间杂的感觉,更让她难受。她忍不住要痛骂眼前这禽兽一番,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暂时丧失了说话的功能。无助更加无奈的泪水顺着李郁清秀的面颊流了下来……

  管理员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抬起头来「嘿嘿」笑了两声,离开了李郁的前胸,坐到床尾,脱掉了她的白皮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一双玉足,隔着丝袜的感觉比直接抚摸肌肤令他更兴奋。丝袜紧紧的贴在两条修长匀称的腿上,在略略泛
黄的灯光下发出质感的光泽,他抓住李郁的右脚腕,抬起她的右腿,用自己的脸颊贴在脚弓上轻轻的磨擦着。齐膝的裙摆随着双腿的分开慢慢滑倒了大腿的根部,粉色的内裤暴漏在管理员的眼前。管理员双手扶着李郁的右腿,用自己的脸颊缓缓的滑过柔软的小腿,富有弹性的大腿,终于,鼻尖略带点儿力量的撞在了李郁的禁地。虽然在药力的控制下,她的一下轻颤还是引来了他的一声低笑。

  「看来药力要消失了!」管理员自言自语着,从挎包里取出了四幅自制的绳套,分别将李郁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随后脱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骑在李郁身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顺着解开的衣襟,从侧面向下把一件旗袍裙划开,一下
子从李郁的身上掀开,再用力一抻,整件旗袍裙像一面降落伞般飘落到地板上。

  「啊……」药力消失了,李郁猛地叫出了声,「你这混蛋!你……」冰凉的刀锋顺着胸罩的缝隙贴上了乳房的感觉使她的骂声嘎然而止!微一用力,胸罩前面的带子断了,一双微微颤动的乳房裸露在空气中,刀面冰凉的感觉使嫣红的珍
珠迅速挺立起来。管理员忍不住了,一口含住了珍珠,右手大力狠狠的抓揉着柔嫩的左乳房,同时身体不停的耸动,胯下男性象征一下一下的撞击在李郁柔软的腹部,并不时的把身体下挫一点儿,使自己的象征能插到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内
裤细腻的布料感受那两片紧紧闭合的蚌肉。双腿紧紧的夹住李郁的纤腰,磨擦着,这一切让胯下的佳人不一会儿就面红耳赤,娇喘连连了。

  管理员抬起头,盯着李郁绯红的俏面,微微发出轻轻呻吟声的樱唇,往前用膝盖挪了两步,把已经被从内裤慢慢渗出的液体沾湿了的男性象征猛地杵进了李郁的樱口里。「呜……呜嗯……」

  李郁拚命的摇头,可没有用,象有一根棍子固定住了她的头,不能随意转动。

  水果刀的刀尖轻轻的定在她的额头:「麻烦你用舌头舔舔好不好,我的明星。」

  语气十分温柔,就好像情人之间的悄悄话儿。在刀尖的威胁下,李郁只好照做,可没料到的是,舌尖儿一下就碰到了插在嘴里东西的前端,让毫无准备的管理员一阵哆嗦,强忍着没有喷出。

  他连忙把象征抽了出来,轻轻叫道:「好险好险。」

  稳定了一下情绪,他掉转了身体,再次把象征差劲了李郁的嘴里,同时用刀碰了碰她两腿之间:「小心点儿。」然后便三下五除二的把李郁的三角裤剥离了她的身体,现在的李郁只剩下裹在两腿上的一双丝袜了。管理员的双手游移在穿
着丝袜的大腿上,舌头却去一下一下的舔撞着掩盖在芳草凄凄下的紧闭的两片贝肉,一下一下,终于在一阵颤动下,两片贝肉打开了一条缝,他蛇一样的舌头一下子伸了进去,后果是身下佳人一阵更为激烈的震动和传来急促的「呜呜」省。

  因为舌头被那两片贝肉的突然收缩紧紧箍了一下,他的双手下意识地狠狠抓住了两条滑嫩的大腿,由于用力过大,连丝袜都抓破了一个洞。

  好容易拽出了舌头,下身突然一阵颤抖,终于把种子喷进了李郁的口腔,原来李郁的舌尖儿在此碰到了他象征的尖端。管理员急忙抽出了自己的象征,看着顺着嘴角流出的液体,嘿嘿一笑:「哼,以为这样你就能逃过今天?做梦!老子
还有办法!」说完,他又骑到了李郁的腹部,把已经软了的象征放在李郁两个小碗般的乳房之间,双手不断向中间挤压双乳,磨擦自己的象征,只片刻便又硬了起来。「好好享受吧!」恶狠狠的说了这么一句,狠狠的插进了李郁已经很湿润
的禁地。

  「啊……啊……啊呀……」随着管理员身子的不停耸动,李郁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双腿间留出了红色的液体。「哇噻,没想到除了凯璐凯玥那两个丫头,演艺圈里还有处女啊,哈哈哈哈……」因为疼痛,李郁的头拚命的摇着,双手双
脚拚命的蜷缩却被绳套拽住,这些动作反而配合了色狼的行动。在几十下狠狠的抽插过后,管理员迅速把象征从禁地拔出,放在李郁完美的肚脐上摩擦了几下,一阵抖动,肚脐下凹的小坑里就盛满了白色的粘液,译出来的部分顺着纤细的腰
肢缓缓流下,一直流到床上……

  穿上衣服,管理员从他那个大挎包里拿出了一架相机。看他摆弄着相机的手法,应该是个摄影高手。足足照了一卷儿李郁身体各个部位和整体的照片之后,又拿起摄像机看了看,十分满意的对李郁笑了笑:「李小姐,你是位很有前途的
新星,不要自毁前途啊。」说着扬了扬手里的相机。又从地上捡起被割成一片的旗袍裙,解开绳套,脱下仍留在李郁身上的白色短外套和丝袜以及被割坏的胸罩和内裤塞进挎包。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李郁,管理员又伸出手缓缓抚摸着她
的乳房,最后捏了几下轻轻的说:「记得我的话啊,不要自毁前途。有空我再来找你。」说完,得意洋洋的带着丰厚的收获走出了房门……


              艳若桃李被狼戏

  十点。

  某健身俱乐部的更衣室里,王艳看着打开的更衣柜,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真是忙晕了,换的衣服还都在车上呢。」也是,刚做完运动一身大汗,澡是洗完了,可衣服也交给俱乐部专门的洗衣店去洗了,总不能穿着浴衣出门吧?不过这可难不到我们漂亮的「晴格格」。

  王艳是这个俱乐部的常年会员,拥有自己专用的更衣室,所以在这里她也准备了两套健美服以备不时之需。「这套是不能穿了。」王艳把一套粉红和白色相间的连身健美服推到一旁,脱掉浴衣换上了另一套。

  当她走出俱乐部的大门向自己的轿车走去的时候,每个见到她的异性都不禁眼前一亮:俊秀可人的面庞,高挑的身材,上身着贴身藕荷色健美服,稍显宽松,单遮掩不住那美妙的轮廓;下穿一条白色半长紧身健美裤,裤管在膝盖以上,露出圆润光滑的小腿,紧裹在健美裤里的大腿和臀部极为引人遐想;脚上穿一双白色弹力健美袜,和一双名牌运动鞋;一条不太长却十分漂亮的马尾辫在脑后一荡一荡的,整个人给人一种非常活泼靓丽的感觉。

  坐进了自己的车子,不知怎的,突然感觉有些异样,好像后排座椅有些异常。

  王艳回头看了看,没什么。「也许自己太累了吧。」给了自己一个还算满意的答案,一踩油门儿,白色的轿车向往王艳居住的小区开去。

  车子稳稳地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的车位上,王艳习惯性地拿出小镜子照了照,

  突然发现后排座椅上一双漆黑发亮的眼睛在停车场昏暗的灯光下死死地盯着镜中自己。这一惊吓非同小可,她本能地想推开车门冲出去,可使一条带有浓
郁香气的毛巾从后面勒住了她的口鼻。香气实在太浓了,王艳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车门打开了,一个很普通的男子从车里拖出了昏迷不醒的王艳,抱着她走进了昏暗的停车场深处。

  ……王艳终于睁开了眼睛,却还是什么也看不到,她的眼睛上蒙着一块黑布。

  「怎么了,这好像不是在家里。」她想坐起来,可突然发现四肢虽然能活动,却有四条绳子限制了自己手脚的活动范围。「怎么回事!」她想张口大叫,可发现这也是徒劳的,嘴上贴着胶布,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她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感觉到身下是一张很柔软的床。

  正当她想在此动动身体以确定自己的感觉的时候,一种感觉让她立刻全身绷紧,一动也不敢再动了。她感觉到一个东西一下一下的隔着健美裤捅着下身最敏感的部位,力量虽不太大,一阵电流般的感觉却很快传达到了大脑神经。接着,
王艳听到了一个很温柔的男人声音:「你不必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我在这个小区里管很多东西就行了,要是完事之后你敢报警,后果你想一想,如果你丈夫回家的的一件事就是看你的四级表演,你想他会怎么样?」这句话一说完,王艳猛
的感到胸前双乳一阵疼痛,不禁哼了一声儿。

  她明白自己就要被人强奸了,同时耳边听到了一阵沙沙的轻响。

  王艳是演员,一听那种声音就知道是摄像机开动时的声音,只不过这一部是家用的。

  同时她也明白这人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不容她多想,一双干燥的大手伸进了健美服的下摆,粗暴地把衣服推到了乳房上面。由于是健美服,王艳没带乳罩,一双不算丰满却盈盈欲滴极富诱惑性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引得那人右手
大力揉捏左乳房,一条湿湿的舌头拼命的舔着右乳头,另一只手则很灵巧地解开了王艳的腰带,直接伸进健美裤中隔着内裤摩挲着女性的禁地。这一切发生得很快,一阵阵羞辱的感觉夹杂着很容易激发身体本能的触觉刺激让王艳感到有些不
知所措,再加上刚才这人对她说的话,王艳感到自己快要混乱了。

  当王艳听到「嗤」的一声,紧接着感到下身的健美裤离开自己身体的时候,她终于回过劲儿来,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收回四肢保护自己,可是没有用。套住她手脚的绳子只能让她的四肢收回一半就到头了,再也拽不动了。一件冰凉的东
西贴着王艳白皙的大腿内侧的滑动,让她渐渐的停止了挣扎。随后的短短瞬间,王艳的运动鞋也被脱掉了,两只手抱着她的脚轻轻地在一个东西上摩擦。

  王艳凭经验知道那是男人的命根子,她突然有了一线希望,猛的一脚踢了出去!她的想法没错,认为可以保住自己的清白。可是她还是忘记了一点,她的脚被抱在对方的手里。当她刚刚发力的时候,对方已然察觉,大拇指猛的戳在她脚
底的涌泉穴上。王艳右腿一阵颤栗,再也没了力气,只得任由那人用她的双脚轮流摩擦着那根坚硬的东西。一条湿软的东西顺着她的脚踝、光滑的小腿、膝窝、柔嫩丰润的大腿一直滑到了内裤边缘,隔着内裤不停地想那两扇紧闭的肉贝进攻。

  一阵酥麻的感觉很快控制了王艳身体的感觉,她开始颤抖,双腿之间的禁地也有了一种快要控制不住的感觉,胯间的那个脑袋不停地晃动,粗硬的头发摩擦着大腿内侧细腻的肌肤,一阵阵的酥痒的快感冲击着王艳的神经。就在王艳快要
坚持不住的时候,忽然,那人的脑袋离开了她的胯间。王艳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不停地喘着粗气,想努力的调匀自己的呼吸。两个俏丽的乳房随着呼吸的动作也一上一下的耸动着。

  就在这时,王艳听到了一声刀拉布片的声音,惊觉自己的内裤底下被拉断,一条上好布料的镂花内裤变成了一个布圈儿挂在了她的腰上。随机有一根东西捅进了她的下身,那是一根手指。手指在王艳的体内不停地旋转、抠挖,王艳终于
忍不住了,白色的液体喷了那人一手。

  「嘿嘿嘿嘿……」那人一阵淫笑,用沾满了粘液的手轻轻地顺着王艳具有柔和曲线的小腹向上抹去,一直摸到了因为紧张和刺激而坚挺的乳房上,接着就是狠狠地一捏。「唔……」王艳被胶布封着的嘴里发出了痛苦地呻吟声。「唰」的
一声,胶布被揭开了。「你,你到底……」王艳能够开口说话的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嘴就又被堵上了,不过不是胶布,而是一张男人的嘴。

  男人的舌头拼命地找她的香舌,想把它吸到嘴里品尝,王艳则拼命的左躲右闪逃避着他的嘴。在几次没得手之后,又是一阵胸部传来的剧痛迫使王艳张开了樱唇,那个男人的舌头则趁虚而入,紧紧的和他的香舌缠在一起。

  在王艳的口舌都快被吻木了的时候,那人终于抬起了身子,用他男性的象征大力的戳着她的肚脐,又在她的乳房上画圈儿,同时手也没闲着,不时地抚摸着她的下身。

  在多种刺激同时的攻击下,王艳的身体很快又起了反应,已经没有胶布封着的樱唇中飘出了令人销魂地呻吟声,终于,男人的象征顶在了王艳下身的桃花洞口准备完成对接。他轻轻的说:「知道吗?你本不该从加拿大回来的,更不该让
我见到的。」说完,他猛的一挺身,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

  「啊……」王艳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猛烈刺激,大声叫了出来。这一瞬间,她想到了自己恩爱的丈夫,一行情泪顺着眼角流出了还蒙着双眼的黑布。男人的象征在王艳的下体进进出出了百十下,在一阵剧烈地抖动之下,把自己的种子留
在了王艳的体内,人顺势趴倒在王艳身上。

  过了一会儿,那人站起身,一下扯开蒙着王艳双眼的黑布,举起一架装好闪光灯相机对着瘫在床上的王艳一通猛拍。在拍了足足一卷胶卷后,一条带有香味儿的毛巾又让王艳昏了过去。

  当王艳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污物已经洗净,全身赤裸地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她翻了个身,看见了枕边的一张打印出来的便签儿,上面写着:「亲爱的王艳小姐,昨晚的经历我永远忘不了。是我送你回来的,还帮你洗了个
澡,顺便用你的电脑打印了这张纸条。非常对不起,我未经允许拿走了你的相册,希望你能编个很好的理由对你丈夫说。顺便告诉你,你家里所有的钥匙我都配了,
希望你不要介意。」下面的落款是: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