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女儿的援交(38、50)
女儿的援交(38、50)
作者:小鸡汤 字数:3114

《三十八》

一秒钟的猜想,比当日知道雪怡援交的时候更难相信。这位小妹妹一副入世 未深的模样,竟然是出卖身体的妓女?

不,我一定是搞错了什么,单凭一个字去猜测太武断,也对这女孩太不公平。

「爸爸你怎么了?都在发呆的。」雪怡见我呆住片刻奇怪问道,我立刻强装 平静说:「没事,只是有点感动,蔚蔚这样细心。」

文蔚得到讚赏,纯扑扑的脸蛋现出红润,倒是雪怡不满的扠着腰肢:「哦, 好啰,人家天天给爸爸泡茶没感谢,别人一包茶叶便感动得想哭了。」

「这种事也拿来说,你这个人到底有多小器?」咏珊没好气骂道,两个女生 又开战起来。

「无论如何,谢谢你。」我微笑跟文蔚点头,她笑靥满脸,谈不上美女,但 肯定是善良可爱的好女孩。

「好吧,那么我们开始工作,别耽误世伯太多时间. 」小莲像领队般叫大家 心拾心情,几个女孩也随即放下嬉闹一面,投入在学校的功课之上。

「爸爸,这一段是先录的,然后再配上后一段。」

「我明白,昨晚看了一遍,大约知道要点. 」

这次女孩们的准备功夫比上次更充足,有过一次经验,我的表现亦较上次为 佳,但遇上陌生词彙,仍是要不耻下问,请教后辈:「这里的bureaucr atic是什么意思?」负责撰写文稿的文蔚解释道:「这是官僚体制或官僚主 义. 」

雪怡不满责备:「爸爸是公务员,算是半个官,连这个字也不会啊?」

我靦腆自辩道:「我只是一时看不清楚,爸爸年纪大,最近老花严重了。」

四位女孩一同偷笑,我乾咳一声继续工作。大约花了不到一小时,负责的一 段便告大功告成。

「哗,比上次还要快,世伯你其实不会是专业配音员吧?」咏珊讚佩道,虽 然知道是客套话,在雪怡同学前拿些面子感觉还是不错. 我脸露笑容,女儿亲暱 地牵起我手:「当然了,是我的爸爸耶!」

「雪怡你跟爸爸感情真的很好呢。」文蔚笑说,雪怡拍着胸脯道:「是唷, 我和爸爸是没有秘密的!」

我心虚不已,就是感情再好的父女也有秘密,是不可以让对方知道的秘密。

「那么要做的事做完了,我们也要遵守承诺,请世伯晚饭当作慰劳。」小莲 微笑道,几个女孩一同举手:「讚成!」

「我很乐意和大家一起吃饭,但事先声明这一餐是由世伯请客,不准反对。」

我对此是半步不让:「上次已经收了你们的礼物,老要讨小女孩便宜,世伯 也不心安。」

「这样啊…」女孩们显得不好意思,雪怡想说什么,立刻被我制止:「爸爸 说了,留点面子给我,请几个小女孩吃一顿饭。」

「那好啰~」雪怡知道我要坚持的时候没人可以动,也便顺意下来。我带着 几位女同学到大学附近的西餐厅晚膳,席间大家有说有笑,毫没半点代沟。

「那今天谢谢世伯了!」饭后三位女生有礼向我道谢,我好歹是个长辈,晚 饭一顿,也不必她们多礼,笑说有时间到我家里游玩,让妻子给大家做顿家常便 饭。

别个众人,我和雪怡一起乘车回家,谈到跟同学们相处融洽,女儿对一班好 朋友也十分骄傲:「我们真是玩得很好的,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什么事也共 同进退!」

共同进退…这事令我想起刚才的那个想法。

以文蔚和雪怡的交情,如果她真是蔚蓝碧海,那是否她引诱女儿一起去卖淫?

但有可能吗?这样纯情的一个女孩子,说是处女也不奇怪,怎么会引诱雪怡, 难道是雪怡引诱她?这更没可能,我的女儿怎会是这种人?我想到哪里去了。

「爸爸你在沉思什么?」雪怡奇怪问我,我摇道推说:「没,明天有个工程 遇到点问题,有些烦恼。」

「有什么问题慢慢想就好了,别太烦到自己。」

「我知道的,爸爸会…」

回到家里,趁着雪怡淋浴的时间,我躲到书房进行查证. 为了不让日后穿帮, 我多註册了一个QQ帐户,然后依样葫芦地给蔚蓝碧海发出邀请交友的短讯,并 留下自己的QQ号码.

援交网站以广告收入图利,算是设计了一个比较方便的平台给客人和女孩们 交易,我在等待对方回覆间随便看了一遍,徵友栏上都是露骨的招徕,相对来说 雪怡她们是十分低调的一群,这令我更确信她们背后是另有人作接头.

只有揪出这个人,才可以知道真相,而蔚蓝碧海便是这事的重要线索。

「来了。」对方很快加了我,看来她们对陌生人没什么抗拒,做这种工作, 接触不同男人已是习而为常。

「你好,可以交过朋友吗?」我试探问道,对方回答说:「你是谁啊?」

有过上次认识女儿的经验,我这次较为冷静,知道援交女认识客人的途径除 了网上交友室,也有不少是客人的互相推介,於是找个借口:「是我朋友介绍, 她说你很好」

「这么好,你朋友是谁?」

我随便说个比较普遍的名字:「andy」

「andy?很多人叫andy呢,算啦,反正都没关系」

「你是大学生吗?」

「他没告诉你吗?」

「他说你是,但我不大相信,大学生很少做这个」

「你朋友没骗你,我今年大二」

大二…跟雪怡同年,我的猜测中了一半。

「你呢?」对方反问我,我把年龄调高一点:「我是伯伯了,五十多」

「五十还是叔叔吧,六十以上的才是伯伯」

「你很宽容」

「你朋友有没告诉你我的样子?」

「有,他说你很美」

「没啦,才可以吧」

「你很谦虚」

「是不想给别人太多幻想最后失望」

「好有令客人失望过吗?」

「那倒没有(面红)」

「就是」我顿了一顿问道:「我朋友说你是直长发,有没剪掉?」

「没有,我一直是这样」

「那太好,我喜欢长发的女友,有没染颜色?」

「没有,不喜欢,也没戴耳环」

我想起晚饭时女孩光滑的耳珠,几乎可以肯定是同一个人了。

「你很清纯」

「做这个会清纯么?」对方自嘲般道。

我巡着正常嫖客的问下去:「你的价码多少?」

「上酒店三千,两小时算,上限三次」

「五十多岁做不了三次」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都爱吃药」

「这样过份」

「正常吧,花钱不愿吃亏」

「你人太好」

「还好,那个起不了头更烦人,先说清楚,我不做服务的」

「一点也不做?」

「手还可以,口会吐」

「明白了」

「还有我的胸很小,那里的毛也不多,不想脱光了才说不合胃口」

「你一向都逐点给客人说明吗?」

「是,不要浪费大家时间」

「也对,那你平时是怎样找客人?个人资料页也没贴照片」

「有的像你朋友介绍,也有人喜欢随便钓」

谈到这里,我想起当日在雪怡手机上看到的讯息:「明天的派对,去吗?」

派对!我要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继续试探问道:「原来如此,那天andy跟我说有什么派对,我有点兴 趣。」

「哦?我有跟他说过吗?那个比较严格,要经红姐挑选,不是每个客人也可 以参加」

「红姐?」

「对,红姐联络客人和给我们作过滤」

果然背后还有人!我像递住了幕后黑手,焦急问道:「怎样可以找到红姐?」

「你到底是找我还是找红姐?」

「不是,只是有点好奇」

「下次去开房时告诉你」

「好吧」

「那什么时候?」

「我看看,明天回覆你」

「好」

「那谢谢了,很高兴认识你」

「再见」

离线后,我有种说不出的茫然若失。

真的,真的连文蔚也是援交女…

「我还带了一些茶叶来,如果世伯你喜欢,可以回家慢慢泡来喝。」

一小时前一起吃饭、听到笑话也会面红害躁的小女孩,跟陌生人聊着交易。 虽然是只见过两次的女孩,却有种替她心痛的失望。

「现在的孩子,原来都这样可怕…」就在我叹息之际,关上房门响起「碰碰」

两声,是雪怡。

「爸爸,我替你泡了茶。」女儿扬起声线,我收拾心情,堆起笑容开门说: 「这么乖女。」

雪怡别有所指的哼着道:「人家一向都这么乖,不过爸爸还是觉得别人的茶 比较香吧?」

「这样也来吃醋吗?」我苦笑,女儿作个鬼脸:「谁吃醋,要吃也是妈妈吃, 一把年纪整晚盯着个小妹妹的。」

「谁整晚盯着个小妹妹了,喂,别在妈妈前乱说话。」

「太迟了,已经启奏皇后,今晚大刑待候啦!」

「喂喂喂…」

《待续啰~》

《女儿的援交》50(本集没有写完,七一补上)

《五十》

「小莲…小莲…」

我忧心忡忡,沿着小莲提供的房间号码赶到酒店客房前,只见房门轻掩,留 了一条缝隙,当中隐约传来女孩的呻吟和肉体的撞击声。

「小莲…」我心里一沉,当日文蔚的惨况历历在目。沉住气推开木门,那少 女的叫床声响起更为清澈。

「呀…呀…呀呀…」

不是一把声音,而是数人夹杂的浪叫,这使我更为心惊:『不只一个人,除 了小莲还有其他人?』

战战兢兢踏进客房的小走廊,那是一间豪华的套房,房内宽敞开扬,里面并 排着三张大床,其中两张各分别躺着一个妙龄女子,而她们身边又各有两个男人, 一个在跟其做爱,另一个则在抚摸其身躯,满足手欲.

「这?」

我被这光境震惊得如堕冰窟,脑袋心跳彷彿都一同停住没有反应,因为在男 人胯下的其中一个,是我的女儿雪怡。

「呀…呀…好舒服…用力操…用力操我…好大…太大了…」

男人以正常位的姿势干着雪怡,他的身材健硕,屁股肌肉结实。皮肤黝黑, 跟被其压在下面一身白皙的雪怡成强烈对比。他那犹如打桩机的速度猛力轰入女 儿小屄,无数连绵不绝的肉碰撞击响过不停。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的心是被活生生挖出体外,鲜血淋漓,居然只懂呆呆看着女儿被男人蹂躏 . 雪怡身上赤裸,腰间只围起一片黑色蕾丝质料的性感腰封,乳房在腰封边沿的 推托下显得特别圆浑,两颗红粉乳头随着对手的活塞运动前后晃过不定。

「啊…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大鸡巴哥哥你要干死我了!」嘶声力竭下的 呻吟,使雪怡带着沙哑。平日那叫父母窝心的动人声线,发出每一下都令人有如 锥心之痛的淫叫。

「好棒!肏我…我要你肏死我!」

柔软睡床在剧烈地摇,展现男人的起劲卖力,雪怡被干得连小腿也像痉挛的 无力垂在半空,十根指头牢牢抓紧对方粗壮手臂,无数高潮迭起,把女儿冲击得 每秒都在亢奋状态中的不停抽搐。

「太舒服了!里面好胀!不要停!继续肏!继续肏我!」

那是一个好比地狱的可怕画面,没有一个父亲能够想像如何面对这正在发生 的一切。我连最基本的反应能力也完全失去,只无力地目睹事情继续发生。开心五月激情网网男人 的气力很足够,抽插速度时快时慢,九浅一深。雪怡跟他的动作完全同步,深的 一下销魂陶醉,浅的一下表情癡迷。一个十九岁女孩的性欲在强大对手下被完全 挑发,女儿甚至主动伸手勾在男人的颈项,与他疯狂湿吻。

「嗯…啜啜…」

『雪怡…这个真的是雪怡…』我但觉惨不忍睹,往旁边一望,另一张床的是 女儿的同学咏珊,她一丝不挂,以小狗趴着的姿势撅着屁股,被一个肥大肚皮的 男人从后干屄。那重甸甸的丰满乳房有如吊钟垂挂,随着粉臀不断被粗腰拍打摇 晃。

「嗯?嗯?」女孩的叫床声远比雪怡小,因为她的小嘴正含着跪在面前的另 一根肉棒,像品尝着美味肉肠的不愿放开:「很好吃,我还要吃?」

那是一个淫乱无比的光境,整个房间都充满情欲气味。我不知道如何从恶梦 中抽离,直至看到跟雪怡做爱的男人把肉棒从小屄抽出,让出位置给另一个人补 上的时候,终於忍不住竭斯底里地要冲上前去:「放开雪怡!放开我女儿!」

但这一声我没法叫出口,因为不知不觉间早已经被另一个柔软身躯从后缠着, 她的手按住我的嘴角,在我耳边柔声道:「别做声,你想从明天开始,便失去唯 一的宝贝女儿吗?」

「嗄…」这一句话使我投鼠忌器,我瞬间定住。的确如果被雪怡知道我在这 里,是没人知道接着会发生怎样无法想像的事情。我强行按捺自己,屏声静气, 再一次不相信耳边说话的是谁,颤抖问道:「小莲…是你?」

媚眼如丝的小莲半侧姿势,把脸挨向我,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魅惑声线轻笑道: 「怎样?亲眼看到心爱的女儿被男人干是不是很兴奋?没几个爸爸可以欣赏到女 儿最美的一面吧。」

我的心至此已经被磨灭得有如飞灰,小莲的话令我知道一切事都是由她策划。

我心痛无比,咬牙切齿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开心五月天色最新网站

「为什么?嘻,你不觉得这很有趣的吗?这里没人受苦啊,大家都在享受。」

小莲指着刚从雪怡身体抽出肉棒的男人说:「看,多么雄伟的一根,连龟头 也是棱角分明,你不是女人,不会知道给这种鸡巴干会有多舒服。你女儿亲口说 的,这种鸡巴,就是不收钱也想跟他做爱。」

「雪怡…」正如小莲所说,这个男人的本钱雄厚。完全成蘑菇形的大龟头笔 挺地向上朝起,茎身又粗又长,凶猛而威武。在雪怡蜜屄驰骋了好一段时间,仍 无半点疲态,持久力十分强。

「别装君子了好吗?世伯你还不是看得很兴奋,鸡巴都这么硬了。」女孩嘲 弄着我,她的手像两只小蛇,灵活在我身上游走,直落在我的裤档中间把拉炼拉 开,从里面掏出肉棒:「好大呢,想不到你这个年纪,小弟弟还很不错. 」

小莲满意地揉搓我的肉棒,前后套弄。她的手法比雪怡和蔚蔚都要精纯,完 全熟知男人的最佳官感。她一面替我手淫,一面朝着雪怡的方向望去:「噢,你 的宝贝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女,又要给男人干了。」

身型略带肥胖的猥琐男人爬到床尾,他跪在女儿两腿之间,把肉棒角度调整 准备插屄。我想冲上前制止,但无法挣脱身后像八爪鱼把我紧紧缠着我的女人: 「别激动,这个男人是常客了,跟雪怡做过无数次,多一次也不多吧?她现在这 样兴奋,给她好好满足不就好,就是给你制止到这一次又如何?」

这无疑是一种谬论,却真的把我叫住,我哑口无言地看着男人把龟头瞄准, 然后肥腰一挺,噗唧一声,整根肉棒无留余地插入女儿阴道。

「啊!」雪怡登时发出喊叫,小莲娇笑道:「听,多么舒服的呻吟,世伯你 不必心痛,这是一种作为女人的享受,是享受被男人满足时的快乐。」

「呜…」我是心如刀割,楞楞地看着雪怡被中年人「噗唧噗唧」的操着小屄, 口边喃喃念着女儿名字:「雪怡…雪怡…」

「干么这样子?女儿早晚出嫁,始终要给其他男人干,你可以阻得了什么?」

小莲放开摸索我肉棒的手,徐徐转身到男色女色网 女性我面前,挑逗说:「要做吗?这里全 部都是妓女,放下钱,任何一个都可以随便干。」

「妓女!」这个字眼是刺激了我的神经线,我猛然伸出双手,牢牢攥着女孩 的脖子要把她杀死,小莲毫无惧色,反倒挑衅我说:「来吧,捏死我,让警察来 查,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你的女儿是妓女,今晚在这里跟她的同学一起卖淫。」

「呜…」我始终是没法敌得过胜算在握的女孩,她从一开始已经掌控一切, 所有事都是按照她剧本进行。

「没胆吗?不让我死,便要让我舒服了啊,今晚大家都喝了很多酒,神智很 不清醒,跟我做完,你可以去干你的女儿,她什么都不会发现,明天你们还是父 慈女孝的好家庭。」

「雪怡…」我看着小腿被中年男人架着肩膀上猛干的女儿,居然没有反驳余 地,小莲嬉笑道:「都说可以不用装,每个男人都是这样,我早知道你看上自己 女儿很久,肥水不流别人田,干一炮有什么关系?反正大家都舒服,你不干,别 人都会干。」

小莲肩膀一耸,薄如蝉翼的丝绸如松绑掉下,展露一身完美体态,包括浑圆 乳房,包括黄蜂细腰,包括阴毛形状,无一不是一流极品:「别一副可怜样,这 是个愉快的一晚,你随便挑,今晚这里任何一个女人,你都可以干过痛快,与其 伤心无奈,不如和女儿有个难忘晚上。」

「你到底是谁?」我对女孩轻松得意感到无比心寒,在她眼中,性爱就好比 一种游戏,一个交易。

她并非我认识的小莲。

也许,我是从来未认识过真正的小莲。

「我?不就是一个妓女…」小莲脸上扬起妩媚笑容:「红莲、欲炎。」

「红莲?你是…红姐?」我猛地抽一口凉气。

《日本酒色本集没有写完,七一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