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另类小说  »  恋物穿丝袜高跟鞋的女人
恋物穿丝袜高跟鞋的女人

穿丝袜高跟鞋的女人

朋友阿芬是个女同性恋者已经不是个秘密了。

她是个扮演男性角色的女同性恋者,也就是一般所说的TB。

所以她平时都是很男性化的打扮,从来都不穿裙子和高跟鞋,连丝袜也很少 见到她穿。

阿芬一直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很男性化的女孩子。

半年前开始,突然看到她经常穿起了丝袜和高跟鞋。

虽然她依然是不穿裙子,而且留着很短的头发,但是从她每天穿着修直贴身 的牛仔裤或者笔挺修长的西裤下面,可以看到每天不同颜色的丝袜和挺拔的高跟 鞋,开始流露出一种女性的风雅和味道。

阿芬的转变,很多人都以为她突然改变了性倾向,或者由一个扮演男性角色 的女同性恋者变成了一个纯粹女性的女同性恋者。

我也忍不住问她:「怎么你变了?」

「没有啊,我还是那样。」

阿芬仍然和以前一样,一直都绝不靦腆地承认她是女同性恋者。

后来,与她聊天,才知道她突然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

她恋足了,她因为喜欢上了女人的脚,所以也开始喜欢上了丝袜和高跟鞋。

她开玩笑地对我说:「你们男人可以喜欢女人的脚,为什么我不可以喜欢女 人的脚?更何况我比你们更加喜欢女人。

我一直都很喜欢女人的脚。

我是个T,所以我一直都很喜欢十分女性化的女人,尤其是穿着丝袜高跟鞋 的女人。

你们男人恋足的不也是喜欢女人的丝袜高跟鞋吗?我也同样喜欢,既然喜欢, 而且我的脚也长得不错呀,所以乾脆自己也穿上它。」

看来,阿芬比恋足的男人幸运多了,虽然是男性化的女孩,但是到底还是个 女性,所以喜欢上了丝袜高跟鞋就可以正大光明地穿上它。

从与阿芬的谈话中瞭解到,她和她的女朋友已经认识五年了,她很喜欢她女 朋友的脚。

最初,她只是吻吻她女朋友的脚,后来她迷上了,尤其是她女朋友穿上丝袜 高跟鞋的时候,她觉得性感死了。

有时候,她女朋友不在的时候,她也会拿出她女朋友的丝袜,幻想着女朋友 的脚自慰。

她曾经穿起女朋友的丝袜,觉得穿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的丝袜,有一种很特别 的兴奋的感觉。

逐渐,她也开始穿丝袜了,从最初只是穿女朋友的丝袜,到后来乾脆也买丝 袜穿了。

她说,他对於高跟鞋的感觉一般,只是特别喜欢丝袜,但是她觉得丝袜配上 高跟鞋很漂亮,而且这样她的女朋友也挺喜欢的,所以她就改变了以前从来不穿 高跟鞋的习惯。

阿芬是一个很直率的人,我很喜欢她直率的性格。

也许大家都很熟悉,也许大家都有共同的话题。

阿芬也从来不避忌和我谈论她和她女朋友的同性恋性生活。

她说,她恋足肯定比男性的恋足专业得多了。

我问她什么是专业,她说她可以舔吻女人的脚舔上一个小时以上,甚至更加 成的时间。

他觉得男人就不一定能够做到,我说我确实做不到,但是也肯定有其他的男 人能够做到也说不定。

这天,她穿了一身西服套装,只到足裸的紧身女式西裤露出了她穿着黑色丝 袜的脚,一双黑皮的露脚趾的高跟鞋,使她那一贯男性的打扮更加增加多了很多 女性的美。

我对她说:「你又进步了,看来更加女性化了。」

她说:「我还有一双新买的高跟凉鞋,但是一直没有穿,因为我觉得那太女 性化了。」

其实,她本来就是女性吗,干吗偏偏要男性化的打扮?当然,我也理解她是 个女同性恋者。

看着她的丝袜,我忍不住问她,你穿的丝袜是短丝袜还是袜裤?她说,当然 是袜裤了。

我问她我可不可以能够向她要双袜裤,她很爽快地答应了我。

她说:「你不早说,我想你早就想要了吧,大家都喜欢女人的脚,喜欢女人 的丝袜太正常了。」

第二天,她就送了我两双丝袜,说一双是她女朋友穿过的,一双是全新的。

我说我很想要她的,而且是穿过的,最好就是昨天她穿的那双黑色袜裤。

她突然间靦腆了,问我:「你不是喜欢女人的丝袜吗?」

呵!她可真把自己当成男性了。

到底阿芬是个爽快的人,她第二天还是拿了一双她穿过的丝袜送给了我。

我太感谢她了。

过了两天,阿芬打电话给我:「怎么样?有感觉吗?」

我说:「感觉很好。」

「你穿了吗?」

她跟着就问我。

我突然间蒙了:「你难道不知道我拿你的丝袜干什么吗?干吗要我穿呀?」

她解释,她特意送给我一条全新的丝袜就是让我穿一穿。

「当然,如果你愿意穿我或者我女朋友穿过丝袜就更加好了。

你知道吗,我就很喜欢穿我女朋友穿过的丝袜,穿起来的感觉很特别,很有 兴奋的感觉。」

「你怎么也是个女人,但是我是个男人。」

「谁说男人不可以穿丝袜?你喜欢丝袜,为什么不去穿试试感觉?我女朋友 也很想看看男人穿丝袜,你想穿就来我家试试?让我女朋友看看,说真的,她确 实很想看看男人穿起丝袜是什么样子。」

「你们不是同性恋吗,你女朋友怎么会喜欢看男人穿丝袜?你不怕你女朋友 和我?」

「我怕什么?我女朋友很爱我,我也很爱她,她不会喜欢男人的,所以如果 男人穿这丝袜,让她感觉会舒服一些。」

「就算我穿了丝袜,但是她还是会感觉我是男人呀。」

「你怎么就不开窍呀?我女朋友很想找个真的男人插插她,但是他不喜欢男 人那么粗狂的外表,所以你穿了丝袜会让她感觉舒服一些。

我到底还是个女的,你床上可以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但是到底还是有些不 一样,我女朋友只是想试试,你也别自作多情。」

「我穿了丝袜,才插不了她呐。

是不是我在她面前穿瞭然后再脱了?」

「哈哈~~好吧。

我再送你一条开了档的丝袜,可以了吧?你太可爱了!」

开了档的丝袜,我到是没有想过。

但是我好像以前在那里见过其实是有这样的丝袜,也不知道那是专为男人的 设计的,还是为专不脱丝袜做爱的女人设计的。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少了,反正这次是个我意想不到的机会,和两个女人一起 上床。

「你可以插进她那里,你如果耐性好,你插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但是必须 射在外面,我女朋友不喜欢男人射在里面的,你明白吗?」

阿芬又继续解释着。

我明白了,其实我并不是装傻,但是确实我想的一直只是丝袜,而没有太多 想的是做爱。

因为她们到底是同性恋,我从来也不去想和她们可以发生关系。

但是,我想起阿芬那穿着丝袜高跟鞋的脚,确实真的很想舔它一下,即使不 发生性关系,只是她让我好好的舔舔,我也会高兴。

我问她:「我可以吻你的脚吗?」

阿芬说:「可以,但是不是和我的女朋友一起,她会吃醋的。

我们可以单独再约吧,不过,不可以做爱,只可以舔我的脚。

我喜欢女人,和男人做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们很可快就约好了当天晚上在她家里见面。

晚上,我来到阿芬的家。

阿芬着穿一条紧身的牛仔裤和一条背心,也许她们特地制造一些感觉,虽然 是在家里,但是她们俩都穿着高跟鞋。

阿芬还特别穿了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白色超簿的透明丝袜,虽然没有露出 腿,只是露出脚的部分,但是漂亮的脚趾,雪白的皮肤和玲珑脚部的曲线仍然让 我感到十分性感。

我心里在想,这阿芬真是的,明明不可以让我在她女朋友面前吻她的脚,竟 然还刻意把脚打扮的那么性感。

阿芬的女朋友很漂亮,她叫阿惠,她穿着一条黑色超短裙和黑色的背心,浅 黑色透明丝袜,红色的特别高跟的高跟皮鞋,黑红对比显的特别吸引眼球,同样 是十分性感。

我已经忍不住了。

阿芬似乎很理解我的心情,也不浪费时间,抱起阿惠的一只脚开始舔吻,并 且示意我舔另外一只脚。

我开始舔,高跟鞋皮的味道和丝袜的味道融合在一起,使全身都变得异常兴 奋。

阿芬已经把阿惠的鞋脱了,开始舔吻她的脚趾和脚心。

我也脱下了阿惠的高跟鞋,一股浓厚香水与丝袜混合的味道传了过来,让我 更加血液沸腾。

显然,阿惠大概是刻意在脚心和鞋喷洒了香水,没有脱鞋时,我还似乎没有 闻到那浓厚的香水味,但是一脱鞋,那香香的味道就扑面而来。

脚趾,脚心内侧和脚跟都是我特别喜欢的部位,尤其是阿惠凹凸的脚内侧特 别明显,异常性感,加上混合香水的味道,实在感觉特别的美好。

我穿着是牛仔裤,因此我的兴奋反应使我下面感觉十分不舒服。

我准备解裤子。

「你怎么那么性急呀?你穿丝袜了吗?」

「我带了,但是没有穿。」

「那等会儿再穿你戴的那双吧。

你先穿上这双。」

阿芬起身在旁边拿了一双已经准备好的丝袜,是开挡的黑色丝袜。

「这个在这个时候特别适合你,怕你着急了还要脱丝袜,这个就不用脱了。」

「我来帮你穿。」

我脱下牛仔裤和内裤后,阿芬开始帮我穿上了丝袜。

这丝袜实在太妙了,开挡处刚好很舒服地露出我的小弟弟。

「看来很不错呐。」

不知道阿芬是在评论我的小弟弟是我穿了丝袜的外表。

这时,阿惠摸摸我的小弟弟,然后说:「你的头很大呀,和我的TOOLS 差不多大。」

我明白她所说的TOOLS是指的震荡器之类的性工具,这也是女同性恋经 常用的东西。

「但是它也许比TOOLS更加有感觉吧?」

阿芬好像是在帮助我买广告,又好像是在鼓励阿惠尝试真人小弟弟。

阿惠穿的丝袜是吊带丝袜,所以她也无需脱丝袜,直接地自己把内裤脱了。

我想好好的看看她的阴唇,也想去舔舔,但是我还没有看清楚,就已经被阿 惠推倒,坐到我的身上,然后拿着我的小弟弟就像是拿着TOOLS一样把它插 进了她的阴部。

这时候的阿芬还没有脱衣服,她一直在专心地舔吻着阿惠的脚,阿惠一边坐 在我身上上下挪动着,一边伸手帮助阿芬脱衣服。

一会儿,阿芬的衣服脱光了,全身露出赤白光滑的身体,身上只剩下一条里 面没有穿内裤的透明丝袜裤。

虽然阿芬的胸部明显比较小,但是身材曲线十分完美。

这时的阿芬面对着阿惠跪着,并且不断与阿惠接吻爱抚,她的脚刚好在我的 脸侧,我一面享受着阿惠阴道的不断抽动,同时望着阿芬穿着超簿诱人的丝袜脚。

我几乎可以闻到她脚上带有丝袜和汗液的味道,我真特别想舔舔她的脚,但 是我答应了她不在阿惠面前舔她的脚,我只有忍着那特别的欲望冲动。

也许,阿芬与阿惠的接吻和爱抚进入了高度的兴奋,阿芬的汗也多了起来, 汗味增加了她脚上丝袜的味道,而她的脚就在我的旁边。

我实在不行了,但是看到她们俩个似乎还没有来高潮,我想有意识地控制自 己的不要射。

但是阿芬漂亮的脚始终在我的眼球范围内,加上那不断增加的汗液和丝袜的 味道,我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拖延射的时间了,随着高潮的无法控制,我大声说到 :「我不行了。」

好在我还记得阿芬强调不可以射在里面的说法。

随着我的声音,我和阿惠几乎同时做出反应,小弟弟由阿惠的阴道里拔了出 来,我射了。

精液喷洒在了俩个紧紧拥抱着的阿芬和阿惠的身上。

情况好像太不妙了,她们还没有高潮,我就先来了。

但是她们,似乎并不太关心我已经高潮过了。

阿芬继续把手插进了阿惠的阴道里,很快阿惠就来了高潮,但是她们并且没 有因此停止,阿芬很熟练地从旁边拿起一个震荡器,在阿惠的高潮还没有降下来 的时候,已经把它塞进了阿惠的阴道里,这时阿芬也抱起阿惠的一只脚摩擦着自 己的阴唇。

震荡器不断响着,但是阿惠呻吟的声音更加大。

在阿惠的脚趾的摩擦下,阿芬也来了高潮。

这时的阿惠抬起头来,望着我穿着的丝袜,带着呻吟的嗓音对着我说着:「 你穿的这丝袜是今天我穿了一整天的,你喜欢吗?」

随着,就是高潮引起的一阵强烈的颤动和呻吟。

「我喜欢」

随着我的回答,不知道是不是她挑逗的话起的作用,还是她们俩个很投入的 激情视觉效应,我刚才射了之后已经软了的小弟弟又开始有了新的反应。

这时候的阿芬在高潮之后也是依然没有停止,她挪动了她身体趴了下来,开 始舔吻阿惠的阴唇。

趴着的阿芬,伸着长腿的姿势,使穿着丝袜的腿和脚的曲线轮廓更加清晰, 我突然间又热了起来。

阿芬好像明白我似的,叫我帮她一起脱下阿惠的丝袜。

她一边舔着阿惠的阴唇,一边解开系着丝袜的掉带,我也随手脱下阿惠的丝 袜。

没有了黑色丝袜的阿惠,脚部的肤纹和曲线更加玲珑。

我忍不住再次舔起了她的脚,小弟弟也再次硬了起来。

但是阿芬彷彿不想让我舔阿惠的脚似的,她突然停止了口交,并且示意我再 次插阿惠,她分开阿惠的腿,让我更加容易地进入。

也许是阿芬的分开阿惠腿的这个动作,加剧了阿惠的兴奋,我刚刚插进她的 阴道一会儿,阿惠就随着一阵剧烈的抽动,又来了一次高潮。

我已经记不得这是阿惠的第几次高潮了,她似乎一直都沉迷在长时间的呻吟 和颤动中。

随着阿惠高潮的节奏感,我也感觉到我有一股高潮来临的压力。

也许,我已经来了一次,这次我好像可以比较好地控制射精。

我望着正在和阿惠努力接吻的阿芬的脚,她的脚实在太漂亮了。

我准备射在她的脚上,於是我把小弟弟从阿惠的阴道里拔了出来,阿芬又一 次好像明白了我要做什么,她停下与阿惠接吻,伸手握起我的小弟弟,拉着它对 着阿惠的脸,随着阿芬轻柔的手的挥动,我忍不住地射在了阿惠的脸上。

阿惠望着突然间喷洒出来的精液,飘洒在自己的脸上,突然又是一阵强烈的 全身震动,她被阿芬突然动作的刺激下又来了一次高潮。

穿高跟鞋丝袜的女人02

又是一个周末的日子,阿芬打电话给我:「你有时间吗?」

「什么事情?是不是上个星期太好玩了,又想起我了。」

我说。

「哎呀,你太自作多情了!阿惠出差了,只是我一个人很闷,想约你出来。」

她在电话里嚷着。

这几天,阿芬看起来一直都很开心。

大概上个星期,我的表现不错,阿惠也十分感谢她的缘故吧。

「看你这几天都很兴奋的样子,我也不想扫你的兴。

今天,我就出来和你兴奋一下吧!」

我在电话里自作很勉强的样子,其实我心里很愿意见到她。

当我见到她,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她竟然穿裙子了,而且是一件超短的裙子。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太阳由西边出来了?」

我开玩笑似的。

「怎么?不可以吗?哈哈,你把我看成了不男不女的怪物了。」

她很轻松地说,似乎对於她自己的这个变化并不以为是。

她穿了一件很短的牛仔裙,没有穿丝袜,赤脚穿着一双酒红色的高跟鞋,高 跟鞋的跟的高度足足有十至十二公分高,红色的高跟鞋与露在高跟鞋的外面的白 色脚背,显示出一种强烈而漂亮的对比,使曝露在高跟鞋外的脚上肤纹可以清晰 显示,让人感觉有点诱惑的味道,加上长长的腿,确实很性感。

「反正穿裙子吗,要不就不穿,穿就要穿最女性的,对吗?」

阿芬好像是在问我,又好像是在自己解释她穿裙子的原因。

「那当然了!我一直把你看成女性,虽然平时打扮比较男性化。」

我也解释着,其实我心里很高兴她的这种灾穿着上的变化。

吃完饭,阿芬准备去逛街。

我却另有所想。

「你的脚实在太漂亮了!」

我说。

「怎么?你又想歪主意了?」

阿芬每次都是看穿了我所想的。

「我想吻你的脚,今天阿惠不在,总是可以了吧。」

我似乎是在哀求她,她的脚太吸引我了。

「那好吧,不过你下次必须陪我逛街。」

说着,她已经伸手叫的士了。

她大方的举动,让我反为有点靦腆了。

不过,她一向都是如此直率,这就是她的性格。

「我们什么都可以做吗?」

我轻轻的问她。

我并非一定要和她做爱,但是我也必须尊重她的意思,我是这么想的。

「那看我有没有感觉了。

你不是只是想舔我的脚吗?」

她大声的语气,让我突然不好意思了,因为的士司机也能够听到她的声音。

「司机又不知道我们是谁。

看你吓得,我们又不是在做坏事」

她终於压低了声音,她又看出我的想法了。

「我今天心情很好,其实我一约你,就有想到,你可能会有这样的要求。

不过,我没有准备好,最好别插进去。」

「什么没有准备好,这需要准备吗?」

「笨蛋!我说的是我没有避孕。」

「我可以戴套。」

我似乎是不愿意放过任何机会。

「套?你带了吗?」

「有!」

我早已经准备好了,这次专门带了安全套。

「好呀,你真坏!原来你和我出来是有预谋的。」

她撒娇似的说。

「没关系,反正早就瞭解你想打我注意。

不过,和男人做爱真麻烦,又要戴套或者避孕。

我和阿惠就没有这个麻烦,我还是喜欢和阿惠一起做!反正今天就看感觉吧, 如果我没有感觉,你就不可以插,知道吗?」

她又命令似的说。

「一定尊重你的意思做。」

在这个时候,我当然说什么都心甘情愿了。

「我告诉你,我那里很窄,不一定能够做呐,如果我不舒服,你就别硬来, 不过,我确实是相信你,所以我才敢和你在一起。

阿惠平时对我那里很小心的,她从来不用TOOLS搞我那里的,每次只是 用手轻轻的摸而已。」

阿芬很小声地对我说。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

我不会做坏事的。」

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但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继续说。

「问吧。」

「你和阿惠好之前,是个异性恋吧?」

「怎么?你是不是想打听我的第一此是给了男人还是女人?」

阿芬用很敏感的语气问我。

「你真是聪明。」

我实在无话可说了,阿芬总是知道我想什么似的。

「我以前是双的,我认识阿惠之后,仍然是双的。

只是这两年我和阿惠的感情很好,而且我也觉得我还是比较喜欢女人,尤其 是在性这方面。

老实说,我不喜欢被插,觉得没意思。」

「你以前受过男人伤害?」

「当然不是了。

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的,可惜那时候俩人都没有经验,我 一点也不舒服,很痛。

之后,我也曾经和另外一个男人上过床,但是那男人和我的第一个男朋友都 一样,就是太快了,插进去一分钟就射了,我还没有什么感觉呐。

我确实对男人挺失望的。

但是他们对我到是都不错,也没有伤害过我什么的,两次都是我太任性,坚 持和他们分手。」

「后来你就喜欢上阿惠了,是吧?」

我问。

「是的,但是在那之前,我也喜欢女人,我不是说了吗,我以前是双的。」

「你现在还是双的吗?」

我好奇地问,我真是希望她现在也是双的,而不是一个女同性恋。

「你还想打我的主意吗?哈哈,NoWay,我是不会和男人好的。

我将死心塌地和阿惠在一起,你不要期望什么呀。」

阿芬突然很认真起来,并且很强调似的用英文说了一句不可能。

「我不是这个意思,千万别误会。」

我马上解释道。

说着,的士已经开到了阿芬的家楼下。

我忙拿出钱包准备给司机车资,但是阿芬一手挡着我,另外一只手已经把准 备好的车资递给了司机。

她的动作太快了,我无奈地向她表示感谢。

下了车之后,我们朝着她家走去,这时我的心已经快跳出来了进了阿芬的家 们,阿芬先递给我一双拖鞋,然后她就脱了她的高跟鞋。

这回她好像和上次我来的时候不一样,她上次在家里都穿着高跟鞋。

我换了拖鞋之后,傻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她的脚。

「你干吗这样望着我呀?我脱了高跟鞋,好像脱了你身上的肉似的。

你是喜欢女人的脚,还是高跟鞋呀?我以为你只是喜欢我的脚呐,人家脱了 鞋是想让你高兴点吗?」

她撒娇似的说着,我尴尬地笑了笑。

「好吧,如果你喜欢,我等会儿再穿上。

我先帮你去倒杯水去」

她跟着又说了一句。

我坐在沙发上,她递了一杯水给我,然后她坐到我的旁边。

「你看我的脚好看吗?」

她伸直了她的腿,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脚。

「好看,太好看了,我一直都特别喜欢你的脚。」

「胡说!你什么时候仔细看过,上次你只顾着和阿惠做爱了,都没有注意我 的脚。」

又是撒娇般地嚷着。

「瞎说!」

对於阿芬撒娇般的语言,我确实不必太过认真,更何况我上次吻了她的脚, 她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正在发挥女性特有的娇嗲。

阿芬虽然是个同性恋,但是到底是女性,在男性面前仍然流露出她女性的嗲。

我开始摸了一下她的脚,虽然阿芬是一个比较偏瘦的女人,但是她的脚却一 点也不瘦,白白的皮肤里仍然显露出肉感,尤其是脚跟和脚掌的内侧充满了肉质 的感觉,脚趾因为较胖且显得不太长,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甲与她刚脱下的红 色高跟鞋很配,也与白白的脚背形成鲜明的对比,比较深凹的脚心使整个脚部的 轮廓曲线看起来更加玲珑性感,这正是我最喜欢的女人脚的类型。

「是不是我的脚很胖?」

她自言自语似的问我。

「不算胖,这正是我喜欢的女人的脚,我不喜欢太瘦的脚,尤其那种脚骨头 都突出来的脚我都不会喜欢的。」

「呵,你还挺会挑剔。

喜欢女人脚的男人有你那么挑剔的吗?你是唯美的恋足吗?」

「你又瞎说,反正是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

我也不太想解释我为什么喜欢这样的脚,其实可能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我也喜欢阿惠的脚,她的脚也不瘦呀,你也那么喜欢阿惠的脚,看来我们 俩喜欢的女人脚也是同一类型的呀。」

我继续说。

讲到女人脚的话题,不免使我产生了一些冲动,我想开始舔她的脚了。

我用手准备抬起她的脚,这时她似乎也明白我想开始了,她把脚缩了回来, 然后站了起来说:「我把那双高跟鞋先穿上,你不是喜欢我穿着吗?」

「不用了,我们先来吧。」

我迅速拉起她的手,露出有点忍不住的样子。

「好吧!」

她总是在关键的时刻很听话。

我一下把她抱着,亲吻起她的嘴来。

她好像没有准备好似的不动,她的嘴也一直没有张开,但是她也没有推开我, 只是任由我在她嘴唇上吻。

也不知道吻了多长时间,阿芬始终没有张开她的嘴。

我停了下来:「你怎么了?」

「没有怎么,大概是很久没有和男人接吻了吧,我有点怪怪的感觉。」

「你可以把我当成阿惠。」

我真是很想和她来个激情的湿吻。

「算了吧,我没有什么感觉。

我们还是由我的脚开始吧,我去穿上高跟鞋,你肯定很喜欢。」

她先摇了一下头,然后对我说。

我这时望了一下她的脚,用手拉住了她。

「不用穿高跟鞋了。」

我迫不及待地说。

我喜欢女人的脚,虽然她那酒红色的高跟鞋确实是穿在她的脚上十分性感, 但是我更加想直接舔她的脚,那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欲望,我一想到我曾经独自 幻想她的脚自慰过无数次,我就更加觉得全身都相似火烧一般的热血沸腾。

她的脚就是上帝的傑作,赤裸雪白的脚即使没有任何丝袜和高跟鞋的装饰和 打扮,仍然显示出一种诱人的女性魅力。

我突然把她抱住她的身体,然后把她放在沙发上,我爬下身子,准备舔舔她 的脚。

「等等!」

她又一次站了起来,然后跑进了她的睡房。

我犹豫了一下跟了进去,我想她大概是想在床上做吧。

当我走进睡房时,见到她正在拿着一瓶香水对着她的脚喷洒着香水。

「你即使不洒香水,你的脚一样是那么好闻。」

「不吗,我还没有洗过脚,就这样让你舔,我感觉很怪。」

她似乎很重视她的脚给我的感受,这让我心里实在感谢她,她是一个很能够 体谅人的女人。

她跳上了床,然后一把把我拉上了床。

「你可不可以先把衣服脱了呀?」

她把嘴几乎塞进了我的耳朵,小声而温柔地说。

跟着就开始帮我解开衬衫的扣子,我也紧张似的把裤子也脱了。

他已经看过我那地方了,也没有什么可以靦腆了。

她又突然把手放在我那个地方,温柔的手使我感觉一股热流在身上滚。

「你不是同性恋吗?你怎么也喜欢那玩意儿?」

我问她。

虽然我在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把她作为一个同性恋的T女,但是她的这一 动作确实是出乎我意料。

「你是男人呀,我能够怎么样呐?」

她似乎已经不再是个女同性恋似的。

跟着她就伸出了她的舌头,与我接吻起来。

这次是真正的湿吻,她的挑逗使我很沉醉与她的接吻中。

也许,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接吻更加具有技术性,她简直是个接吻高手,再加 上她的手不停地在我那里上下挪动,一下子已经把我的中枢神经都似乎给热爆炸 了,也许我很久没有与女人这样了,也许我确实很喜欢她,一时之间彷彿情与欲 都交织在一起,我有点无法控制了。

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如此的尴尬,因为我的感觉来得太快了,作为一个男人, 当然不想它来得那么快,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

穿高跟鞋丝袜的女人03

她虽然是个女同性恋,但是面对我这个男人,她似乎一样似的有经验,而且 她大方得让我感觉自己彷彿是反而变得比较靦腆。

她很瞭解我似的,在我最兴奋的时候,竟然停下了她手上挪动的动作,也停 下了与我接吻,然后她迅速地移开她的身体。

她伸出一只脚,用脚掌压在我那里,而她的另外一只脚则伸到了我的嘴边。

这也许正是我想要的,我已经顾不得任何的一切,两手握着她的脚拚命地舔 吻起来,她那只压着我那里的脚让我刚才已经欲射的感觉马上达到了无法自控, 在加上她脚上的香水味直接刺激着我中枢的嗅觉,我射了。

我瞅着她,喘着气,似乎在埋怨她刚才的举动使我来得太快了。

我确实也从来没有这样快过。

她从头到尾还没有任何女性高潮来临的特徵,我就已经全军覆灭了,这不是 我的一贯作风。

我比较喜欢先让女人的高潮来临,然后我在进军高潮,但是这一次显然不是 这样,虽然这次真的确实很痛快,但是仍然让我有些遗憾和内疚。

「都是你的错误,谁让你喜欢女人的脚,见到女人的脚就受不了了。」

她看出了我眼光中混合的埋怨和内疚。

她的话好像是在解释她刚才熟练的技巧,又好像开玩笑似的想让我更加内疚。

「不过,这么快证明了你还可以吗!」

不知道她是在讚扬还是讽刺,我只有无奈地笑了笑。

「其实男女都一样,我和阿惠做爱的时候也是来得很快。」

她继续说,也就算是在安慰我吧。

「我感觉太美了,快也值得了。」

我对她说,我确实也是这么想的。

「没关系,休息一会儿我们再来,等会儿我要穿上丝袜和高跟鞋,你可要小 心点呀。」

她又带点诱惑似的说。

「你还没有来。

很不好意思,我从来都没有和女同做过,所以我实在不知道怎样让你可以舒 服。」

「我们又不是两个女人,你是男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如果你把我搞得 不舒服的话,我会说的。」

她仍然是那么大方。

无论阿芬如何大方,作为一个男人,没有让我的做爱对手在性爱中来高潮, 我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我在思考着如何改变我的方法,能够让她可以更加舒服一些,最重要的当然 是我要在性爱中一定要阿芬有高潮。

阿芬送来了一杯汽水给我,看到我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似乎看出我的心情。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我刚才感觉很好。

我们等会儿不是还要做吗?」

听着阿芬这样说,我更加有点内疚了。

「你真好,阿芬。」

「你和我用说得那么客气吗?」

她大声的说。

「我当然好了,不过我还没有开始呐,一会儿你会认为我更加好。」

她很自信,但是又有点诱惑似的说。

「是吗?」

虽然我是一种有点似乎疑问的口气,其实我内心已经被阿芬的这句话吸引了, 我带着期望似的眼光望着阿芬,身体上产生一种兴奋感。

她对着我笑了笑,轻轻地吻了一下说:「你想不想阿惠?」

「阿惠是你的情人,又不是我的情人。」

我虽然这么说,但是确实是挺怀念上一次与阿惠和阿芬一起做爱的情形。

阿芬走到床前的电视机和DVD前,打开了电视机和DVD机,画面出现了 阿芬和阿惠做爱的镜头。

「这是我们自己录制的。」

阿芬说。

我马上被录影的镜头吸引了过去。

录影中是阿惠穿着性感的黑色网状丝袜,粉红色的高跟鞋特别耀眼,阿芬正 在舔着阿惠的下面,我看着阿惠性感的打扮,DVD又传出阿惠性感的呻吟,我 开始又有点耐不住的感觉。

这时候,阿芬突然手里拿着一双丝袜塞到我的嘴边,一股强烈的丝袜和女人 身上的味道突然刺激了我的神经。

「这是阿惠的丝袜,她出差之前才穿过的,还没有洗呐。」

她靠近了我的身体,在我耳朵边说着。

我兴奋的感觉更加强烈:「听着,从现在起,阿惠是我的情人,也是你的情 人。」

阿芬又继续说。

「你们不是同性恋吗?你怎么那么大方?」

「我喜欢阿惠,我爱阿惠!但是我们都是女人,阿惠需要那东西,那我没有 的东西,你明白吗?我要你和我一起让阿惠舒服,用你那东西。」

阿芬很兴奋的说。

我也搞不清楚阿芬的话是她发自内心的,还是一种冲动,但是她的话确实让 我有种莫名的兴奋,并且又有一种莫名的期望,似乎期望一直可以和这两个女人 保持着这种性的关系。

「我很想阿惠……」

阿芬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我说。

「等会儿,你要叫着阿惠的名字,那会让我特别兴奋。」

她继续说。

「一定要这样吗?」

我也似自言自语的说着,但是明显是说给阿芬听的。

我与阿芬做爱,但又要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确实有点变态似的。

更何况我更加喜欢阿芬多一些,而且我和阿芬在一起特别有感觉。

如果阿芬不是个同性恋,我肯定会追求她。

「你是个男人,那不是我想要的,你明白吗?我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我也更 加需要女人,你如果叫着阿惠的名字,我会有特别的感觉。」

阿芬很认真似的说。

「好吧,我一定会叫着阿惠的名字,让你开心。」

我说,虽然我觉得有点变态,单其实我身体的反应却异常兴奋,就好像阿惠 和阿芬都在身边似的。

不管怎么样,在阿芬手上那阿惠的丝袜的味道已经让我有点无法控制了。

「只要你喜欢,你可以经常闻到阿惠丝袜的味道,还有我的丝袜的味道,随 时都可以,你任何时候要阿惠的丝袜,我都可以拿给你。

还有我的丝袜,只要你喜欢,你见到我的时候,我都可以马上脱下来给你。」

阿芬继续说着,她甚至不知道她那挑逗的语言让我已经兴奋地简直有了高潮 来临的感觉。

「你喜欢女人的脚和丝袜,我和阿惠都是女人,我们可以完全满足你喜欢女 人脚的欲望。

我们是同性恋,你是恋足的男人,我们可以一起互补,一起玩,你说呐?」

她的声音虽然又点大了一点,但是仍然有种女性的柔情。

接着,我们接吻了起来。

我感觉我的身体似乎热得有点不行了,全身都在发汗,我也感觉到阿芬也在 出汗。

我分开阿芬的腿,看来我是不能再等待了。

「等等!」

阿芬叫住我,她把手中阿惠的丝袜递给我。

「把它穿着吧,我喜欢!」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跳下床,从床边拿起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这是我昨天买的,专门买大的,你应该能够穿,是买给你的。」

她说着,就伸手开始帮助我穿丝袜,然后还特意在丝袜的两腿之间撕开一个 口子,让小弟弟可以露出来。

然后,她也不管我喜欢或者不喜欢,就帮我把高跟鞋穿上了。

我从来都没有试过这样,她的这一切的语言和动作都让我特别兴奋。

但是我到底还是有点靦腆。

我特别尴尬地望着她这迅速而又特别连贯的动作,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无论 是尴尬,还是不知所措,都无法让我兴奋的感觉停下来。

我随着她的动作,十分配合地穿上了丝袜和高跟鞋。

「你让我也闻到阿惠的味道。」

她望着我。

「谢谢!」

又说了一句似乎与现在的场面好像很不吻合的话。

现在,哪还是说谢谢的时候呀?我虽然觉得穿上高跟鞋的感觉有点彆扭,但 是仍然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和冲动。

我抱起啊芬,并且把她推上了床。

我们抱在一起又开始接吻。

床前的电视机和DVD里,不断传出阿惠的呻吟的声音。

我听到那声音,感觉更加刺激,但是也顾不上去欣赏那录影了。

我拚命地吻着阿芬的嘴唇。

我与阿芬接吻,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有感觉,就好像与自己爱的人接吻一样, 显然我那激情的接吻动作也让阿芬好像找出特别的感觉了,她紧紧地抱着我,似 乎怕我离开似的。

「你喜欢我妈?」

阿芬突然停下了接吻问我,也许这就是女性最有感觉的时候。

虽然阿芬是个女同性恋者,但是在这个时候与一个男人如此的激情接吻,也 难免让她出生很特别的情感。

「你肯定特别喜欢我,是吗?」

她继续追问我。

「我确实是很喜欢你!」

我说出了我的真话。

其实我早就想说这句话,但是我知道阿芬是同性恋,所以一直觉得说也没有 用,所以我一直藏在心里。

「我也喜欢你,但是不是那种的喜欢,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喜欢阿惠才 是那种喜欢。」

她说完了之后,好像有点不妥似的,跟着又补充说:「其实,你是我最喜欢 的男性朋友,真的,我虽然在认识阿惠之前,也有过男朋友,但是她们让我太没 有感觉了,我总是觉得那是因为我好像是为交男朋友而交男朋友,直到我认识了 阿惠之后,我才真正找到了我喜欢的人。」

阿芬很认真地好像在介绍她自己的经历。

「我明白,我很喜欢成为你最喜欢的男性朋友。」

虽然我确很喜欢她,但是我从认识阿芬开始,就知道她是个同性恋的女性, 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寄望我和她会有什么结果。

她把我看成她最好的男性朋友,已经让我有种受鼓舞的情感在我的心里荡漾。

「你喜欢我这样的装扮吗?」

我看着我穿的丝袜和高跟鞋说。

「太喜欢了,我喜欢你,但是我不喜欢你让我感觉你太男人啦,你这样穿让 我感觉会舒服一些,也特别容易兴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就是我的感觉。」

阿芬解释。

「我也喜欢你那种特别喜欢女人脚的心理,因为你这样让我感觉很安全,如 果是一个喜欢女人那地方的男人,让我感觉很不安全。」

她继续说。

「真的吗?」

我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是我心里很安慰,作为男人,能够让阿芬有这样的 感觉,何况她是个同性恋,我实在很感动。

「你想结婚吗?」

阿芬的问话让我感觉很突然,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但是她的表情和声音 让我感觉到相似是有些特别的意思,我哑然了。

「我们可以结婚,如果你喜欢我。

但是,我有条件,就是我也必须和阿惠在一起。

我们三个可以住在一起。

我爱阿惠,阿惠也爱我,我喜欢你,虽然不是那种爱,但是我很喜欢这种和 你在一起的感觉。」

阿芬有点深情似的,她望着我的表情说。

「我愿意!」

我几乎没有等她说完。

「我愿意马上就和你结婚!」

我再重複了一次。

我彷彿刚刚反应过来,一种突然的感觉让我好像中彩似的,我太高兴了,阿 芬的这突然的想法简直可以让我高兴的疯了。

「阿惠会同意吗?」

我又有点担心。

「她已经同意了,我们在上一次和你做爱之后就讨论了这个问题,除非你不 愿意,但我们俩都想好了。

我嫁给你,但是你必须也要对阿惠好,阿惠已经打算这辈子为我都不会嫁了, 所以你一定要对她好,甚至要比对我还要好。」

她很强调地说。

真是以外的收穫,我实在无法掩盖我兴奋的心情,我一直以为阿芬是个同性 恋,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娶她,竟然老天还是给了我这个机会。

「我一定会,我会对你好,也当然会对阿惠好,我一定很珍惜你们的。」

我大声地特别强调地说。

我再一次抱着阿芬,又一次拚命地吻着她的嘴唇。

「等会儿来高潮的时候,你要叫着阿惠的名字,你要说你喜欢阿惠。」

阿芬停下来说。

她说完之后,也不等我回答就又抱着我接吻起来。

我们开始疯狂做起爱来,也许是结婚的感觉比偷情的感觉更加好,我们明显 比刚才更加充满了激情。

「我很喜欢你这样穿着阿惠的丝袜做爱。」

阿惠抱着我说道。

她的话让我突然特别有感觉,穿丝袜的感觉特别有「色」和「性」的感觉, 我抑制不住我的那种出动的感觉,我要射了。

我紧紧压着阿芬,望着阿芬用几乎呻吟的声音大声说:「阿芬,我特别喜欢 你,我也特别喜欢阿惠。」

「你最喜欢阿惠那里?」

阿芬很兴奋,但是她仍然在问我。

「我喜欢阿惠的脚,我喜欢阿惠的丝袜。」

这正是阿芬期望听见的话,我的话让阿芬特别兴奋,阿芬的高潮来了,跟着 我也射了。

高潮过后,一切都恢复平静,我们确实很愉快。

「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我迫不及待地问阿芬。

「马上吧!」

阿芬高兴地望着我说,我也笑了,我们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