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温州女公务员性爱日记
温州女公务员性爱日记

温州女公务员性爱日记全文

第一章:我放任自己放纵,放纵到不可理喻

上周做年报,住在万豪,周三约了王x,在国贸里翻云覆雨了一晚。周四财政请主任聚餐,饭后,上官和崇m、建r到我房里谈了些事情,后来,他们去唱歌,他摆脱了他们,用公用电话给我打电话,要我另开个房间,我预感到什么,我想逃避,我说请他去喝茶吧,他语气明显不悦,让我下来再说吧。待我下得楼来,他又说去我房间看一下报表,然后就上来了,打开电脑,他心不在焉的浏览了一遍,然后就开始吻我,他一边做还一边问我,是不是老早就想要他操我了,我吃惊于他会说出这么粗糙的话,这跟平时一本正经的他有天壤之别;他还说这是他第一次出轨,鬼才相信呢,我知道他计较我知道他和赵的事情,或许他这样子对我,也是故意让我处于和赵同等的位置,再没资格嘲笑他和赵了;他又说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大概是怕我缠着他吧,这男人把自己的所有退路都考虑好了,这是个自私自利的男人,自己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因为这仅有的一次性爱而顾惜到我,但是,那也一定会是在他自己完全安全的情况下。但是,谁又能说别的男人不是如此呢?临走的时候,他把房间里的烟灰倒了,把窗户打开,还说自己的反侦察能力是最好的。我有了王x,只因为他总是让我心里猫抓似的难受,于是,我纵容自己有了老范,继而又有了章k之后几天,我一直在想,他那天说自己手机卡坏了,是不是也是反侦察能力之一呢,他要让那几个小时内他和我的通话记录是空白的,以他的心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他说让我利用金和徐之间的不和去策反她们,我听不懂,但是,我知道了他是很讨厌金的,至于徐嘛,我还看不出来,他口口声声的表扬徐,但为何又出此计策?而且,他知道徐和张的事情,而且,他还说徐喝酒喝得这么苦,应该让她提起来的。

但是,我怎么总感觉他内心里不是很喜欢徐,只有时间能证明我现在的判断是否正确。反正,他,绝对不是能轻易让人看透的人。他也应该很讨厌赵的老公的那次闹事留给他的影响,但是,对赵,这个跟过他的女人,又有顾忌,所以,还留有余情,这,也只有等将来才能知道我是否判断正确。他太复杂了,不是我能应付的,即使他不说这是最后一次,我也会对他敬而远之的。

今天又是我值班,和上官一起请财政吃饭,我本想不回来值班的,可章不肯,非要我回来,我知道上官有点起疑心了,他问我为什么这么喜欢呆在单位啊(指值班),我知道我要小心谨慎些才好。

和章做,竟然找到久违的高潮,好多次,他很高兴。他告诉我这次评先进,他本来先给我个先进党员,但找了半天才发现我不是党员,只好用了点小技巧把我放在优秀公务员里面(那天我也在开会,我刚好出去解决内急去了,不知道我是否在优秀公务员里面,我还一直以为我不在里面,但他既然这么说了,就应该没错),他现在开始给我甜头了,让我知道跟着他是没错的,他还笑我找依靠结果找了单位里最大的男人,这说明我很聪明,一点也不笨嘛。章说让我学习徐的一些结交人的手段,跟女同胞们搞好关系,我说这段时间她们因为嫉妒我和上官走得太近,在排斥我,我先冷她们几天,他笑了,说她们以为我和主任好,没想到我却找了书记,哈哈。但他马上紧跟了一句,你不会脚踏两只船吧,那样我会不高兴的。我心里想,岂止两只船,三只船都有。

但是,我也该警惕了,别真的把船玩翻了,到时候什么好处也得不到。那天在山庄我列席班子会议,我知道很多人很嫉妒。我到底该充分享受这种嫉妒,还是该低调些,再低调些。我还不知道我仅仅凭这种关系就能得到我想要的职位还是再辅佐一些别的手段呢,没人可以给我指点,我只有自己慢慢想,慢慢悟。

从章口中,我知道吴w离婚了(我很吃惊);而且,知道王hao没有离婚(我又很吃惊),他说王hao是一个靠老婆吃饭的人,他不肯跟老婆离婚,又要死死的管着老婆,又要搭妹夫的股份,真是个矛盾的男人。这种男人我不喜欢也不欣赏第二章这一场无望的爱,是爱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是不是爱情!他曾多次深问我对他的感情,但是我无法回答他,因为我自己也不曾搞清楚自己的这份情或许是2004那一年我经历了太多挫折,意志丧失,情绪低落,他的那句不经意的话却神奇的挽救了我频临崩溃的信心。那是换届选举,他去我所驻的那里帮忙,我们聊天,我说起2004年竟岗失利的隐痛,他轻轻说了句:"我会在班子会议上帮你的。"我差点感动得热泪盈眶,后来,我无数次的会议起当时的场景,每一次感受到的都是暖暖的关怀。其实那时候我和他接触并不多,我竟然死心塌地的相信了他的承诺并牢牢的抓住了这个契机从不发短信的我开始给他发信息,他总是回应的很快,他的一句:"我不在乎世俗的东西,我只想得到真心的朋友。"又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我立即回应他:"你已经得到了。"我想如果他愿意我做他的朋友,我会非常真诚的待他的,从此我迷上了发信息,一发而不可收拾他再一次打动我也是一句话,那天我告诉他,大概会有十八、九个女同事到我家聚会,他发了条信息给我:"群美荟萃,鸭子开会,l妹妹者,实至名归。"我边看边笑,心里的防线被这句话彻底攻破我心里实在是很喜欢她,我有点魂不守舍,我整天盼着他的信息,手机的信息提示音一响,不是他的信息,我就非常的失望。后来知道了他的qq,又整天趴电脑上下不来,聊天聊的昏天暗地,不知归途可是我也有很多的疑问,我不知道我对他的感情是否参杂了许多功利的因素,我想他想得厉害的时候,我又希望我对他最好是功利的,因为我这么喜欢他而他不喜欢我,我讲非常的痛苦。有时候我见不到他的时候非常想他,等见到了他我又非常怀疑,我那么那么想见的人竟是他吗?我想见的那个人是不是我幻想出来的他而非真实的他?我想着他的千般万般好却从来不去想他的缺点会不会注定了以后我的失望、失落?

或者,这一切并没有这么复杂,仅仅因为他激起了我的征服欲而已,我只是想征服一个老是认为有女人对他有意思的自恋的男人,仅此而已。所以只要他一对我表白,我就淡然无味i,而他渐渐漠视我的时候,我又想去痘他,等他开始吐露心声,我又退缩了,如此反反复复。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第三章吃醋的男人

同一件事,可以令你很开心,也可能会令你很不开心,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昨天上午,我如愿以偿,被单位推荐为后备。会后,l告诉了我,11点多,z又短信通知我。午饭后,c又特意来我办公室告诉我这件事,要我好好准备考试,别考太差。我很高兴,不管以前的种种也不管以后会有多少机会,毕竟,我已经迈进这个门槛了但是,到了下午及今早,我看到了一个文件,才知道推荐后备,原来党外干部只需副股就行了,而且我有中级职称,不占单位的名额。我任副股是在2005年,我的中级是在2003年考过来的,那么,如果按照这些,多少南迁我就可以推荐为后备了?真是气愤啊!

且,l告诉我,这次推荐我得票最高。原来是经由集体投票的结果啊,那么,z有什么资格在我前面邀功呢,如果别人都不投我,我落选,他也只需轻轻松松地告诉我结果就行了,谁让我基础不牢靠不扎实呢?那么,c又有什么理由特意来知会我此事呢?又不是他鼎力力荐的结果?

真气人啊!本来我就有这个资格可以早早地顺理成章地享受这一些,反而成了他们对我的莫大恩惠了?

算了,还是该感谢的,可能他们也不知道这些规定,也考虑不到我有中级职称,归根结底,他们还是施恩于我了还有,我报考市直机关的选调,对他们还是有点小紧张,呵呵,看来我还是有点小重要男人吃起醋来比女人更可怕,而且运用的手段也跟女人大同小异女人吃醋表现方式通常就是在那个男人面前狠劲的贬低别的女人,而男人呢?就是在女人面前不停的糟蹋别的男人(假想敌)形象w说z连澡堂里最肮脏的小姐也要,说他好吃也好喝,没有节制,说他很蠢,把单位里调进些没用的女人他说wu喝了酒趴在桌子上睡觉醒来时一滩口水

他说whq绝不能当老公,因为她什么都要自己说了算z说w真奇怪,跟上官两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还暗示zhao一个人朝景山上去,而且王也住在山上宾馆里今天中午,w来电邀我周六去一起吃饭,我说周六没空,他马上问我去哪儿要去杭州吗,我隐约猜出z可能去杭州,他以为我跟z一起去,他非要问我去哪儿,我偏不说下午去区文化中心开会,我搭z的车去,我问他周末是去杭州吗?他说是的。果然印证了我的想法,我说周六、日也有事呵呵,真受用啊,两个聪明绝顶的男人居然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计较。w对z的敌意由来已久,z对w的敌意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怎么感觉他好像知道我跟w那两个晚上聊天的内容啊,难道他截取了我的聊天内容?这两条报纸上、网络上最热门的就是裸聊被截屏,或者微波上约情人被网友潮爆,w中午还提醒我别裸聊,把我气得要命,可见我们对彼此的不信任也是如此的雷同第四章人生处处有竞争

最近听到最多的消息便是某某某又捐款潜逃了!想想这些人当初春风得意的时候、花钱如流水的时候、纸醉金迷的时候,都是欲望惹的祸,人的欲望无止境,想要这个想要那个,但这些又岂是你能要得完的?自古都是风头霉头两隔壁,昨日风光不代表一辈子都风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都是轮流转的社会上的能人咱不认识,他们的风光我也看不到,但是自己身边的许多人却令人警醒,如,d,还有j,x的老公,s,他们逃得逃,跳楼的跳楼,被逼卖房抵债的卖房抵债,避风头的避风头,想想他们曾经的得意忘形,眉飞色舞,看来,人生还是要尽量低调,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明天会遇到什么昨天上午11点,我和x的副科非领导进行民主推荐和民主测评,因为z在会议上宣布符合条件的只有我们俩(尽管听到这句话我也觉得很心虚,因为x也是符合条件的),所以我都觉得很稳很定了,但是我的基因中存在着的危机意识提醒我,这事没这么简单,这事还远远没有结束果真,睡了个午觉之后,我在主人办公室,主人拿着一张x的民主测评表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都搞不懂了!"我说我也搞不懂。之后,我去了几个领导的办公室,无一例外,他们的办公桌上都放着这张大红的民主测评表。我去了l的办公室,她说:"你还在我这儿傻坐着干嘛,赶紧去w那里打个招呼,马上开班子会议了。"我已很久没跟w说过话了,但是我还是去了他的办公室,把我的意思表达到了,我知道他还是会帮我的三选二,我的处境是不占优势的,因为我任副股的年限没有x长,而且我没有获市、区的先进,于是我又着急上火了,是真的上火了,人生真的出处都有竞争啊。z是想帮我的,可是这事儿没有这么顺理成章,三选二,而且是在三个条件都差不多的人中作选择,搁谁身上都没有那么好选择我想,有什么地方是我可以争取的?主任新来咋到,不了解情况,可能会保持沉默,但是我是不是也要争取一下他的支持票呢?即使不支持,保持中立也好,最起码我还是可以通过这件事情了解一下他的为人,毕竟在现在的工作岗位上,我接触最多的、最需要了解的人也是他。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说昨天的事情我很郁闷,而且这次的推荐跟以往不同,是要我们单位确定好人选然后上报,而不是我们报上去让他们作选择,如果按照量化积分呢,我一点儿优势都不占。他马上向我表态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支持我的,并且要我在帮子里找可靠的人说一下,争取一下支持票,他发货了,说昨天的这种做法即对我们不负责,对x也是不负责任的,说那个人什么事情都干不起来如果他真能如他所说站在我这边支持我,那我就放心了,z的想法我知道,但是他自己已经不轻易表态了,他需要帮子里其他成员的表态这样也好,有竞争才刺激,反过来说,即使我落选了,这也没什么的,等几年还是会有的,况且我还可以借次机会要求换岗。还是这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第五章好想把美好封存

z昨晚来电,说自己在市委党校学习四天,晚上也都在,我怀疑他骗我,总觉得他是去了北京。但是,既然他说在党校,我姑且当他在党校吧,反正骗我也是家常便饭,只要他在关键时刻能想到我就行了心里正想着这个呢,他就跟我解释说上次我跟他说单位要调j进来的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瞧瞧,又蒙我。单位调个人,他能不知道吗。只不过我故意说他要给我惊喜调个进来想帮我岗,意在逼他最好能帮我换个岗,谁叫我一直对这事儿耿耿于怀,长久以来都不能释怀呢?

我乖机暗示他有朋友帮我打听到xh的事,我说xh的主任挺希望我能过去,但如果还是老行当我是绝对不会去的。还跟他撒娇说希望他能帮我调个好单位,他问我想去哪儿呢?我说要去民建市委会。他逗我说他费了很多心思想把我推荐为后备,没想到我想换单位,看来他的心思白费了,我并不领情。我听了这话心里很是受用了。我之所以迟迟没有做出换单位的决心,不就是等这个后备的名分吗?只不过他,是否可信?我应该选择相信他吗?

因为几天前听到他有可能调动的消息,我很紧张也很关注,于是我跟他说调动之前无论如何要把我也掉出去,没有了他,在这个单位我也就没有了依靠,他又逗我说他不会调的,且也不会把自己的老婆拱手让人的,瞧他美的我们回忆起以前他逢人便说自己对我如何如何好的情景,两个人都笑了,很怀念那时候的坦荡,而现在呢?真在一起了,反而需要这样的遮遮掩掩,完全失去了那种事无不可对人言的正大光明的磊落,因为,做贼心虚。我说让我们返回从前吧。但谁都知道,这仅仅是梦话男女之间在相互吸引的阶段总是最美好和最让人怀念的,但总是无法把那个阶段保持住,永远封存然后渴望能彼此拥有

男女之间相互得到之后,他们的关系就开始走下坡路了,慢慢的谈话,慢慢的疏远。即使有心想留住曾经的美好,但颓势已在,人已无力回天昨晚,看完电影回家途中,收到j的信息:问我怎么没上网啊,说他想见我啊,我嘻嘻笑说好啊,那明天吧。他说他在宁波,我说那怎么见,他说心里想呗:呵呵,说的跟真的似的。他继续抛球给我,问我:其实你是知道的对吗?我不接球,我说:知道什么。他说:我睡了,晚安这也是一个擅长钓鱼的男人,可能所有的男人都擅长钓鱼,至于他们的技艺能发挥到何种程度,只看这鱼是聪明还是傻。如果这钓鱼的过程也可以称之为喜欢或者吸引,那我们也正好处于彼此吸引的最美好阶段,且看我们能否把这阶段进行得曼妙且持久。不然,等彼此得到,然后相互淡化和疏远,之后又是无止尽的猜疑,猜疑之后又不断的怀念,想回到从前,但是已回不去了,这对我无疑是一种痛苦的折磨。我不要再经历这一切了,我已经经受不起了第六章我被忧伤包围着

我真不知道我会被男人伤害得这么深,他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一再表示我不喜欢他扎在女人堆里,可他依然如故,而且我猜测他跟那个我最讨厌的女人在一起,种种迹象表明这一点,他却白痴般的否认,还恼羞成怒,对我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所以我决定再也不理这种没骨气没志气没脸没皮白痴加二百五的男人,再理他我就不是人。但是不理他是不成的问题,该怎么把他完全从我心里除去却是个大难题,我会情不自禁的关心他的举动,他的动态,包括他跟哪个女人在一起,我是不是很犯贱啊?!我是不是也是个没骨气没志气没脸没皮白痴加二百五的男人啊!而且哪个二百五的男人还能得到我的心,我却得不到他的心海总是跳梁小丑般的气急败坏那天,z收到了花,二百五男人打电话问我那天是不是z的生日啊,我说是啊,他就挂了,刚好l来,说起z收到花的事情问是不是我送的,我不禁失笑,原来那个二百五竟然怀疑是我送的,哈,他以为我闲着无聊啊这么爱送花吗。真是的!这算是二百五在吃醋吗?吃醋也罢不吃醋也罢,我恶心这种男人!我正好借此机会段了跟这个男人的情缘与纠结,不是很好吗?

可是,我呗忧伤包围着,怎么都挣脱不开啊,这浓烈的忧伤激发了我疯狂的购物欲望,我疯狂的买衣服,真的吃不消啊。我该怎么样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呢,达到"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境界呢?

今天我问x为什么那么怕sg,他矢口否认,说自己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只不过他帮过他的忙,他心存感激,而且他们的关系那么好不想撕破脸。我不相信他说的一会儿他给我发来信短信,说我真的想错了,我说我一向相信自己的判断。他发来短信的举动让我更加相信他怕他,而且其中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还叫我别乱撒网别乱着感觉,平淡最好。他可真懂我啊。只是他怎么就不明吧我的很多行为都是被他气出来的。他就从来没有想到要位我改一改。算了,既然已经放下了就不要再提起来了昨天下班我看见z开着他的车,今天我在单位见不到他们两个人,我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他们俩在一起,而打他电话,他又故意不接,发短信只回了一个简单的:开会。再发就都不回了,叫我怎能不怀疑他们在一起。我说我心情不好,让他赔我,他说他有事回不来,下午给我电话,结果我等了一个下午,他没来一个电话,我打过去,他说再开车去个地方,迟点打给我,郁闷真的心情很不好啊,找个人嫁了算了!

第七章防守阵地与挑战极限

单位领导带队出去考察,我是作为后勤出去的,只要出去玩我的心情总是愉快的,而且沈阳、大连、烟台、青岛都是我不曾去过的,特别是他也去,我一直想试试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们俩会不会放纵自己,让彼此真实的感情释放一下。但是我怕释放过当,又非拉着l一起去,给自己适当的约束。

可是不跟团当后勤很累人,我没有足够的自由时间和他在一起,而且他的脚还没好,跟不上队伍。我只能偶尔慢下来等他一下,问问他是否劳累,能否吃得消。

在沈阳的星海广场竟有蹦极,这是我期盼已久的,前不久刚在qq上对他说过我想去蹦极,我很想他陪我一起跳,心里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使他的脚没有不方便,他说不定也不一定敢跳,于是我就去跳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我慌乱得脑中一片空白,只知道乱喊乱叫,放下来后还惊魂未定,他已等着我了,默默的递给我我的眼镜和手表,可是我感受到的是他的关切。回宾馆后,l出去了,我打了个电话问他是否需要药,要不要给他送过去,他说不要,就自己过来了(在他在我,我们双方都明白,我这个电话其实就是邀请)。他说我跳下去的那一瞬间,他以为他要失去我了。真是太让人担心了。我默默的看着他,他也默默的看着我,坐了一会儿,他说他走了,我隐隐有点失望,他不是一直在qq上小心翼翼的试探我,可不可以拥抱我,或者要我做他的没有性关系的情人(不突破我的底线),难道他会放过这机会?我目送他走到门口,他一把抱住我,亲吻我,我非常自然的顺应了他,好象在想象中我们已无数次的拥抱和亲吻过。我想其实我们要突破防线也是很可能的事,我找了l作为对我的约束真是明智之举。随后几天,我们都有无数个念头,无数次的机会可以单独在一起,但是我不敢,我非常清楚我们要坚守防线的困难,我也怕别人的闲言碎语,我还怕突破了防线后,我会看不起我自己,他也同样会看不起我,所以,我希望我们这样的行为已经是极限了,再也不要挑战别的极限了。其实这次蹦极又何尝不是挑战极限,但是下次我还会不会去跳更高的,我却不敢保证。

我很清楚,喜欢一个人却得不到的那种感觉才是最令人回味的。就为这,我也非得坚守阵地。

第八章真是疯了,我要疯了

我很矛盾,我到底有没有必要在这个你死我活的官场和男人争一席之地?

前段日子,一直处于高昂的状态,很想抓住一切机会去实现自己当官的梦想,所以一些应酬都答应去参加,而且还不断利用自己的身体(固然,有一部分是处于生理需要),我是不是太无耻了?

心里的矛盾是从章k在我面前说wy怎么怎么不好开始的,我心里想他们表面上多亲热啊,可是自从去了一趟北京,回来后,w给章的感觉却全变了,我突然心里一片冰凉,开始动摇,以我的心智是否有必要当官,能否再这个勾心斗角的官场立足?

第二次的动摇出现在听闻章即将被纪委调查,我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在6月4日,我们刚从九寨沟转回到峨眉山的当天,l接到zq的电话,说是有紧急事情找章k,章接了他的电话后整个人就全变了,连最爱喝的白酒的喝不下去了,晚上的演出也不想去看了,可是又怕别人乱猜测不得已打起精神又去看演出,整个晚上他的心思就全部不在演出上,回宾馆后我给他发信息问他什么事情,他起先说头痛所以不开心,让我去他房间坐会儿,我去了,他告诉我有人在纪委诬告他搭干股,他说自己没有,说自己不至于那么傻,说已经没事了,还问我那50万贷款的事还有谁知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老问这个)。可是,昨晚,很晚了,他约l去他房间,将近夜里一点,l才回来,我还没有睡着,我哪里睡得着啊。l告诉我章这个事儿是个坎,有人诬告他在土地整理工程中收人10万元,今天我们回温州纪委的人可能会在机场抓捕,我吓得发抖,一整夜都睡不着,我不仅仅是担心他;我还担心我一直以来特别害怕的事情会不会出现;我害怕他会在纪委讲出我跟他的事情那我的名声就全毁了,而且老w分管这一块,可能也会被连累,要是也被叫去谈话,也在刑讯逼供之下,方寸大乱,供出我和他的关系,那我这辈子就全完了,我真是乌鸦嘴,怕什么就来什么,跟他们开始的时候,我都有在他们面前叮嘱过,万一他们将来被什么事情牵连被纪委叫进去,千万千万不要说跟我有关系,哪知道会一语成谶啊,倒霉死了。我不知道我是替他担心多些呢还是担心自己的名誉多谢,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没有跟他的关系,那他出示肯定不像现在这样和我休戚相关的,早上四点多被叫早,要往机场赶飞机回温,他发了个信息给我,要我相信他是清白的,我说我相信他,并要他把跟我发的信息的这个手机交给别人,在宾馆大厅,他把手机交给q。w的精神也很不济,肯定也是一夜未睡,他是昨晚被章叫过去才得到的消息。在飞机上,章不停的看我,我们用眼神交流着感情,我突然觉得我很担心他,即使撇开了为自己担心的因素,他还是很多地方打动我的心德,即使他的素质不好,即便他说谎脱口就来,但是他很会说话,很会甜言蜜语,他说他整天只想看到我,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他的视线,我不知道我们这一个星期的眉来眼去是不是被很多人读懂了,但是我可以肯定w和q是起了疑心了,所幸,今天在机场没有出现那种可怕的情形,他说今天纪委给他留面子了,明天肯定还是会找他的。他的手机被监控了,幸好我这些天跟他发信息都是用那张188的号码,只是,在黄龙的那个早上,我给188发信息他没回,我又迫不及待给139的手机发了个“早上好”,不知道这是不是也会成为日后受调查的由头?l让我这段时间别给他打电话了,即使是谈工作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女人被调查也太划不来了,有些事情是说不清楚的,听了她的这句忠告,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知道我两夜溜出去是去陪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