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我的故事——自缚与被缚
我的故事——自缚与被缚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SM的。我在小学时就喜欢把腿紧紧夹住走路,或 者憋好长时间尿然后让它倾泻而出,对我来说有着不可思议的一种快感。现在想 想,我确实是一个性早熟的孩子吧。

上了大学以后我谈了恋爱。男朋友叫扬,他介绍我去了黄色网站。有次无意 识的浏览,我终于知道了SM是什么。我被那些捆绑着的图片深深迷恋着。我觉 得如果我的身体被那些绳索缠绕的话,如果我的嘴被那些各种各样的堵口物塞住 的话,我的无助和柔弱会多么的强烈!而我又是多么的喜欢这种感觉啊!

我不敢告诉扬我的这些感受。我怕他把我当作不正常的人看待。所以我只有 选择自我束缚。和那些别的帖子中提到的精妙的手铐塞口球高跟鞋不同,我只是 个学生,没那么多钱买这些奢侈品,更不好意思买。所以我的自我束缚,多半是 寻找手边的一切进行自我束缚。如果拍图的话,也许没有那种专业的图片所具有 的淫靡的美感。但对我来说,自我束缚的我是看不见自己的,所以我使用一切可 以使我能够产生受虐快感的物品。

我的自我束缚一般在假期的家中。我的父母工作很忙,经常几天都不见人影。 所以我可以放心地在家里进行自虐。大一的暑假又来临了,一个下午,我迫不及 待地赶回了家。父母又去出差了。我放心大胆地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准备自缚。我 非常喜欢被捆绑和被堵口。这两种虐待方式常常让我有着无法自拔的快感。尤其 是关于脸部的虐待,我非常喜欢,在看了越来越多的SM图片和小说后,我的自 虐也越来越专业和深刻。

现在是一个无人的盛夏午后。我把家里的窗帘统统拉上。然后到自己的房间, 取出藏在衣柜里的东西,几条长短不一,粗细不同的绳子,几条皮筋,几把发夹, 一堆棉布条,一个用来晒裤子的那种活动晾衣架。几只小锁。

我三下五除二将衣服脱了个精光。我不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但是身材和乳 房是非常出众的。我的两个乳房大而且坚挺。是饱满的梨形。这样说自己很不好 意思,反正我是自己虐待自己,也无所谓身材则呢怎么样了。

我拿出一条小指粗约两米的绳子,先仔细的将胸部绑好。绑成米字形。我的 乳房和乳头都因为绳子的原因而突了出来。看着她们最先受虐的样子,我不禁狠 狠地抓住她们,模仿着S主人的口吻说:「等会有你们好受的!贱奴隶!」

我颤抖着又用一条同样的绳子做成丁字裤将阴部捆好。当然,在阴蒂与菊花 穴那里,我狠狠地打了两个结。

做完这一切以后,我蹒跚着度到镜子前欣赏自己的身体。在绳子的衬托下, 我的身体有一种蛊惑般淫靡的美感。这两样东西,我会一直保留到我不想再自缚 为止。

接下来是我中意的口部。我会在自己的嘴里填上很多东西,也会在嘴唇间勒 上很多东西,而不是仅仅一个塞口球就可以满足我的。

我先含了一把樱桃,连核在内。然后塞进一条小毛巾,狠狠地将毛巾全部塞 进嘴里。这时候我的嘴里在镜子前看来已经鼓鼓的了。而樱桃已经被我推到了喉 咙。话肯定是说不出来了。我试着发出声音。「呜呜」的声音使我有了虐待自己 的新动力。我就喜欢看自己被自己整的无助痛苦。呵,你这个变态的女孩!

做好这些。我开始安置我准备的几把小锁的钥匙。锁嘴的钥匙我放在了我的 抽屉里。抽屉上了锁,钥匙放在里床与墙的一个狭缝中,在被反绑双手的情况下, 我要将我的整个身体都挤进那条缝才可以拿到。那串钥匙不仅有我抽屉的,还有 厕所的,因为我把锁手的钥匙放在了厕所的浴缸里。下面是我要取出钥匙的步骤: 我要先从床缝里取出厕所的钥匙,接着在浴缸里拿到锁手的钥匙,然后在双手被 解缚的情况下才可以将嘴部释放。

放钥匙的时候我的嘴里塞着樱桃与毛巾,身上有两条绳子将我的敏感地位紧 紧缠绕。不过我可以承受,对于一个自缚老手来说,这些并不算什么,我还应该 在自己身上多放一些使我痛苦的器具。

我在两条皮筋上栓上细线,这种细线是钓鱼用的尼龙线,虽然细,但是轻易 不会断。我把皮筋系上两个乳头,两个乳头在绳子的捆绑下早已挺立,将皮筋栓 上并不是困难的事,为了防止皮筋在我的挣扎中滑落,我用夹头发的那种黑色发 夹斜着、横着以及竖着将乳头和皮筋固定好。这时候乳头的痛意已经开始隐隐传 来了。但是还是不够的。为了让我的乳头能够承受长时间的受虐。我将最痛苦的 一步留到最后。

我取来10米长的白色棉绳,开始缠绕自己。将绳子对折后挂在脖子上,然 后向后,狠狠的勒住脖子,我立刻有了要窒息的痛苦,朝上的两股绳子勒在嘴唇 间,我仰着头,牙齿几乎将嘴边的肉咬掉。我喜欢我喜欢!我太喜欢这种说不出 话发不出声音的感觉了。

将绳子绕下,穿过已经做好的绳套,在肩膀与乳房下面狠狠绕上几圈。这时 候我的手还是自由的,只是大臂与肩膀无法活动了而已。我拿出一条白布,将我 的口鼻都掩住。狠狠的打上结。立刻开始呼吸困难了!那条白布的一端挂了一把 锁,我将另一端从脖子后也穿过锁,锁头卡的一声锁上了!也就是说,我只有先 将锁打开,我才能解开这条白布。否则我将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

脖子上的绳子勒的我要窒息,无法仰头,低头才可以减轻痛苦。我低头将腿 和脚捆好。脚是交叉的。能勉强站起来,但是走不了路。想移动的话只能用爬的!

象狗一样,不,象一条虫一样在地上蠕动。这是我早就设计好了的。想想吧, 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女孩,在自己的家中,为了取得钥匙,不得不在地板上艰难而 悲惨的蠕动着。这是多么耻辱的事啊!啊!可是我又是多么喜欢这种被奴役的感 觉啊!

最后的工序:我拿出那个专门晒裤子夹住裤腿晒的那种衣架,调整好位置, 对着乳头狠狠地夹了下去。啊!一阵痛苦袭来。那种衣架为了将裤腿牢牢夹住, 两个夹子的咬合力是非常强的。我痛的眼泪都冒了出来。这还是不够的。还记得 栓在我乳头皮筋上的两条细线吗?穿过那条白布,我将它们系到了勒我嘴唇的那 条绳子上。是低着头系的。也就是说,如果我抬头的话,我的乳头会被我的嘴拉 长!这种痛苦——我又害怕又兴奋地操作着自我奴役的最后几道工序。

我拿出我的内裤,套在我的头上,我的两只眼睛中间正好被内裤的两道边遮 住,我只能用每只眼睛的一半看东西。这样看东西很困难。然后我扯着内裤,将 它与衣架的钩子系在一起。啊!痛!一动衣架,我的乳头就一阵疼痛。

我将双手用力的背到背部,找到做好的绳套。如果我伸进去用力向后一拉— —那我将真正地进入自我奴役的时间。我确信什么都万无一失了。终于下定决心 伸了进去,然后摸索到了挂在那里的锁,摸索着扣上了锁眼!

我终于又一次将自己束缚在家中了。

现在我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头上套了我的内裤,嘴巴里塞满了樱桃与毛 巾,还被绳子紧紧的勒着,根本说不出话来,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然后是我百般 虐待的乳头。有细线系在嘴巴上,还有若干小夹子夹住,我根本不敢动我的嘴巴, 一动动乳头就象要撕烂了一样的痛!那个晒衣夹的钩子被内裤牵着,如果我躺下 去头部放平,我不知道那两个夹子会给我的乳头带来怎样的疼痛。还有阴部。那 两个结可能是被我打得太紧了,阴蒂疼痛的不得了,流了好多水。

我吃力的抬起屁股,准备站起来。但是我的脚是交叉的,先前我根本没有想 到如果交叉双脚我根本站都站不起来。我低着头——我必须低着头,否则乳头的 疼痛与窒息的感觉会使我无法承受。

我欠着身子撅着屁股勉强站起来。菊花穴与阴部被我更加勒的难以忍受。但 我不能老在沙发上坐着,我需要到我房间中的床缝中拿钥匙解缚。

我站了起来。严格说不是站了起来,只是弓着身子低着头撅着屁股,这种难 堪的姿势我不希望被第二个人看到。太耻辱。

我慢慢的跪了下去。每动一下乳头都有撕裂一样的疼痛。我抬头艰难的用内 裤包住的眼睛看看四周。抬头使嘴巴上连着乳头的那根线也动了起来。我疼痛地 不禁放声大哭。可是我哪里能够放声?我的嘴里让我塞满了各种东西。而且嘴唇 间也被绳子勒住,甚至鼻都被一条白布掩住。我连呼吸都很困难,还提什么放声 大哭?我只是艰难的流着眼泪。同时小心控制自己的呼吸。如果呼吸的太用力, 全身的绳子都牵制着我,带来阴部与乳房的疼痛。

我在地板上剧烈的喘息着。发现跪着走也是不可能的。我只能爬。用屁股和 肩膀的力量。但是这样一来我必须要俯卧在地板上。可是我的乳头被我付诸了这 么多东西在上面。如果我翻过身,我全身的重量会压在晒衣夹上,而且在爬的过 程中我不能低头,我要时不时抬头看看路程。那压在我身底的两跟线就会更加牵 动乳头。使疼痛来的更加剧烈。可是我又必须要爬到我的房间去。

我尽量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小心地趴到了地板上。我的乳头传来一阵尖锐的 疼痛。那两根线还是牵动了她们。我淌着热泪。眼泪流到布上濡湿了它,令我的 呼吸更加困难。而我的牙齿在绳子的作用下咬到了嘴唇旁边的肉。我的嘴要被我 勒断了。

我不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蠕动到我房间。到房间门口我发现门是关上的, 可是我趴在地板上无法扭开它的把手。我又想哭。那意味着我又要站起来艰难地 将把手扭开,然后继续趴在地板上蠕动到床缝那里取回钥匙。

做完这些后,我不知道我的乳头会不会被我扯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