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都市激情  »  内衣
内衣
嘉美的诱惑内衣店在全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上。因为她的精心打理,她的内衣店经营得有条有理。每次和别人谈到有关于内衣的话题,嘉美总是说得头头是道,什么内衣穿起来性感之类,嘉美都是了如指掌,毕竟自己正在经营一家成功的内衣店,并且在谈吐中透露着嘉美对自己内衣店的自豪。

大约在六个月前,在离嘉美的诱惑内衣店不远的商业街的另一侧,开了一家名为情调的内衣店。这家内衣店的开张直接的对嘉美的内衣店造成了影响。一部分的客户转到了情调内衣店。在感到了竞争的压力后,嘉美知道了情调的店主是一名名叫翠西的女人。翠西是个十分性感的尤物,乌黑的秀发,姣好的面容,碧绿的双眸,高耸的双峰,翘臀以及修长的双腿注定了她走到哪里都是注目的焦点。她的出现,令嘉美体会到生意以及作为女人双重的嫉妒和出离的愤怒。

当然,嘉美也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可人儿,披肩的金发,深蓝色的美眸,同样性感的身材让人心神荡漾。

不久,两个性感的女人便了解了彼此,一方面她们会不断地通过各种方法打探对方的内衣店有什么自己店内没有的商品,以便随时更进。另一方面,促销成了另一种竞争手段。对于顾客,这种竞争是良性的,但对于两个美丽的内衣店店主,这样激烈的竞争直接加重了两人互相的憎恨。当她们有时得擦肩而过时,两人互相瞪视的眼神里充满了憎恨和厌恶,当然,最后总免不了互相冷笑一声以表示对对方的不屑。

出于情感的角度,两人都想表现得自己比对方更加性感,更加女人。她们的穿着越来越暴露,越来越性感。她们都想在身体的各个方面显现出对对方的优势,并且自己得穿着也比对方好看。而实际上,两个人的身材相貌都很相像,无论从各个角度都无法让人分辩哪一个更好一些。但是两个女人认为自己一定比对方更好一些,无论是从上的发型相貌还是到下的双腿及可爱的小脚。对自己的自信注定了这场竞争没有结局。这从每天两人坚挺得,仿佛互相挑衅的乳房就能看出来竞争的激烈。

一天早晨,嘉美在帮助一位客人挑选丝袜。客人在挑选过后,看了看价格便将丝袜放了下来,对嘉美说这双丝袜情调内衣店同样有售,她无法决定在那边买,还需要考虑,说完,便走出了内衣店。听到这里,嘉美压抑着的怒火迸发了出来,她将内衣店交给了她的雇员辛迪看管。穿着黑色的紧身短裙,红色蕾丝吊带衫,黑色吊带尼龙丝袜,一双黑色高跟凉拖踩着“哒哒哒”的声音向情调内衣店走去。

走到情调内衣店不远,她看到了刚才的那位客人刚刚从情调内衣店走出来,手里还拎着情调内衣店的购物袋。她怒气冲冲的走了进去,看见翠西正在整理丝袜的货架,嘉美双手叉腰,站到了翠西的身后,“我看见你刚刚卖掉了双丝袜。”听见嘉美的声音,翠西转过身来。她同样穿着黑色紧身短裙,黑色吊带丝袜,黑色高跟凉拖,只是蕾丝吊带衫是紫色。“是的,我刚刚卖出去一双,有什么问题吗?”“恩,看来是你欺骗了我的客人来你这里买这些劣质的丝袜。”嘉美说道,脸上的愤怒一览无余。

听嘉美说完,翠西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愤怒的表情“贱人,你凭什么说我卖的丝袜是劣质的!”幸好,当她们对话时,店里面没有人,不然这种针锋相对的气氛真得让人感到恐怖。

“你这里卖得所有内衣都是劣质的,尤其是你卖的丝袜。”嘉美继续说道。

翠西向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胸挤压在一起。翠西将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臀部,缓缓地抚摸着,“你用不着说这些废话,我的内衣比你卖得那些要好很多,随便看看就知道你卖的那些内衣比我差好多了。”翠西轻轻的说道。

“是吗?我怎么在这里只看到了一些垃圾而已呢?而且,好像就只有垃圾内衣而已。”嘉美说道,两人的脸贴得很近,两人均能感到对方说话时口中香甜的热气吹到自己的脸上。

“随便你,你这只是逞逞口舌而已。”“和我卖得内衣比,你卖得内衣差远了。”嘉美挑衅的说道。

“你是想试试看我的内衣比你的内衣到底好多少,是吗?”翠西不屑的说道。

“如果你想比比看的话,我倒是乐意奉陪。”“既然你是因为丝袜而来,那我们就比丝袜。”“那我们就比比你现在穿的丝袜和我现在穿的丝袜究竟哪一双更好些。”“好吧,我们就用自己的丝袜去摩擦对方的丝袜。”“你确定要这样做吗?我可是会让你输得很难堪哦。”“放心吧,我是不会输的。因为和你比起来,还是我和我的丝袜更性感一些。”“我可提醒过你了,不要等你的丝袜都扯碎了再哭鼻子啊。”“不会,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你的丝袜会被撕破呢。”“这只是你的奢望。”说完,嘉美将身子向前挺去,用自己的乳房用力的去挤压翠西的双乳,眼睛狠狠得瞪着翠西。翠西并没有后退,相反,她随着嘉美的用力挤压也用力的向嘉美顶去。她们身上红色和紫色的吊带衫夹在两人的乳房中间揉来挤去,斗在一起。

两个美女都将手放在各自的屁股上,用力的和对方挤压着胸部。她们没有任何言语,只是眼神互相瞪视,好像都想用眼神将自己愤怒的怒火烧到对方一般。

她们的大腿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从侧面看去,两人裙边的高度甚至丝袜蕾丝边口的高度都那么的一致。

慢慢的,翠西抬起了她的右腿,从外侧缠绕住嘉美的左腿,缓慢的用自己的丝袜右腿上下摩擦嘉美的丝袜左腿。伴随着每一次“沙沙”的摩擦声,两人的阴户便碰撞在一起。

没多久,翠西便停止了自己的挑衅动作,轮到了嘉美。嘉美同样抬起自己的丝袜右腿缠绕住翠西的丝袜左腿并开始了轻轻的摩擦。

如果仅凭此时此刻两位美女的动作来看,一定会以为这只是两位美女同性恋之间暧昧的互相用丝袜脚挑逗的游戏。但伴随着丝袜间互相摩擦的性感的“沙沙”声的却是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狠狠的对视,只有从两人互相仇视的表情中才能知道,这是一场残酷的丝袜竞争。

挑衅过后,嘉美将丝袜腿放了下来,将右腿挤进了翠西的两腿之间。同时,翠西也同样伸出自己的右腿挤入嘉美的两腿间,两人的阴部紧紧地贴在了对方的大腿上。

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同时将身体慢慢下降,然后又慢慢的站直。两人之间的每个来回,两双丝袜便狠狠地摩擦在一起,尼龙丝袜之间摩擦的声音充斥了之间安静的内衣店。她们的阴部时不时碰撞在一起,胸部不停的相互挤压。伴随着这种争斗的舞蹈之中,两位紧紧纠缠在一起的美女互相仇恨的脸上渐渐泛起了阵阵的红晕。

这时,两个女人听到门外好像有客人要进来,两人急忙将对方推开。但分开后两人马上又站在了一起。渐渐的,门外的声音走远了,但两人都知道了这个时间并且这个场所并不适合解决两人之间的问题,她们只是互相用右手绕到对方身后,揪住对方的头发。

“记住,我们之间还没有完,贱人。”翠西说道。

“早晚我要和你做个了断,骚货。”嘉美说道。

说完,两人便分了开来。嘉美转身走出了翠西的内衣店。

当她回到自己的内衣店后,她的脑海中满是翠西的身影。嘉美想了无数种战胜翠西后并且蹂躏翠西的景象。但是,刚刚发生的丝袜事件因为并没有分出谁更好一些还是让嘉美感到一丝的嫉妒。毕竟,嘉美并不认为有人能和她一样充满着女人的性感,但现在,翠西却做为这样的女人站在了她的面前。

转眼到了中午,嘉美再次将内衣店交给辛迪后,来到位于商业街中心的美食中心,她依照自己以往的惯例点了杯黑咖啡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慢慢得品着咖啡。

突然她看到翠西端着咖啡走了过来。她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不好意思,我好像没有让你坐在这里吧。”嘉美说道。

“我只是想来探望探望你,看看你的腿有没有被我蹭坏啊。”翠西笑道。

“我倒没什么,只是看到你的腿好像被我擦得走路都不稳了啊。”嘉美还了翠西一个微笑。

说道这里,两人的视线便从对方的脸上透过透明的圆桌转移到了桌下两名性感尤物的双腿上。

示威似的,嘉美将自己的丝袜右腿优雅的翘到了自己的丝袜左腿上,来回的摆动,仿佛炫耀自己的腿有多么诱人一般。

同样的,翠西也将自己的丝袜右腿搭在了自己的丝袜左腿上来回摆动起来,她的腿简直和嘉美的腿同样诱人。

两人的眼神集中到了双方的右脚上,因为双方的右腿都在来回得摇摆,所以每一次的摇摆都造成两只同样性感得穿着高跟凉拖的右脚的碰撞。虽然都没有太用力。但是经过几次碰撞后两人都隐约觉得脚踝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

“我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了。”翠西张口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嘉美说道。

“你有什么解决问题的好的建议吗?”翠西问道。

“我觉得,既然你我都认为自己比对方更好,那么我们不如就来次各方面的比较,看看谁是更性感的女人。”嘉美提议。

两人的右脚已经紧紧贴在了一起,脚踝硌着脚踝,两人都感到了疼,索性你贴着我,我贴着你。

“这个主意很好,但是我想加一点,输的人就要走得远远的,不能再干扰对方的生意。”翠西补充道。

这时,两人开始用自己的脚踝摩擦对方的脚踝,互硌的痛楚让双方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但是不服输的性格又促使两人更加用力的让对方感到更加的疼痛。

“就这么说定好了,我们就在这个商业街的酒店里解决问题好了。”嘉美说。

“就在那里好了,6点怎么样?”翠西说。

“我已经等不及要看到你输的样子了,然后我会好好的惩罚你呦。”说完,嘉美分开了两人粘在一起的右脚,用高跟凉拖露出的脚趾去顶翠西的脚趾。

“先别这么肯定,因为我感觉要受到惩罚的人会是你哦。”随即,翠西也开始在脚趾上用力,和嘉美的脚趾顶在了一起。

两人的脚都在加力,因为力量的关系,两人的右脚都颤颤巍巍的向上抬起,两人的高跟凉拖得鞋底便从头到鞋跟都贴到了一起。两个女人都想要将对方的脚给顶回去,但无论用多大的力,两人都无法推过对方的脚,颤抖中,两人的额头都见了汗。

过了一会儿,两人用力一蹬,分开了双脚。嘉美站了起来,对翠西说,“今晚见。”翠西也站了起来,对嘉美微微一笑,走开了。

这天的下午,对两个女人来讲都很漫长。

还不到6点,翠西便来到酒店订了房间。她先进了房间,将房间调到了一个合适的有点温暖的温度,便下楼坐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等着嘉美的到来。

不一会儿,嘉美便走了进来,翠西迎了上去,“还蛮守时嘛,刚刚我还在担心你害怕不敢来了呢。”“我怎么会错过这么好的一个让你认清楚谁是更好的女人的机会呢?”说罢,嘉美便随着翠西上了电梯,走进了房间。

“开始吧。”翠西边说,边走到了床的一边,开始扭动自己的蛮腰,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来吧。”嘉美说罢也走到了床的另一侧,做着和翠西一样的动作。

两个女人踩着猫步,绕过床,面对面站到了一起。两人伸出双手,搂住对方的蛮腰,轻轻的上下浮动,慢慢的双手划到对方的双乳上,灵巧的揉搓。没多久,两对乳头便变得坚挺硬了起来。两人抬起头,看着对方因为受到刺激而微微泛红的俏脸,一股嫉妒感油然而生,两人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眼里充满了仇恨。

这时,翠西将两手按在了嘉美的双臀上,使劲地捏起嘉美的翘臀。当然翠西自己的翘臀也无可避免的受到了嘉美双手的揉捏。两个美女的身体紧紧地挤压在一起,各自的手放在对方的臀上,胸部用力的顶着对方。两人顶得汗流浃背也无法将对方挤开,只有闭着眼抿着嘴用力的挤压。

见这样的比拼无法分出胜负,嘉美便搂住翠西的腰,抬起自己的丝袜右腿,缠绕住翠西的丝袜左腿,继续上午对翠西的丝袜左腿的摩擦。

翠西见状,也搂住了嘉美的腰,抬起自己的丝袜右腿,缠绕住嘉美的丝袜左腿,也继续摩擦起嘉美的丝袜左腿。

两人的丝袜右腿都在上下摩擦着对方的丝袜左腿。和上午那次比试不同的是,这次两人上下摩擦的速度更快,更加用力。丝袜的“沙沙”声不绝于耳。

左腿不断的受到摩擦的刺激,右腿又过度的用力,渐渐的,两人都感到了腿部的疲劳,就连站都站不稳了。两个美女摇摇晃晃的摩擦了没多久,便你揪着我的头发,我揪着你的头发,笨拙的倒在了床上。

没有了站立的约束,两人便都伸出了双腿,你擦我的丝袜腿,我擦你的丝袜腿,一时间两双丝袜腿你来我往,互相擦来擦去不亦乐乎。

而手上也没有闲着,双手用力揪住对方的头发。两个性感女人面对着面,呲着牙咧着嘴,恶狠狠的瞪着对方,晶莹剔透的汗水却从额头中不断的冒出来。

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翠西松开一只揪着嘉美头发的手,扒到了嘉美的吊带衫,她用力一扯,便将嘉美的红色吊带衫扯坏。嘉美看见自己的衣服被翠西扯坏,也生气地将翠西的紫色吊带衫扯破。

这时,两人已经顾不上丝袜腿的摩擦竞争了,她们用力的推开对方,怒气冲冲的面对面的坐在了床上。既然衣服都已经被扯坏,两人索性都脱掉了破损的吊带衫,嘉美的红色花边胸罩和翠西的紫色花边胸罩展现在对方面前,两人看着对方性感的乳房和诱人的乳沟,都感到惊奇,但是好胜的两位美女仍认为自己会更好一些,尤其是在竞争过程中,更不能服输,于是,两人都向对方的双乳投以不屑的眼光。

“就你那可怜的小乳房还想和我的比吗?”嘉美说道。

“我的乳房可比你那干瘪的乳房强多了。”翠西说道。

说完,两人便挺起了乳房和对方的乳房撞在了一起,猛烈的,一次又一次的对撞令两人的乳头更加兴奋,甚至隔着红色和紫色的花边胸罩都能清楚地看见乳头硬起来的形状。

看到这种情况,嘉美伸手揪住了翠西的胸罩,用力的拉了起来。见到嘉美的举动,翠西也报复的揪住嘉美的胸罩用力的拉扯。两个女人都拼命的撕扯,想将对方的胸罩扯坏扯掉。

两人跌跌撞撞的在床上跪着挪来挪去,面红耳赤的撕着对方已经褪到腰间的胸罩。

在僵持中,嘉美又一次的用力一扯,翠西的紫色花边胸罩从后面的挂钩开始断掉,露出了翠西坚挺的双乳。

“看,和我说的一样,你卖的内衣都只是些垃圾。”嘉美晃了晃手中翠西的紫色花边内衣便将它扔下了床。

这时,翠西也用力一拽嘉美腰间的红色花边内衣,内衣也被扯掉了下来。

翠西同样晃了晃便扔掉了嘉美的红色花边内衣,“看来你卖的内衣才是些垃圾吧。”两位性感美人仍然面对面的跪在床上,她们同时缓缓用穿着黑色丝袜腿的膝盖向对方挪去,两具性感的酮体,两对丰满的乳房又一次的慢慢地贴在了一起,两对乳头就像挑衅一般互相挺立着,碰到了一起,使两个女人感到一阵酥麻。

“哦~~~~~~”“啊~~~~~~”“你的乳头很挺呀,不过一会儿就会被我的乳头弄弯的。”嘉美说。

“不会的,虽然你的乳头也很翘,不过一会儿变弯的还会是你的。”翠西说。

两人慢慢的错开了身子,将身子从一侧挪到另一侧,用自己的乳头来回拨动对方的乳头。每次伴随着自己乳头拨动对方乳头的除了两人乳头相互撩拨,使乳头略微弯曲又弹回之外,还有每次拨动给两人带来的刺激的颤抖。

“嗯~~~~~~你的乳头被我拨弯了~哦~~~~~~”“哦~~~~~~你的乳头才被拨弯了~嗯~~~~~~”见这样仍然分不出胜负,两个美女放弃了这种斗法,两人微微的分开身体,猛地将乳头撞在一起,砰,砰,一下,一下,在一波波的浪叫声中,两人感到了疼痛,但是对对方的憎恶使她们继续着这样的斗争。

在最后一次互撞后,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乳头贴在一起,微微向上弯曲,乳房互相挤在一起,分不出到底谁挤谁更多一些。

两人额头顶在一起,眼角泛着些许的泪花,狠狠地盯着对方,樱唇微张哈哈地喘着气。

翠西将手伸了下去,拉开了嘉美的裙子的拉链,她将嘉美的短裙拉下,用力的拍起嘉美的阴户。

受到刺激,嘉美尖叫伸出双手,用力捏翠西的乳房,翠西疼得大叫,推开了嘉美。

两个女人分了开来,坐在床得两边,侧着身子喘着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多说话,便站了起来,褪下了短裙,又一次绕过床,黑丝袜脚尖碰着黑丝袜脚尖,面对面站到了一起。

这时的嘉美,身上只剩下了红色内裤,红色束腰吊带,黑色丝袜和高跟凉拖。

而翠西,则是紫色的内裤,紫色束腰吊带,黑色丝袜和高跟凉拖。

两个美女只穿着内裤,束腰,丝袜,高跟凉拖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两人伸出双手,手指互相用力扣住了对方的手指,想在力量上战胜对方。缓缓地,两人的手臂抬过了头顶,两人手指互扣,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紧紧地贴在一起。

两人鼻子用力的定在一起,眼睛狠狠的对视,胸部挤压在一起,下体也顶撞在一起。

两个性感尤物渐渐都没有了力气,只好你瞪着我,我瞪着你,两张嘴几乎碰到了一起。两人香汗淋淋,口中喘着着气扑打在对方的脸上和嘴中。

嘉美又一次松开了手,将双臂紧紧锁住了翠西的腰。没有办法,翠西也用双臂锁住嘉美的腰,两人头搭在对方的肩头,在房间里转起了圈,高跟鞋发出凌乱的“哒哒”的声音。

“你已经没有力气了,快点认输吧,贱人!”“你才快不行了,快点求饶吧,骚货!”两人尖叫着咒骂着对方。

两个女人都在对方身后摸到了对方的头发,于是便用力的揪扯起来,同样,乳房不断的撞在一起。一时间,两人各方面的斗争使两人全身香汗尽泄,痛哭声,叫嚷声,呻吟声,谩骂声不绝于耳。

两双性感的丝袜腿再一次斗在了一起。两人同时伸出自己的右腿插入对方双腿之间,用大腿推磨对方的阴部。不断来自下体的刺激使得两人颤抖不断。

在一次剧烈的颤抖后,两人互相的推开了对方,气喘吁吁的看着自己的对手。

这时,嘉美看见翠西的内裤湿掉了一片,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裤,同样大片的潮湿。她抬头看了看翠西,显然,翠西也发现了这样的状况。

“不好意思,我的妹妹把你的内裤弄湿掉了。”嘉美说道。

“好像不是这样,是我的妹妹弄湿了你的内裤。”翠西说道。

“我的小妹妹已经很湿润了,不像你那个干瘪的小骚逼。”嘉美说。

“我会让你看看我的小妹妹比你的小骚穴湿润多了。”翠西说。

两人又针锋相对的面对面站到了一起。翠西用双手按到嘉美的屁股上,用力的将自己的阴部顶向嘉美的阴部,撞得嘉美浪叫了一声出来。

嘉美不甘示弱,同样按住翠西的屁股,将自己的阴部顶向翠西的阴部,也同样引来了翠西的一声浪叫。

两人就这样互相用自己的阴部和对方的阴部对撞。额头顶着额头,眼睛死死盯着对方的眼睛,任凭香汗流过自己和对方的脸颊。两人的丝袜腿也紧紧贴在一起,带动着每一次阴部的对撞。紫色和红色的花边内裤斗在了一起,一次又一次的相撞让两人的内裤潮湿的面积渐渐的扩大。

“贱人,敢不敢脱掉内裤再比。”嘉美问道。

“就怕你不敢,骚货。”翠西答道。

两个美女分了开了,将混杂着汗水和淫液的内裤脱掉,甩在了一边。

嘉美松开了自己前边的两条红色丝袜吊袜带,“你敢不敢将我们的吊袜带夹到对方的丝袜上,这样我就不会担心我的妹妹欺负你妹妹的时候你逃跑掉了。”“你一定会为这个提议后悔的,因为我的妹妹会好好的招待你妹妹的。”翠西说完,便也将夹在自己两条丝袜上的两条紫色吊袜带解开。两个女人互相走近,将自己的吊袜带夹在了自己的仇人的丝袜上,这样,两个女人自己的丝袜上夹着另一个女人的吊袜带,就算想分开也分不开了。

两人又一次的紧搂在一起,用自己的乳房努力挤压着对手的乳房,阴部面对面的直接碰撞,一下一下用力的互顶。

渐渐地,两人互相仇视的眼神里显出了迷乱,并流露出痛苦的表情。两个女人的对撞幅度越来越小,速度也越来越慢。但是两人的淫水却不断地从自己的小穴中涌出,两人的阴毛也在不停的直接冲突中缠绕在了一起。本来嘉美和翠西都认为可以很轻易的驯服对方,可现在的画面却是两个除了丝袜以外几乎一丝不挂的美女头发散乱地纠缠在一起,从表情上来看,只有相互间互相消耗的痛苦与无奈。不断地丝袜摩擦丝袜发出性感的“沙沙”声似乎在两个女人的脑海中也散发着无可奈何,成为无休止的斗争的伴奏音。

一次对撞之后,两人的丝袜腿一软,两具美丽的酮体便同时倒在床上。

在床上,两个女人都想占据主动,两人双手紧扣,搂抱着翻滚了起来。几个回合过后,翠西翻到了上面讲嘉美压在身下,狠狠地用自己的阴户撞击嘉美的阴户,撞得嘉美哭叫连连,高潮连连,几乎昏了过去。但是在阴户攻击中翠西也很不好受,极度的酸麻感刺激着翠西,翠西也哭出了声来,动作也慢了下来,自己也来了高潮。

看到这个机会,嘉美奋力翻身,将翠西压在了身下,哭着忍受着来自自己下体的刺激重复着翠西刚才的攻击。这次轮到了翠西的阴户被嘉美的阴户攻击,一波波的刺激令嘉美哭叫出来,时不时被刺激得白眼直翻,高潮不断。

嘉美也到了高潮,软在了翠西的身上。翠西艰难地将嘉美推到自己身侧,但因为两人的丝袜和对方的吊袜带连在一起,带着两人不得不侧身面对着面躺在床上,满含泪水的深蓝色的眼睛和同样泪水饱含的碧绿的眼睛仍然锁在一起。

“你这骚女人的小骚逼不行了吧。”嘉美说。

“你这贱女人的小骚穴才不行呢。”翠西说。

两个女人费力将自己夹在对方丝袜上的自己的吊袜带解开,又艰难的扭动身体,两人侧着身躺到对方的阴部面前,看到对方淫水泛滥的阴部,不由得轻轻用舌头舔了过去。

两个女人双手抱住对方的两条丝袜长腿,而丝袜长腿也紧紧夹住了双方正在互相吮吸对方阴部的头。两条香舌不断地舔舐着对方的阴蒂、阴阜,并时不时地吮吸,用牙轻咬对方的阴唇。强烈的快感让两人的快感不住攀升,娇身乱颤。两人的小穴淫水不住的外流,两人又将香舌伸入小穴,旋转蠕动起来。在这种敏感的刺激下,两人又同时到了高潮。

两个女人坐了起来。嘉美和翠西慢慢挪近,张开自己性感的丝袜双腿,和对方交叉着,两个潮湿肿大的阴部又贴到了一起。两人抱在一起,又开始了对撞,一次次的对撞带着两人流出的淫水发出“啪啪”的声音。两人的阴部分分合合,合在一起便粘在一起,分开时条条淫丝连着两人的阴部。

翠西将出舌头伸向嘉美,嘉美同样张口伸出舌头,两人舌头搅在一起,不停的纠缠。渐渐,两人的嘴唇封在了一起,舌头在对方口中蠕动。两人从嗓子发出“嗯嗯”的呻吟声,口水则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连续的阴部撞击让两个女人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在最后一次同时的高潮之后,嘉美和翠西都彻底瘫倒在床上。

嘉美和翠西都知道没有分出胜负,但自己也没有了力量去战胜对方,两个女人只能侧身躺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用自己的丝袜腿蹭蹭另一个女人的丝袜腿,不痛不痒地对撞下仍然贴在一起的阴部。

床单已经被两个披头散发的性感美女的汗水和阴液沁湿。

嘉美和翠西侧身躺着,汗水直流,无力的喘着气,喘气声夹杂着哭泣的喘息,两人盯着对方,同时抽涕着说道:“我……恨你!”1835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