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宓姝脱壳记(十七)
宓姝脱壳记(十七)
作者:家荣 字数:12451

(十七)

快到酒店时,我又交待侄女待会该怎么应对的话术后,刚抵达酒店门口,便 有泊车小弟上前,帮我打开车门,漾着制式的笑容说:「嗨,江哥。」

「阿良,今天轮到你值班呀。对了,我跟许经理约好了。」

「好的,您请进,我帮您停车。」

我下车时,趁着与他握手的机会,不动声色地给他一百元小费,而他则是迅 速将手缩回后立即伸进了裤管的口袋,同时用对讲机连络里面的干部。

等到我下车,绕到副驾驶座的车门,侄女立即打开了车门下车,并紧紧地挽 着我的手臂,紧跟着我的脚步,走向酒店大门。

「姝姝,放轻松,就当和同学去普通的KTV唱歌。」

「……不晓得为什么就很紧张,可是又莫名地兴奋起来,怎么办?」

「拜託,你是女生耶!难道你有双性恋倾向?」

「没有啦!只是第一次来这种不良场所觉得很刺激。」

「嘿嘿,那你就祈祷待会儿不要又在包厢里潮吹丢脸了。」

侄女听了之后轻搥我一下,羞恼地说:「别再说了!被你这么一说,那种感 觉又来了。」

「呵呵。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带亲侄女来不良场所找乐子。」

「好了啦!你再说我就回家了。」

「好好好,不闹你了。」

甫进酒店大门,即见走道两旁站满了男性服务生,大声向我们问好,而侄女 从没见过这种阵仗,加上我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以至於她更用 力地抓着我的手臂,脸上更是瞬间浮起了臊羞的红霞。

众人问好之后,一名年约三十岁的男子立即迎上前,面带笑容地说:「江哥, 好久不见,这边请。」

随后我们在他的引领下,走进了一间包厢。一进门,侄女立即在我耳边轻声 说:「我先去洗手间」后,便松开了手,急急忙忙地走进了包厢里附设的厕所。

这时,引领我的男子则是瞟了厕所一眼,低声问:「江哥,今天来是?」

「哦,那个是我刚调教不久的性奴妹,今天正好有空带她来见识见识。对了, 小许,巧巧有没有班?如果有就叫她过来,另外看有没有双性恋的妹,有的话叫 来带她开开眼界。如果没有的话,就找个会带动气氛的,让她好好学习一下。」

「OK,没问题。江哥,今天喝什么酒,需要哪些下酒菜?」

「先来一打海尼根,然后冷盘卤味都来一点,再炒两个青菜,最后来几瓶绿 茶解解酒,今天不想喝太多。」

「好,江哥稍坐,我马上安排。」

小许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包厢,而我则坐在沙发上,顺手点了根菸,随后就拿 起了遥控器,熟练地输入了歌曲代号。

刚点完几首会唱的歌,就看见侄女红着脸走出洗手间,来到我身边坐下,忐 忑地问道:「叔叔,等一下要怎么做?还有,为什么他们要叫你江哥?」

「来这里只是轻松一下,干嘛让人家知道我们的真实姓名?所以我刚才在车 上才会交待你,如果等一下有人问你的名字,你说叫仙蒂就好,其他不用说太多。 至於该怎么玩,你和同学在KTV怎么玩就怎么玩。对了,等一下你也叫我江哥 吧,这样我们的真正关系才不会露馅。嗯,你想唱什么歌就先插播吧。」

「我还以为你用包皮哥的名号,从台湾头征战到台湾尾呢。」

「去你的!包皮哥只能在网上用好吗!在这里叫包皮哥,早就被酒店小姐笑 死了。不同场合要换不同的马甲,知不知道!」

「哈哈……对了,这里的歌会不会太老?」侄女随口问着,便坐在点播机前 操作触控式萤幕片刻后,就点了几首歌。

没多久,音响设备便响起了歌曲前奏,而侄女听到后便拿起了麦克风,随着 前方投影墙显示的字幕,轻声地哼唱起来。

侄女唱没几句,包厢门忽然响起了敲门声,随后便有两名男性服务生端着啤 酒及冷盘鱼贯而入。

当服务生将东西摆好后,又撕开了湿纸巾的包装袋递到我面前,而另一个服 务生,也同样将撕开的湿纸巾递到侄女面前。她可能第一次见到如此贴心的服务, 以至於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她见我从容淡定地抽出纸巾擦手,也跟着有样学样; 等我擦完了手,便拿出了两百元放在托盘上,而他们则是大声地说:「谢谢大哥, 大哥请慢用」后,就一起退出了包厢。

「叔……江哥,这样也太好赚了吧?」

「这是酒店不成文的规定嘛,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服务这么好。」

话声甫落,包厢门又响起了敲门声,随后就看见许经理,带着两名穿着黑色 的低胸马甲上衣,以及同色迷你裙的女孩子走进了包厢。

「江哥,巧巧听到你点她,就马上推掉其他客人过来找您了。这是琪琪,您 还满意吗?」

我见他悄悄对我比了个二的手势,便点头说:「嗯,就她吧。」

「嗯,那江哥,您慢慢玩,我待会再过来跟您喝两杯。」

「嗯,你忙吧。」

等小许离开包厢后,两名年轻女孩便走到我身边,在我和侄女之间坐下。我 直接点名的老相好巧巧,立即拉开了啤酒拉环,夹了几颗冰块放进酒杯,分别为 我和她自己倒了啤酒后,先是拿起了杯子递到我手上,然后才一手轻搭我的大腿,日本酒色网站 一手拿着酒杯说:「江哥,今天终於想到人家啦。」

我一口喝掉杯中的啤酒后,说:「呵呵,最近比较忙嘛。对了,跟你介绍一 下,她是我的助理仙蒂,现在利用暑假在我们公司打工,她还是个大学生,你们 不要欺负她唷。」

「哇!江哥已经升官配助理啦,恭喜恭喜,我敬你。」

「你不要一直灌我酒,也跟仙蒂认识一下嘛。」我嘴上这么说,还是豪爽地 一口乾掉第二杯啤酒。

「嘻嘻,仙蒂吗,我叫巧巧,很高兴认识你,来,我敬你。」

「巧巧,很高兴认识你。」

由於以前和侄女玩过酒客与小姐的COSPLAY游戏,所以她对此并不陌 生。

当侄女乾掉了杯中酒之后,她身旁的琪琪立即帮她倒满了酒,并且举起自己 的酒杯,漾着开心的笑容说:「仙蒂,我叫琪琪,很高兴认识你。嘻嘻,你好漂 亮,身材又辣。为你的好身材,我敬你。」

「哪有!你比我漂亮呢。」

有了酒水开道,打开话匣子后,很快就打破了有些诡异的尴尬氛围,我们一 男三女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或是举杯同乐,要不然就是拿着麦克风,唱着耳 熟能详的流行歌曲。

当侄女看着投影萤幕,开心地哼唱她点的歌曲时,巧巧忽然凑在我耳边轻声 问:「江哥,今天怎么想到带辣妹来这里?」

「她是我的奴,怎么样,正吧?」

「哇!原来江哥喜欢玩这种的,难怪每次跟你出去,你都想绑人家。唔……

她能接受吗?「

「当然呀,要不然也不会带她来见识。对了,你跟琪琪熟不熟?」

「还好吧,她来不到两个月。你问这个……今天打算框她吗?」

「呵呵,先看看再说。我觉得她好像很闷,不太会玩。」

「她是发情啦。你没发现她好像对仙蒂有意思?」

「呃……你是说,琪琪是『拉拉』?」

「她是男女通吃啦。不过,如果男人要框她出去的话,要看她合不合意。如 果她看不上眼的,她就会想办法拒绝。江哥,如果你打算框她的话,我觉得你可 能会被她打枪;不过呢,如果是仙蒂约她出去吃宵夜,她说不定会答应喔。」

「嘿嘿,我比较想约你出去吃宵夜。」

「只有吃宵夜可以,如果还有其他节目的话,我……我昨天『妹子』来了, 怕扫了你的兴。」

「嘿嘿,其实我不排斥『碧血洗银枪』喔。」说到这里,我瞅了她一眼, 「不过话说回来,你拒绝我的藉口用得真烂!如果你真的昨天妹子来了,那等一 下怎么秀舞?」

「嘻嘻,被你发现了。好啦,是人家错了,今天真的没心情陪你出去玩,我 自罚三杯赔罪。」

「算了,你喝的酒还不是算在我头上。如果你真的不方便的话,就叫小许找 其他妹纸过来吧,你的枱费照算。」

「江哥,谢谢你,改天我再私下约你出去喝咖啡。」随着话落,巧巧乾掉手 中的啤酒后便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才起身走出了包厢。

虽说婊子无情,不过巧巧是我认识的酒家女中,行事比较合我意的妹纸。

她的面貌还过得去,年纪猜测大约二十四岁左右,据说刚满十八岁就下海当 酒店小姐。

她不会像有些小姐要嘛曲意迎合,要嘛就是和你出去后,明明答应开房做爱, 可是吃完了宵夜,却又找理由闪人,让你白花了一笔出场费。她既不会刻意讨好, 也不会把你当成人傻钱多的凯子,胡乱要你买昂贵的礼物送她,之后又变卖这些 礼物换现金,所以我和侄女在一起之前,曾带她出场几次,而她也非常敬业地尽 量满足我的需求,让我觉得跟她相处时非常自在,不会感觉这只是一场没有感情 的性交易。

正因为如此,从她刚才的言谈中,我知道她应该真有烦心事,才大度地请她 找其他小姐坐陪,而且还算她的坐枱费。

巧巧离开没多久,许经理又带了一名穿着相同制服的年轻女子进来,带到我 身边,说:「江哥,不好意思,刚才巧巧接到她妈妈住院的电话,所以赶着去医 院,开心五月天快播她交待我帮你找一个正妹,这是小可,你觉得满意吗?」

知道这是酒店通用的借口,所以我也不为意,不过看着眼前清秀脸蛋,又有 些羞怯的年轻女孩,我面无表情地问:「她会不会玩?如果太闷就不要了。」

说到这里,我立即凑在他耳边轻声道:「重点是可不可以出去做S?不可以 就别浪费时间了。大家都这么熟了,你也知道我的个性,我不要听到什么看我手 腕之类的屁话。可不可以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江哥放心,巧巧跟我提过了。虽然小可才刚来一个礼拜,不过她在我们店 里的口碑不错,我想一定能令您满意。」

「好吧,既然是巧巧大力推荐的,就让她坐下吧。」

「江哥,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没想到许经理刚离开包厢,我的耳边传来夸张的惊呼声。

我转头一看,只见这个小可和侄女两人面面相觑,一脸尴尬地看着对方。

我好奇地问道:「仙蒂,怎么了?」

侄女起身后来到我身边,在我成人黄色小姐做爱片耳边轻声说:「呃……她叫陈妤薰,是我系上 的学姐,暑假后升大四。」

听到这个劲爆的答案,我只能说──这世界真他妈的小!

「那……要不要再换一个?」

侄女对我轻点头,随后又忐忑不安地说:「要不,我们还是回家吧。」

「还是换一个吧,这里规定最低消费两小时,现在走还是要给两小时的包厢 费。」

正当我和侄女窃窃私语,讨论去留问题时,小可忽然怯怯地开口:「学妹, 你让我留下来好不好?我今天还没有人点枱。」

话声未落,就听到琪琪沉着脸说:「你懂不懂规矩!怎么能硬要客人点你的 枱!不行,我要向许经理反应。」

「唉~~算了算了,琪琪,大家都是工作夥伴,没必要把气氛搞这么僵。小 可,你如果愿意的话就留下吧。不过……琪琪,你说该怎么处罚小可?」

「江哥,您决定吧。」

我看着忐忑不安的小可,眼珠子转了几圈后,就叫琪琪开了六瓶啤酒,之后 对小可说:「你一口气乾掉后马上秀舞。你如果做到的话,就可以坐在这里了。」

「呃……叔……江哥……」侄女拉着我的手,似乎想为小可求情,不过我却 板着脸喝斥她:「少啰嗦!因为她坏了我的兴致,如果不接受点处罚,让她长点 记性,以后遇到脾气比我差的客人,她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哥,别生气,我……我喝。」

「记住,千万别喝了之后就跑到厕所吐出来,否则这六瓶酒钱不但要挂你的 单,而且还要重喝才算数。对了,琪琪,你叫许经理过来做见证,不要说我藉机 生事,欺负小姐。」

「嗯,江哥您稍坐,我请经理过来处理。」

当琪琪离开包厢后,我立即对小可说:「小可,你等一下不必急着一口气喝 掉这些酒,而且喝得时候要装可怜一点,我才有藉口找台阶下,知道吗?」

「咦?叔……江哥,你?」侄女惊讶地看着我。

「刚才我不这么做,让琪琪直接叫经理来的话她就惨了。为了她好,我只好 出此下策。」

「唔……谢谢大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小可红着眼眶说道。

没多久,琪琪就带着许经理走进包厢;当他瞭解整个情况后,先向我道歉赔 罪,接着又叫小可跪下来向我道歉,之后便按照我说的当着大家的面,直接一口 气灌下一整罐的啤酒;连续灌了三罐啤酒后,我见她红着眼眶,大口大口喘气地 可怜模样,才开口说:「好了,看在仙蒂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算了。小许,你觉 得呢?」

「江哥大人大量,小许我没话说。小可,还不赶快谢谢江哥。」

「谢谢江哥。」见她拿起啤酒罐准备往嘴里灌,我连忙出声阻止她:「喂!

这里的啤酒很贵耶!你想要灌水酒费也没必要用这招吧。好了,琪琪,叫小 可准备秀舞吧。小许,没事了。不好意思,你忙吧。「

「哪里哪里,如果江哥需要服务再找我。」

许经理离开包厢后,琪琪立即在包厢门内,将一根铁棒插在地上抵住门板, 接着就回到了沙发座,拿起遥控器插播了一首歌,没多久便响起了震耳欲聋,又 带着几分暧昧意味的舞曲,而小可听到音乐后就站在我面前,随着旋律开始扭腰 摆臀起来。

「你去前面跳。」我指着茶几外的场地说道。

小可听了之后,眼眶含着委屈的泪光,依言走到了还算空旷的场地,随着舞 曲的节奏,跳起了香艳火辣的艳舞。

当我欣赏小可性感撩人的舞姿,不经意转过头时,赫然发现琪琪竟已经解开 了身上的马甲及迷你裙,穿着内衣丁字裤直接跨坐在侄女身上,并且含情脉脉地 看着她,在她身上摇摆扭动着;而侄女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整张脸瞬间涨红, 不知所措地看着琪琪。

我看到如此香艳的场面,便恶趣味地抓起了侄女的手,直接按在琪琪坚挺的 胸部上。

「啊~~」侄女竟惊慌地尖叫。

「嘿嘿,仙蒂,摸女人的咪咪是什么感觉?」

「唔……感觉怪怪的。」侄女臊红着脸说道。

「呵呵,琪琪,来而无往非礼也,你也摸仙蒂的咪咪呀。」

「江哥,可以吗?」

「我上次听她说,她被女生摸到潮吹,所以想证实是不是真的。」

「呴!叔叔,你很变态呐!又提这种事羞辱人家。」

由於侄女大声喊出这句话,而这时舞曲正好在过门阶段,音量忽然变小,於 是此话一出,琪琪和小可的动作倏地一顿,并且对我们投以惊疑不定的目光。

「呃……你们看什么看!舞还没秀完呐。认真点跳,要不然没小费。」

带着些许恼怒语气的话落,两名酒店小姐便随着音乐再次扭动起身躯,同时 解开了胸罩的背扣,脱掉了性感的丁字内裤,就这样全身赤裸地跨坐我和侄女的 身上,并且露出暧昧的撩人眼神看着我,而小可的下半身则是缓缓地磨蹭我的裤 裆。

「呃……叔……江哥……太辣了,身体好热……」侄女靠躺在沙发椅背上, 臊羞地涨红着脸,双手拼命在两侧脸颊搧风。

「呵呵,如果你觉得热的话,要不要跟她们一样?」

说完这句话,见侄女犹豫又害羞的模样,我便对琪琪说:「琪琪,你就帮仙 蒂吧,要不然我怕她会热死。」

「哎唷~~叔叔,不要啦,很丢……呃……」侄女尴尬地看着我们一眼,随 即用双手遮住了脸。

这时,坐在我身上的小可,则是在我耳边轻声问:「江哥,你是真的是学妹 的亲叔叔?你们两个?」

「没什么啦,她借住我家,所以我知道她一些小秘密而已。」

「那你带她来这里是?」

「唔……她就说要做什么专题报告……对了,你该不会也是做类似的专题报 告,所以来这里假扮酒店小姐,实际体验她们的真实生态?」

「唔……我……我为了帮男朋友还卡债……」

「哇!你男朋友也太渣了吧!自己欠债竟然要女朋友下海还债?!」

「没办法,谁叫他买东西都是刷我的卡。我不想让爸妈知道,只好……」

「那男朋友呢?没跟他要钱?」

「他……跑了……」

「跑了?!」

只见她叹了口气,说:「我跟他是在聊天室认识的,他住南部,从事汽车业 务工作。我们交往了一年多,有一天他说公司需要业绩,就要我刷卡付头期款, 买一辆车帮他做假业绩,等奖金下来后就把车卖给同行就马上还我钱,没想到等 我刷了卡后,他就一直没有消息,等到我发觉不对劲南下找他时,才知道他利用 职务之便,私自帮我办理交车手续,而且交完车没多久就离职了,所以我不但找 不到人,还要帮他付这笔车贷。」

虽然我没有像侄女说的「从台湾头征战到台湾尾」那么夸张,但以我『走跳』 特种行业多年的经验,自然明白欢场无真爱的道理,因此对於小可这不知真假的 呆傻遭遇,我除了默默为她掬一把同情的清泪外,就没有其他表示了。

正当全身赤裸的小可,坐在我的大腿上,诉说完她的悲惨遭遇后,我转头看 向侄女,就看到琪琪居然含情脉脉地看着侄女,并且抓着她的手按向自己那无布 料遮掩的坚挺酥乳,而宓姝则是臊红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看到眼前这血脉喷张的情景,我不得不感叹──果然男女有别!

因为我在欢场混了这么多年,还没遇过和酒店小姐第一次见面,她就主动脱 光光,并且热切地献上她的胸部,让客人恣意把玩,没想到琪琪遇上了侄女,就 像乾柴碰上了烈火,完全没有身为女孩的自觉与矜持,这让我忽然对侄女产生没 来由的羨慕嫉妒恨,因而萌生了想要凌辱她的念头。

於是乎,当我看到全身赤裸地跨坐在我身上的小可,她胸前那对迷人的美乳 时,我倏地灵光一闪,立即从皮夹掏出了一千元摆在茶几上,大声说:「小可, 琪琪,谁能脱掉仙蒂的衣服并把她搞到潮吹,我就赏她一千元。」

此话一出,侄女惊恐地大叫:「叔叔,不要啦!很丢脸呐。」

小可瞟了我一眼,见我一副抱着看戏的心情不发一语,仍小心翼翼地问道: 「江哥,这样真的没问题?」

小可见我不置可否地轻点头后便立即起身,走到侄女身旁,以调笑的语气说: 「学妹,来这里玩就要放轻松咩。如果你真的很热的话,可以和我一样把衣服脱 掉嘛,这样比较凉快唷。」

坐在侄女身上的琪琪,已经将手搭在她肩膀上的银白色细绳,边往下拉边说: 「仙蒂妹妹,你都看过我的身体了,也让我欣赏你的好身材嘛。」

随着话落,琪琪觑准了侄女那臊羞犹豫地难得机会,双手勾起了细绳,顺势 往下一拨,然后宓姝胸前那对穿挂着乳环的坚挺美乳,便毫不保留地映入了我们 三人的眼底。

「哇!好性感呀!」琪琪惊呼一声后,竟直接伸出手握住了侄女的酥乳,并 且像恶作剧似地,将食指微勾后朝那已经硬挺的乳尖轻轻一弹。

「喔~~」侄女发出了不知是痛还是舒服的轻吟。

「嘻嘻,仙蒂妹妹,你的身体很敏感唷,现在是不是想要了?如果是的话, 姐姐可以帮你唷。」

这时,只见侄女臊红着脸,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可是却嘴硬地说着:「不 ……不要……琪琪姐,不要让我……」

侄女的话才说一半,小可竟主动伸出了舌头,舔弄起她的乳尖,同时伸手探 向了她的裙底,紧接着便听到小可的惊呼声:「哇!学妹,你居然连内裤都没穿, 而且还敏感多水,简直骚到骨子里了呢。嘻嘻,既然下面都流水了,就乾脆把衣 服脱了吧,免得等一下出门被人发现你裙底的水渍,那就糗大了。」

宓姝来不及开口反驳,琪琪蓦地推开了小可探向侄女裙底的手之后起身,并 趁她不知所措之际,『唰』地直接脱掉了她的衣服,接着便跪在地上,边用手指 搓揉她那早已湿濡不堪的淫穴,边以调侃的语气说:「呵呵,仙蒂妹妹,没想到 你的『妹妹』还大有文章呀!不但有刺青,还穿了妹妹环,真的好酷……嘻嘻, 大家都是女人,不用害羞啦!你现在放轻松,把一切都交给姐姐,姐姐保证等一 下会让你舒服到──以后只想跟女人在一起。」

「喔~~琪琪姐……不要……会有感觉……唔……叔叔……我想回家……」

「嘿嘿,仙蒂,现在时间还早嘛,干嘛急着回家?要回家也要等你尽兴之后 再说,要不然今天这笔钱就白花了。小可呀,你看琪琪这么卖力取悦仙蒂,你再 不加油,万一仙蒂真的被她搞到潮吹,我等一下颁奖金给她的时候,你可别在一 旁眼红嫉妒喔。」

小可听了之后,瞅了侄女一眼,接着便将她的手高举过头,同时弯腰将嘴凑 到了她的胸部,随后伸出了舌头,舔弄起她那对穿挂着乳环的酥乳。

面对两女兵分二路地激烈攻势,侄女刚开始还羞愤地挣扎着,可是当琪琪边 舔弄她那因充血而肿胀的阴蒂,边用手指抽插她那湿漉漉的浪穴没多久,她就发 出了令我兴奋不已的急促喘吟声。

见侄女已经进入了发情状态,我立即拿出了手机,转到录影功能,记录下她 这浪荡的模样。

「嘿嘿,仙蒂,你真的好淫荡呀,居然被女人玩也会兴奋!?唔……你已经 正式进入痴女境界啰……」

「唔……喔……变态叔叔……啊……琪琪姐,不要……会……啊……啊……

到了……到了……「

当侄女发出了高潮的呻吟时,只见琪琪忽然加快了手指的抽插速度,而且舌 头也以高震荡的频率,飞快地挑弄着她的阴蒂,结果没多久,我就看到了一道透 明的水渍,从宓姝的穴口激射而出,而早有防备的琪琪立即将头一偏,於是那道 水柱便擦过她的脸,洒落在侄女身下的沙发及地上。

「嘻嘻,仙蒂妹妹的身体好敏感呀!这么快就潮吹了!」

琪琪拿起了桌上的湿纸巾,先擦拭自己手中的水渍,接着便体贴地清理侄女 两腿之间的秽渍,而她则是躺靠在沙发椅背上,闭着眼睛急促地喘气着。

「呵呵,仙蒂,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呀?」我兴奋不已地问着。

侄女缓缓地睁开眼,瞟了我一眼,便嘟着嘴嗫嚅道:「坏叔叔,变态主人, 哪有这样玩人家的!讨厌!」

此话一出,小可和琪琪立即瞪大了眼睛,惊疑不定地看着我们,随后小可期 期艾艾地问道:「学妹……唔……他……你……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唔……我……」侄女这时像不顾一切豁出去似地,竟直接坦承道:「其实 ……叔叔是我的主人葛格,我是他的性奴。」

两名酒店小姐震惊地看着我们叔侄俩;过了好一会儿,琪琪忽然挨到我身边, 露出小女孩般地羞怯神情对我说:「唔……江哥,我……我可不可以跟仙蒂做朋 友?」

「嗯?」我楞了一下,「唔……你该不会真的对她有意思吧?」

只见琪琪臊羞地低下头,轻声嗫嚅道:「我觉得仙蒂妹妹很漂亮,个性又很 乐观开朗,我觉得她跟我很配……」

「呵呵,仙蒂,没想到你的魅力这么大,居然有女人对你示爱耶。」

「唔……琪琪姐,我……不好意思,我没有拉拉的倾向,所以我们可不可以 只做单纯的好朋友?」

「嗯,没关系。如果……」琪琪忽然斜睨了我一眼,「如果你觉得江哥不好 的话,我……我可以包养你。」

侄女听了之后忍不住噗哧地笑了一声,随即哭笑不得地说:「叔叔对我非常 好,我很喜欢他。」

「哦。那……为什么你要当他的性奴?刚才他叫我们那样对你,你不会不高 兴吗?」

「嘻嘻,那是我跟他之间的情趣啦。如果我真的不喜欢的话,我会直接提出 抗议……只是……我发现我现在提出抗议的机会愈来愈少。」侄女说到这里,忽 然将视线移到了小可身上,「对了,学姐,我希望你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毕竟我 跟叔叔的禁忌关系不能公开。」

小可听了之后,夸张地惊呼道:「啊!你们真的是那种关系?他真的是你亲 叔叔?」

侄女臊羞地点点头,而我则是抢在她开口前说:「好了啦,我们来这里是找 乐子放松,不是找人做心理谘商聊八卦的,你们就别再套她话了。有时候,适当 地装傻会活得比较久,知道吗!」

小可听了之后,则是耸耸肩,吐了吐舌头,随后便帮我倒满了酒,然后举起 她的酒杯说:「江哥,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别再跟我这小女子计较了。我先 乾为敬!」

「这还差不多。」我一口乾掉了杯中酒,随后便拿起了桌上的一千元递给了 琪琪:「喏,琪琪,这是给你的奖励。」

没想到琪琪并没有收下这笔奖金,反而把钱塞回我手中,说:「江哥,我可 不可以用这一千元换仙蒂的手机电话号吗?」

「这个你跟她沟通,只要不撬我墙角,我并不反对你们成为好朋友。」说完 这句话,我还是把钱塞进她手里。

「唔……谢谢江哥。」

琪琪收了钱之后,就坐到侄女身边,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地交谈起来,而小 可则是坐在我身旁,陪我喝酒聊天玩游戏。

过了好一会儿,我见茶几上凌乱狼藉,便在小可的耳边轻声道:「小可,你 叫服务生进来整理桌面,并且再多要两桶冰块。」

小可依言按了服务铃片刻后,见她拿起了衣服,我立即出声制止她:「等服 务生来了再穿。」

没多久,当包厢响起了敲门声,小可立即套上了迷你裙,将马甲遮住身体后, 起身去拔掉卡在门板的铁棒时,琪琪见状也立即拿起了衣服遮住三点,只剩还在 状况外的侄女,仍然全身赤裸地看着两女怪异的行径。

我见琪琪正想开口时,立即出声说:「琪琪,你没看我的酒杯空了吗,还不 赶快帮我倒酒。」

琪琪瞅了我一眼,又用眼角余光瞄了侄女一眼,随即明白了什么,於是便按 照我的要求,拿起了啤酒倒进我的杯里。

随着包厢门打开,一名男性服务生走进来时,看到一丝不挂的侄女后先是一 楞,但很快就目不斜视地走到我面前,漾着制式的笑容说:「大哥,请问需要什 么服务?」

我朝小可呶了呶嘴,她立即开口说:「帮我们整理一下桌子,然后送两桶冰 块。」

「好的,我马上帮您整理桌面。」

当服务生快速清理茶几上的东西时,侄女依旧傻楞楞地坐在沙发上,就这样 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似乎没发现她这全裸的模样,早已被他看光光,直到他离开 后,她才回过神,忽然拿起了桌上的湿纸巾丢向我,同时嘟着嘴大骂:「变态叔 叔。」

随后又以埋怨的语气对琪琪说:「琪琪姐,你很不够意思呐!明知道叔叔想 让我丢脸,你居然不提醒我一声,害我被人看光光。」

「仙蒂,对不起啦,是江哥要我帮他倒酒,所以我来不及提醒你。你现在把 衣服穿上,要不然待会服务生又要进来。」

「算了,叔叔就是希望我给人看光光。」说到这里,侄女忽然对我伸出手, 「给我一百。」

「为什么?」

「小费呀。刚才琪琪姐听你的话就有一千,我现在满足了你的变态愿望,应 该也要有一些奖励吧。别忘了,我现在是你从别家酒店找来的小姐。」

听到这句话,我立即掏出了一千两百元塞到侄女手里,说:「你等一下如果 敢全裸给服务生两百小费,这一千元就给你当奖金。」

「没问题,这可是你说的!」侄女赌气似地撂下了豪语。

没多久,当服务生端了冰桶进来放在茶几上后,全裸的侄女忽然握着两百元, 起身走到他面前,冷不防地搂住他的脖子,同时身体也贴了上去,然后在他脸颊 亲吻了一下,将两百元塞进了他的裤袋里,面带微笑地说:「谢谢你。」

看到侄女不但整个身体贴在服务生身上,而且还主动亲他的情景,我的鸡巴 立即硬了起来。

等服务生傻笑地离开包厢后,我立即起身来到侄女身边,紧搂着她的腰,同 时将嘴巴印上了她的唇瓣,不顾旁人地与她热吻起来。

唇分后,侄女冷不防地伸手探向了我的裤裆,随后在我耳边轻呼道:「哇!

变态叔叔,你竟然硬了!「

「太兴奋了嘛。没想到你比我想像得还敢玩。唔……好想干你呀。」

「那我们现在回家?」

「可是我等不及了,现在欲火焚身呀。」

「唔……你该不会想在这里吧?」

「嗯哼。」我对她点点头。

「可是……有人看……」

「刚才都看过你潮吹的样子了,没关系啦,我跟她们说一声,请她们帮我们 把风。」

「叔叔呀,你该不会想顺便玩3P4P吧?」

「跟她们玩要给钱,我又没跟她们提这个。」说到这里,我转头看着目瞪口 呆,呈现石化状态的两女,说:「小可,帮我把风。琪琪,音乐放大声一点。等 一下什么都不要说,我给你们一人五千封口费。」

交待完这些,我立即抱起了侄女放在沙发上,然后拿出了手机递给了小可, 随后就脱掉了衣服,抽出了腰际的皮带,绑住了侄女的手,接着便扶着硬挺的鸡 巴,对准侄女那再次湿润的穴口,下半身用力一挺,就在两女惊疑不定的目光中, 在包厢里直接和侄女做了起来。

一开始,侄女还有所顾忌,甚至臊羞地别过头不敢看我,但当我卖力耕耘片 刻后,就见她被绑的双手高举过头,闭着眼睛面向我,嘴里说着:「叔叔,这样 好丢脸,可是又好有感觉……喔……好刺激……好爽……呜呜……主人葛格……

用力干不要脸的姝姝……干死姝姝吧……啊……啊……要到了……「

正当我用男上女下的传统姿势,奋力挺动下半身时,琪琪忽然凑了过来就去吻.com,直 接就吻上了侄女粉嫩的嘴唇,同时抓着她的手握住自己的美乳。

「嘿嘿……姝姝,琪琪主动亲你耶……喔……好刺激……嗯,琪琪呀,等一 下不能跟我要小费唷。」

「唔……唔……」

回答我的只有热吻的闷哼声,直到两人唇分之后,琪琪边搓揉侄女的胸部边 说:「江哥,你放心,我只想好好疼爱仙蒂,让她舒服……嘻嘻,好久没跟女生 亲亲了,仙蒂的嘴唇好软,亲起来好有感觉喔……」

「呵呵,姝姝,喜不喜欢这种3P?」

「讨厌!感觉好奇怪……喔……琪琪姐,不要亲人家的咪咪啦,这样太刺激, 太有感觉……会……会高潮……啊~~又要到了……喔喔……」

「嘻嘻,仙蒂妹妹,会高潮就表示你爱我,所以以后你就是我老婆啰。老婆, 我爱你。」

琪琪说完,又主动吻上了侄女的嘴唇,双手也不停地把玩她那穿挂着乳环的 坚挺美乳,把她送上了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颠峰,直到我精关一松,将积存已久 的浓精,毫不保留地全部射进她那紧窄湿滑的淫穴里,就这样一起攀上了极乐颠 峰。

当我心满意足地抽出了肉棒,看着从侄女穴口倒流而出的精液时,一直在旁 边把风兼摄影的小可忽然走到我面前跪下,张开了嘴,含进了我尚未变软的肉棒, 仔细地用嘴帮我清理龟头上的残精。

对於她这突兀的行径,我讶然又纳闷地问道:「唔……小可,你这是?」

小可用嘴清理完肉棒,将残精吞进肚子后,才害羞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 刚才看你们做爱,我看着看着忽然好有感觉,所以就忍不住……江哥,你可以再 来一次吗?我……我不会收你钱。」

「不好意思,我不习惯白嫖,而且今天也没打算框小姐出场……」

「我……我可以提早下班……」

我正要开口严词拒绝时,侄女忽然从沙发上坐起对我说:「叔叔,如果你这 个月的酒店『叩达』还够的话,就框她们两个出场吧。」

「咦?你被我干傻啦?!」

「你才人傻钱多咧!」侄女先拜託琪琪帮她解开绑在手上的皮带,然后边用 湿纸巾擦拭从穴口倒流而出的精液边说:「我都没有正大光明看你和其他女人做 爱,所以我忽然想欣赏你夜御百女的雄风。」

「夜御百女?!你想让我变成人乾呀!就算加藤前辈也没那本事!再说,就 算我人傻钱多,也没有土豪到把整家酒店的小姐都包下来好吗!」说到这里,我 把目光转到琪琪身上,问道:「你们这家店,应该没有一百个小姐吧?」

随着话落,两名酒店小姐已然笑倒在沙发上,琪琪边揉着肚子边笑道:「哈 哈哈~~江哥,你以为我们这里是大陆的天上人间呀!哈哈,仙蒂,你跟江哥说 话的尺度都这么大吗?」

「你跟一个变态在一起生活久了,根本不存在话题尺度的问题。」

「学妹,既然你觉得叔叔变态,为什么还愿意跟他在一起?」

「撇开他这变态的性癖外,其他方面都对我满好的,不但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对我也非常体贴,所以我愿意跟他在一起。」侄女说到这里顿了顿,「对了,学 姐,叔叔现在还是单身,如果你能接受他变态的性癖的话,可以考虑当我婶婶唷。」

「唔……他有什么变态的性癖?」

「就喜欢玩SM,露出这些游戏。不过最变态的还是他有重度淫妻癖,就是 希望很多男人和他一起玩他的老婆。」

小可皱着眉头说:「所以……刚才……」

侄女点点头:「他看到我主动对陌生男人投怀送抱后,就兴奋到不行。唔…

…学姐,我说这些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我觉得,他应该会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叔叔,对吗?「

「喂喂喂……你跟你妈一样当红娘当上瘾啦?」

「好啦,叔叔,如果你觉得学姐还不错的话,其实可以交往看看,不过人家 年轻漂亮身材又好,说不定还看不上你呢。」

「去你的!算了算了,今天看在玩得开心的份上,懒得跟你计较了。小可, 叫服务生过来买单吧。」

「不再多坐一会儿吗?时间还早呢。」

「我带仙蒂回家边回味刚才的刺激情景边和她玩。再说,家里的道具也比较 齐全,玩起来比较尽兴。」

「嗯。」小可点点头,随后便按了服务铃,之后两女就开始穿起了衣服,而 侄女见状也跟着穿上了衣服,等我买单回家,结束这次刺激的酒店体验。
开心五月天色最新网站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