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7-9)
我的乡下同桌之二张姨与杨雄(7-9)
作者:bulun 字数:6570

(七)

张姨这种露骨的挑逗和引诱,对心中早就有着一亲芳泽沖动的杨雄来说,无 异於火上加油,让他更加血脉贲张、欲火高炽,此刻再也顾不得对方是不是戏谑、 试探,妈妈知道后是否会伤心、难过了,犹如饿饥的猛虎见到小羊羔,毫不犹豫 将张姨身子搂过来,狠狠地封住了对方樱唇。

直到方才,张姨还认为在自己面前一直拘谨的杨雄不敢有什么行动,因此毫 无顾忌地戏谑、挑逗。但是,她高估了对方,杨雄的举动出乎她意外,而且是那 么地迅疾,随着一声「嘤咛」,人已倒在对方怀中。

杨雄如饥渴已久终得甘泉的旅人,一手紧搂着张姨,饥渴般的亲吻着,另一 只手熟练地伸入内衣中揉搓着那早已向往的圣女峰。

甫到杨雄怀里,张姨似不甘心就这样轻易就范,扭动身子,摇摆螓首,似欲 挣脱对方的怀抱,躲避对方的亲吻,那只自由的手拖着那只伸向自己乳房的手, 似欲阻止对方揉搓。

但是,杨雄的攻击十分强横、凶猛,让张姨无法抗拒,很快她便放弃抵抗, 投降了,眼中那缕惊慌也逐渐被迷乱代替。

张姨瘫软在杨雄怀中,成了任其宰割的羔羊。已有经验的杨雄,顺势将张姨 放倒在床上,继续施展那不容抗拒、侵略性的攻击。没过多久,张姨似乎放开了, 两条玉臂挽上杨雄的脖子,主动伸出香舌,回吻起来,只是闭上了眼睛。

在两人忘情的亲吻抚摸中,张姨身上本来不多的衣服很快被全部脱下来,杨 雄也变得身无寸缕. 张姨不但身材好,皮肤也很好,白皙光洁,腻滑如脂,而且 很有弹性。杨雄迫不及待地将身子移到了这具美妙胴体的上方,嘴唇也从脸部移 到了圣女峰上。

张姨的圣女峰是杨雄最向往的地方之一。初次见到她的高耸,杨雄就有点心 旌摇动,那天晚上温玉满怀,直接感觉到了她的硕大和挺拔,更是让他心猿意马。 张姨的乳房很大,但是不像大多数成熟女性那样松软,相反很有弹性,如少女般 挺拔,这也是张姨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不过片刻功夫,张姨便粉脸通红,娇喘嘘嘘,但是口中仍在喃喃地重複着自 嘴唇获得自由后的那些话:「你……你这家夥……怎么……怎么可以……对张姨 ……这样……怎么能……欺负张姨……你……你不怕……不怕我告诉她……不…

…你不能这样……「

杨雄心中久抑的欲火已被张姨挑起,对她那无力的警告和威胁置若罔闻,此 刻只知道要好好享受眼前的美味。

张姨口里虽在喃喃地叫嚷,但是那迷离的眼神和脸上陶醉的表情所袒露的心 迹恰恰相反,她很享受这种「欺负」。

张姨的乳房很漂亮,可以说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乳房温润如玉,晶莹剔透, 没有一丝瑕疵;皮肤白里透红,下面的脉络清晰可见;乳头不大,颜色也不深, 根本不像喂养过孩子的乳房。据说当年张姨为了保持乳房完美的形态,刘宇轩刚 过半岁就改为吃牛奶了。

杨雄是如获珍宝,爱不释手,一会用舌头在乳头四周舔弄,一会又用舌头拨 弄着乳头,一会张开大嘴在乳房上亲吻,一会又含住乳头轻轻吮吸。他的嘴在亲, 两只手也没闲着,嘴在亲这边的乳房时,一只手在一旁配合着挤压揉搓,另一只 手则捏弄着那边乳房的乳头. 过一会又交换过来,反複把玩、亲吻。

张姨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服务和刺激,很快两条粉腿便扭动起来,颤抖的声 音开始高亢:「……我……我受不了……我……我要……我要……给……给我…

…亲爱的……我要你……给我……宝贝……来吧……爱我……「

杨雄意犹未尽地放开圣女峰,但是没有马上让张姨如愿,而是将目标转移到 了张姨两腿间.

张姨的阴部比妈妈的丰满,阴毛也要茂密些,但是不杂乱. 因为阴户很丰满, 以致阴道入口被严密封闭起来,外边只看见一条深深的裂缝.

当张姨将腿张开,杨雄才看清那神秘之处。大阴唇也还是那么粉白,根本不 像结婚多年的女性,阴唇之内鲜嫩殷红,十分干净,没有异味,只有那令人亢奋 的气味飘散着。阴道中洪水泛滥,阴唇外边的毛发都被浸湿,阴蒂明显凸起。杨 雄用舌头在阴蒂上舔了舔,让张姨全身又是一颤,呻吟声也随之高亢。

杨雄似乎要报複张姨先前的戏谑,轻轻吸吮着阴蒂,顿时张姨全身乱颤,并 且不规则地扭动起来,时不时还会挺起臀部,既像是躲避,更像是迎接,口中更 是断断续续叫着:「啊……受不了了……我要死了……亲爱的……我要……给我 ……」显然已进入迷乱状态.

尽管外边下着雨,雨声很大,但杨雄仍怕外边的人听到屋内的叫喊声,戏弄 片刻,便不再折磨张姨,直起身子,将她双腿分开抬起,手握怒胀得快要爆炸的 阴茎在阴道口研磨了几下,让龟头充分润滑后,然后使劲插入。

「啊!」随着杨雄的插入,饥渴难耐的张姨发出了一声不知是舒服还是难受 的尖叫。杨雄只知道自己的阴茎日本酒色网站竟然一插到底了。并不是张姨的阴道很松,而是 她的阴道相对较浅,加之里面十分湿润,所以能顺畅地一插到底。但是,阴茎尚 有一节在外面。

杨雄做梦也没想到,娇艳无比、性感妩媚的张姨就这样成了自己的女人。进 入张姨身体后,他没有及时抽动,而是放下张姨的双腿,双肘撑着趴在张姨身上, 用自己坚实的胸脯紧紧压着挺拔的乳房,一边享受阴道的温热和湿润,一边亲吻 着娇喘咛咛的张姨,并动情地说:「阿姨,我终於得到你了。」

「坏小子,你是不是早就在打阿姨的主意?」

「阿姨,说实话,我原来只是喜欢你,你这么漂亮,这么有魅力,说心里不 喜欢、没有想法那是假的,但是今天如果张姨你不挑逗我、引诱我,我肯定不敢。」

「坏小子,谁挑逗你,谁引诱你?明明是你强迫阿姨。」

「呵呵,阿姨,后来可是你叫我进来的哦。」杨雄厚着脸皮调皮地说.

「那你是挑逗阿姨、引诱阿姨。」

「阿姨,你后悔吗?」反正已经进来,杨雄不再争辩,而是柔声问着。

「后悔有用吗?你臭小子都进来了。」

「阿姨,舒服吗?」

「差点被你插死了,还舒服?真是小蛮牛,这么猛干嘛。」

杨雄憨憨地笑了笑,说:「是张姨你太诱人了。」

「跟你文姨是不是也这样?」

听到我妈妈的名字,杨雄心中闪过一丝愧疚,但是这丝愧疚很快被阴茎传来 的舒爽快感替代,说:「张姨,你里面好腻滑、好温暖,真的好舒服。」

「那你还不动?」

「遵旨。」此前杨雄一直静静在品味着张姨的妙处,闻言调皮地应一声,缓 缓抽动起来。

(八)

杨雄很快发现,张姨的阴户与妈妈的有很多不同。妈妈的阴道较深,张姨的 较浅;妈妈的水相对少,张姨的水多;妈妈的生得较下,张姨的生得较上;妈妈 的外松内紧,里面似乎有张小嘴,张姨的外紧内松、中间又似有不少皱褶。

杨雄一边抽插一边问身下的张姨:「姨,舒服不?」

「舒服……好舒服……宝贝……你舒服吗?」张姨手抚着杨雄的后背,眯着 眼睛,一边享受,一边断断续续地回答。

「舒服,真的好舒服,姨,我真想这样一辈子。」

「嗯,姨愿意。」

随着杨雄强劲有力的抽插,张姨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口里喃喃地说:「…

…宝贝……里面痒……操到里面去……大力一点……对……就这样……「张 姨一边表述心中的感受,一边指导杨雄操作,并且挺动臀部,配合着。

杨雄自然不会让张姨失望,依照张姨的指示和要求,时而轻抽慢送、时而狂 轰滥炸。不一会,被他紧搂着压在身下的张姨停止了叫唤,除了偶尔说一声「好 舒服、好爽」外,就只有唇鼻之间发出的粗重的「喔」「嗯」声了,特别是杨雄 每次重重插入,撞击着里面的软肉时,张姨会全身一紧,发出诱人的呻吟。

张姨很享受杨雄给她带来的快乐和舒爽,双手紧搂着他的后背,大张的双腿 高高举起,纵情迎送着杨雄的凶猛沖刺。

缠战十余分钟后,张姨又叫唤起来:「……用力……老公……用力……再大 力点……使劲操……老公……操死我……是这样……我要你操死我……我爱你…

…再狠一点……大力一点……「

随着张姨的叫喊,杨雄的抽插越来越快,就像超大功率的马达,以比窗外雨 点还密集的频率,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特别是听到张姨叫老公时,更加兴奋,插 入的力度也更大,似乎要将整个阴茎全部挤入对方体内。

张姨口中的声音随着杨雄插入力度的加大越来越高亢,双手搂得更紧,高举 的双腿盘到了杨雄腰上,似乎成了连体人,下体紧紧连在一起,臀部随着他的起 伏上下摆动。

张姨在床上比我妈妈疯狂,只要进入状态,便无所顾忌,为了防止屋外的人 听到,杨雄最后只有用嘴封住张姨的嘴。

两人抵死缠绵,不知时日,也不知疲惫,直到张姨全身开始连续的痉挛,阴 道内部开始有节奏的收缩,杨雄才放慢攻击速度,松开张姨的嘴。

「我死了……被你操死了……真舒服……我上天了……」在张姨感歎的同时, 挂在杨雄背上的双腿放落下来,紧搂着他后背的双手也松开了。

张姨满足了,但是杨雄还没有发泄,不过停止了抽插。他在享受因张姨身体 痉挛带来阴道紧缩的那种美妙的感觉. 直到张姨身子停止痉挛,他才又开始慢慢 抽插。

杨雄一边抽插,一边亲吻高潮过后迷眼如醉的张姨,说:「姨,舒服不?」

「舒服。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 」

「以后做我的女人好不?」

「好。」

「以后我们天天做好不好?」

「好。」

「帮我生个孩子好不好?」

「好。」

心身俱醉的张姨,此刻意乱情迷,根本不知道杨雄在问什么,只知道说好, 估计杨雄说要她明天离婚嫁给他,也会答应。好在缓慢抽插一会的杨雄,突然有 了新的发现,没有继续逗她。

杨雄发现张姨的里面先前那张吮吸自己龟头的小嘴,此刻似乎正在逐渐张开。 他好奇地将龟头抵住,慢慢顶入男色女色网 女性,没想到竟然顶了开来,龟头进入到一个新的空 间,而他的阴茎也终於全部进入张姨体内。

在杨雄的龟头进入新的空间时,全身酥软的张姨突然全身一紧,接着「啊」

的一声,又抱紧了杨雄。随着张姨的那声娇呼,杨雄顿时感觉龟头被紧紧裹 住了,想抽动很难,龟头似乎被卡住了。当他试图加大力气时,身下张姨娇声呼 痛,又只有停下。

张姨皱着眉说:「你插到子宫里去了。」

杨雄只从书上看到过插入子宫的说法,没想到今天开心五月天四房间自己遇到了。他不知咋办, 见张姨脸现不适,紧张地说:「姨,对不起,怎么办?」

「你慢点来,你泄了,那里软了,应该就可以出来。」

杨雄只有慢慢小幅度的轻轻抽动,虽然不畅快,但是另有一种异样的酥麻胀 痒感觉.

整个龟头被紧紧包裹着,犹如小孩吸奶般,刺激着阴茎不断地鼓胀。阴茎越 鼓胀,紧裹的力度也越大,全身神经也因这种紧迫而紧张起来。仅仅一会功夫, 一种异样的快感很快袭遍全身,他背脊一麻,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液往子宫深处 激射而去。

张姨也从未体验过这种阴茎进入子宫的感觉,既紧张又刺激,既胀麻又酥痒。 这种複杂异样的感觉让她很快又进入迷乱境界,双手又紧紧抱住了杨雄,口里乱 喊着:「老公……我爱你……我要一辈子做你的女人……我要你永远这样抱着我 ……我一辈子不离开你……」

当杨雄喷射时,张姨的叫声更高亢,身子也开始剧烈的颤抖,双手更是死死 地搂着他,似是怕他离开,更像是要把他全面挤进身体里去。

杨雄只有再一次封住张姨的嘴,免得她的叫声惊动外面的人。张姨却不甘心, 似乎不叫出来,无法表达心中的畅快,使劲扭着头,似欲摆脱杨雄的嘴。

直到杨雄喷射完毕,张姨才停止扭动,但是身体的痉挛没有停止,只是幅度 在逐渐减小。

雨露滋润后的张姨脸色绯红,眉目之间春情荡漾,水雾般的眼神中饱含爱意。 发泄完的杨雄,依旧静静伏在张姨身上,看着张姨满脸幸福的模样,忍不住深情 轻吻着她依旧发烫的粉脸。直到张姨再次全身瘫软下来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才又封上她的嘴亲吻着。

再次从极乐顶峰跌落下来的张姨浑身酥软,能回吻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被 动接受地杨雄的怜色小姐在线电影爱。



也许是张姨全身极度放松,杨雄的龟头竟不知不觉从子宫口退了出来。

杨雄恍然大悟,狠狠地亲吻了一下张姨,说:「我知道为什么刚才卡在里面 了。」

「什么原因?」

「只有你完全放松时,才能出来,进去也是这样。」

杨雄从张姨身上下来,侧身躺在一旁,说:「姨,你以前没有出现过刚才这 种情况?」

张姨瞋了杨雄一眼,说:「宇轩他爸的哪有你的这么长?而且,也没有你这 么长时间. 」停顿一会,接着说:「难怪你文姨死心塌地爱着你,你这家夥真是 我们女人的克星。」

「文姨都告诉你了?」

「你不知道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好姐妹?」张姨说着,在杨雄脸上戳了一下, 说:「没想到我们姐妹俩现在都成了你的女人,成了真正的姐妹。」

杨雄嘿嘿笑了笑,说:「张姨,你既然知道我与文姨关系,你怎么——」

「都是你这坏小子。」张姨粉脸带羞,瞋了他一眼,说:「开始我只是好奇, 你文姨又不是小孩,怎么会死心塌地爱上你,愿意抛家弃子与你在一起?」

「那后来呢?」

「不说了。阿姨小看了你这小子,最后被你祸害了。」

「哪有哦,阿姨。如果你不愿意,我就是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冒犯你。」

「得了便宜还卖乖。阿姨差点被你整死了,真不知你这家夥是什么变的。」

面对张姨含羞带娇的斥责,杨雄只有憨憨地笑着相对。过了片刻,他又不老 实地伸出魔爪,揉着张姨已恢複正常颜色的乳房,说:「张姨,开始你是不是故 意戏谑我,挑逗我?」

「都是你这家夥害的。你文姨被你弄得神魂颠倒,说什么,是你让她真正尝 到一个做女人的滋味,是你让她知道了什么叫做欲仙欲死、什么叫做蚀骨销魂。

我觉得奇怪,难道她结婚十几年,两人没有过激情,没有过完美的性爱?「

「张姨以前有过欲生欲死的体验?」

「现在我才知道,以前是白活了。」

「所以阿姨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

张姨啐了他一口,说:「你要死了,不说了。」

杨雄轻吻了一下张姨,说:「我的好阿姨、亲阿姨,我们都在一起了,刚才 你还叫我老公、宝贝、亲爱的,还说要和我做一辈子——」

张姨粉脸通红,嗔了杨雄一眼,说:「不要脸,谁叫你老公、宝贝了?」

「没有,没有,我说错了。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也算是你男人了,至 少也是你的小男人,你就满足你小男人的好奇心吧。」

张姨被缠得没办法,轻歎一口气,说出了她轻易失身杨雄的原因。

原来自上次听妈妈说起如何失身於杨雄、如何从他那里领略到销魂的滋味后

,张姨的心便开始悸动,特别是妈妈将她与杨雄之间的性爱说得那么美妙, 心里最初的震撼渐渐变为向往,且有了某种企盼。结婚十几年来,她与刘叔之间 的性爱很平淡,没有过妈妈所说的那种蚀骨销魂、飘飘欲仙的体验。加之自从刘 叔当上市财政局办公室主任后,他们做爱就少了。刘叔应酬多,经常深夜才回家, 而且多数时候回来是醉醺醺的,上床就睡,别说做爱,就是说活的时间也不多, 她的情欲更得不到宣泄和满足。但是,她没有想到与杨雄来体验,毕竟杨雄是妈 妈的情人。

今天机缘巧合,两人同居一室。刚开始,张姨只是想戏弄杨雄,后来见杨雄 对自己似乎没有什么感觉,联想到杨雄对妈妈那样癡迷,心中极不平衡,认为自 己各方面都不比我妈妈差,相反身材比妈妈更好,为什么不如妈妈有魅力?特别 是后来见到杨雄脱下外裤后两腿之间隆起的部位时,联想起了那晚他们的相撞, 心中久抑的情欲被引发,开始有了渴望。在好奇心和嫉妒心的双重作用下,戏弄 渐渐变成挑逗、引诱. 见杨雄一直很拘谨,有时甚至很紧张,她的挑逗和引诱便 越来越大胆、露骨。令她没想到的是,血气方刚的杨雄一旦爆发,竟是如此迅速、 如此猛烈、如此霸道,而且是直指要害,令她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

张姨最后放弃抵抗,任由杨雄胡作非为,是因为乳房是她的性敏感区,只要 乳房受到攻击,就会浑身无力,情欲会很快被激发,杨雄一开始便直指要害,让 她失去了反抗能力。其次是妈妈所描述的那种销魂滋味,让她神往,加之杨雄口 风紧,与他在一起不会有后患。所以她由开始的抵抗很快变成顺从、配合,直至 最后主动索求。

杨雄知道原委后,憨憨地笑了笑,说:「这么说,我能得到阿姨,要感谢文 姨。」

「你心里就只有文姨。」张姨无不醋意地说.

「哪有哦,张姨,我说错了好不,你别不高兴. 如果张姨不喜欢我、不愿意, 我也不可能得到张姨。」

张姨嗔了杨雄一眼,说:「今晚如果不是下雨,我怎么会失身与你。」

杨雄笑着说:「这么说,我更要感谢老天爷。张姨,也许上天注定我们有缘。 你说,今天如果你不送我,如果天不下雨,如果不是没有其他房间了,我都不可 能得到阿姨你。」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关键的话没说,那就是:如果你不戏谑 我、挑逗我,我也不可能得到你。他知道这句话说出来,张姨肯定会羞恼。在女 人死心塌地爱上你之前,有些话不能说的太直白,不能让她们对你有反感,否则 可能鸡飞蛋打,适得其反。通过这些日子相处,他知道张姨比妈妈爱脸面,现在 妈妈面前他可以什么都说,在张姨面前则不行,他与张姨的关系还没达到那个地 步。

张姨用手指着杨雄的额头说:「看来我也是上辈子欠你的。」

「张姨,你后悔吗?」

张姨脸带甜笑,摇了摇头,说:「就是不知道将来怎么面对你文姨。对了, 今晚之事,你千万不能让你文姨知道。」

本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