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绿帽父子受精母(1
绿帽父子受精母(1

              绿帽父子受精母


作者:478030806
字数:6837

                (一)

  我叫李刚,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中生。爸爸叫做李猛,是一个公务员,至於我
的妈妈王梦溪,则是国企的OL。

  今年刚三十八岁的妈妈正是达到了肉体最成熟肥美的时候:由於保养得当,
白皙滑嫩的令人摸上去爱不释手的皮肤、每天挂在胸口晃晃荡荡的E杯巨乳,还
有浑圆挺翘的美臀下那双修长洁白的玉腿,让人不由得幻想着被那双美腿夹住尽
情抽插着肥美人妻蜜穴的幸福感。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妈妈处在这个虎狼之年却彷彿对性相当
冷淡,从我偷偷拿出来撸管的几条白色纯棉内裤来看,其中竟没有一条可以激发
起男人性欲的内裤就可见一斑。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起来上厕所,从父母门前经过时听到那从未听到过
的骚浪淫叫,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悄悄推开爸爸妈妈的卧室门。而那天也像是
天意使然,他们居然没有上锁,从而让我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第一次目睹了亲生母
亲的肉体。

  只见微弱的灯光下,妈妈赤裸裸的坐在爸爸的肉棒上,上下摇晃的巨乳被爸
爸一把握住,挺翘雪白的美臀则紧紧包裹着那根肉棒,隐约可见的浓密丛林中发
出淫靡的声音。

  「老婆,好舒服……你真是太骚了,我……我又要被你榨……榨出来了。」

  爸爸舒服的呻吟着。

  「老公,快射吧,射进你的骚老婆里面来。」妈妈媚眼如丝,红扑扑的脸蛋
格外迷人,像骑在一匹野马上一样疯狂地摇摆着自己的纤腰。

  「啊……」爸爸用力按住妈妈的细腰,想制止住妈妈那疯狂的动作,可是妈
妈却转而扭动屁股,让自己的子宫口研磨着爸爸的龟头,那股酸爽感立刻让爸爸
缴械投降,一股股精液不受控制的射进妈妈体内。

  「呼~~呼~~」爸爸虚弱的喘气着,妈妈则是得意的慢慢站起来,一条疲
软的小蛇从妈妈的密林里滑了出来,一股白色的液体也慢慢地沿着妈妈的美腿流
下来……

  我再也忍受不了,撸管的手速越来越快,闭上双眼,幻想着刚才在妈妈身下
的是我自己,在妈妈乘骑位的姿态下把一股股浓精射进她的体内。

  「老婆,对不起。」我还在享受着射精后的余韵时,听到爸爸对妈妈的悄悄
话。

  「没事,我已经很满足了。」妈妈抱紧了胸口处爸爸的脑袋,安慰道:「老
公,你很棒哦!」

  我看了下手錶,天,爸爸和妈妈的性交时间才不到五分钟,这对处在虎狼之
年的妈妈而言,简直是隔靴搔痒嘛!

  正想着,一阵该死的冷风把门轻轻的吹开了点,房间里响起了爸爸起来穿鞋
的声音,吓得我赶紧擦乾净地面的精液,跑回自己的屋子里。

  第二天,爸爸妈妈似乎没有发现异常,和往常一样。我悬着的心终於放下,
不过以后却再也没有机会偷窥到那幕美景了。

  半年后暑假的一天,爸爸妈妈两个人都去上班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家里无
聊的看着电视。突然,他们房间里传来了电话铃声,我心想,肯定是谁的手机忘
记带了吧!

  我关掉电视,很快就找到了遗落在床头的爸爸的iPhone。我看了下,
是爸爸一个同事打来的,接听键一滑,电话里传来了爸爸焦急的声音:「是小刚
吗?」

  「嗯啊,老爸,怎么了?你的手机丢在家里了。」

  电话那头爸爸松了口气:「没事,我就怕刚买的手机丢没了,既然放在家里
就好。嗯,没事了,儿子,你一个人在家里要注意安全……」

  「知道啦,知道啦!」我赶紧把手机拿开,狠狠的按下红色的结束通话。爸
爸最近越来越唠叨了,让他讲完恐怕要好久呢!

  由於上高中的缘故,爸爸坚持让我使用一台破旧的诺基亚,而家里的电脑又
刚好坏了,我记得爸爸的手机里貌似有很多游戏,於是我试着用爸爸的生日、妈
妈的生日、我的生日解开锁屏密码,嘿嘿,果然成功了。

  我正玩切水果玩得很High,手机突然响起了熟悉的「滴滴」声。老爸居
然还会玩QQ?我好奇地打开那条消息,一下子被震惊了。

              【飞奔的少年】

  叔叔,明天下午3点百货超市门口见面,记得把阿姨带过来。

  爸爸为什么会和一个叫他叔叔的人见面?而且为什么还要把妈妈带过去?我
脑海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我急忙打开爸爸的QQ,里面相当简单,只有我、
妈妈和那个飞奔的少年。我颤抖着打开聊天记录,爸爸似乎删除了些消息,不过
仅仅是我能看到的就已经让我震惊万分了。

              【深沉的男人】

  那就约定好了,你明天给我个时间吧!

              【飞奔的少年】

  嗯,叔叔,我明天把时间发给你。

              【深沉的男人】

  记住,你可以不戴套,但不能射在里面。

              【飞奔的少年】

  肯定的啦!那叔叔明天聊。

  什么?爸爸……爸爸居然要带妈妈和另一个男人交……交配?而且爸爸居然
还允许他不戴套!

  哪个男人会不希望射在妈妈温暖的阴道里,射满妈妈的子宫,让妈妈这位美
丽的人妻受孕?到时候只要那个男人紧紧抱住妈妈挺翘的雪臀,无数的精子就会
喷涌而出,爸爸又怎么可能阻止妈妈被受精?!

  一想到妈妈被爸爸以外的男人内射受孕,我的肉棒却不自觉的硬了起来。

  最后,我可耻的把原本准备按下的删除好友的手指默默移开,把手机急忙放
回原处,就怕爸爸发现了什么。

  晚上,爸爸吃完饭在沙发上玩手机,妈妈则在厨房洗碗。我在房间里做着作
业,听着爸爸手机不停发出「滴滴」的QQ提示音,根本做不下去。妈妈要被人
玩弄,甚至会被中出!妈妈会不会怀孕?天,我真的会有弟弟妹妹吗……

  焦虑不安的我把笔狠狠的拍在书桌上,用力挠了挠脑袋,可是根本冷静不下
来。不行,我得要出去喝杯冷水冷静下。

  走出房间,只见爸爸妈妈两个人玩着爸爸的手机,时不时发出会心的笑声。

  「小刚,做作业不要太累了。」妈妈看见我,心疼道。

  「嗯,我知道。」我看着今天格外喜悦的妈妈,心里暗暗发苦。

  「明天爸爸和妈妈出去一趟,你晚饭自己出去吃吧!」妈妈递过来一张毛泽
东,温柔的拍了拍我的脑袋:「出去吃一顿好的吧,不要再吃肯德基那种垃圾食
品了。」

  「嗯。」我颤抖着拿过那张毛泽东,点了点头,默默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二)

  终于,在我翘首以盼中,爸爸妈妈总算回来了。两个人都是带着满足的笑容
回来,但爸爸似乎十分疲倦,一回来就去睡觉了。而妈妈则容光焕发,神采奕奕,
看来她的身体吃饱了。

  「对不起啊,我们逛到这么晚。」妈妈坐到我身旁,抱歉到。

  「没,没事啦。」我答道,「你们每天上班那么累,出去多逛逛也是好的。」

  「儿子长大啦,也会理解爸爸妈妈啦。」妈妈笑着贴了过来,把我搂进怀里。

  这,这是什么味道?

  被妈妈抱在怀里,我可以闻到妈妈淡淡体香里埋藏的那种熟悉的腥臭的氨基
酸味。而这股味道的来源……

  我低头一看,妈妈淡紫色的丝袜上有一道黄白色的浑浊液体缓缓从她大腿根
部流了下来,那股味道就是从妈妈的大腿根部散发出来。

  妈妈,妈妈真的被,被人中出了……

  「哎呀,今天不小心把椰子汁倒在丝袜上了。妈妈回去换衣服顺便睡觉,小
刚,你也早点休息吧。」妈妈慌张的解释下,然后急忙跑开。

  而我的肉棒却可耻的硬了,仅仅是幻想下刚才那幅美景我居然就射了一裤子。

  我按耐不住心里的欲火,跑到厕所打了几炮,等到出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
脚带领着我来到爸爸妈妈的房间,耳朵不知不觉间就贴到门上。

  「老公,刚才被小刚看见了,你说他会不会发现啊?」

  「怎么会被发现,小刚还只是个孩子,你放心好了。再说你被那个孩子内射
的时候怎么就没怕过?」

  「还,还不是怪你,看着你老婆被一个小孩子压在身下受精你也不阻止,哼,
这几天可是危险期,万一怀孕了就要怪你!」

  「我,我本来也想阻止的,可是,谁让那个太刺激了,我居然当场射了,等
到我回过神来,他早就射在里面了。对了,你怎么不阻止?你明明发现他快射了,
为什么不让他拔出去?」

  「我,我也想啊,可是他的肉棒太长了,龟头死死的卡住我的子宫口,我根
本拔不出去,只能被他内射啦。」

  「算了,内射完了就完了,老婆,快去找紧急避孕药,要不然我真的要戴绿
帽子了。」

  「家里好像没有了,我也不想吃。你这个绿帽老公,干脆就给我一绿到底,
看你老婆怀个野种出来,让你丢死人。」

  「别,别说了,绿帽,绿帽老公,怀野种的老婆,……唔,该死,怎么又射
了!」

  ……

  喜欢戴,戴绿帽的爸爸,还有那么喜欢怀野种的妈妈。

  我原本早就疲软的肉棒被刺激的再次勃起,该死,只能再去厕所撸一炮了。

  「对了,视频你记得藏好了,千万别被儿子发现了。」

  「知道啦,我把它藏在最隐秘的地方。」

  爸爸妈妈居然还拍了视频。

  我略微一想,老爸所谓的最隐秘的地方除了他那个上了锁的智能u盘,不会
是其他地方了。而我别的不说,电脑技术可是一流,那个u盘以前就被我破解过
几次了。

  第二天,他们两个人分别都要去上班,我等最后出门的爸爸一离开,就赶紧
钻进他们的房间,打开床铺底下的暗格,果然,爸爸的那个智能u盘就放在里面。

  我迫不及待的把它插到电脑上,轻车熟路的破解掉那个密码,里面尽是爸爸
的工作用的私密文件,当然,里面还有妈妈的受精视频。

  很快,一个新建的文件夹被我找了出来,里面只有一个视频,创建日期正是
昨天!

  我颤抖的按下了打开键。

  画面刚开始,只能看到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双人床,看来是在某个宾馆拍的。

  镜头随之一转,一个赤裸的少年站在床上,而一个仅仅穿着窄窄丁字裤的性
感美女却伏在他的胯下,柔顺发亮的黑色长发披在肩上,随着脑袋的摇晃不停的
甩动着。

  妈妈,妈妈居然在为那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少年口交?!

  突然,妈妈的脑袋猛的停了下来,画面里那个少年抓紧妈妈的脑袋,舒服的
呻吟着,妈妈的喉咙则咕噜咕噜的吞咽着。

  等到他终于松开双手,妈妈才转过头,红色的嘴唇上涂了一层厚厚的黄色液
体,妈妈伸出她的粉红色的小舌头仔细的把它们都刮进自己的嘴巴里,然后闭上
眼睛细细的品尝着。

  「老婆,怎么样,处男的精液是不是很好喝?」

  镜头不停的晃动,爸爸似乎一边看着妈妈一边自慰着。

  「嗯,很浓稠,味道也很大,好好喝。」妈妈一把抓过那根又恢复如初的青
涩肉棒,忍不住又舔了舔,「果然是处男耶,很快就又勃起了呢。」


                (三)

  少年按照妈妈的吩咐,乖乖的躺到床上,那根细细长长的年轻肉棒直挺挺的
朝天竖立着,粉红色的龟头暴露在空气里微微颤抖着。

  看来妈妈是要采用女上位的方式采夺这位少年的处男了。

  「嘻嘻,是不是很想进来啊?」

  妈妈张开双腿跨在前面的肉棒上,右手扶着那根肉棒不停研磨着自己的阴道
口,看着他一副急于想进的焦急心情,迟迟就是不放入。

  少年估计也是急了,好几次挺起腰部想进入妈妈的阴道里都被妈妈轻而易举
的给躲开,即使有一次龟头好不容易顶进妈妈的阴道里,而妈妈却故意又站高点,
让它再次滑出去。

  「阿姨,求求你啦,快让我进去吧。」

  少年双手抚摸着妈妈胸前的两团巨乳,讨好的哀求道。

  妈妈这才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脑袋,右手终于把龟头扶正,对准了妈妈那鲜美
多汁的阴道。随着妈妈缓缓坐下来,那根粗大黝黑的肉棒渐渐的被吞进妈妈雪白
的翘臀里。

  「好大,老公,这跟肉棒真的好大哦。」妈妈终于完全吃掉这跟年轻粗大的
肉棒,那颗硕大的龟头死死的顶着爸爸从未来到过的子宫口,这种充实的感觉令
妈妈不由自主的感叹道。

  「哦,阿姨,好软,好舒服。」少年第一次进入女性的身体,这种像是沉溺
在棉花糖里的感觉让他宛如进入仙境。

  「现在,这跟肉棒可是要听我的指挥。」妈妈像骑马一样骑在少年的肉棒上,
飞快的耸动着自己的腰部,雪臀一上一下的榨取着身下那根年轻的肉棒,那颗龟
头也随着妈妈越来越剧烈的摆动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妈妈娇嫩的子宫口,不知不觉,
妈妈原本禁闭的子宫口被活活撞开一道口子。

  「好舒服,大鸡吧,不停的在撞我的子宫口,唔,想要侵犯我的子宫……」

  妈妈咬着唇角浪叫着,子宫口被陌生男人侵犯的酸爽酥麻是妈妈从未体验过
的。

  「老,老婆,你可悠着点,要保持理智啊。」一旁的爸爸看着沉迷在肉欲里
的妈妈,无不担忧着。虽然和少年约定好了不能射在里面,可是谁能忍住不射在
像妈妈这样美艳熟透的身体里?所以还是要靠妈妈在最后关头把那个男的肉棒推
出去,不能让他射在里面。

  「知,知道啦,你放心,我,我怎么会,会被这种小孩子。给,给征服……

  啊……不行,插,插进来了。「妈妈硬是装出一副淡定的表情,不过突然猛
的一皱眉头,忍受着极大痛苦,随后又猛的舒展开,张大嘴巴,失神的说着,」

  被,被开宫了,子宫被和我儿子一样小的小孩侵犯了。「

  什么?我的出生地,妈妈的子宫居然沦陷给了一个和我一样大少年的肉棒下?

  得,得要赶快把肉棒从自己身体里弄出去。

  妈妈缓缓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身体好像被什么给拉住一样,少年的龟头死死
的卡住妈妈的子宫口,让妈妈无法脱离,妈妈只好先坐下,又站起来,再被龟头
一扯,又坐下,这样的一来一回,妈妈身体完全被少年的肉棒给束缚着,妈妈一
次又一次的享受着坐下来的时候子宫壁被撞击的舒爽,到后来,妈妈已经完全沉
迷其中。

  「高潮,高潮到了!!!」

  多次的子宫撞击后,饶是妈妈这样的人妻也不得不在少年的肉棒前败下阵来,
全身颤抖的夹着那根肉棒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他,他怎么还没射?

  妈妈迷迷糊糊的想着,猛的就被少年反过来按在床上,高潮后的她全身酥软
无比,只能任由他摆弄自己的身体。

  「阿姨,我们换个姿势吧。」

  少年把妈妈按在身下,俯下身子,撬开妈妈的嘴巴,贪婪的吮吸着妈妈的香
舌,双手则握住妈妈的娇乳,身体像打种机一样,有力的撞击着妈妈的子宫。

  他这是,这是要给妈妈下种啊!

  电脑桌前的我明白了这个少年险恶的用心,他之所以忍着不射,是要用最容
易受孕的姿势射在妈妈的子宫里!而现在,他正在用的老汉推车,就是最容易受
孕的姿势!

  妈妈显然也发现了,她拼命的想要呼唤身旁拍照的爸爸,可是嘴巴已经被牢
牢占据,根本发不出声音?双手无力的敲打着少年的胸口,却只能带给他更大的
动力。

  刚才骑在少年身上威风凌凌的妈妈,现在只是他身下等待受孕的一个母体。

  「不,不能射在里面,今天是排卵日,会,会怀孕的!」

  感受着子宫里那颗不断膨胀的龟头,妈妈知道这是即将射精的前兆,她提醒
着少年,希望他能网开一面。

  可是这反而激起他的欲望,龟头越来越大,马眼瞄准了妈妈的输卵管,两颗
暴露在外的卵蛋也做好了时刻输送精子。

  「阿姨,受精吧,你要被老公以外的人内射怀孕喽!」

  「不要,我不要受精,我不要怀野种……唔!!」

  妈妈被用力的按在身下,少年的肉棒顶到妈妈身体的最深处,一股股腥臭又
浓稠的精子排入妈妈排卵日的子宫里,每当少年射出一发,妈妈就浑身颤抖的接
受精子的洗礼。

  直到射精完全结束,少年这才意犹未尽的又狠狠的吸了口妈妈的香舌,这才
把肉棒从妈妈的阴道里恋恋不舍的拔出来。

  只见妈妈红肿的阴道口中,一股黄白相间的浑浊液体从里面缓缓的流出来。

  「唔,老婆被人中出了……」一旁的爸爸赶紧对着这幅美景自慰着,对着妈
妈被人内射后的肉体射出一发发的精液。

  接下来,少年又把软绵绵的妈妈抱了起来,让她翘起那个让人着迷的雪臀,
用狗交式再次侵犯了妈妈。

  「嘿嘿,阿姨,刚才受精的舒服吗?」

  「一,一点都不舒服,超,超讨厌的!」

  「真的吗?你刚才可是一边被我中出一边高潮了呢。」

  「……」

  看着身下像母狗一样和自己交配却依旧嘴硬的妈妈,少年嘴角微微一翘,原
本在妈妈子宫里肆意进出的肉棒突然停了下来,开始用龟头慢慢研磨着妈妈的子
宫壁。

  「快,快动啦。」

  妈妈感觉身体好像被千万只蚂蚁啃咬一样,难受的不得了,不由得哀求着。

  「阿姨,刚才被我中出的感觉爽不爽?」

  「……」

  看着妈妈依然嘴硬,少年突然又疯狂的抽插起来,妈妈一脸淫荡的迎合着他
的抽插,雪臀紧紧的贴着少年的肉棒,像是大街上那些被野狗随意交配的母狗一
样,配合着公狗的奸淫。

  「好爽,子宫好舒服,快,快高潮了。」

  子宫被不断侵犯的快感侵袭着妈妈,她的肉体再次屈服在了少年的肉棒下。

  而就在妈妈即将高潮的紧要关头,少年却又好死不死的停了下来,就是让妈
妈不能够高潮。

  「阿姨,刚才被我中出的爽不爽?」

  少年再次贴着妈妈的耳朵询问道。

  「爽,爽死了,求你,求你快点动吧,我,我想要高潮!」

  妈妈现在脑袋里只有性欲,也不管自己的丈夫就在身旁,竟然无耻的哀求着
一个和自己儿子一般大小的少年和自己交配。

  少年得意的笑了,身下的人妻已经完全屈服在自己肉棒的淫威之下。他自豪
的用肉棒鞭挞着妈妈,每一次撞击都务必撞的妈妈花心乱串,让妈妈爽上天。

  「好爽,阿姨要高潮,高潮了!」

  「阿姨,我,我也要射,射出来了,你就继续给我中出受精吧。」

  「嗯,尽情射在阿姨的子宫里吧,我们一起高潮!」

  「唔!!阿姨,我射了,我要让你怀孕,让你给我生孩子!」

  「射,射进来,射进我这排卵日的子宫里,让阿姨受精,让阿姨怀野种!」

  少年死死的抓住妈妈的雪臀,暴露在外的阴囊一涨一缩的把浓稠而又腥臭的
精液挤入妈妈火热且易受精的子宫当中,硕大的龟头则死死的卡住妈妈娇嫩的子
宫口,不让一滴精液流出。而妈妈则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像是大街上被野狗
随意交配的母狗一样,乖乖的挺起屁股,把子宫降到最低处好让那根年轻的肉棒
能够更加深入,享受着精液浇在自己子宫那股暖洋洋的舒畅感。

  天!妈妈难道都不考虑后果的吗?就这样让别的男人轻易的射在里面?

  对了,爸爸,爸爸不是应该此刻站出来,阻止这场丑陋的交配吗?!

  令我失望的是,爸爸却像吸毒了一般,看着妈妈被少年无情的受精激动的不
能自已,在一旁疯狂的自慰着,把像清水一样的精液射在远离妈妈的地方。

  后来,妈妈就像是肉玩具一样,在少年的操纵下,用一个个容易怀孕的体位
和少年交配着,然后温顺的趴在少年的肉棒下,用自己的子宫接受他浓稠而又腥
臭的精液。最后,享受完美人妻身体的少年意气风发的走了,只剩下一个全身满
是臭汗,瘫软在床上,阴道口时不时的流出浑浊腥臭的白色精液的妈妈,还有一
个默默替妈妈清理身体里无数男人精液的绿帽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