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宓姝脱壳记(十二)
宓姝脱壳记(十二)
作者:家荣 字数:8550 (十二)

话声甫落,侄女立即转身跑到我身边,一脸期待地问道:「怎么样?」

我将DV递给侄女说:「你自己看吧。」

一丝不挂的侄女,淡然地拿着DV仔细看了一遍色小姐在线电影后,说:「拍得还满像一回 事的,可是为什么画质和电视不太一样?」

「废话!人家录节目用的是专业的摄影器材,还有一群助理帮忙,而我用的 只有一台傻瓜DV,怎么跟专业的节目制作团队比?」

「哦。」侄女把DV递回我手中,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轻笑道:「看了你拍 的影片之后,我觉得你想的点子还满有趣的,不过尺度太限制级了。」

「还好吧。你不知道,日本的深夜成人节目,其实比我拍得尺度更大,还有 以前第四台没有付费锁码时,那些本土录制的成人节目,模特儿都全裸演出。可 惜第三点都打马赛克,所以便宜了节目团队和摄影师,而我们只有看到没穿衣服 的裸女,在镜头前走来走去,就是看不清最重要的三点. 」

「叔叔呀,我感觉你的怨念很深呀。」

「当然呀!那时候我没女朋友,网路科技又不发达,想要看个A片打手枪, 只能到录影带店偷偷摸摸租片子,而且大部份都是有码,如果要看无码的,只能 看欧美的,可是我又吃不惯西餐……」

「噗~~哈哈~~」侄女扶着我的肩膀弯腰大笑了片刻,才强憋着笑意说: 「唔……叔叔变态扭曲的内心,原来是年轻时欲求不满所导致的……唔……这点 要好好做笔记。」

「去你的!你干嘛做笔记?期末考不是考完了吗?难道你没交那篇有关愉虐 的专题报告?」

「嘻嘻,那篇报告是我们小组的课外活动,没有列入成绩;只不过,如果发 表在论文期刊上,我们的毕业成绩会加分。」

「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这报告都是你在做?其他人好像闲闲没事干。」

「也没有啦,他们都有跟其他学校的相关社团接触交流,只不过我们的研究 讨论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他们的接触的层面太浅薄,专业程度又不如你而已。」

「是喔。那你研究了这么久,有什么心得?」

「我的心得只有四个字──性奴难为。」

我诧异地看着她:「怎么说?」

「你看,我们这些卑微的性奴呢,不但要想办法讨主人的欢心,还要按照主 人的意志,把自己变成他心目中的理想性伴,配合他玩各种变态的游戏,完全没 有自己的思想及基本人格尊严。如果不听话的话,还得接受各种变态的惩罚……

你说,是不是性奴难为?「

「唔……难道你都没有从这些调教游戏中,获得让你感到莫名兴奋的奇妙快 感吗?」

「嗯……开心五月天快播」侄女低着头,两手食指不停地扭绞着,「以前没有,不过真正接 受你正式的调教后,现在慢慢觉得这种变态的成人游戏,玩起来还满刺激的……

要不然,我也不会刺下这个向你表示忠诚的记号。「

「姝姝……」我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又亲吻她的嘴唇,开心地说:「既然这 样,那……今天可以进展到龟甲缚了吧?」

侄女闻言抬头瞅了我一眼,又臊羞地低下头,细如蚊纳地「嗯」了一声。

听到期盼已久的好消息,我开心得直接抱起了全裸的侄女,直接在原地转了 好几圈。

「叔叔,快放我下来啦!人家被你转得头都晕了。」

我放下了侄女,挠挠头讪笑:「呵呵,不好意思,我实在太开心了。」

「哼,变态叔叔,不理你了,我要去洗香香。」

「嗯,把身体洗乾净,再让叔叔好好展现绳缚技艺……」说到这里,我脑海 又冒出了新的点子,便立即改口:「姝姝,你先用淋浴设备洗好,我利用这时间 把浴缸放好水,等你洗好后到浴缸里泡一下,然后按照我说的介绍……」

等我说完心中构思的脚本后,侄女又不例外地说着「变态叔叔」的口头禅,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转身进了浴室。

当侄女在淋浴间沖洗身体时,我则利用时间将浴缸仔细刷洗一遍,然后注入 了冷热适中的温水,再将饭店摆放在浴缸旁的玫瑰花瓣撒进了浴缸,就去吻.com之后就走出 浴室脱光衣服,拿起了DV,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听到里面没有了沖淋的水声, 才敲门问:「姝姝,好了吗?我要开始啰。」

「OK。」

听到这句话,我立即按下了录影键,假装突袭地打开了浴室门,走进了浴室 后,就冷不防地拉开了淋浴间的拉门,然后就看到了拿着莲蓬头,一脸错愕看着 镜头的侄女。

等到她回过神,则是臊羞地用越南话笑骂着:「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人 家在洗澡呢。」

当我左右晃动镜头示意,她则是带着无奈又有点尴尬的笑意说:「算了,既 然你都进来了,那就顺便介绍一下这间浴室吧。大家可以看到,这家五星级饭店 的浴室呢……」

随着侄女走出了淋浴间,边走边介绍这间还算宽敞的浴室,我的DV也跟着 她的身影移动;当她介绍到浴缸时,只见她边说边走进了浴缸,然后就掬取一蓬 带着玫瑰花唇瓣的温水,轻轻拨在她的身上,惬意地说了声:「嗯,好舒服,感 觉自己像个高贵的皇室公主呢。」

看着她斜靠在浴缸里,双手或拨水洒身,或是掬捧起玫瑰花瓣,然后张开指 缝,让它随着手心里的水流从指缝间流泄而下,展现出美人沐浴的性感美态,手 中的DV围着她转了一圈后,我便直接走进了浴缸里.

侄女见状立即惊呼道:「啊!大哥,我在泡澡呢。」

我伸出食指,在镜头前先指向侄女再指向我,而她先是一楞,随后便以嗔怪 的语气笑道:「大哥想跟我一起泡?」

我将DV上下晃了晃,而她则是掩嘴轻笑:「嘻嘻,摄影师大哥好色。」

此话一出,配上她眼角微挑的妖媚笑意,瞬间点燃了我的欲火,以至於胯下 的肉棒,一下子就昂首而立。

侄女见状立即瞪大了眼睛,随后又以媚惑的语气说:「大哥,你是不是喜欢 我?」

我将镜头上下晃几下示意,而她则是追问:「为什么喜欢我?」

我用简单的越南话回答:「年轻漂亮身材好。」

「嘻嘻,大哥好会说话。」侄女说到这里稍微起身,穿挂着小巧乳环的雪白 酥乳在我面前左右晃了晃,轻笑地指着我硬挺的鸡巴说:「需不需要帮你?」

手上的DV用力上下晃动几下,侄女则是伸出舌头,在嘴唇挑逗似地扫了一 圈,沁着臊羞的笑意说:「看在大哥辛苦拍摄的份上,阿妹就帮你一次。」

侄女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跪在我面前,握住了我的鸡巴轻柔地套弄几下,以娇 嗔的语气说了句:「唔……第一次在观众面前,帮不太认识的男生口交,感觉自 己好淫荡……唔……我真的好害羞」后,才慢慢张开嘴,唇瓣轻碰龟头几下后, 才逐寸逐分地含了进去,并啧啧有声地卖力吞吐吸吮起来。

见她如此入戏地卖力演出,我的性欲也愈来愈高涨,加上她又说着我听不太 懂的『外语』,以及她身上那性感又淫荡的刺青及环饰,还有那张长相异於本土 台湾人的脸蛋,让我有一种──彷彿到越南嫖妓的刺激新鲜感。

「大哥,舒服吗?」

侄女吐出了肉棒,抬起了头,边套弄我的肉棒边问,而我则是用上下晃动镜 头表达我的意思。

由於我之前已跟侄女说了大概的脚本及台词,所以我尽管听不太懂,但从剧 本流程及她的肢体语言,也隐约明白她所表达的意思。

这时,只见她边套弄鸡巴边笑着问道:「要不要帮你吸出来?」

我用力上下晃动镜头示意,而侄女看了之后便对我笑了笑,然后就继续张嘴 含入了肉棒,卖力吞吐起来。

看着侄女在镜头下,毫不忸怩地吸舔我的肉棒,那有如痴女般地淫态,让我 一时间兴奋得忍不住按住了她的头,以嘴代穴地飞快挺动下半身,而她也会意地 放松脖子,配合我的动作前前后后地摇摆,并像章鱼的吸盘般,紧吸着我的鸡巴, 直到我轻吼一声,在她的嘴里尽情地释放了积压已久的浓精为止。

侄女含住我的阴茎,一动也不动地等我射完精后,才慢慢地松开肉棒,然后 将嘴里的精液吐在手心,又用嘴巴清理龟头上的残精后,才将手里的精液摊在镜 头前,咂了咂嘴,沁着臊羞的笑意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让我楞得不知该做何 表态?

我连忙按下了暂停键,问她:「你刚才那句是什么意思?我原先设定的剧情 里没这段呀。」

「我是说大哥射好多,是不是很久没做爱了。」

「呃……姝姝,我越南话学没多久,所以你突然脱稿演出,我很难接耶。按 照刚才的设定,你应该在我射出后,在镜头前玩一下精液再吞下去就好……」

「可是我觉得加这句台词比较不会无聊呀。」

「呃……可是这样我要怎么接?」

「你就直接晃动镜女色网图片头表示点头,然后我……嗯……对了,我就说:『我们是 录旅游节目不是拍A片』,然后我就假装报复你,故意把精液往镜头抹去,而你 就假装吓得边拍边倒退走出浴室,然后就结束这段。你觉得怎么样?」

「可是这样就没拍到你吃精液的镜头呀。」

「以后再找机会拍嘛。你今天就把所有的梗都用完,下次要拍的话,不就没 梗了?」

「你说的也对啦……咦?不对!」我忽然发现了侄女的异状,「姝姝,你刚 才不是非常抗拒拍这个吗,怎么现在玩得比我还投入?」

「唔……我原本以为,你要拍的是像以前那样,只有单纯做爱的性爱影片, 可是看了刚才拍的内容后,我忽然觉得这种有点色,可是又不会感觉下流变态噁 心,还带有正经剧情的影片,其实还满有趣的,而且,当我煞有其事介绍饭店里 的设施及环境时,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就是节目主持人,是个众所皆知的明星艺 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它PO上网啰?」

话声未落,侄女立即白了我一眼:「叔叔呀,如果拍这些东西只有我们自己 欣赏的话我可以接受;假如你想PO上网,那我就……就把精液擦在你身上。」

见侄女捧着浓稠的精液往我身上抹,我不由得吓得边退边叫:「好好好,你 别过来,我保证没经过你同意,我绝不PO上网. 」

「这还差不多……」侄女漾着胜利的得意笑容,「叔叔,你要不要继续拍?

不拍的话,我就把它沖掉了。「

「唔……就按照你说的拍完吧。」

我压下心中的不快与郁闷,装作若无其事地照侄女更改的剧情拍摄完后,我 就先走出了浴室,而她则是留在浴室里清理手上的残精。

闷闷地点了根菸,叼在嘴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吸啜着,同时思考该怎么做,才 能说服侄女把这些影片PO上网,让更多的人欣赏她那性感火辣的青春胴体.

不可讳言,能够把一个排斥愉虐的女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教成可以亲 口承认自己拥有『性奴』的耻辱身分,配合我玩一些,我以前只能在心中幻想的 各种调教游戏,的确让我获得了巨大的满足及成就感。

正因为我的调教取得了不错的成果,所以我才会想要得更多。

这算不算『得陇望蜀』、『得寸进尺』?

当我思索该如何做,才能打破侄女的心理障碍没多久,便见她全身赤裸地, 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发尾边走出浴室。

「叔叔,你怎么啦?」

我摁熄了菸头,调适好心情后,才随口说:「没什么,我只是在想等一下要 玩什么游戏。」

「哼!你就只会想一些让人家更丢脸的变态点子。」

「但你也不排斥,不是吗?」

「哼。」侄女微嗔地白了我一眼。

见她佯怒的娇嗔模样,令我又萌生出想要欺负她的欲望。看着她那不着片褛 的青春胴体,以及身上新增的人体艺术,我眼珠子一转,很快便计上心头. 於是 我立即以轻松的语气说:「姝姝呀,我们好久没有拍照贴在四合院了,许多院友 都发帖询问我们什么时候有新作品。既然你有这么漂亮性感的纹身及环饰,是不 是应该也让院友欣赏?」

「哦,你这次想怎么拍?」

「咦?你以前不是都要跟我讨价还价,怎么今天答应得这么爽快?」

「因为我今天心情好。」

尽管听得出她言不由衷,不过难得她爽快答应我的要求,我也不想因为探究 真相而给自己找麻烦。

於是乎,我立即从行李箱拿出了数位相机,要侄女先站在玻璃窗前,单手扶 着玻璃窗,假装凝视窗外夜景,大胆人体艺术照然后我调整好角度后,就拍下她的全身照,接下 来又要求她侧身坐在窗台上,拍了一张侧身照,随后就在房间里,按照我的要求 摆出性感撩人的姿势,拍下她的『人体艺术』照。

拍摄不下百张的裸照后,我想了一下,便从行李箱里,拿出她第一次穿给我 看的仿日式和服情趣睡衣及粉红色的项圈,然后让她直接将睡衣穿在身上,并戴 上了项圈后,就二话不说就拉着她的手走向房门口。

「叔叔,你要带我去哪里?」

「嘿嘿,姝姝,我们到外面拍几张。」

「唔……要脱衣服吗?」

「看情况. 」我随口说道。

当我拉着侄女的手走出了房间后,我先观察走道上有没有监视器及房客出没, 然后就要求她站在房门口,指着房号,拍下她戴着项圈,穿着半透明和服,三点 隐约可见,约略散发SM意味的『愉虐照』;然后就要求她解开腰带,双手将和 服往外拉,拍下这三点尽露的火辣淫照。

接下来,我又要求她或蹲下开M腿,或是背对着我跪趴在地上,一手撩起睡 衣的底摆,露出诱人的蜜穴及菊蕾,然后转头看着我,让我拍下这令我兴奋不已 的私密照。

拍着拍着,我不动声色地引导侄女,慢慢远离我们住宿的房门,最后来到了 电梯口前。

我飞快打量周遭环境,观察监视器的位置及角度,要求侄女尽量站在镜头照 不到的死角,然后脱掉身上的和服。

「唔……叔叔……」

见她犹豫不决地为难神色,我忍不住出声催促:「快点啦!万一电梯突然打 开,被人看到就麻烦了。」

「哼,我就知道,叔叔最变态了……」

侄女嘟嘟囔囔地轻声咒骂着,尽管声音不大,可是在这静谧的廊道上,仍清 晰可闻。

「别这样嘛!姝姝,你不觉得那些没有女朋友的宅男院友们,如果能边看你 的照片边打手枪发泄性欲,因此减少社会犯罪率,是一件非常大的功德吗?」

「屁啦!如果这样就做功德,那么那些AV女优都可以成仙成佛了!」

「嘿嘿,所以那些忠诚的脑残粉才称她们为『女神』呀!好了,这个话题以 后有空再讨论,我们现在还是先把握时间,把你最性感撩人的一面,展现给院友 们欣赏吧。」

「哼,我就知道!刚才还说什么看情况,结果搞到最后,还不是想办法要我 脱光光!」

侄女虽然不停地抱怨,可是最后还是嘟着嘴,飞快脱掉了身上的和服,将衣 服用力丢给我之后,便一丝不挂地站在电梯口。

「来,笑一个嘛!想想你这么好的身材,能够给很多人欣赏,是一件非常开 心的事,尤其是你身上的刺青,真的又性感又好看。」

「变态叔叔,就喜欢让陌生人看我的身体……」

侄女习惯性叨念几句,才漾起了还算自然的笑容,按照我的要求摆好了PO SE让我拍。

拍着拍着,我忽然发现侄女的脸色,逐渐浮出了动情的酡红,呼吸也慢慢急 促,双脚也开始扭动起来。

我见状正想开口询问时,却听到了寂静的廊道,发出了「叮」的轻响。

见侄女还在状况外,我立即冲上前,将和服披在她身上,然后拉着她飞快闪 到一旁,让她背部紧贴墙壁,而我则立即紧搂着她的身体,毫不犹豫地吻上她那 粉嫩可口的唇瓣。

待电梯门开启又关闭后没多久,我就听到身后传来有人用英语轻声交谈的动 静.

等到这些声响消失后,我又等了片刻,确定没有人后才放开了侄女。这时, 只见她双手紧拽着衣服,但那张看似惊愕的俏脸,却浮现出一抹──彷彿刚刚经 历过一场性爱高潮后的红霞。

「姝姝……」

话刚出口,侄女立即伸手捂住我的嘴巴,以挑逗的媚惑语气说:「叔叔,回 房间绑我……」

尽管心中纳闷不已,但听到她主动求绑,我二话不说,立即牵着她的手,三 步并作两步地奔回房间.

进房锁门后,我心跳加速地从行李箱拿出了红色的棉绳,以微微颤抖地激动 语气问她:「决定了?」

与其是问她,还不如问我自己,到底准备好了没?

「嗯,叔……主人。」她俏皮地对我吐了吐舌头,沁着娇羞地轻笑。

说真的,即便知道长久以来梦想,眼看即将实现,而且那些捆绑理论都刻划 在脑海中,但面对真实的女体时,我一时间竟犹豫不决,迟迟不敢动手。

因为我深怕这只是一场梦,当我一旦触碰她的身体时,这场旖旎的美梦,便 如泡沫般的幻影直接破碎,令我美梦再次成空。

「叔叔……你不是想用龟甲缚绑我想很久了吗,怎么还不动手?」

「我……我真的可以?确定这不是梦?」

「噗哧~~嘻嘻~~主人葛格……你知道吗,我……我刚才拍照时居然莫名 其妙地兴奋起来,然后就不知不觉地高潮了,而且当你突然将我推在墙上后强吻 我,我一开始脑袋一片空白,可是等到我反应过来,知道你这么做竟是为了保护 我,不让陌生人看到我的脸,那时我竟激动得又高潮了一次……你看!」

侄女忽然抓着我的手,直接伸向了她那无毛的蜜桃,随后便感受到手掌心传 来一股湿滑黏腻的大量水渍.

「那一刻,我终於完全想通,也明白你那变态行为下,还保有一颗不让我受 到伤害的良善之心。我……我愿意敞开心扉,成为你真正的性奴,让你完全支配 我的身心。」

「姝姝……」

侄女主动将双手背到身后,看着我说:「主人葛格,绑我吧。」

我口乾舌燥地舔了下嘴唇,看着她乖巧地把双手放到后背,等待束缚的顺从 模样,我便二话不说地扯直了手中的红色棉绳,然后按照以往所学,行云流水地 捆上她的胴体,把以前用在泰迪熊身上练习的成果,展现在姪女面前。

手腕缠紧缚住,然后拢过肩头,在胸前交挽了几个井字结将勒紧,简单的乳 房捆绑,压迫那坚挺的酥乳,挤成饱满的形状;之后棉绳拉下,在她肚环下方打 了个井字结后继续往下,直到她那穿挂着阴蒂环的蜜穴后,沿着会阴绕到身后往 上,在腰际处回绕到身前,穿过中央的棉绳后再往后拉,在她手臂下绕出,在胸 口下缘打了个井字结,剩余的绳尾则全部缠绕在她手臂上,最后打一个活结.

我后退几步,捋着下巴,看着自己第一次亲手完成的真人作品,内心的激动, 实在是笔墨难以形容。

老实说,没有骨头的绒毛玩偶,和有血有肉的真人,捆绑起来的手感真的非 常不同。

之前拿玩偶练手时,不管我绑得多紧,就像打包衣物那样,完全没有硬实的 触感,可是捆绑真人,由於有骨架支撑,比较没有那种:彷彿一拳打在棉花上般, 找不到受力及着力点,加上侄女是有血有肉的真人,只要我绑得稍微紧一点,她 则会发出吃痛的声响,让我不仅可以随时调整绳子的松紧度,更可以欣赏她紧皱 着眉头的神情,让我兴奋不已。

我推着侄女来到了化妆台前,让她边欣赏我的手艺边对她说:「姝姝,你现 在的模样,就是我心目中的性感女神。」

「叔叔,我这样真的美吗?」

「美!真的太美了!美得我现在就想跟你打一炮。」

「那……主人葛格,你还等什么?」

「等一下,我先帮你加个口球,然后再拍几张纪念照……」

「叔叔,快点,我想要了……」

这句话对我来说,不啻是药性强烈的壮阳药,令我不久前才射过精的肉棒, 又瞬间翘首而立。

以最快的速度,从行李箱内拿出了粉红色的口球戴在侄女嘴上,接着又拿出 了DV的脚架,架好了DV,先用数位相机记录下她这性感又淫荡的模样,之后 我就打开了DV电源,调整好角度,然后脱光了全身衣物,拿着DV专用的遥控 器,快步来到她身后,让她背对着我之后,我便按下了录影键,并将粗硬的肉棒, 直接从她后面插进了那无毛美穴中。

我一手紧扣着侄女的腰肢,一手抓着她反背於后,被我紧紧捆绑的双手,用 力挺动下半身,发泄我这美梦成真的激动之情。

「喔……姝姝……我好开心……终於干到了绑着龟甲缚的你……」

由於侄女嘴里塞了口球,所以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呜呜地单音,而透过化妆 台前的镜子反射,看着那张似痛苦,又彷彿快乐的扭曲俏脸,强烈地冲击我的视 觉神经,令我身心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一时间,这间装潢得不错的宽敞房间里,只有男女交合时,肉体冲撞所发出 的啪啪声响;女孩那不知是舒服或痛苦的呜咽声,以及我那浓重急促地喘息声。

如狂风骤雨般,几近粗暴的狂抽猛送不到五分钟,上半身被我按压在化妆台 上的侄女忽然打了个哆嗦,紧接着便双腿一软地往下滑。

正干得兴起的我,蓦地感受到这股强烈地下滑力道后先是一楞,但随即果断 地抽出了肉棒,双手同时托住了她的俏臀往上推,避免她因双手被我紧箍反剪於 后,而造成骨折的意外伤害。

我扶起了她的身体,解开了她身上的所有束缚,将她反转过来,见她双眼紧 闭,连忙将她拦腰抱到了床上,轻拍她的脸颊,又掐她的人中,过了好一会儿, 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姝姝,姝姝……你还好吗?」

侄女两眼空洞无神,过了片刻,她才眨了眨眼,轻轻说着:「唔……我在天 堂还是地狱」的呓语.

「姝姝,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侄女稍微转过头看我,片刻后才说:「唔……叔叔……我…还没死?」

「呸呸呸!你乱说什么!」

「刚才不知怎么地,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灵魂出窍似地,脑袋一片空白,完 全听不见声音,也看不到东西,所以我以为……我跟你做爱做到死掉……」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你还活得好好的……喂!你别吓我呀!」

「唔……叔叔,我现在全身痠痛又没力气……」

「嗯,你大概第一次玩得这么激烈,所以爽到虚脱了。你好好睡一觉吧,明 天睡醒了就没事了,别胡思乱想啊!」

「哦。」侄女眨了眨眼,「叔叔,那你……你射了吗?」

「我今天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有没有射精根本不重要。」

「对不起,叔叔……没有让你尽兴. 」

「傻孩子!只要你能接受,以后让叔叔尽兴的机会多得是。好了,别说这么 多了,你先睡吧,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嗯,叔叔晚安。」

我在她嘴唇亲了一下,温柔地说:「晚安。」

体贴地帮她盖上了被子后,我就把那些游戏的道具收拾好,清洗乾净后放在 化妆台上晾乾,然后才将DV及相机里的档案转录到笔电里,之后又用影象编辑 软体编辑了好一会儿,才上了四合院,PO出侄女那脸部打了马赛克的裸照。

在四合院停留了好一会儿,见回应的人数不多,我便退出了论坛,然后在关 掉笔电前,将桌布替换成那张──侄女站在化妆台前,戴着口球项圈,身体绑着 龟甲缚的裸照后才关机,上床钻进了被窝,抱着已经熟睡的侄女,慢慢睡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