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爆操医学院美女
爆操医学院美女
毫无疑问,可儿是S医学院最美丽的女孩子,当之无愧的校花。她不仅仅拥有高挑的身材,洁白娇嫩的肌肤,还有一张天使般让人着迷的脸蛋。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对绝对饱满的玉乳,这在东方少女身上,尤其是在一个苗条的少女身上,是很少见的。当然,能被人拥戴的校花不光要生得美,还要让男生觉得可爱才行。

  因为可爱,才会让人倍觉美丽。可儿无疑是极可爱的,她的可爱主要表现在她的温柔,善良和善解人意。所以,说她是全校男人暗恋的对象,也绝不过分。

  于是,可儿就成了所有男生追捧的中心。经过三年的角逐,有两个人终于获得了可儿的芳心,他们是伟和超。于是,潇洒的伟和优秀的超就成了让男生们羡慕的对象。但这件事对可儿来说,却是异常烦恼,她不知道如何取舍。「要是能一起拥有他们两个就好了。」可儿总是这样幻想着。「但这是不可能的。」眼看大学最后一个五一节来临,毕业在即,到了不得不决断的时候了。在经过长时间的考虑之后,可儿终于找到了一个鱼和熊掌兼得的方法。她要用长假七天来解决恼人的三角恋。

  这天,她分别给伟和超打了电话,约他们五一做一次秘密旅行。并要他们不允许对任何人说起这次的目的地和出行路线。伟和超当然求之不得,慨然应允。

  假期第一天,他们三人依次和同学告别,先各自回家。第三天,三个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按照约定的时间,三人总算准时在晚上聚合在小镇的车站上。「我看过地图了,这个小镇外就是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为了避开人的耳目,我们今天晚上就不住店了,直接去林子里露营,感受一下夏夜的浪漫。你们说怎样?」虽是征求意见,可儿的语气却不容置疑。「和美女一起漫步月下花前,当然是千载难逢的美事。可是,你带着这两大包东西,要把我们当骡子使啊?」超指着可儿身边的两个包裹打趣说。

  「这可是我们三个这三天的口粮啊。我们进山后,总不会要别人给我们送吃的吧。」可儿娇笑着说。「好了。别废话了,我们这就开路。」伟永远都是雷厉风行的,先背起一只包领头就走。超当然也不甘落后,很快就和可儿一起尾随而去。

  五月的天气,清新而凉爽,三个人默不作声的走在杂草丛生的山林里,听着林中偶尔的虫鸣和鸟语,感觉心旷神怡。大约走了六七里多路,超终于累得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到一块空旷的草地上。「我看这里花香宜人,月光又好,就在这儿过夜吧。」$ 「好,就依你。你把包打开,里面有一块白帆布,把它展开铺在草地上,我们就将草地作床,月光作被,好好休息一下。」可儿笑着,一边的伟看着月光下可儿的迷人脸蛋,不觉痴了。

  「傻看什么?快帮忙啊?」可儿轻轻锤了他一下,又笑开了。

  「他是想吃天鹅肉呢!」超取笑说。一边铺好帆布,一边不怀好意的问可儿:

  「帆布只有一块,我们三个可怎么睡呀?」「你想怎么睡呢?」可儿笑着反问他。

  「我看只好叠起来睡了。」超暧昧的笑着说。

  「好的呀。就依你说的。不过,你先说说怎么个叠法?」可儿并不生气,依旧笑着问。

  「这就不好说了,还是让伟拿主意吧。他做事一向干脆利落。」超把烫山芋扔给了伟。伟却楞楞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就你会耍滑头!一点也没有伟老实。」可儿爱怜的说。「不过,我们今天到是真的要叠起来睡的。」你是说……?「伟咽了一下口水,惊奇地问。

  「是的。我已经想好了,因为我们三个的爱情长跑也该结束了。你们两个我都很喜欢,实在难以选择,所以我决定今天夜里,我就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们两个。」「你是说……我们两个?」超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面前这个让人魂牵梦萦的美丽躯体。

  「是你们两个。你们两个都让我爱得发疯。我当然要同时得到你们。」可儿肯定的说。

  「可你……只有一个啊?」伟疑惑的问。

  超笑着说:「可儿虽然只有一个,可她身上的洞却有三个。够我们俩用的了。」「就你最坏!」可儿娇笑着将脱下的衣服砸在超的头上。很快,可儿就在两个大男生面前除下了身上的一切衣物,露出白花花的身体来。如果是在白天,一定可以欣赏到她羞红的俏脸。当月光从云堆里探出头来时,可儿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白色帆布上了。「你们两个别楞着傻看呀,是我让你们失望了么?要知道,人家可是蕴蓄了好多天的勇气才这么做的。再不快点,我可要改变主意了。」超感叹地说:「我们是被你的美丽给吓傻了。想不到,我们盼望了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如愿了。」边说边以最快的速度脱得精光,一下子就扑倒在少女可儿的身上。可儿轻轻将他推在一边说:「我说过的,我要同时拥有你们两个,你可不能吃独食。

  谁不服从我的安排,我就取消他的资格。」超笑着说:「你是绝对的主人,当然是你说了算,我们没有意见。」好,你们两个先亲亲我的乳房,一人一个,一起来。对——就这样。啊!好舒服,伟,使点劲啊,像超那样,呜——难怪校园里的女孩子都喜欢做爱,原来,这感觉真好。「「还没到好玩的时候呢!等会保证你欲仙欲死。」超笑着说。

  「原来超不是处男,你以前和谁做过?给我老实交代。」可儿不满地问。

  「只和我的表妹做过几次,不过,她太胖了,又黑,每次都让我难受,可她总缠着我,真拿她没办法。」超苦恼的说。

  「那么伟呢?你也和人做过么?」「我……也做过几次,是……和我姐姐做的。」伟不好意思的说。「你姐姐?

  总没听说过你有姐姐呀?」可儿奇怪地问。

  「因为她已经死了。」伟叹息着说「死了!怎么死的?」超边吮吸着可儿坚挺的玉乳边问。「那是在四年前,我还在上高中。那天,我爸妈不在家,我和姐姐一起组装新买的电脑,她不小心碰到了电源线,等我买好午饭回到家,她已经被电死了。」「你给她做人工呼吸了么?」超不怀好意的问。「是的。我出去前才刚刚和她做爱过。她的死我一时都接受不了。」「你大概奸尸了吧?」超问。

  「恩。」伟竟然承认了,眼睛里露出很向往的神色来。「我将姐姐摆弄了很久,终究没能让她醒转。我知道,我要永远的失去她了,于是我就……」「说下去啊,你就怎样了?」超追问着。「」还是不说了,可儿会不喜欢的。「伟迟疑的说。

  「谁说我不喜欢?!快说,我想听呢!」可儿笑着说。

  「我就脱下了她的衣服,然后就进入了她。因为我不想失去这最后的机会。」「你都进的她哪个洞啊?说得仔细点。」超不满地说。

  「她下面的两个洞我都进了,只是她死了嘴张不开,真遗憾。」伟叹息着「笨蛋,你可以用东西捅开的呀!」超骂道。

  「你姐姐美吗?」可儿最关心的是这个。

  「很美。不过,和你相比就差多了。」「真会说话。原来你们两个都是行家。就我一个还没有做过爱 .真是太吃亏了。」可儿叹息着说。

  「没吃过猪肉,总该看见过猪跑吧?!你是个健康又正常的女孩,我不相信你对这种事一无所知。」超笑着说。「我奶奶在的时候总是告诫我,说要把自己的处女宝贝留给喜欢的男人。所以我一直保管得很好,今天,就让你们两个开荤吧,保证原装。」「这个我们绝对相信。只是我想问一下,你平时有了爱的冲动是怎么解决的?」超笑着问。一边将手伸向可儿身体下面的芳草地。「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平常有了那种意思,我都会用绳子捆住自己的手脚,然后就躺在床上挣扎不停。想像着自己被人强奸,折磨,甚至虐杀的各种情形,于是就会得到极大的满足,你们说,我是不是很变态?」「当然不是!这是最正常的表现。美女就是用来奸污折磨和虐杀的。如果等你老了,变成了让人不屑一顾的丑八怪,谁还会感觉到有什么美感么?」超很有见解的说。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就象伟的姐姐那样在自己最美丽的时候消失,让自己的美得到永恒,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可儿迷蒙的说。

  「其实你也可以的。」超仍然暧昧的说「这件是我已经考虑很久了,所以我才会安排了这次特殊旅行。我要你们两个永远记住我最美的时刻。」可儿喃喃的说。

  「原来你是有预谋的,怪不得搞得这么神秘呢!」超感叹着。

  「是的。不过,一切必须听从我的安排。我当然也会尽力让你们两个尽兴,谁叫人家爱死你们两个呢!」「可儿真是乖巧。没让我们白疼一场。我快受不了了,这就开始吧?」超将早已坚硬的阳具顶着少女白嫩的大腿问。

  「我说过要让你们同时拥有我的。现在,你们就可以同时进入我下面的两个洞洞。用剪刀,石头,布猜出前后位置,然后一起向里捅。做累了再换位。前提是先将我的双手反捆住,再用我的内裤封住我的嘴。然后就当我已经死了,千万不要怜香惜玉,怎么玩都行,我包里有一个小包,里面有各种夹子和针线,你们可以随便使用。」「可儿真是可爱极了,我真是求之不得。伟以为如何?」超兴奋得叫起来。

  「这样会不会弄伤你呢?」伟担心的问。

  「就是要来点小小的疼痛才有味,我看现在就开始吧。」超迫不及待的从包里拿出一根短布绳,先将少女可儿的一双玉臂结结实实地反捆在背后,然后又将少女的长头发绕在捆好的手臂上,使得可儿的头奋力仰起「哈哈,可儿的这个样子真是美极了!」伟感叹着说。身下的举棍也蠢蠢欲动了。

  「希望你们喜欢!」可儿话音刚落,超就将她的内裤揉成一团全部塞进她张开的小嘴里。

  「好了,现在我们就先决定要进入的位置吧。」超说着就和伟伸出了手掌。

  结果,伟赢得了可儿那迷人的处女小穴。

  「你的棍子短而粗,捅穴正好。我的细长,就先给可儿的小菊门开苞,等捅开了再换位。」超笑着说。

  「可她这样趴在地上,我们怎么才能同时进入呢?」伟疑惑地问。

  「这到是个问题,不如将她直起来吊挂到前面的树上去,然后我们一起前后夹攻。」超很快想出了办「好主意。就这么办!」很快,少女可儿的裸体便被两个男生用布绳子从后背穿过腋下,再将露出胸前的两个绳头在她的头顶打了个结,挂在了树下。超又找出两根绳子拴住可儿两条嫩腿的膝弯,将可儿的双腿向两边拉开。这样,少女可儿就被悬空吊挂好了。

  等伟将悬挂的高度调整好,超已经开始用手指挣开少女的肛门,将阳具向里面冲刺。伟更是当仁不让,马上从前面的小穴开始正面进攻。「果然是原装正品。

  我看这样盲目的冲刺根本进不去。不如我们合着节拍来。」两人忙乎半天,出了一身汗,都不得其门而入,超马上提出了改正意见,伟也就配合着将少女洁白的玉体推搡着在两个人身前摆动你还别说,这招真灵,来回十几下的冲击,两条硬棍终于慢慢的挤进了可儿的两个小洞里。并不断向里面深入。可儿也很快兴奋得呻吟起来,当然,压抑的哼哼声是从鼻孔里发出来的,却更加让人消魂。银经过上百次的冲击,伟和超的两根巨棍终于完全顶进少女的体内,然后,两个人便由慢到快的做活塞运动,少女洁白美妙的裸体也被推得像摆钟一样,剧烈的做秋千式飘荡,两个男生都已兴奋到极点,很快就在可儿身下两个小洞点点鲜血的飞溅中一泄到底。不愧是年轻人,稍微歇息片刻,两人就重整雄风。这次由超进攻可儿前面的小穴,伟转攻后庭。可儿的玉体又是一阵激烈摇荡,直搞得下面落红片片,好在是晚上,月光虽然很明亮,但还不至于将可儿身下滴落的鲜血照射得那么刺眼,所以两个男生就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一鼓劲的猛攻,梅开二度之后,两个人才累倒在地。

  「太过瘾了!我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过了!现在,我们把可人儿放下来吧。

  让她也休息休息。」伟喘着大气说。「我就喜欢看美女被吊挂的样子。尤其是这么美的仙子。今晚就不放她下来了,你去将白帆布拉过来,铺在她的身下,我们就睡在她下面,随时可以欣赏这具美妙的尤物。」「这样也好。不过这里蚊虫挺多的,这么嫩的肌肤被咬伤可就不美了。明天再使用,会让人倒胃口的。」伟提出了他的担心「可儿早就准备好了花露水,我这就给她抹在身上,另外,我还要给她身体再加工加工。」超不怀好意的说。

  「你又想怎么样?可别把她给弄伤了,不然,我们明天就没戏了。」「放心吧。明天的戏还大着呢。好容易碰上这么美的极品美人,不玩个尽兴怎么行。」超边说边拿出两个带铃铛的铁夹子,分别夹在可儿的两只尖挺的红乳头上,随着少女可儿身体的摇晃,铃铛就发出悦耳的声响,乐得超哈哈大笑。「今天我们就听一夜的风铃。真是再美妙不过了。」「不好,你看她下面还在滴血呢,你得想办法处理一下啊。」伟指着掉在白色帆布上的血滴说。塞进去,然后叫伟打着手电筒,他用针线慢慢将少女红肿得象菊花似的肛门缝合起来。

  每刺一针,可儿便疼痛的浑身发抖,挂在乳头上的铃铛也就欢快的唱起来,使得两个人心摇神荡,恨不得再来一次。「后面到是缝好了,前面怎么办呢?」伟问。

  「我们今天精力消耗太大,所以要补一补。我已经想好了,明天中午我们就会有一个最好的补品——阴枣。你听说过么?」「以前听说过,好像是把干枣放在女孩的子宫里,让它慢慢涨开,然后再取出来泡茶喝。据说能让老年男人重振雄威,就是不知道灵不灵。」「不试试怎么明白。今天我们就在可儿身上用一用。

  我想肯定会有好处的,因为这可是古人智慧的结晶。」「可我们带干枣了么?」「我刚在在可儿的包里见到一包,真好派上用场,想来是可儿早就想这么做的。」「这会很痛的!我们要不要征求一下可儿的意见?」伟还是有点不放心。

  「我想可儿最乖巧的了,不会不同意的。要不,你问问她就是。」伟真的起来拿出少女可儿小嘴里的内裤,没等开口问,可儿就喘息着说:

  「我已经说过,就当我已经死了,你们想怎么玩都可以。我喜欢被你们玩虐,太刺激。太让人兴奋了。这样的情景我都梦想过几百次了,今天终于如愿,你们的开心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好了,快把我的嘴堵好,免得坏了你们的兴致。呜——」我早就知道可儿最温柔,你这是多此一举。好了。我们开始吧,你给我打好手电,我来操作。「超边说边撕开包装袋,将里面的红枣取出来,然后又找来一支筷子将红枣一颗颗顶进少女可儿红肿的阴道里。再尽可能的深入,直到顶不动了才罢。

  没想到,少女的阴部容量还真不小,半斤红枣几乎全部被硬塞了进去,直到堵住阴道口,超才停止。然后,又像缝合肛门一样将阴道口缝合好。这期间,可儿的身体痛苦得摇摆不停,好像是在给行动中的超奏乐似的。

  等将可儿完全收拾好,伟和超才累得仰躺在可儿的脚下,在动听的风铃中沉沉睡去。

  五月的天气凉爽而有清新,不冷也不热。但却总是让人发困。当一阵阵鸟的吟唱在树林里剧烈响起时,超才很不情愿的从美梦中醒来。原来天早就亮了,温暖的阳光在树木的上空,将各种树叶照射得发亮。超抬手看看手表,时针已指在了十点上。

  不知什么时候,夹在少女可儿乳头上的铃铛已不再响了,估计她不是睡着就是晕了。超忙叫醒还在做美梦的伟:「快起来看,可儿的样子真是美极了!」可不,明亮的树阴下,少女可儿两条嫩腿大张着,两只柔嫩的纤细玉足在风中微微摇晃,尖挺的乳房可能是被铃铛挂着的缘故,有点下垂,却更体现着丰满和娇艳。漂亮的脸蛋依然仰着,穿过腋下吊着她的布绳深深地勒进她娇嫩的白肉里,在后背的肩下留下一道红色淤痕,捆着她膝盖处的绳子也浅浅的陷在嫩皮里。

  最美妙的的是被缝合好的小穴和肛门,此刻已经肿得老高,高度充血膨胀着,稀疏的几根阴毛在红色的肉丘上不住抖动,好看极了!

  「我们把她放下来吧?」伟提议说。

  「当然!不过我还要多看一会,等我们吃好早饭再解开她。」说着抬起脚踹在可儿浑圆的屁股上,可儿的身体就开始晃动起来,跟着,那动听的铃声也再次响起。让人心旷神怡。

  等两人慢慢吃完两包牛肉干,两包方便面和两瓶果汁。才解开少女可儿的束缚,此时的可儿手脚已经麻木了,手腕和膝盖处被绳子勒得青紫。伟和超足足给她按摩了半个时辰才辉偞了原有的白嫩。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前行,找一个友 ?恋牡胤皆傩菹?伞!笨啥?胍髯潘怠?

  「你饿了吧?要不要吃点什么?昨晚过得好么?」超笑着连续发问。

  「好极了,我从来都没这么舒服过。等我们找好地方再商量撘们的食物吧。

  现在快动身,因为我们只剩下两天时间了,后天是一定要回去的。」「好吧。我们这就起程,可儿你还能走么?」伟关心地问。

  「我不走怎么行,你们还要带这么多的东西,我可不想成为你们的累赘。只是我们除了鞋子外,最好什么也别穿,体验一下原始人生活的滋味,你们看怎样?」「看裸女走路也是一种享受啊!就这样,快走吧,还不知要走多远才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呢。」伟催促着事实上,他们仅仅走了两个小时就来到一处风景如花的水塘边。池塘很小,只半亩方圆,却足有一人多深。水是山上的泉水,清澈甘甜,水里的游鱼头尾可见,在里面慢条斯理的徘徊,一点也不怕人,是这地方少有人来的缘故。最可爱的是塘边的各种花草,鲜艳夺目,蜂蝶飞舞,好一个世外仙境!

  「好美!」可儿欢快的叫喊着,飞快地脱去鞋袜象一个美人鱼似的滑落到水里。

  伟和超也想跟着跳进去,可儿忙说:「你们等会,先去找一堆干柴来,我们就在边上的那棵大树下野炊。」「野炊?我们有东西可以烧煮么?」伟奇怪地问。

  超看看可儿在水里白嫩的身体,笑着说:「当然有。我们快去准备就是了。」「还是超聪明!」可儿笑着说。

  「你下面的感觉怎么样?」超又笑着问。

  「到现在才关心这个,亏我那么爱你,你一点也不爱惜我。」可儿笑着责怪道「不过除了胀痛之外,感觉还好,很充实,也很兴奋。好了,快去准备吧。我都快等不及了。」森林里找干柴几乎是手到擒来,一点也不费事,两人仅仅走了几十米远,就拖来一个早已枯死的大树。等伟收拾好一快空地,将印着点点血迹的白帆布铺开,可儿就已从水塘里走上岸,仰身躺到帆布上,在两个男生面前上演了一场活生生的美女出浴。直把两个人看得春心搏动,身下的肉棍不自觉的挺立起来。「可儿伸出一双柔软的小手抓住两条肉棒,笑着说:」宝贝又来劲了,可是我下面的洞洞都给缝住了啊,你们说怎么办呢?「「谁让你长得这么美呢!就是和尚见了也会还俗的,何况是我们。缝住了还不简单,拆开就是了!」伟笑着说。

  「说得也是。可儿的一张小嘴怎么也服务不了我们两根棒。我看不如将小菊门的线拆了吧,小穴里的那些干枣估计还没有泡开,得等会再说。」超边说边将可儿翻了个身,取出小剪刀剪开了缝住她肛门的细线并全部抽出来,然后又把里面的那根火腿肠拉了出来,这下可坏了,里面的血水和着空气直向外冒着泡泡,看得伟和超哈哈大笑。

  可儿正要责怪他们,没想到伟和超一使眼色,两人同时伸手抱起可儿的娇嫩躯体就走进小池塘里,可儿仅仅惊叫了两下就被超抓住她的长头发将漂亮的脑袋按到水里,硬硬的肉棒不适时机的捅进可儿的小嘴里,使得她连呛了几口水,另一边,伟也抓起他的两条长腿,把她的身体端平,肉棒很快就挺进还在流血的肛门里。仅仅干了几下,就在少女可儿的奋力挣扎下停了下来。

  超将可儿的头拉出水面笑道:「怎么样?够刺激吧?在水里干最有趣,又润滑又干净,简直妙不可言。」「真的很过瘾!就是太苦了可儿了,我看这样会将她整死的。」伟也为不能尽兴表示遗憾。

  可儿喘息着说:「既然你们两个都喜欢这样玩我,我就尽力配合就是。为了防止我乱动,你们还是把我的双手捆起来吧,最好轮流插我的两个洞,这样我可以不时的换口气。你们也不想这么快就整死我吧?」「好。就这么干!」超马上跳上岸取来绳子,和昨天一样将可儿的一双玉臂紧紧反捆好,又将她的头发饶在手臂上,迫使可儿的头奋力仰起,让她的食道形成一条直直的管子,以便于抽插。

  「好了,你先将棍子送进美人的菊门,然后我就将她的头按下水去,每次抽送十次就换位。」超没说完。伟就已经再次抬起可儿的双脚将肉棍顶进了她的身体里,刚抽送了两下,超就将可儿漂亮的脑袋按进水下,硬硬的肉棍和着干净的泉水一起冲进可儿的小嘴里,只两下抽送,龟头就顶进了可儿小小的喉咙里,可儿痛苦得身子发抖,但她还是尽力将嘴大张着,一边让超插得更深些。

  很快十次抽送就完了,两个人显然意犹未尽,但超还是将可儿的美人头拉出水面,仅仅让她喘吸几下,伟就迫不及待的将可儿按下水去。

  就这样,两个人不停的换位,将可儿美妙的身体不住的旋转掉头,很快将她搞得涕泪交加,双眼红肿,同时因肉棍不停在嘴里和肛门里抽送,象打气筒一样不住地往她肚子里强行打着水,几个会合下来,可儿的小肚子就鼓了起来,很快被搞得昏死过去。

  可在这紧要关头,伟和超却欲罢不能。为了避免昏过去的可儿无意中咬到他们的肉棍,超很快就想出了办法,就是将可儿的头按到水下之后,用一只手捏紧她的鼻子,逼迫她不得不张开小嘴呼吸,结果可想而知,吸进去的只会是巨大的肉棍和清水。

  终于,两个人分别发泄在可儿的身体里。然后顾不上喘气,就抱着可儿苗条的玉体奔上岸,先是排水,然后再做人工呼吸,折腾了好一会,可儿才缓过气来。

  「疼死我了,亏你们想的出这么快活的法子。既得到了满足,又帮我洗了肠胃,一举两得。」可儿苦笑着说。

  「这样的享受着实千载难逢!我们恐怕这辈子不会有第二次了,所以就到尽兴了才停下来,你不生气吧。」伟叹息着。

  「我就是要让你们得到极大的满足,怎么会生气呢?!现在,你们也累了,我们就开始野炊吧,等你们恢复了体力,我们再继续刚才的游戏。好么?」可儿笑着安慰说。

  「再这样干会把你整死的。」伟还是很担心。

  「我这次约你们出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就是要让你们记住我最美丽的时刻,并且把我的一切好处都奉献给你们。」可儿娇笑着说。

  「原来你说的野炊是要我们……」伟恍然大悟似的说。

  「是啊。我要你们吃了我。这样我就能进入你们的身体里,和你们融合在一起。从此,我就是你们,你们就是我,永远都不会分离。这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事啊!」可儿由衷的说。

  「我就知道你会怎么做的。其实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将你白嫩的身子分割成一块块的美肉,然后,再进行各种烹调,慢慢享受。想不到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超开心的笑着说。

  「我就知道你早有这个欲望,所以今天就满足你了。伟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样子,难道我的肉不好吃么?你难道没有这样的胃口么?」「不。我做梦都想有这么一天。可是来得太突然了,一时竟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伟感叹着说。

  「怎么?看来伟不是外行嘛!难不成以前吃过美女肉?」超奇怪的问。

  「不瞒你说。我以前还真吃过,就是我姐姐,她火化的前一天,我偷偷的溜进火葬场里去,给了看守一千块钱,他才让我进去找到我那放在冷柜里的姐姐,我又和她做了爱,想想她第二天就会化长一缕青烟,心里真不是滋味,最后决定得留下她身体上的一样东西才好,本来我想割她的那双小巧的玉足和小手,可又怕第二天被人看见少了手脚惹麻烦,最后考虑再三,只好割下了她的两个乳房,又将她的阴道剜出来,并用手伸进去,掏出她的子宫和卵巢。然后再帮她穿好衣服。好在第二天,化装师见姐姐里面的衣服穿得很整齐,只给姐姐穿了外衣,没发觉姐姐的身体上少了东西。」「你姐姐的乳房没了,胸脯就瘪了,难道就没人怀疑?」超奇怪地问。

  「我用两个大包子取代的。」伟不好意思的说。

  「真有你的。后来你把割下来的乳房和子宫怎么了?」可儿很有兴趣的问。

  银「乳房红烧,子宫和阴道做的火锅。味道太美了。妙不可言。」「好了,现在你们就把我包里的小锅支起来吧,我也让你们吃一顿上好的火锅。」可儿笑着说。

  伟和超很快便调理好一切,在锅里放进清水和火锅佐料并生好火。不一会,佐料的香味边弥漫开来,让人胃口大开。

  「好了,该放些东西进去了,你们将两把小刀都取出来,现在就开始切割吧。」可儿兴奋地说。

  「你就这么躺着让我们下刀?」伟怀疑地问。

  「当然不行。你们听我的指挥就是,我前几天从校实验室偷了两支吗啡,你们先给我注射上,我就会兴奋得不知疼痛了。而且,吗啡还可以去腥,肉就会更嫩更香,更有味。这可是我从厨师那里得来的经验。」很快,两小支吗啡就进入了可儿白嫩的身体里,然后在她的指挥下,伟和超就将她捆吊起来。不过,这次不象昨天那样,而是五根绳子挂在树上,一根捆住可儿的细腰,吊住她的身体,两外四根分别捆住她的手弯和膝盖处,并极力向四面下方拉扯,少女可儿的苗条玉体便玩成弓形,小腹向上挺起,四个方向的绳子又将她的四肢斜着向下拉紧,这样,无论她如何挣扎,都只能悬空晃荡,无法挣脱了。

  「好了。我怎么都动不了了。药性也已经上来了,你们就开始吧。我说过,要同时分给你们两个,所以,无论切割什么,只要我有两样的都要同时进行。老规矩,以猜拳分上下左右。我的意思是先割我的手和脚,凤爪火锅的味道肯定是一级。在加上手脚的韧带和筋络很多,不容易煮烂,很适合火锅长时间的蒸煮。」「可是,割了你的手脚,你就会大出血,很快就会死的。」伟疑虑的问。

  「笨蛋!亏你还是个学医的,这点法子都不懂,先捆紧可儿的手腕可脚踝,减少流血,等割下之后,马」还是超反应灵敏,和我想的一样。快动手吧,先把我的嘴堵上,我可不想叫得那么难听。破坏我的形象。「可儿催促着。“ 于是,很快可儿的小嘴便不能说话了,伟又撕下可儿的一件衣服,做成布条捆住她的眼睛,因为他不想看到那双美丽的眼睛因为痛苦而流泪。?

  「我们是先割手还是脚?」伟问正把玩着可儿左脚的超。

  「当然是只双小脚,你看,太美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鲜嫩的玉足,来。

  一起动手,先将这对可人的美脚割下来吧。」「那就依你,我就来割可儿的右脚,这脚真的很美,比我姐姐的那双脚美多了。

  「你别总是拿可儿和你姐姐比,可儿可是百年不遇的绝品美女,今天我们能得到可儿的抬爱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艳福,我们要吃得尽可能的干净一点,可别把这么好的东西给糟蹋了。好了,别废话了,开始!」不愧是学医的,一旦操起了刀子,两个人就很快找到了在实验室解剖的感觉。

  因为对人体的结构了如指掌,所以,割起少女可儿的脚来也就象轻车熟路似的,很快,伟就将可儿的右脚从她的腿上分离开来,并用很快的速度接扎好血管。而超因为边割边把玩,所以割得很慢。他好像有意要增加可儿的痛苦,一根脚筋用一分多钟才割断,等伟将可儿的右脚清洗好放进火锅里,超才将可儿的左脚彻底的分割下来。

  「下面先割手,还是让可儿歇会?」伟总是没有主见。

  「刚才割可儿的脚时,她一点都没有挣扎。可见吗啡的药性正浓。我们就趁热打铁把她的小手割下来吧。」很快,两个人一边赞美着可儿的小手,一边很轻松的将少女的小手慢慢分离出她的手腕。同样洗净扔进了沸腾着的火锅里。

  伟和超小歇的一会,可儿却从鼻孔里发出哼哼的声音,超忙取出她嘴里的内裤问:「怎么样,感觉还好吧?」「这吗啡真厉害,只有一点点的疼痛,反而感觉不到刺激了。不过,手脚离开身体的滋味还是很不错的。我看你们等会再割我的手臂吧,等药性过去点,感觉肯定会不同。」「好。一切都听你的。等我们先吃了你的手脚,养精蓄锐,然后再开始。」「我有点困了,先睡一会。你们慢慢享用。」可儿喃喃的说着,很快就在吗啡的催动下沉沉睡去。

  等她因为手腕和脚踝处的剧烈疼痛而幽幽醒转时,伟和超已经将她的手脚吃得只剩下了几块骨头,两个人还将骨头收集好并摆成手脚的形状,使得可儿哭笑不得。

  「味道还不错吧?」可儿呻吟着问。

  「绝对是极品!可惜已经没有了。」伟显然意犹未尽。

  「看来可儿已经找到感觉了,我们接下来该从哪个地方下手呢?」超急切的问。

  「你们吃了东西,应该有精力了吧。我想让你们先割下我的手臂,然后象开始那样将我放到水里去继续游戏,那样就省得费事再捆绑我的手臂了。等你们玩够了,不管我活着还是死了,你们就开始割我的乳房,再剖开我的肚子,反正吃还是扔,都随你们了。」「这么好的美食,百年难遇,我们怎么舍得浪费呢,一定会吃得点滴不剩的。

  你就放心吧。」超坚决的说。

  「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让我失望的。好了,已经是下午了,快开始吧,我可不希望再看到明天的太阳。」于是,可儿的嘴被重新堵上,伟和超开始切割她的美丽手臂。这次由于药性已过,可儿疼痛得浑身颤抖,疯狂的挣扎着,这无助的挣扎反而让伟和超觉得兴奋而刺激,因此,他们的动作就很慢,一边更好地欣赏美妙肉体的颤动,直到可儿大汗淋漓的的昏厥过去,又在剧痛中清醒过来,他们才满足地将一对绝美的玉臂放在了可儿身下的帆布上。

  处理好可儿出血的伤口,伟和超的性欲也上来了。他们揭开了可儿的束缚,准备再次上演水里的游戏。此时的少女可儿正强烈的忍着,不让自己大声呻吟,一边喘息着说:「刚才真是太刺激,太兴奋了。这才是真正的死的感觉,疼痛又快意。」没容许她多说,超就抓住她的长头发将她按到水里为自己口交,失去双臂和小脚的少女,身体好像轻了许多,转动起来也倍加自如。而刚刚加强了营养的伟和超精力也更加旺盛,这就使得最后的水中性爱更加精彩而持久,开始,可儿的身体还不停的抖动,呼吸也急促,慢慢的,伴随着两个男生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少女可儿的柔软身体就象尸体一样,在两个男生有力的手中不住的扭曲翻滚。高潮之后,两个人又是一番折腾,可儿居然还是醒了过来,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

  于是,伟和超继续梅开三度,再次将兴奋送到了顶点才罢。这次可儿可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虽然还活着,可是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可儿的身体却因为水的浸泡变得更加白皙而娇嫩,也更加迷人。伟和超却都精疲力尽,有心重振雄风,却无力回天了。

  等到太阳严重西斜,伟和超将可儿手臂上的嫩肉削下来烫了火锅,并美美的饱餐一顿,才终于缓过劲来。两个人在可儿的轻声呼唤下,才重新抖擞精神,开始切割可儿的小腿和大腿。可儿也就在剧烈的疼痛中做最后的挣扎和呻吟,这次虽然没有堵可儿的小嘴,可她呻吟的叫喊声已经小得如同动听的歌声了。

  为了能饱尝美女呻吟的耳福,伟和超的切割很慢很慢,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将可儿身体上最精华的部分——大腿给割下来。

  接着,两个人再同时慢慢切割可儿的那对饱满的玉乳,因为可儿已经奄奄一息,所以他们也就加快了速度。

  等将可儿一对完美的乳房割下来,两个人便开始上下分工,由超掌刀,将少女可儿被缝合的阴道和子宫完整的剜出来,并尽量保存好里面包着的红枣,以便做一份绝妙的美食。而伟就在可儿的头上下刀,先割下她的小耳朵,接着是鼻子,嘴唇,香腮,下巴等,最后挖出眼球和舌条,这些东西统统被放进还在燃烧着的火锅里。

  等到两个人锯开可儿的脑颅,并生吃了她的脑浆,超才将可儿已经变的恐怖和丑陋的头割下来,扔到火堆里焚烧。

  天将黑的时候,可儿的肚子终于被彻底打开了,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把所有内脏都清理出来,再将躯体洗干净,在腹腔内填上足够的佐料,并将可儿的小腿和大腿也缝合进去,然后,在可儿的躯体外包上荷叶,再糊上粘稠的稀泥,和烧烤叫化鸡一样开始将可儿变成一道名菜。

  虽然野外没有更好的厨具设备,但丝毫都不影响少女可儿嫩肉的美味,伟和超足足享受了三天,才将可儿的美肉消化掉,最后将可儿的骨头和一切衣物都焚烧了,没留下可儿来这里的丝毫蛛丝马迹。

  回程的路上伟几次回头,然后摇头叹气。一副失落的摸样。超笑着说:「我们已经完整的拥有了可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我并不是为了可儿叹息,是为我自己。因为我从来都没有爱过可儿,追求她只是要满足我的虚荣心。可我就是没有勇气对她说。她到死都没发现这个秘密。」「哈哈,彼此彼此。我和你一样,其实我爱的是我表妹。」超笑着说。

  「你不是说你的表妹又黑又胖么?!」伟奇怪地问。

  「那是骗可儿的。其实她比可儿还美。不那么说,可儿会生气的。现在想来,可儿已经知道了我们爱的都不是她,但她却爱我们两个,为了能得到我们的心,她才献出了她的身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现在不得不爱她了,因为她已经在我们的身体里了,我们总不能不爱自己的身体吧?」「原来如此。可儿好聪明,好可爱。可惜的是,我的表姐也和她一样可爱就好了。」「是啊。美女的肉实在是太好吃了。如果有一天,我的表妹也能象可儿一样给我吃了,那是多么幸福的事啊!」「那就让我们一起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吧。

【完】

2584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