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我的暴菊史,重口慎入
我的暴菊史,重口慎入

记得第一次进行扩肛应该是03年的夏天。那一年非典肆虐,公司因为一个同事疑似非典,我们都被列入了被检查的对象,有疑似症状的都被隔离入专门的病房,我们检查之后没有症状的都放假回家,整个小区也如临大敌,被严格地控制起来,外来人一概不许入内,当然跟女友也天各一方。

我是单独租住了一套房子,由于女友不在身边,也不能外出,整个假期里都十分无聊,寂寞难耐,整天上黄网打发时间。打飞机成了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然而很快就厌倦了这些,开始在网上找一些重口味的片子看,当时的目的主要是猎奇。由于国内互联网扫黄比较厉害,一般都翻墙去境外论坛找资源。我记得当时去的是台湾的一个论坛,叫痴汉俱乐部,于是便看到了alysha的重口味扩张女王的一些片子,我当时被彻底震撼了——一个人的生殖器官和肛门竟然能够如此宏伟和壮观,真让人无法想象。看着看着冲动得难以自拔,打了几次飞机之后,觉得很无趣,开始自己尝试扩肛。

为了使整个过程不那么恶心,进行灌肠是很有必要的。我呆在卫生间里,用洗澡的水龙头调好水温,把莲蓬头给拧了,用软管堵塞住肛门口,水流有些大,能感觉到一股热流嗞地钻了进去,肚子立即感觉到膨胀和坠痛,大便的感觉立即袭来。我赶紧蹲在马桶上一泄千里。然后进行了第二次的灌肠,直到最后排出来的全部是清水为止。这时感觉整个人轻松和精神了许多,日久积蓄的宿便也被冲洗得干干净净。

扩肛的生涯正式开始了。一开始,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我用一根手指塞入肛门,遇到了强大的阻力,刚刚深入一个指节,便感觉到强烈的便意,括约肌的防御机制开始生效,将手指推出体外。我试着放松自己的肛门,试着让括约肌接纳这外来之物,在缓慢的抽插几次之后,肛门终于能够适应了异物的侵袭。我换用两根手指插入肛门,此时肛门不再那么紧张,适应两根手指之后,肛门也能完全地接受了。我开始考虑用一些其它的东西来代替手指。我找了整间屋子,唯一能够进行初期开发的工具只有一柄螺丝刀,刀柄的直径大约是2厘米多,我仔细冲洗干净刀柄,插入了肛门里,瞬间,一种难以言喻的酸痛感传来,肛门迫不及待地将刀柄推了出来,而且刀柄太涩了,插入的时候有些疼,我用润肤露涂抹了一下,又将刀柄塞了进去,强忍着不要排出来,在反复塞入几次之后,肛门终于不再抗拒,我捏着螺丝刀头缓慢地抽插,酸痛感渐渐消失,另一种奇妙的感觉让我的大脑眩晕,说不出来究竟是痛苦还是快感。肚子里一阵阵的便意,却什么都拉不出来,我以为我会在这种情况下射精,但却没有,一直玩到了双腿发软,我才把螺丝刀抽出来,上面布满了肠液。我冲洗了一下肛门,站了起来,只觉得双腿酸软,浑身都感到十分疲乏,便上床休息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感觉异常地饿,估计是灌肠的原因,把肠道里的所有的东西都清空了,同时觉得肛门有些肿胀,我用手摸了摸肛门,的确是肿了,紧紧关闭着,在几个小时前,它还能进入一根2厘米的东西,而现在估计插入一根手指都很困难。简单吃了点晚饭,冲凉之后还想继续开发,但胀痛的感觉让我感觉不到丝毫快感,就放弃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被性欲弄醒,鸡鸡高高的竖着,忍不住想打飞机,但想想还有更加刺激好玩的事情,肛门感觉似乎没那么肿了,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我又进了卫生间灌肠,干净了之后,这次直接塞的螺丝刀柄,酸痛的感觉更甚,我不得不把螺丝刀柄抽出来,用两根手指进行按摩,等适应了手指之后,再插入螺丝刀柄,感觉好多了。我蹲在地上,感觉螺丝刀柄已经无法满足我了,转悠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比这稍大的东西。抽插了一会,楼下居委会的人喊人下楼买菜(非典的时候都是统一把菜送到小区门口,然后我们再下去买)。

我穿上衣服跑下楼,刚走到堆在地上的那堆菜跟前,我一眼就发现了一堆黄瓜和茄子,那是一种细细的茄子,大概有3厘米左右粗细,当然也有更大的。我买了几根黄瓜,茄子则从小到大各买了一根,最大直径的估计有5厘米左右,在当时对我而言这实在太大了,我从没想到过会把这么大的东西塞到肛门里去。尽管不会有人怀疑一个男人买这些东西另有他用,但还是很心虚。为了掩人耳目,我又买了些其它的蔬菜和肉类,还去小卖部买了两瓶啤酒上了楼。

刚进屋,我迫不及待脱了衣服,将黄瓜和茄子冲洗干净,从小到大排列在地上。我挑了一根最细的黄瓜,把刺都给擦掉,抹了点润肤露,很轻松地就塞了进去,抽插几次,感觉肛门没啥感觉了,开始换了根粗一些的,实际上也粗不了多少,直到肛门能够适应最粗一根黄瓜的头部。我开始换茄子上场了。不得不说,茄子无论对女性还是男性都是个相当不错的自慰工具,表皮十分光滑,而且粗细由人,这些年以来茄子一直伴我左右。

最细的那根茄子大概3厘米直径,跟最粗的那根黄瓜差不多粗细,当然很不费力就插了进去,抽插了一会,换了另一根粗一些的茄子,比上一根粗了大概一圈,估计直径有3.5厘米,这次塞进去就比较困难,刚塞进去,括约肌就迫不及待地将它推了出来,跟随着强烈便意而来的是一种充实的饱胀感,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奇妙,也很兴奋。等到肛门能够完全适应这根茄子之后,我把目标转向了最粗的那根巨无霸,当然,这个尺寸对我现在来说是小cass。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它粗大得有些恐怖。我用沐浴露充分的润滑了之后,开始往肛门里塞,前面的尖头可以轻松的进去,但最粗的那段始终无法突破,因为实在是太疼了,是那种无法忍受的疼痛,当时我在想,是不是女人生孩子也像如此般的疼痛。我换了种办法,让肛门逐渐适应这个宽度,一点一点往里推,和括约肌的排斥力相抗衡,最后手都酸了也无法有更大的突破,我只好暂时休息一会。待到体力恢复时,我把茄子竖立起来,半蹲着往下坐,每次都卡在最宽处,那种疼痛让我想放弃,但是想想av里的那个女优,我咬着牙,一狠心坐了下去,这次茄子嗖地一下钻了进去,我疼得眼前一黑,同时看见一股尿从鸡鸡里喷了出来,我想那应该是前列腺液。我赶紧把茄子给抽了出来,肛门有种撕裂的疼痛,火辣辣的。我用手一摸,竟然流血了,我很惊恐,我不知道是不是戳伤了大肠还是肛门撕裂,用水冲洗了几次,没有血再流出,我放下了心,疲惫地躺到床上。

后来的两三天,肛门口十分肿胀,有些疼痛,我也没敢继续玩下去。怕伤口感染,还吃了两天的抗生素。现在想想当时还是急于冒进了点,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去挑战5厘米的确是让身体无法承受,所以后来每次挑战下一个级别都很小心。

又过了几天,小区还是没有解禁,有时候下楼不断听邻居们说我们这小区发现了几个非典患者,都人心惶惶的,防疫站的人几乎每天都来,让我们戴上口罩下楼,用一台红外仪器照射额头。公司先前打电话通知我们去上班,没过一会又打电话说让我们别去了,具体时间另行通知。日子还是很无聊。

有一天感觉最近肛门应该愈合了,又开始玩起老把戏。几天没弄肛门,它恢复了以前的紧致,又花费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达到了三厘米的水平,再大一些,肛门以前的伤口便会绽开,不是很疼,但令人不爽。玩来玩去也不敢挑战那根最粗的,虽然几天过去,它已经有些萎缩了,但粗大得依然令我心有余悸,虽然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能够达到那个尺寸,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整天老是玩那个3厘米的感觉很无趣。屋里遍寻不着过渡性尺寸的扩肛工具,很是沉闷,送来的菜里也找不到合适的茄子,不是太细了就是太粗了。

有一次下楼去小卖部买烟的时候,就不由自主地盯着那些圆柱体的瓶瓶罐罐去看,忖度着是否能够容纳下那个。我发现有一种小瓶子的儿童优酪乳相当理想,粗约3~4厘米左右,我立即买了两瓶回去。先喝完了它。用细茄子扩肛后,试着把瓶子插入肛门里,那种充实的感觉又回来了,这让人兴奋不已,我用手摸了摸肛门,没有流血,便放心地抽插了起来,我感觉大小刚好,能让肛门口有撑满的感觉,还不觉得疼。我甚至夹着它睡了一夜。肛门已经完全地适应了扩张,连续几天玩弄它都不会再肿胀,其间想尝试那根5厘米,还是未果,终于决定了放弃。

再过了两天,小区解禁了,公司通知我们回去上班,这个意外的假期总共持续了十二天。女友也回来跟我同居了,因为有了性伙伴,这个变态的念头逐渐逝去,有的时候上街买菜的时候,看到合适的茄子会有想法买回来,看看自己的肛门是否还能接受,但固定的性生活让我对暴菊失去了兴致,当然,同居也没有合适的机会,如果她知道我有这种变态的爱好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过了几个月,我跟女友分手了。有的时候能在网上搞个一夜情什么的,但始终没找到感觉合适的能在一起的女孩。性生活可以用饥一顿饱一顿来形容。有的时候一个月能上好几个,有的时候一两个月都没得手过。性压抑又让我对肛门跃跃欲试。

记得那是将至5月份,但天气依然不给力,室内温度只有十几度。我在卫生间里哆哆嗦嗦地灌肠,用手指简单扩张之后,把买好的优酪乳瓶子塞进去,我惊奇地发现,过了这么久,我还是能够轻松地把肛门扩张成这么大,而且似乎比以前延展性更好了。我决定继续开发下去。

我逛超市菜场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留心那些圆柱形的东西,尽管我知道有些东西我可能一辈子都装不进去,但还是买回去备用。灌肠扩肛几乎成为我每天晚上的必修课。过了5月,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光着身子灌肠也不觉得冷了,我开始系统地对肛门进行着训练。

因为有的东西是没法直接量出直径,我买了根皮尺,量出周长,按照周长进行排列。这样我就有了一整套的扩张工具。每次扩张的时候从小到大塞上一遍,觉得时机合适了,就进行挑战下一个尺寸的计划,每次挑战都让我感到疼痛,兴奋,当然,更多的还是快感。这次我很小心,绝不越级挑战,最终我的成绩停留在了6厘米瓶子瓶底的插入,工具是一个可口可乐的易拉罐,这个成绩我持续了好几年,一直到结婚以后。再往上就没有特别合适的工具了,啤酒瓶的底部是6.5厘米直径,虽然是仅仅5个毫米的差距,但那是好几个级别啊,以后每扩展1个毫米都要花上好几天时间。有的时候会买茄子回来,但不容易买到尺寸合适的茄子,大得太大,要不就略小了一些,我总不能带根皮尺一根根去量吧,而且买太多的茄子回来也没地方搁,回头让老婆看见再给烧吃了让人情何以堪啊。

我一直想挑战啤酒瓶的底部插入,但经过充分的润滑之后,它还是无法进入半分,我的骨盆阻挡了它的前进,如果没有不是因为瓶底太过平坦,我想我早就突破了这个瓶子了。我始终不懈地寻找着过渡性的工具。在淘宝里,我看到一家定制玻璃肛塞的厂家,于是跟掌柜的描述了我要的形状和尺寸,结果发过来一看简直失望透了。尺寸不达标,而且太长了,有一次夹着洗澡的时候没夹住,摔在地上碎成好几半。

其实扩肛最理想的应该是硅胶制品,比较柔软,而且尺寸更大一些都能接受,但无奈搜遍淘宝都没有这么巨型的型号。又过了一阵子,在网上看到有人发帖说买过一个特大号标称6.5的硅胶阳具,我跟其联系上,要了淘宝店铺地址,100多买了一个回来,结果也令人失望,用皮尺一量勉强只有6厘米,我十分轻松地就塞了进去,玩了几次之后觉得很没意思,还没有易拉罐有快感,况且这么大的一个玩意家里没地方放,怕老婆看见,所以只好给扔了。我觉得我可能再也无法将啤酒瓶塞进去了,alysha只能让我仰望了。

然而后来汇源推出了一款叫果汁果乐的饮料,让我终于成功突破了这个尺寸,并且往上扩张了好几个级别。那种瓶子底部小且圆滑,中间的肚子大,瓶口很细。我在超市里看到之后就拿在手里握了一下,给我的感觉是我不太可能给塞进去,我还是买了下来,回家量了一下周长,是23.5厘米,换算成直径应该是接近7.5厘米,我怀疑我是否能够装下它,不过我还是打算试试。

喝完之后,我把瓶子给藏了起来,有一天趁老婆周末加班,我开始灌肠,用易拉罐扩肛(我现在可以不用作任何准备工作就可以把易拉罐塞进去),用沐浴乳把肛门周围和饮料瓶进行了润滑,瓶底向上竖立在地上,坐着慢慢地往下蹲,我能感觉到已经快接近瓶子最宽的地方了,但肛门口并没有十分的紧张感似乎还仍有余地,不过骨盆两边紧紧夹住了瓶肚子,再往下一点,最宽的地方终于完全进入了,我感觉屁股下的骨盆骨头渐渐张开了,有些疼,但能够忍受,我一咬牙,顺利地把瓶子坐了进去,那种久违了的酸胀感又回来了,我十分享受这种感觉,但括约肌和腹腔极力地排斥它,我给抽了出来,休息了一下,继续插进去,反复几次之后,肛门终于适应了这个尺寸。我夹着这个瓶子走进厨房,拿了个啤酒瓶,清洗干净之后,底部向上坐了下去,肛门口的皮肤绷紧了,瓶底的边上有一圈凸起的小字让我觉得肛门口的皮肤有些疼,但也可以忍受,最终它顺利地突破了骨盆的限制,成功的进入了体内,充实的酸胀感觉使我眩晕,我抽了出来,然后再一次地插入进去,反复几次之后,当我觉得我能够承受了,我弯着腰扶着瓶子走进卧室,对着穿衣镜看到那只深绿色的瓶子把我的肛门扩大成一个巨大的圆,这种感觉真令人陶醉。

23.5厘米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不可能再超过它。因为我能感到瓶子紧紧地贴在我的骨盆骨头上摩擦。再大一些是压根不可能的事,除非没有骨头的限制。而且这个尺寸是在较软的饮料瓶子上体现的,塞进体内的时候,瓶子会被压缩略微变形以适应骨头的形状,如果是玻璃或者其它坚硬的东西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后记:可能很多人会问,这么弄肛门会不会松弛,关闭不严。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绝对不会。除非急功近利,造成了括约肌拉伤就很难说。至今我没发现有任何异样,包括受凉拉肚子都没有失禁的情况。至于扩肛这个爱好,我想还是因为性压抑的驱使。在有着正常性生活的情况下,我一般不会玩自己的菊花。目前对我而言也是,出差在外有时候会呆上半个月甚至更久,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一下情欲罢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