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我和老婆被直男操
我和老婆被直男操

说实话,和老婆的性生活很不和谐。有时候我是能拖则拖,要说质量一点都谈不上,以致老婆对我颇有微词。

一天,一个朋友介绍的朋友来我家找我办事情。32岁的样子,身高181,长的很帅气。大概好几天没有和
老婆做爱的原因。看到年轻的帅哥,老婆又是泡茶又是拿水果的,我虽然心里不是很开心,但是一想到因为我的关
系得不到应有的性福,所以也没有太在意。我们在谈话的时候老婆在旁边东问西问。正好这个时候有个电话打过来,
我就去阳台接电话。可是等我回来,我发现老婆已经靠着那男人很近。突然我的心理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让眼前
的男人来满足一下自己的老婆。于是我借口把老婆叫到房间,把我的想法和她说了一下。大概长时间没有得到我的
滋润的原因,也或者是我亲自说的缘故吧,老婆那关算是通过了。于是我来到客厅对那男人说,「你的事情我努力
帮你,当然其他还得看你表现。正好我家水龙头坏了,你帮我修一下,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一切都听你嫂子的吧。」

说完我就出门了。本来我是想去公园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艳遇的,可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那天居然公园没有
什么人。抽了一根烟,脑海里一下冒出老婆被那男人强奸的场面。于是我很快开车回家,蹑手蹑脚打开门,听到卧
室里传来哼哼哧哧的声音。

「哥……你的鸡巴好大呀,抓在手里一大把,含在嘴里一大口,插在逼里一大截……哦,哦 ……用力插吧…
…爽死我了……」听着老婆淫荡的声音,我的下体突然有了反映,我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床上两具裸体呈现在我
眼前。老婆仰着夸张的张开双腿,那个男人正有力的冲击着。大概太投入,没有发现我。我慢慢走到男人身后,看
着眼前的健壮身体,我不禁双手抚摩上去。他猛然停止了插入,神色慌张的看着我,「哥,没有关系,这是我老公
安排的,你快操我呀,不要停,用力操我」大概老婆的话给了他鼓励,他看我也没有怪罪他的意思,于是又继续抽
插起来。

我脱光了自己衣服,跪在床上看着他那巨大的大鸡巴不挺的在我老婆的B里抽插,双手摸上他那黑黑硬硬的奶
头,嘴巴也迎了上去。突然他停止了动作,把刚还在老婆B里抽插的大鸡巴展现在我的眼前。「舔他」他的话语带
着毫不质疑的语气。看着眼前挂满液体的大鸡巴,我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他深深地插入我的深喉。一边插一边问
:「操你老婆你有没有意见呀?你老婆的B这么紧,是不是留给老子干的呀?」

「没意见,你只管插只管操,想什么时候操就什么时候操,想怎么操就怎么操。」

「是吗?我要一起操你们!」

「好啊。」

「把你的屁股抬高,我要操你的B。」

于是我和老婆并排睡着,努力抬高自己的屁股。

「要不要我操?」

「要……」

他把润滑剂用力抹在我的屁眼周围,手指一根接一根的往里插「你个贱货,是不是被很多男人干过?怎么你的
B还没有你老婆的紧?」

「没有,我没有被很多人操过的。」

「啪」他一记耳光扇到。「说实话,被几个人操过?多大的?在那里被操的?」

「被一个28岁的医生操过,在他家。」

「还有呢?」他不善甘休。又是一记耳光打来。

「还有一次在公厕,被两个40多岁的老头干过。」

「你个贱货,还喜欢被许多人操嘛。妈地,今天就叫人操死你,干死你。」

说着他一下把他巨大的大鸡巴插入我的屁眼。

大概老婆被忽视的原因把,她爬过来匍匐在我们的旁边。

「用嘴巴舔你老公的屁眼和我的大鸡巴。」男人向我老婆命令道。老婆很听话的曲起身体,开始在他抽插我的
地方,随着节奏舔了起来。我感觉到爽到了颠峰。他的速度越来越快。正在我以为他要把他炙热的液体播种在我体
内的时候,他停止了动作。我疑惑地望着他。老婆也停下了象狗般的动作。

「你们夫妻都喜欢被我操,是不是很爽?」

「是的。」

「谁想我播种举手。」老婆迫不及待地举起她的手。

「好,很好。现在我就在你的B里播种。你」他对我说道「给我好好掰开你老婆的B,你不是想我操你老婆吗。
先帮我舔干净大鸡巴,我要好好给你播种。

给你带个高高的绿帽子。恩,你家有绿帽子没有?」

「没有。」

「操完你们之后。明天记得去买顶回来。下次我操你老婆时候,你得他妈地给我带好你的绿帽子,知道吗?」

「是,我明天一定去买。」

「很好,把我大鸡巴送进你老婆的B里。」

我握着他的大鸡巴插进我老婆的B中。突然他把我老婆的屁股抱起命令道,「张开你嘴巴,凑到你老婆B下面。
把我不小心流出来的东西用嘴巴接住」我顺从让老婆的B靠着我的嘴巴,剧烈的撞击在我的上方传来。不一会我感
觉到有不少液体顺着老婆的B流进我的嘴巴。我好象得到什么宝贵的救命药丸一样,全部吃下肚子。

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大鸡巴还插在我老婆的B里,抱起我老婆用眼睛示意我去把他电话
拿来。我爬起来,抹了一下嘴巴,晃着淫水直流的大鸡巴把他的电话给了他。

他一边轻插轻送,一边接着电话:「小方呀,我在你朋友家,哦我的事情嘛,你朋友应该有办法帮助我解决了。
你在哪里?什么准备回家?我?我还在你朋友家呀。哦。你朋友叫你来做做。他坏坏的眼光望向我,把电话给了我,」
叫他过来。「顺势狠狠插了一下我老婆的B。

「方队(他是警察)呀,我正」我正在说话,他突然把我翻倒在床,把大鸡巴插入我的屁眼。「啊,不不,方
队,我没有事情,刚才不小心被碰了一下。这样吧,我们正谈的高兴呢,要不,你也来做做吧。等会我送你回去。
好好,那说好了。」我把电话给了他。「你个骚B,是不是我操你不过隐?还想再找个男人来操你呀?」

「不是,我只要你的赏赐,只要你操我就很满足了。」

「恩,很好。先等会。让我的大鸡巴在你B里还好休息一下,等回再好好插死你们一对淫夫荡妇。你,婊子,
帮我点根烟来。」他用大脚指插进我老婆B里说道。

老婆爬起来,正准备穿衣服。他一脚踹向我老婆。「小贱货,光着身子给我拿根烟不行吗?」

老婆拿了一根烟点好放到他的嘴里。他一边吸引,一边插在我后面,一边命令道,「给我揉揉肩,用你的骚乳
房。」老婆听话地把双乳在他肩膀上蹭来蹭去。

还不断发出淫贱的声音。

「叮当」门铃响了。我和老婆都不知所措的望着他。

「你,去开门。」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我说到。一把扯下我正要往身上套的内裤。

「这……」

「这什么这,滚出去接客。」他一把把我推出房间。

我霍出去了,捂着下体打开门。

「你——」方队惊异的望着我。正在我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你们进房间来吧。」

走进房间。他正让我老婆呈大字形睡在床上,他的一只手正在我老婆B里一进一出,另一只手正在不断揉搓着
我老婆的乳房。方队不敢相信地看了下我。

「你怎么这样对我朋友,这么对待我朋友的老婆,你……」

「你什么你,我这是在赏赐。看到这么淫荡的女人,你就不想操吗?你,」

他命令我,「去把方队的衣服脱下。」

我顺从的走向方队,在方队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他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了。

「帮他口交!」我跪下,一口含住那个黑黑的粗粗的大鸡巴,在我的嘴巴里,一会儿,那根大鸡巴慢慢变硬已
经塞满了我的嘴巴。

「方队,不要拘谨,狠狠操他的嘴巴。」我感觉到那已经膨胀的大鸡巴在我的嘴巴里抽插起来。我抱着那翘翘
的臀部。

「插死你,居然当着我的面偷男人。」他突然一下插入我的后面。

「怎么样,方队,爽不?」他们居然这样聊天起来。「方队呀,想不想插那个骚货呀?」

他见方队不出声,于是抽出自己的大鸡巴,「把方队抱到你老婆身上,让方队好好操操你老婆」我不舌的吐出
那巨大的大鸡巴,抱着方队走向我的老婆。我发现老婆的那里,已经是淫水泛滥了。

老婆色迷迷地看着方队胯下那根巨大的阳物,我还没有放下,她就迫不及待的用她那双不知摸过我多少次大鸡
巴的手摸上了方队的大鸡巴。同时嘴巴快速的凑了上去。

「对,你个骚货,就要这个样子,在你老公面前就要骚点,给他带上一顶高高的绿帽子,说着,他上了床。我
家那本来很大的床上,现在显得很小。

老婆显然很听话,不但吃方队的有滋有味,而且还改换了方式,一边舔方队,一边套弄起他来。我抱着方队,
想放下也不是。

「我们操你老婆,开心不?」

在熟悉的方队面前,我没有吭声。他不满意了,一记耳光扇上我的脸。你亲自对方队说:「方队,请你好好插
我老婆。」

「方队,请你好好插我老婆。」我抱着方队说道。方队显然已经认清形式,巨大的大鸡巴更加威武。拍拍我的
头:「我会为朋友好好操B的。」

「来,高一点,扶着,对准。」我按方队的指示,抱着方队插进我老婆的B里。方队显然已经习惯这样游戏,
虽然他的大鸡巴已经被我送插进我老婆的B里,可是他一动不动。可是我的老婆已经忍不住了,不挺地自己挺动。
嘴巴里还不停的喊:「老公,抱着方队,用他的大大鸡巴狠狠操我,插我,干我……」

他一边用手用劲捏我老婆的乳房,一边询问方队:「爽不爽?插朋友的老婆,而且是当着他的面,并且是他抱
着你插。」

方队兴奋地赞他,「真有你的,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手。」说着用力挺了挺下身,我的大鸡巴在方队的肌肤摩擦
下渐渐变硬,淫水沾在他的身体上。

方队已经感受了我抱着他干我老婆的刺激,大概觉得我抱着没有他自己抽插来得过瘾。叫我放下他。

「把你下贱的淫水舔干净。」刚把方队放下,他就对我下命令。我正中下怀的把正个脸贴上方队的屁股,伸出
舌头不停的舔,随着方队一次又一次有力的撞击,老婆的浪叫已经近于嚎叫,再加上他的双手不停的揉捏,老婆那
双奶子不停被操得波澜起伏。而他趁机坐上我老婆的头部,把屁眼对准我老婆的嘴巴,双手握住我老婆的乳房,让
乳房往中间靠拢,把他的大鸡巴在缝隙中不停的来回抽动。

看着眼前两个男人把我们夫妻这样的糟蹋,莫名的兴奋刺激我的大鸡巴一跳一挑。

他一边把屁眼来回摩擦我老婆的脸,一边把大鸡巴来回抽插我老婆的乳房,还一边邪气的望着我。「等会给你
奖励。」

「啊,方队一个猛烈的挺进,在我老婆的B里射进了精液。我老婆也显然要达到高潮了,」大哥,继续操我。
「他听了立马把大鸡巴狠狠插进我老婆那猾猾的B里,伴随着方队还留在里面的精液,发出扑呲扑呲的声音。看着
那一动一动的屁股,我难受得要死。

「啊」「啊」两声。我知道这队贱男女已经射了。

「过来。」他拔出刚从我老婆B里的大鸡巴,吃干净他。我好象得到莫大的赏赐似的,张大我的嘴巴凑了上去。

「把我的也舔干净!」方队也向我发号施令了。吃完两个人的大鸡巴,我满意的咋匝嘴。「好吃吗?」

我点点头。

「找个小碗来。」我疑惑的光着身子到厨房拿来一个小碗。他接过碗,让我老婆蹲起来,他把碗放到我老婆的
B下,一滴滴白色的液体流到碗里。接了一分钟,他看差不多了,又伸手在我老婆B里挖了一下,又带出了残留在
里面的不知是谁的精液,或者说是三个人精液的混合体。

「吃了他。」他把碗端到我的面前。我稍一忧郁,他已经一把抓住我的头发,而方队也立即上前掰开我的嘴。
老婆更是把那碗液体直接倒在我的嘴巴里。不知是谁一个直胸拳,一下子所有的精液顺着我的喉咙进入我的身体那
股精液在我体内不停的翻腾,我克制不住跑到卫生间,用手抠了吐了出来。然后准备放水水洗澡。「小月(我老婆),
给我放水。」

老婆光着身子,一脸的红潮还未褪去。走进卫生间,我们表情复杂的互相对视彼此的裸体。「放水吧。」我蹲
坐在马桶上,对小月说道。

过了几分钟,水放好了。我正要洗澡。他走了进来,「怎么?老婆已经把水给我放好了?」他双手在我老婆奶
头一个捏揉,又一只手在我老婆逼内一阵猛捅。

「来,老婆,给我擦背。」说着躺进浴缸。我看了眼水面漂浮的黑色阴毛,和一上一下荡漾的大鸡巴,准备走
出卫生间。

「站住。今天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老婆是用来做什么的。」

小月先帮他洗好头,接着是洗脸,洗身上的每一处,连他的大鸡巴都洗得那么仔细,洗好擦干。「你楞着干什
么?把你的内衣拿来。对了,要新的干净的,有没有?」

我默默退出卫生间,走进房间,发现方队已经睡了。我拿了一套新的内衣来到卫生间。「给我穿上。」我蹲下
身扶着他的身体,帮他穿上短裤,内衣、袜子以及外衣等。

「老婆,给方队放水。」他挤挤眼,小月暧昧的说,把方队叫出来洗澡。

「又转过头对着我。

「方队醒了没?去。把他抱来洗个澡。」

我抱着方队来到卫生间,把他放到小月帮他放好水的浴缸中。小月正准备给方队洗澡被他叫了出去。「老婆,
让那个贱人给他洗澡。你过来给我跑一杯好茶。

再给我揉揉。操你们两个还是挺累的。」我蹲下身体,第一次给一个成年男人洗起澡来。看着浴缸里的那具健
壮身体,我此时不但不为自己的今天的遭遇而脸红而愤怒,反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愉悦,难道我就这么贱?
我心里想着。难道平时一个掌管交通的局长就贱到这个地步?想到这个以前在我面前低三下四,对我唯唯诺诺的方
队现在居然躺在浴缸里让我帮他洗澡、看着刚刚还在我面前操我老婆的B操的那么欢的男人,我的手不由在他的被
水泡的又半硬的大鸡巴上停了下来。「动作快点。局长!」方队醒过来了,那个「局长」他说的特别重。

「今天真不好意思,操了局长你老婆的B。不过没有想到。局长你老婆比我老婆大可是B却比我老婆紧多了。
下次再好好插局长的老婆。可好?」他的手象以前我拍他的脸那样拍了拍我的脸,可是下手的力量明显比我那时候
拍他的要重。

「对了。今天没有操到局长你的B。明天到你单位好好招呼招呼。」我不但不感到屈辱,特别听了他后面的话,
我反而添了一丝期待,而我的下面也硬了起来。

我知道,为了一个交通事故,说好了明天他要去我办公室一趟。想到明天,想到我们在我办公室,我的大鸡巴
更是勃勃而动。「你个骚B。」方队一个巴掌扇向几吧。

走出卫生间。发现老婆正和那个男人缠在一起。老婆好象还不满足的样子。

那骚样,是我和她将近20年第一次见到。看到我和方队出来。他站起来:「送我的方队。」

我还没有洗澡。听了他的话,我只好等回家再洗了。「把这个穿上。」我一看,原来是我老婆刚才穿在身上的
一件吊带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剥下来了。我正犹豫。「这么晚了不会有人看见的,」他没有任何回旋的余
地。

我穿上他给我的那件衣服。

下楼。他和方队跟在我后面,不时,还有一只手摸摸我的大鸡巴。甚至还插进我的屁眼。

打开车。他们上了车。在路上他们倒没有再做什么。把他们送到家。我加快速度赶回家。打开房间,发现老婆
正躺在床上。我没有说话,小月也没有出声。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7点。

走到餐厅。小月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

「吃早点吧。」小月把一杯牛奶放到我的眼前。

「小月。」我欲言又止。「一切都别在意。我还是爱你的。」

迅速吃完饭。我站起身。小月已经把我的公文包递过来。二十来年的习惯了。

我接过包,没有事的象以前一样吻了一下老婆的额头。

开车到办公室。泡了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在热气中回味着昨天的情节。

「叮铃铃……」电话响了。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有点生气,谁这么早,「喂……」

我的质问还没有来得及继续,电话那边传来方队的声音,「局长。这么早就上班啦?是不是昨天晚上不尽兴呀?」

「不是。有许多事情要忙。」

「刚才我电话去你家,小月说你上班了,我就打到你办公室了。」他一改以往对小月嫂子的称呼,接着说到:
「小月好象很担心你呀。哦,对了。我马上去你办公室汇报一点事情。」撂下电话,我有点期待,又有点紧张。

「笃笃」敲门声响起。

「请进。」方队穿着警察制服走了进来。我站起来,习惯性伸出手准备握住方队向我的手,谁知扑了个空,方
队的手突然改了方向,往下一沉,一把抓住我的裤裆。

「别。」我慌张往门口张望。,还好,方队进来的时候门已经被虚掩了。我回到办公桌前,抽出那份交通事故
的处理递给他。

「怎么?赶我走?」方队笑着说。「或者这么一大早就把我事情办好,是为了让我有时间操你?」

我唬着脸。伸手向电话。「给方队——」我向秘书吩咐。「泡杯茶来」后面的话我还没有书出,已经被方队按
了。我抬起头。「局长就不可以亲自给泡杯茶吗?」他坐在我的办公桌上,用穿着皮鞋的脚在我的裤裆上踩了一下。
我重新拿起电话:「哦,方队的水不要泡了。我和他有些事情要处理。来人你就说我不在。」

我简单向秘书做了个交代,起身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扣好。

回转身,才发现方队已经坐到了我专用的椅子上。

「不错。局长的专椅就是不一样。坐着舒服呀。」方队两手在椅子的扶手上摩挲。看我楞着,向我招招手。「
昨天看你在他胯下吃得那么快乐。要不大爷也让你吃吃。」我双眼瞪着他裤裆微微隆起的地方。

「还等什么呀?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亲身亲为。」我蹲下身子,解开他的皮带,拉开他的拉练,褪下他的内裤,
掏出他的鸡巴,低下头,凑上前,张开嘴,含住那已经有所变化的肉柱,闻着裤裆散发出的骚腥味,我一吞一吐地
极尽所能的施展我的口交本领。方队的肉柱已经变粗变硬,他的双手用力按住我的头,好象要把我按进他的体内一
般。

「脱掉裤子。」

我赶紧站起迅速脱了裤子连同短裤。 「坐上来。」

我用手掰开自己的屁眼,坐了上去。

大概太干涩,方队插了几下都没有进去。「想不到你的骚B昨天被操了还这么紧。来把手张开。」

我张开手,方队往我手心吐了一口唾液。我把唾液擦到自己的屁眼,并且用手指尽可能往里面涂抹。

插了几下,还是不成功。一方面大概是在办公室做这事情紧张的原因,还有一方面是方队的几巴很大。早在我
们认识几年前我就知道,那时候我们一起去洗澡的时候,看到他那硕大的东西,我就有了想让他进入我后面的想法。
想不到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为了不错过被大几巴方队操的机会。我爬上办公桌,趴着撅起屁股,张开腿尽可能让屁
眼大开。还不断用手指进行扩张。

「好了。我来吧。」一根手指插进我的屁眼,大概是已经被我自己手指插过的原因,他的手指轻易就进去了,
迅速,方队又进入了一根手指:「欠操的骚逼,我让你贱。」方队的两根手指在我的里面不断的捅、不断的插进插
出,在方队的漫骂和插进插出的同时的我开始呻吟并且不断摆动起自己的屁股。「你个骚货、贱货。」又是一根手
指进入我的体内。

「啊——」

「舒服是把,等会有你爽的。」说完,方队抽出自己的手指,一根炽热的柱体直接刺入。

「啊,啊……」我的呻吟从他的刺入到开始抽插一声高过一声。

「我操,我操,我操操操。」方队一边用力地挺进我的体内,一边用手掰开我的屁股,好象要整个掰开把他的
大鸡巴种进我的体内一般。

不绝入耳的肉体撞击声和淫水摩擦声在我的办公室响起。此时此刻,我已经疯狂。我不停耸动自己的屁股迎合
他的抽插。

「我要操死你。我要射死你。射——死——你!」一股热流直抵我的直肠,甚至我还感觉那股热流在我的体内
横冲直撞。方队人一下趴在我的身上。大鸡巴还停留在我的体内。我用屁眼不断地夹着那根我盼望已久的东西。

「把它舔干净。」王队抽出还沾着精液的大鸡巴,把我从桌上拉下,按下我的头。我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
着那根还昂着头的宝贝。从龟头到冠沟,沿着青茎望下到睾丸,每一寸地方我都没有放过。

「爽不爽呀?」我含着方队的大几巴,使劲点点头。

「想不想射呀?」方队撸了一下我硬硬的大鸡巴。「来。表演一个手淫节目给大爷看看。

方队用脚把我抵在办公桌前。此刻我的脑海中已经没有羞耻这个字眼。我握着自己的大鸡巴不断的上下套弄着,
伴随着马眼里流出的淫水和刚才被操的激情以及方队那种不容否决的眼神,我咬牙憋气「要射了吗?」 我看见方
队把鸡巴在茶杯里洗了一下。我点点头,没有停下动作。「射到我喝的茶杯里。」我对着方队刚喝的茶杯一个有力
的长射。「啊!」我长长的舒了口气。

「喝了他。」方队把手在他刚喝的茶杯中一搅,我顺从接过,一口气喝下那半杯混合我的精液的茶。

方队穿好裤子,拍了拍我的屁股。「不错,今天插你插得很爽。给你个奖励。」

说着把手指插进我的屁眼,顺带出他射在我体内的他的精液往我嘴巴上一抹。

「我走啦!」方队拉开门,不顾我还没有穿好衣服。「谢谢局长的招待!」

还好门外没有人。我红着脸捂着下体私处:「方队慢走。!有空来家里做。」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出「家里做」这话的。本来我是想叫他有空来办公室坐的,可是脑海里闪现的是「家里做」,
哎,我这是怎么了,堂堂一个局长既然堕落下贱如此。

「我会的。那还不得难为嫂子和局长你呀。!」方队话里有话的走远了。

我穿好衣服,把办公室整理好。开始忙起了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