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
水泊巾帼劫之--扈三娘


读过《水浒》的没有不知道《宋公明三打祝家庄》的,自然也不会不知道水泊梁山有位女将名唤「一丈青」扈三娘。人人都知道她容貌俊美,武艺高强,却不知她高在何处,又为什麽叫个「一丈青」。

过去练武的跑江湖,都知道三种人不能招惹,一是出家人,二是小孩,三是女人,为什麽?出家人大都练过法术,凡夫俗子可承受不起;小孩和女人都是弱者,体力无论如何比不上成年男子,然则他们凭什麽走江湖,都是因为他们身怀异样绝技,或善用毒,或善用暗器。这扈三娘便是善使暗器,要论起扈三娘的武功,在三女将中比不过孙二娘,更不用说同其他男性好汉比,如果不是当初王英看上她,必要活捉,不肯下狠手,扈三娘也未必捉得住他。

那麽扈三娘的成名暗器是什麽呢,有三桩暗器,一是红绒套索,上面满布铁钩,套上就解不下来,二是飞镖,这两件暗器多数人都知道,最後一件知道的却不多,那便是她这「一丈青」绰号的由来。原来,扈三娘有个与众不同之处,便是长的一头好长发,一般人的头发好也不过及膝而已,扈三娘的头发却有丈二长短,因此叫做「一丈青」。有了这头秀发,扈三娘便练就了一门绝技,她将长发编成一条大辫子,散开的辫梢中暗藏了一支柳叶钢镖,与人打斗之时,抽冷子一摆头,将发辫甩起,向对手要害处扫来,一般人不知就里,根本就不会躲闪,从而着了她的道儿。

但说来说去,这暗器毕竟是外门功夫,所以必须藏而不露,一但露了底细,就不灵光了,可如果扈三娘练这些暗器单为防身也便罢了,一但作了将军,上了战场,所有的绝技就都得使出来,自然也就无密可保,人家有了准备,那威力也就差多了,扈三娘便是这样送了命。

却说宋江奉旨征讨方腊,前面的仗不必细表,两家都是颇有实力的义军,打起来当然是两败俱伤,虽然优势仍在宋江一边,却也损兵折将,狼狈不堪。看看打到乌龙岭,此乃方宋两家的决战之地,杀得更是天昏地暗。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探兵来报,说方腊大将方冕领兵自襄桓向宋军侧翼杀来,宋江急派矮脚虎王英夫妇领兵迎敌。

兵法有云:「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这方冕是方腊的弟弟,在方腊义军中算得上是第一条好汉,除了玉麒麟卢俊义,梁山众将中也无人是其敌手,王英一个酒色之徒,如何抵敌得住。这其中的原因,一是方腊兴兵之时,未逢敌手,所以攻城破寨,阵前斩将都是其子方天定出面,方冕被雪藏起来,很少有人知道他才是方腊军中第一人;其二是乌龙岭战事吃紧,战线拉得很长,卢俊义和五虎将都各挡一面,紧切抽不出来,只得从预备队中派了王英夫妻迎战方冕。

王英其人武艺不怎麽样,却目空一切,好大喜功,到得阵前,不问好歹便拍马迎敌,可他的功夫哪及方冕一半,只一合便被斩於阵前。一丈青扈三娘本不是粗心之人,知方冕厉害就应及早结阵,以弓箭射住要道,不让方冕增援乌龙岭就是,但王英一死,她便乱了方寸,只想着给丈夫报仇,全忘了自己的武艺不过与王英半斤八两,急忙拍马出阵,舞双刀来战方冕。

方冕也是酒色君子,见对面「一丈青」生得美貌,便有活擒之心,所以两马相交,方冕有千百机会杀死对手都有意放弃了,一心只想将其活捉。扈三娘何等样人,怎会看不出来,实际上,扈三娘历来出马,对手都因其美貌而不忍杀之,也就给了她使用暗器的机会。

见方冕勇猛,自己不是对手,「一丈青」虚晃一刀,拨马便走,嘴里娇斥叫道:「方冕,你好生厉害,我走了,休要来赶!」座下马却不真走。方冕心想:「你想用暗器,我岂不知,且看我擒你!」随後赶来。看看追得切近,扈三娘将两口刀都持在得胜钩上,左手囊中摸出三支钢镖,右手却把套索取在手上。将柳腰一扭,道声「看镖!」左手三只镖先去,上面两只打眼,下面一只直取咽喉,果然厉害。

但只见方冕身不动,头不摇,手中大刀立着一拨:「开!」三支镖一齐被打落地上。此时,扈三娘右手的套索又到了。那套索是红绒绳制成,一端有套套住手腕,另一端形成一个活套,飞起来将人套住,上面有十数把带倒剌的钢钩,套索一收,钢钩挂住衣甲皮肉,便再摘不下来。套索与钢镖先後打出,少有不见效的,偏偏对方冕就是无用,只见还是那把大刀一摆,从套索中穿将进去一抖,套索尽缠在刀杆上,再向怀中一扯,扈三娘女流之辈,论力量怎麽比得过方冕,套索另一端套在手腕上,急切间又松不开,人便被扯得一歪,险些掉下马来,双手将马鞍桥抓住了,紧夹座骑,想藉着马的力量稳住身体,一边抢回套索,一边好用自己的救命暗器--「一丈青发镖」。

却说方冕接住「一丈青」套索,一边紧摧座骑赶上来,一边把刀挂好,用手抓着套索倒了几把,离扈三娘还有丈二远近。扈三娘觑得准了,将头一摆,一条大辫子象怪蟒一般望方冕咽喉扫来,一般情况下,人们都不会认为这是暗器,所以也不会注意。但扈三娘这发镖用得多了,江湖上出了名,人家还能不防备吗?

武艺差一些的可能是手脚慢,想躲躲不开,方冕何等英雄,自然不会上当,见发梢扫到,身子向後一仰,躲过这一击,却腾出一只手将那辫子抓住。

这一回扈三娘可惨了,辫子一被抓住,头就叫人家控制住了,套索又在人家手中,却是控制了自己右手,迫使她只能抓牢马鞍硬挺着,因为一松手人就会被人家从马上扯下去。若是平时,後面有梁山押阵的好汉,可以飞马来救,此时後面无人可用,心里又是恐惧又是绝望。方冕飞马赶到近前,仍然紧扯着套索不让扈三娘腾出手来取刀,却将那紧抓着的辫子松开些一抖,便在扈三娘颈上缠了一圈,然後一拉。扈三娘脖子上一紧,立刻感到了窒息,眼前金灯乱闪,手上便松了,却被已经赶到身边的方冕拦腰一抱,连两手抱住,擒过马来,那样子倒不像阵前擒将,活生生便是草原上抢亲的一般。

主将一死一擒,不等方冕挥军来杀,宋军便一轰而散,跑得不见踪影。

方冕将扈三娘面朝下按在马背上,自己两脚甩脱马镫,一腿压住「一丈青」

的双腿,一腿压住她的脖子,使她只能弯着身子紧贴着马身子,自己却将她两只手强拉过背後放在臀儿上,就用她的套索三缠两缠捆了。再放开自己的一条腿,伸手捞住那一双窄窄金莲,拉过来绳子一套,把个美貌女将军捆了个「四马倒躜蹄」。这才重新添镫坐稳,引军回营。

到得营中,方冕命将扈三娘打了囚车送回襄桓城中,然後生火造饭,准备先往乌龙岭增援,却有探马报来,说乌龙岭已被宋江攻陷,方冕救援已无意义,急忙引军退回襄桓。一边派人去方腊处报斩王英、擒扈三娘之功,一边候方腊将令再行定夺。

不一日方腊令到,说襄桓重地,不可有失,命方冕固守襄桓,并将扈三娘就地正法,以报阵亡众将士之仇。

说过,这方冕和王英一样,也不是个什麽柳下惠,见了扈三娘美貌,早有不良之心,何况梁山与方腊过去同为绿林豪杰,却帮着朝廷戗害同道,这是最为江湖中人所不容的,所以无论用什麽手段报复,都不会招来江湖非议。

方冕命人将一丈青从牢中提出,即刻升帐。那扈三娘虽是被擒,却天生豪杰性子,五花大绑着,还立而不跪。方冕也不恼她,因为他并不是提她来审讯的,而是提她出来处死的。

「一丈青,今天被本王擒了,你服也不服。」

「只怪我技不如人,要怎麽样随便你吧。」

「随便?好。久闻一丈青有闭月羞花之貌,今天一见,果然不错。我家皇上已然降旨,要将你碎屍万段,不过行刑之前,我倒要好生享用享用这天下知名的一丈青。」

「呸!淫贼,你敢!」

「你落在我手里,有什麽不敢?」

「淫贼你休想,我一丈青誓死不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