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2)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2)
原文作者:一笔随心(语色) 本文作者:ckltony 字数:7003

第42章母女夺夫香艳梦

绝情谷深处,悬崖绝壁上,一道银白色的瀑布。

瀑布流水飞流直下三千尺,冲击着下方碧绿、幽蓝的一潭水池。流水冲击, 一潭池水「哗哗、哗哗」之声昼夜响彻、终年不绝。

张瑞站在此处一块巨石上,欣赏着此处绝美景色,他的旁边跟着银发白衣的 银姬,以及青衣绿裙的馨儿,娘亲许婉仪与外婆何巧儿并没有在身边。

张瑞知道,娘亲与外婆这次真的生气了。

已经好几天了,娘亲许婉仪和外婆何巧儿都不理睬自己,就算是碰到也是翻 翻白眼,气呼呼的看着自己。张瑞想要打招呼时,这两个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美 人儿都急忙走开,根本不予理睬。

此处风景甚好,张瑞却心情不佳。

银姬现在是张瑞的女人,正在激情热恋中,这几日张瑞都留宿于银姬的房间, 让银姬夜夜高潮、日日笙歌。银姬看着自己的「小郎君」,眼中满是热情,心中 全是热恋。她知道张瑞此刻心情不佳,便轻轻走了过去,靠在张瑞怀里,安慰自 己的小郎君。

「瑞儿,你可是为了娘亲与外婆的事情烦恼?」银姬问道。

「银姬,我是不是做错了?为何娘亲与外婆这么生气?」

「瑞儿,你娘亲她们是为了我才这么生气的,其实银姬不奢求瑞儿你能给我 什么名分,银姬只是想陪伴在瑞儿你的身旁,有瑞儿你的陪伴银姬就满足了。」

「哎…,银姬,为何娘亲她们就不能接受你呢,这件事都是我的错,如果不 是我饮酒过度坏了你的清白,你也就…」

张瑞的话还没有说完,银姬就主动地吻住了张瑞的双唇,让张瑞后面的话再 也没有办法说出来。

一番香艳的亲吻,这瀑布水边的两个人开始激动起来,似乎这野外美景更能 激发男女的热情。一旁侍立的馨儿见到此景,小脸一下子红透了。

馨儿自小在这烟雨山庄长大,她没有父母、亲人,从小就作为主人银姬的侍 女被养大。主人银姬的命令就是馨儿的生存一切根本,馨儿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 样,见到这么多的羞涩的事情,那两个成熟的大美女就如同天仙一般的美丽,可 是这些美丽的大美女们为什么要和张公子做那些羞耻的事情呢?

馨儿隐隐约约觉得这种事情一定是非常美妙的,主人银姬和那两个大美女被 张公子那样的「折磨」时,为何不反感,反而像是在享受非常喜悦的事情一般?

眼前主人银姬与张公子这么亲热,馨儿有些羞涩,还有些暗暗心动。

张瑞与银姬开始了激烈的性爱交媾,在这瀑布水潭边,在这花草「地毯」上, 在这绿树柳枝旁。

张瑞压在银姬身上,一前一后的耸动着。他身下的银姬分开两条白嫩修长的 大腿,玉手抓着张瑞的双肩,接受着张瑞爱的抚慰。银姬十分满意张瑞的性能力, 张瑞总是能够激发自己的热情,张瑞的阳具插得那么的深入,每次都可以触碰到 银姬的子宫颈。

那种被滚烫硕大阳具龟头刺激子宫颈的酥麻感觉,让银姬欢欣不已。「太舒 服了,这就是被男人宠爱的感觉吗?」银姬心里激动的说道。

这种酥麻、滚烫的感觉,让银姬流出源源不断的淫液,打湿了两人交接的下 体,淋湿了身下「可怜」的花花草草色小姐在线电影。

张瑞体会着银姬紧致、温热、丝滑的美妙阴道带来的美好触感,这刚破身不 久、尚未生产过的女子,操起来的滋味就是不一样,太美妙了。张瑞有些不可自 拔了。

听着身下银姬发出的欢畅呼喊,张瑞非常有成就感,这与众不同的女子,这 银发雪肌的女子,就是不一样。张瑞其他的女人皆是满头青丝,黑白相间的反差, 显得青丝的女子肌肤更加白嫩。而这银发雪肌的银姬,显示出了明显的与众不同, 银丝、雪肌,异样的美丽。

「银姬,喜欢瑞儿吗?」激烈交媾中的张瑞问道。

「瑞儿…哦,啊…,银姬…银姬喜欢……」

「瑞儿…你好棒的……,银姬…银姬真的舍不得离开你…,瑞儿…,银姬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爱 你。」

张瑞闻言,用更加迅速的抽插「回答」了银姬的回话。

「哦…哦…瑞儿…用力……」银姬不停的喊道。

这两人在这瀑布水潭边,进行了如此和谐的交媾,连一旁远远躲开偷偷窥视 的馨儿都不由得呼吸急促,两腿发软。

银发妖姬被张瑞的猛烈冲击冲撞得不能丝毫停歇,那美妙的高潮已经爆发三 度了,可是身上的小郎君却还没有射精。银姬感觉自己多年的高深内力,似乎根 本不能抵挡住张瑞的硕大阳具冲刺自己的娇嫩阴道。

银发妖姬开始低声告饶:「瑞儿…,银姬很满意了,瑞儿…放过银姬吧…」

银姬的声音有些颤抖。

张瑞爱恋银姬的绝美肉体,贪恋银姬的紧致阴道,想念银姬洁白的乳房,此 时根本就停不下来,眼见银姬示弱,便鼓起余勇一鼓作气势如虎,加快了冲刺的 速度,很快,张瑞也到了发射的高潮。

「银姬,我也要射了,咱们…咱们一起体会吧。啊…」张瑞高呼一声,终于 射出了酝酿已久的浓浓乳白精液。

银姬也被精液冲刷子宫肉壁的强烈刺激,达到了最后一次高潮。

两人双双泄身,休憩了大约半柱香时间,两人才起身一起跳入那池潭水嬉戏 打闹。

张瑞怀抱着同样赤身裸体的银姬,问出了心中疑问:「银姬,为何你与我外 公同年,面貌却如此年轻靓丽?」

银姬对于自己的小郎君没有丝毫隐瞒,答道:「瑞儿,银姬我修炼了一种绝 情谷掌门才能修炼的神奇秘术《姹女轮回决》。这《姹女轮回决》修炼到高深程 度时,可使肌体保持刚刚修炼时的模样。瑞儿,你知道的,我二十二岁因为情殇, 一夜白头,我师傅见我可怜,便传了我这秘术。这秘术有个缺陷,就是修炼的女 子必须是处女之身,这女子一旦破身,还是会慢慢衰老的。」

张瑞听闻,十分惊讶与抱歉,连连说道:「银姬,瑞儿,瑞儿对不住你呀。」

见张瑞如此紧张,银姬哈哈一笑,道:「瑞儿,你紧张什么啊,人都会慢慢 衰老的,只是这《姹女轮回决》可以大大减缓衰老的程度。瑞儿,你得到一个天 大好处,你可能还不知道呢。」银姬又继续说道。

「好处?什么好处啊?银姬,我的宝贝儿,你不会是骗徒孙我吧?」张瑞不 相信。

「嘻嘻,你不想知道吗?想知道的话,你就亲亲我。」银姬调笑道。

张瑞没有犹豫,一阵猛烈的亲吻封住了银姬的娇口,直到银姬气息不稳,微 微发喘。

银姬满足了后,才开口说道:「瑞儿,你这几天就没有试试自己的功力吗?

你得到了我的处子之身,我的功力至少传授了一半给你,现在我只剩下五成 功力了。「

张瑞听闻,心中感激银姬的付出。他红着双眼,流下数滴泪水,说道:「银 姬,瑞儿不知道怎么感谢你,瑞儿发誓,终身不负于你,如违此誓,当天打……」

还未说完,银姬立马制止,用玉手捂住了张瑞的口唇。

「瑞儿,你不要发誓,银姬…银姬相信你。」

两人再次深深相拥、亲吻。

许久以后,张瑞才开始思考银姬失去功力一事,他在思考如何让银姬尽快回 复功力的事情。张瑞猛的一拍脑袋,大声喊道:「有了……」

银姬一旁一头雾水,「什么有了?」

张瑞激动的抱住银姬,说道:「银姬,我有一秘术,是我外婆何巧儿所传, 也许可以使你功力尽复。」

银姬睁着大大美目,盯着张瑞看个不停。

张瑞淫笑着,对银姬讲述这个办法。银姬开始很好奇,后来也就渐渐红了耳 根……

*** *** *** *** ***

这女人的爱,可以伟大、可以包容,但难免会有私心。

许婉仪深爱着自己的儿子张瑞,她与张瑞共患难、同生死,结下了生死相许、 相伴终身的誓言。为了自己的瑞儿,为了家族的复仇,许婉仪可以接受孩儿张瑞 自己娘亲何巧儿为救张瑞舍弃清白并发生乱伦关系的事实,但她不能接受张瑞坏 了自己师娘银姬清白之身的行为。

许婉仪的心很痛,难道这瑞儿开始变坏了?为什么瑞儿见到漂亮的女子都要 发生这些让自己伤心的事情?上次许婉仪让张瑞为美妇周素兰解淫毒,许婉仪都 难免吃醋,这次眼睁睁看见张瑞与银姬交媾的情形,许婉仪难免痛心。

「不行,不能让瑞儿被其他女人夺走,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许婉仪心中泛 起这个念头。

「我得马上去找娘亲商量商量这事……」

*** *** *** *** ***

当天晚上,张瑞准备夜宿银姬的房间,正准备走出房门,对面却迎来了两个 气呼呼的大美人儿。

来者正是张瑞的娘亲许婉仪和外婆何巧儿。

「瑞儿,你准备到哪里去?是不是想去找你的师祖?」许婉仪气呼呼的问道。

「这…娘亲,你误会了,我是去准备方便一番。」张瑞辩解道。

「瑞儿,你进来…」许婉仪命令道,然后径直走进张瑞的房间,坐在木床上 等待张瑞。何巧儿也随后走了进去,进去前与张瑞擦肩而过,并用美目狠狠的瞪 了张瑞一眼。

张瑞硬着头皮进去了,他心里十分疑惑,这娘亲与外婆多日不曾理睬自己, 今日为何气势汹汹的来找自己,难道娘亲是来兴师问罪的?

张瑞有些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这突然闯进来的娘亲与外婆葫芦里到底卖的是 什么药。张瑞心里其实也有些高兴,不管怎么样,娘亲和外婆终于还是主动来找 自己了。

张瑞打算以不变应万变,娘亲与外婆不理睬的滋味还是让张瑞受不了。娘亲 就是张瑞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张瑞心里非常不希望娘亲许婉仪受到任何伤害, 还有自己的外婆何巧儿,外婆牺牲这么大,没有了清白,还为自己挡了雷万川那 致命一掌,受伤的经脉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恢复,张瑞自然也是舍不得外婆受到 一点点委屈的。

张瑞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房间中。他看见两个最亲近的女人一左一右的占 据的木床的前半部分,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的样子让张瑞害怕。

张瑞「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不住向两个女人磕头。

「噗呲…」许婉仪看见张瑞骨头如此之软,一下子笑了出来,全然没有了刚 才严肃的表情。

坐在旁边的何巧儿也是捂嘴一笑,她觉得眼前的瑞儿实在太可爱了。

张瑞听见娘亲与外婆的笑声,弱弱的抬起头,有些奇怪的看着她们,张瑞不 知道她们为何发笑,难道自己磕头就如此可笑?

看着张瑞眼神怪异,许婉仪咳了一声,立马脸上又严肃起来。听到咳声的何 巧儿也跟着严肃冷对张瑞,一言不发。

张瑞见娘亲与外婆脸色数变,暗道不好,难道娘亲与外婆知道我这几日与银 姬欢好,是过来兴师问罪了?

张瑞急忙低下头,准备继续磕头请罪。

许婉仪终于开口了:「你起来吧,瑞儿,娘亲有话问你。」

张瑞闻言,如蒙大赦,起身站立于木床一侧,低头耸眉一副谄媚的奴才像。

「瑞儿,娘亲问你,这次你坏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了师祖银姬的清白,你打算怎么办?」

「回娘亲,外婆的话,瑞儿不知。请娘亲、外婆责罚。」

「呸,偷吃完不抹嘴的坏家伙,你想我们怎么责罚你?」

开心五月激情网网「请娘亲、外婆明示,瑞儿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这可是你说的哦?」许婉仪冷冷说道。

张瑞一头大汗,这娘亲要如何惩罚自己?

张瑞心中忐忑不安,「哎,认了吧,自己享受了银姬师祖的绝美肉体,现在 也该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娘亲与外婆要如何惩罚自己呢?

张瑞此时苦笑不得,娘亲与外婆将自己剥的精光,用细细绳索将自己双手双 脚捆绑在木床上。张瑞动弹不得,只得一脸苦笑的看着气势汹汹的娘亲和外婆。

张瑞正准备开口问询这是什么情况,不料一团紧紧裹住的女子汗巾将自己的 口唇紧紧堵住,张瑞「呜呜」叫喊,可惜口不能言。

张瑞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娘亲居然拿出一把剪刀,张瑞用力挣扎,口中「呜 呜」大喊,可惜声音传不出这数米以外的房门。

许婉仪拿着闪着寒光的剪刀,一脸奇异的笑容。张瑞非常害怕,他从来没有 见到过娘亲如此可怕的笑容,张瑞挣扎得更厉害了。

许婉仪拿着剪刀,目光示意娘亲何巧儿按住挣扎的张瑞,然后对着挣扎的张 瑞说道:「瑞儿,你如今犯下大错,娘亲与外婆都十分难过,你知不知道你伤了 娘亲与外婆的心?」

顿了顿语气,许婉仪一脸严肃的继续说道:「瑞儿,娘亲和外婆担心你以后 还会犯这样的错误,所以决定,以后就是断了张家、许家的香火,也要剪掉你这 根可恶的东西。看你以后还怎么犯这种原则上的错误,哼哼…」许婉仪此刻让张 瑞非常害怕。

「呜呜呜…」张瑞激烈的挣扎着,连一旁用力按住张瑞的何巧儿都有些吃力。

许婉仪动手了,她捏住了张瑞吓得软做一团的阳具。许婉仪摸着这根带给自 己无限快乐的「小东西」,俏脸有些微微发红,不过惊恐中的张瑞并未察觉。

许婉仪挥动玉手,「咔嚓」一声,有东西被剪掉了。

「啊呀…」张瑞终于吐出了口中女子擦拭下体、吸收「月红」的汗巾,发出 惊恐的叫声……

张瑞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下身,阳具并无异样,只是刚才的「咔嚓」声确实吓 坏了他。

「娘亲…,外婆…,饶了瑞儿吧,瑞儿以后再也不敢了。」张瑞苦苦哀求。

母女俩没有理睬,将张瑞吐出的汗巾又重新将张瑞的口唇堵住。

许婉仪继续挥动手中闪着寒光的剪刀,将张瑞下体阴毛剪得干干净净一丝不 留。许婉仪开始讲话了:「瑞儿,娘亲今天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这次娘亲和外 婆可以原谅你。你已经坏了师祖银姬的清白,该负的责任,你自己去承担。但是, 娘亲最后警告你,如果有下次,娘亲宁可断了张家、许家香火,也要剪掉你可恶 的坏东西。」

许婉仪说完,与娘亲何巧儿对望一眼,开始了让张瑞目瞪口呆的动作。

张瑞吃惊的望着眼前开始脱落华服的娘亲和外婆,两个绝色的美妇伸出兰花 手指,轻解罗裳。这两个美人儿温柔的动作,让口不能言的张瑞不住吞咽口水。

许婉仪与何巧儿一件、一件的慢慢脱去身上的华服,开始一丝一点的裸露出 让无数男人惊艳不已的绝美玉体。

这两个成熟美人,随着衣物一件一件的减少,渐渐裸露出身体优美的曲线。

许婉仪正对着张瑞解开霓裳、抹胸,她暴露出来的那对硕大美白的玉兔,随 着抹胸的的离开上下跳动着,张瑞眼睛再也不能离开那对美白的乳房,以及美白 乳房中间鲜红的乳头。

许婉仪又解下了亵裤的腰带,亵裤没有了腰带的束缚,一下子便掉落在地。

张瑞的眼睛一片闪耀,目光随着亵裤的掉落,停留在那被窗口吹进来的春风, 不断随风飘逸的黑色阴毛上。许婉仪的阴毛乌黑发亮,随着微风的吹拂不住的飘 荡,这美景让张瑞非常饥渴。亵裤还在掉落,那阴阜下面神秘的三角地带出现了, 张瑞吞了吞唾沫,许婉仪的大腿、小腿、随着亵裤的掉落一一展示出来……

许婉仪抬起了右脚,将娇嫩的小小脚趾头移出亵裤,同样一番动作继续,许 婉仪整个的娇美玉体完完全全暴露在张瑞眼前。张瑞没有办法呼吸了,这娘亲实 在太美了,美得不忍亵渎。

何巧儿背对着张瑞解除了身上的束缚,当身上的华服一一被剥离的时候,一 副让无数江湖淫贼垂涎不已的绝美身姿出现了。何巧儿绝美的背影,柔滑的背肌, 飘散的青丝,以及那高耸的玉臀,让张瑞刚才被惊吓到的「小弟弟」一下子就高 高耸立起来。

女色网图片「娘亲、外婆,我要,快给我……」张瑞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汗巾顶出了口 唇,开口对许婉仪与何巧儿祈求道。

「呸,坏小子,就是不给你,让你干着急。」许婉仪与何巧儿同时说道。

张瑞急得不断挣扎,可是许婉仪与何巧儿绑得太紧,张瑞根本动弹不得。

张瑞只得苦苦哀求:「娘亲、外婆,瑞儿这次真的知道错了,瑞儿以后都不 敢了。娘亲、外婆,饶了瑞儿这一次吧,求求你们了。瑞儿以后若是还敢胡来, 便叫瑞儿天打雷劈,不得好…」

张瑞那个「死」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许婉仪捂住了嘴。

「冤家,不许胡说。哼,以后当真不敢了?」

「当真不敢了,瑞儿发誓,以后当真不敢胡来了。」

许婉仪此时才笑出声来,与娘亲对望一眼,然后这母女俩一起红了脸。

*** *** *** *** ***

张瑞感觉自己就像做了一个梦,一个美丽的、诱惑的、不舍离去的香艳美梦。

他想不到娘亲与外婆居然如此香艳的「惩罚」自己。

娘亲主动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伸出小小嫩舌与自己亲吻。外婆低头含住了 自己硬得发烫的阳具龟头,一手上下抚弄,一手揉捏睾丸。外婆熟练的动作,让 张瑞全身颤抖。

娘亲的嫩舌可真香啊,又软又滑,一股清新之气充满了张瑞的口腔。娘亲变 了动作,她用那对自己喜爱不已的两个乳房不断的摩擦自己的胸膛,娘亲居然还 顽皮的用自己的乳头滑过、摩擦张瑞自己的小小乳头,「哎哟…,真受不了啊。」

张瑞心里不停呼喊。

亲亲的巧儿外婆也改变了动作,没有再吸吮自己的阳具,而是主动用两指分 开了自己的两片嫩红的阴唇,另一只手握住张瑞的阳具龟头摩擦了数次,让巧儿 外婆的淫液沾满了自己的龟头,然后巧儿外婆慢慢坐了下去。「啊…啊…,好爽, 好爽,巧儿,你快用力些,瑞儿受不了了。」张瑞心里继续大喊。

娘亲又换了动作,娘亲居然将自己娇嫩粉红的阴唇对准了自己的口唇,张瑞 忍不住伸出了舌头,为婉仪娘亲舔舐那已经流水潺潺的阴户媚肉。婉仪娘亲已经 口中发出声音:「啊…啊…啊……」下边的巧儿外婆也是不停呼喊:「哦…瑞儿 …哦…哦……」

张瑞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他知道眼前两具娇美的肉体在不停的享用自己 的身体。

刚才娘亲和外婆已经交换了位置,现在娘亲在用自己的阴道套弄张瑞自己的 阳具,娘亲的脸上表情、口中的呻吟表明,娘亲此刻是欢愉的。

外婆何巧儿坐在自己的一只手臂上,用张瑞的一只高高隆起的肌肉的手臂摩 擦自己的阴道肉唇,外婆的淫液将张瑞的手臂淋湿了一大片,外婆转身了,她居 然和娘亲一起亲吻?张瑞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可思议。

这娘亲和外婆之间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为何今晚如此动人?

如此香艳的一晚,张瑞以后从未忘记。每每想起,张瑞都激动不已。张瑞实 在无法忘怀娘亲与外婆的深情与动人的娇躯。

次日醒来,张瑞的手脚已经没有了绳索的束缚。张瑞左拥右抱两个至亲美人, 这两个美人经过一晚的肉欲洗礼,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此刻正带着甜蜜的笑 容沉沉睡去。张瑞脸上也露出满足的表情,紧闭的双眼,微微翘起的嘴角,以及 粘滑的身体,显示出张瑞昨晚非常的劳累与激动。

*** *** *** *** ***

出发的日子到了,经过这半年多的修养与修炼。张瑞现在必须深入江湖之中, 打探这魔教、顺天盟的消息以及这山阳城武林大会以后,江湖中所发生的事情。

牵着两匹骏马,张瑞对身边的娘亲许婉仪说道:「娘亲,这次只有咱们两人 出去打探情况,外婆的经脉受损严重,还需时日才能完全康复。银姬师祖需要镇 守此处烟雨山庄,以后咱们母子可要小心谨慎些了。」

许婉仪道:「瑞儿,这次你得到银姬师娘的五成功力,现在已经是江湖高手 了,只要不遇到那温必邪之类的高手,我们此行也必定是安全无妨的。」

两人回头望了望还在挥手送别的何巧儿、银姬以及那哭泣中的馨儿,也挥手 拜别。然后母子两人骑上骏马,向某个方向疾驰而去。

道路上已经看不到母子俩的身影,只剩下这骏马奔驰后一路的飞尘。

依依不舍的银姬、何巧儿、馨儿再也看不到两人的身影,才相互搀扶着慢慢 走回烟雨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