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老板小屄真好,我不嫌你老
老板小屄真好,我不嫌你老

我在一家公司给老板当文书,工作轻松,也有点小权,只是,老板是个女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单身女人。老板保养的很好,不说是看不出已过五十了。南方人,身材不超过一米六,不胖,体重一百一十二斤。胸部还是挺的,腰还是细的,臀还是园的,外表上还妩媚动人,透过领口还是会看到深深的乳沟的。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为老板服务,为她整理材料,为她上传下达,为她安排工作日程,有时也为她开车。老板对我不错,开会带我去,赴宴也带我去,出差更是要我陪她同行。开始一切都还正常,可是工作三个月以后,我就叉多了一项工作。

老板本来对我就很客气,总是笑迷迷的看我,说话也轻声巧语的从不大声。有时我没领会透她的意思自作主张的下派工作任务,她也不训斥我,只是叹口气说:“唉,你这孩子,尽给我惹麻烦。”那一次她带一道去南方谈了一笔大生意,签约以后对方设宴款待,平时她不大喝酒,都是我给她带喝的多,可是那次对方人多,我一人实在难以招架,她见我喝了不少就不要我带喝了,自己端了杯子回敬主人,一杯一杯的下肚,喝的脸红气喘了方才罢休。回房时她已脚步踉跄走不稳了,我扶着她都扶不住几乎是抱着拖着好费劲才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她便往床上一仰说:“别走,帮我将衣服脱了,我要冲凉。”

当时我楞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她看着我说:“楞着干吗,脱呀。”我实在有些难为情,她和我母亲是一辈的人了,虽然还有几分姿色,可是看着她我实在没有过任何邪念,现在她竟然要我替她脱衣服,这,要是年青女子我自然是求之不得,而她我却不好动手,不由得嗫嚅着说:“老板,你醉了,躺一会吧。”

“我没醉,谁说我醉了,当年闯天下我两斤白干不倒,现在还不倒,来,帮我脱了扶我去卫生间冲凉。”

没办法,看来是躲不掉了,只好上前扶起了她,帮她宽衣解带,天热单衣三两下就脱光了,脱去了胸罩乳房还是挺挺的,小内裤我没去脱,她自己脱去了,阴毛浓密,看到那里我竟然有了点反应,阴茎似乎有些冲动了。我扶着她走进了浴室,为她调好了水温,打开了淋浴。

她看着我说:“你也淋湿了,干脆也脱了,我们一道洗。”

“我等会回去洗。”

“别回去洗了,今晚你陪陪我,来吧,脱了,都是大人了谁还没见过呀,脱了我帮你洗,你帮我洗,快脱吧。”

说真的,想到她的年龄,我是没有关趣,可是摸着她的胴体却又有了性欲。她的肌肤洁白光滑,乳房还很有弹性,阴阜还鼓鼓的。她也在我身上抚摸着,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阴茎,阴茎在她手中变粗变硬。我们相互对视了几秒钟,匆匆擦干身体,她说:“又硬又粗,难受吧。”

“你呢?”

“我老了,几年没做过了,无所谓了。”

“是吗?不想了吗?”

“你要是难受,你就做吧,不嫌我老就来吧。”

还等什么呢,我立刻抱她上床,跪在了她的两腿之间,分开她双腿,扒开她小穴,手指在里面摸了一下也还湿湿的,于是挺着鸡鸡就往里插去。她的小穴竞然紧紧的将阴茎包裹着,我不由得兴奋起来,用力的往里插,她喊着:“轻点,轻点。”

可是我已经用力挤了进去,俯在她身上,一进一去的抽动起来。她双手搂着我的腰,我双手抱着她的头,她吐出红舌,我吻了上去。她身体开始扭动了,嘴里也发出了呻吟,我轻杵慢捣不下三百下,她终于紧紧的搂着我喊道:“快快快,我要来了。”

我一边加快了速度,一边问道:“操的快活吗?”

“快活。”

“想我操你吗?”

“想。”

“操死你。”

“操死我吧。”

她突然浑身颤抖,双腿紧紧的夹住了我的屁股,我更快的抽动,终于一股热流喷射进了她的子宫。我停止了抽动,俯在她身上一动也不动。她搂着我也不放松。

我吻着她问她:“压在你身上受得了吗?”

“就要你压。”

“不怕压死你呀?”

“压死算了,宝贝。”

这样搂着大约有十分钟,我才从她身上翻下来。她的手还没放开我说:“抱着我睡一会。”

“喊我老公,我就抱你睡。”

“老公,抱我。”

她在我怀里睡着了,我却睡不着,看着她我不由得感慨万分。我竟然操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而且还这么投入。五十多岁的女人了阴道还那么紧还那么润滑,乳房还这么挺,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说老实话,抱她操她和年轻女人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若被别人知道了要被戳脊梁骨呀,唉!做就做了吧,权当是工作,满足了她,她也不能亏待我,要让她离不开我就要玩的她开心,不顾那么多了,何况她也很好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便轻轻的玩她的乳房。她并没有睡着,在我轻轻的爱抚下睁开了眼睛,转边身来看着我吻我,小手已经抓住了我的阴茎抚摸。她说:“不嫌我老吗?”

我玩着她的乳房,吻着她说:“不,你很美,我好喜欢你。”

“真的吗,假话吧。”

“真的,我爱你,要你做我老婆。”

“呵呵,真会哄人开心,我高兴,老公。”

“老婆,你真的还很年青,皮肤这么光滑,乳房这么挺,尤其你的小穴还那么紧那么润滑,就像少女一样呢。”

“呵呵,我真的还有这么好呀。”

“真的,操了你才知道你的美妙,操了还想操。”

“呵呵,你真我开心,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从今天起我会让你天天开心的,我爱你。”

“宝贝,真会讨人喜欢。”

“你是我老婆,当然要讨你喜欢,不过,有时也会虐待你哟。”

“哦,老公要怎样虐待老婆呢?”

我的阴茎已经被她抚摸的发硬,性欲又起,我摸着她的小穴发现也有些湿润了,我知道她也想我操她,尤是,我决定彻底征服她,要她成为我的性奴。我坐了起来,将阴茎送到了她的嘴边说:“我要舔你小穴,也要你吃我鸡鸡。”

“这,脏呀。”

“我爱你就爱你的一切,不怕你脏。”

说着便俯下去分开她双腿,扒开她小穴去吻去舔。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里骚味浓浓,但我还是伸出舌尖舔进了她的阴道、尿道,阴蒂。

她从来没有过口交,从来没有人舔过她的小穴,被我这么一舔立刻颤抖起来。本来,她用手握着我的阴茎一直不放入口中,此时也伸出了舌尖在我龟头上舔食,渐渐地吞入了口中贪婪的吮吸着。我充分利用舌尖的功能刺激她的阴蒂,并伸出了一根手指深人她阴道中搅动,她淫水多了起来,身体抖了起来,嘴里含着我的阴茎进出套弄,喉咙里发出了呻吟声。我知道她这时巳临近高潮,舌尖加速了运动,终于,她浑身颤抖,我知道她高潮来临,于是急忙起身,从她口中抽出了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猛烈的抽动。我身子俯下去,她一把抱住了我吻着我说:“老公。”

“快活吗?”

“快活。”

“想我操你吗?”

“想,就想你操。”

“怕不怕我操死你。”

“不怕,操死算了。”

她在我猛烈的抽插中升天,我也在猛烈的抽插中爆发,终于风雨骤停,相拥着入眠。当我醒来时,看到她也醒了,她看着我,我看着她,又是一阵热吻,我的阴茎又勃起了,她抓往阴茎说:“大吊真厉害。”

这时天已亮了,我虽然还想操她,但我没操,而是吻着她的乳房直至小穴说:“小穴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