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我的乡下同桌之三张姨与杨雄(1- 3)
我的乡下同桌之三张姨与杨雄(1- 3)
作者:bulun 字数:9707



张姨尝到了妈妈所说的那种蚀骨销魂滋味后,这天晚上彻底放开了。虽然杨 雄只在她体内喷射了三次,但是她得到了无数次高潮,多数女性是越到后来越麻 木,她是越到后来越敏感,往往一个高潮刚过,另一个高潮又接踵而来,可以说 是高潮迭起,令她舒爽透骨,心神俱醉,魂游太虚,身处仙境。

张姨的表现令杨雄更加兴奋,秉承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快乐是男人的骄傲宗旨, 像不知疲惫的小蛮牛,拼命耕耘,每次发射玩不久,很快又重整雄风,开始再一 次沖杀,越往后在她体内持续的时间越长。

张姨最后一次从极乐顶峰下来时,杨雄仍未喷射,但她已四肢酸软,几近虚 脱,再也无力迎战了。不知疲惫的杨雄却想再次体味阴茎进入子宫的滋味,说: 「阿姨,我还没出来,好难受,让我再进入你子宫一次好不好?」此前有两次他 想进入,但是只要龟头一顶住那小口,小口便立刻收缩,阻止进入。他认为是张 姨心身没有完全放松,所以出言相求。

张姨摇头说:「不行了,阿姨真的不行了,再被你弄到子宫里去,阿姨真会 死掉,明天也不要回家了。」

「好阿姨,那怎么办?我真的好难受。」

「你真是阿姨的克星,阿姨用嘴帮你吸出来吧。」

杨雄一听心中狂喜,以为自己听错了,激动说:「阿姨,你用嘴吸出来?」。

他以前只从录像带和影碟上见过口交,没有体验过。虽然与我妈妈有过两次 恩爱,但妈妈没用过嘴,每次发泄后没多久,他很快又能持枪上马,根本不用妈 妈用嘴去刺激。而他那时只是想让妈妈高兴开心,好好品味妈妈,在一起就是纵 情欢爱、抵死缠绵,没有想到口交之事。那时即使想到了,他也不敢说,怕自己 心爱的女人不高兴。

「你让阿姨开心了,阿姨也不能让你难受。」张姨既怜爱又有几分无奈地说。

她让杨雄躺着,撑起疲惫不堪的身子,趴在杨雄身上,也没有去清理阴茎上 的汙秽物,一口含住那狰狞之物,使劲吸弄起来,似乎想让他快点发射。

当张姨含住阴茎时,杨雄全身一颤,差点精关大开。他第一次体验口交,不 想这么快就交枪,拼命强忍着。口交的感觉与性交果然不同,特别是张姨用舌头 在龟头上绕圈时,那种酥麻酸痒的感觉,直令他汗毛直立,心跳剧增。

张姨一会用舌头圈弄着龟头,一会紧裹阴茎上下套弄,一会又舔舔蛋蛋,那 种奇妙的舒爽感觉,直令杨雄灵魂出窍,乐赛神仙。

在张姨卖力的伺候下,不一会,杨雄便有了要爆发的感觉,忍不住将手移到 张姨头上,让张姨按他的思路去套弄。当他快要爆发时,更是使劲地按住张姨的 头,同时抬起臀部狠狠上顶,直到睾丸贴上张姨的嘴唇、阴茎深深进入张姨喉部。

张姨被顶得直翻白眼,吐又吐不出来,头被按着,只有屏息强忍,任凭滚烫 的精液往喉管深处射去。直到喷射得差不多了,杨雄才松开按在张姨头上的手。

张姨急忙抬起头来,脸色赤红,连续咳嗽了好一会才喘过气来,口角挂着残 留的精液,说:「你是不是想把阿姨憋死?」

杨雄见张姨眼角挂着泪水,意识到刚才自己过分了,连忙向张姨道歉:「对 不起,张姨,真的对不起,刚才我太忘形了,以后绝对不会了。」同时将张姨抱 在怀里亲吻着。

张姨瞋了他一眼,说:「我迟早会被你弄死。」

「阿姨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也舍不得哦。我只会爱阿姨一辈子。」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如果真是这样,刚才就不会那么使劲地按住我的头, 不让我起来了。」

「阿姨,我说的真的,以后你就知道。」

张姨早已疲惫不堪,加之刚才又是一番运动,差不多虚脱了,没有力气再与 他打情骂俏,静静地躺在怀中,很快便睡着了。

老天似乎在帮他们,当他们在屋内盘肠大战时,外边雨声很大,似乎要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盖住 他们足可以惊动旅馆住客的欢爱声音。他们偃旗息鼓了,外边的雨也逐渐小了, 似乎不想影响疯狂了一夜的他们休息。

他们醒来时,不但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也许是昨晚两人太累了,房间里 的灯也没关就睡着了。张姨醒来时,发现自己头枕着杨雄的胳膊,像小猫一样在 缩杨雄怀里,一只手竟抓着已经勃起的阴茎。

张姨脸上登时飞起一片红云,慌忙松开,同时瞟了一眼杨雄,见他仍在沉睡, 才又将目光转向那突兀挺立的阴茎。尽管昨天晚上享受过它带来就去吻影院的无数次高潮, 但是没有好好的看过。她伸手轻轻将成45度角挺立着的阴茎扶正,仔细欣赏起 来。

它的外表不是成年人的那种黄黑色,而是粉嫩带红,长度至少在16厘米以 上,直径应该不少於4厘米,顶上龟头很大,与乒乓球错不多,只是形状不同, 龟头呈嫩红色,阴茎根部毛发很密,从肚脐下面开始成三角形扩散,直到两腿之 间。

看着手中这根昨晚让自己不知死过多少回的阴茎,张姨心中暗歎:不到十五 岁,便这么长,这么粗大,而且还是那么坚挺、持久,难怪静姐会着迷,又有哪 个女人经历过后能忘怀?

张姨还准备欣赏研究,突然杨雄动了一下的身子,吓得她连忙松开,转头见 窗外的阳光透了进来,拿过手机一看,发现没电关机了,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只 有急忙起身。她刚准备穿衣服,杨雄也醒来了,看到张姨娇美的身材,心中一荡, 揉了揉朦胧的眼睛,发现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不由又兴奋起来,伸手将美妙的 胴体搂了过来。

张姨「嘤咛」一声,又被杨雄按倒在床上。杨雄准备压上去亲吻时,张姨止 住了,含羞带娇地说:「雄,别闹了。快中午了,还得赶回市里。」

「可我好想。」

「以后有的是机会。」

杨雄也知道时间不早了,特别是听张姨说以后还有机会时,十分高兴,没有 再勉强。

当他们清洗完毕走出房间,果然是中午了。虽然鏖战了差不多一个通宵,只 睡了几个小时,但是张姨并觉得疲惫,相反神清气爽,容光焕发。但是,经过一 夜的盘肠大战,两人都饿了,只有吃过中饭再出发。

两人虽然有了肌肤之亲,话语反而不多了。回程途中,杨雄因为早晨未发泄, 有意无意提起昨晚之事,张姨多数时候装聋作哑,只是在杨雄提到她口交技术很 好、感觉很舒服,以前是不是经常帮刘叔口交时,才告诉杨雄昨晚是第二次。

张姨的第一次口交给了刘叔。那是很多年以前,女色网图片刘叔弄来录像者带,看后想 体验,张姨开始不愿意,后来在刘叔的再三央求下,才同意试试。谁知不到三分 钟刘叔就射了,而那时张姨因看了录像,情欲被激发,偏偏刘叔又不能满足了, 让她十分难受,所以以后再也没给刘叔口交了。

快到市里时,张姨反複叮嘱杨雄,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这种关系。

到家后,刘宇轩问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而且手机也打不通。张姨闻言 心中不禁有些慌乱,除了告诉刘宇轩手机没电了外,其他的一时不知如何解释。

这个时候,杨雄反比她镇定,告诉刘宇轩,老家那边的雨上午才停,因为下 过雨,小镇到县城的路很不好走,所以走得比较慢。

刘宇轩并不是怀疑他妈妈会与杨雄有什么关系,只是奇怪与关心,自然相信 了杨雄的解释。

尽管儿子没有怀疑,但是张姨心中还是掀起了波澜。回想起昨晚的荒唐和放 纵,她觉得对不起家人,对不起丈夫。尽管自己不爱对方,但是这些年丈夫对自 己还不错,公婆对自己也好。其次,她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好姐妹我妈妈。杨雄是 妈妈的情郎,如果让妈妈知道,姐妹之间几十年的情谊很可能毁於一旦。

其实,中午走出酒店时,张姨心中就有过一丝歉疚,但不是很强烈,因为昨 晚幸福的余韵尚未过去,加之要赶回市里,没有时间多想。自结婚后,她一心想 做个贤妻良母,尽管不是因为爱而与刘叔结婚,但是此前没有想过出轨。这些年, 单位和社会上有不少人对她示好,千方百计接近她,想与她亲近,其中有不少比 她老公优秀的人,她都没有动心。即使是听了妈妈与杨雄的故事,也只是向往、 羨慕,没有想到去尝试。

昨晚鬼使神差地失身於杨雄,张姨认为主要是自己好奇造成。如果那天对妈 妈与杨雄的事不是那么好奇,问的不是那么仔细,也许不会那么向往,也不会有 想试试的想法,昨晚也就不会去挑逗诱惑杨雄,以致最后失身於他。

自己竟然失身於一个和儿子年岁相当的男孩子,而且是而且是疯狂迎奉、如 醉如癡,这事若是传出去,真不知别人会怎么看。不行,不能再与他来往了,否 则可能会与静姐一样,被他迷住。张姨思忖良久,下决心要中断与杨雄的这种关 系,以后尽量少与杨雄见面。她想只要自己不主动找杨雄,不给对方机会,肯定 可以恢複正常的关系。杨雄是个懂事而且比较稳重的人,应该不会勉强自己,更 何况还有一心一意爱他的妈妈。

张姨是个决定好的事就会马上去做的人,要想不再与杨雄来往,就应尽量少 与对方见面。因为只要见面,就难免会想起小镇的事,心中就难免起波澜。因此, 吃过晚饭,她便去了自己房间,直到杨雄他们睡觉休息了,也没有再出来。

与张姨一道回家的杨雄,此刻心中只有喜悦,根本没有去想其他的事。此番 回家,竟然意外得到心仪已久的张姨,他无法不兴奋、不激动,以致整个晚上脸 上不时现出开心的笑。尽管张姨刻意回避与他碰面,但是他认为是张姨不想让刘 宇轩看出端倪而故意为之。

但是,当杨雄兴奋激动的心情平静下来时,心底更多的是愧疚与忐忑。他觉 得对不起妈妈,更担心妈妈知道后,会伤心难过,从而不再与他来往。在他心中 妈妈的份量比张姨重,害怕失去妈妈。第二天回到学校,杨雄时不时从我这里隐 晦地打听我妈妈的情况。(那时我并不知道妈妈与张姨均已失身於他。)

杨雄既担心妈妈知道,从而失去妈妈,又思念张姨,希望能再次品味她的狂 热。在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作用下,每天他除了在我这里探听妈妈的情况后,也 隐晦地从刘宇轩那里打听张姨的情况,遗憾的是,我们两个都无法提供他想要的 信息。

周五放学后,杨雄与我回到家里,见到妈妈那充满温情的眼神以及脸上的喜 悦,知道妈妈没有怀疑,虽然心里不再忐忑,但是仍不敢有丝毫大意。在交谈中, 他极少提到张姨,即使说起,也会很快将话题转移到刘宇轩身上,说他接受能力、 反应能力比我差,只是比我刻苦,如果我能像刘宇轩那样刻苦,肯定比他强多了。

我听了郁闷了好半天,事后也证明我的预感是对的,我的自由时间也因为他 的这些狗屁恭维话被彻底压缩了。



张姨从杨雄家回来后,决定以后不再与杨雄来往,但是心里仍有些不安,担 心妈妈知道她与杨雄的事。第四天,当接到妈妈有事找她的电话时,心中一紧, 难道与杨雄的事被妈妈知道了?想了想,觉得可能性不大,杨雄周一直接从她家 去学校,没有与妈妈碰面,但是她又不敢肯定,只有忐忑地等待着。

见面后张姨才知道,妈妈不是来兴师问罪。妈妈来找张姨,主要是受不了这 么长期不能与爱郎约会的煎熬和折磨,找闺蜜来说说心中的苦楚,其次是为了肚 子里的孩子。张姨的心虽然放了下来,但是仍有些心虚,在妈妈面前没有以前那 么坦然自若了,目光有些躲躲闪闪。

妈妈坦然地说出对情郎的思念,这点令张姨自弗不如。虽然她外表给人的感 觉是干练、泼辣,但是这方面远不如看似柔弱、文静的妈妈。

因为与杨雄有了亲密关系,张姨不敢和妈妈议论与杨雄约会之事,怕万一露 出破绽,只说怀孕之事:「我想了好久,觉得还是去打掉为好。你如果生下来, 应该是明年七月份左右,那个时候小健他们正好中考,你不可能长时间离开。再 说,你不告诉小雄,如果长时间离开,他也无法安心考试。」

妈妈沉思了好一会,说:「我真的舍不得。书上说,男人忘不掉给他生孩子 的女人,不管是不是喜欢。」

「你想用孩子绑住他?」

「不是。我是真的想给他生个孩子。」

「那你也可以等他们上了高中之后,那时你还不到四十,生孩子毫无问题, 而他年岁又大了一些,各方面承受能力也要强些了,即使有影响,也不会很大。」

张姨见妈妈在沉思,过了片刻,又说:「那时你可在他们学校旁边租个房子, 既可以与他在一起,又能照顾他。现在孩子读高中,很多家长在陪读,没有谁会 怀疑你们的关系。」

「租个房子?」妈妈自语一句,抬起头来,似乎在思忖张姨的建议。

张姨见妈妈微蹙的眉头松开了,脸上挂着微笑,说:「你想通了?」

妈妈没有回答,而是问张姨:「小轩他们学校旁边有没有房子租?」

「你想在那里——」说到一半,张姨停下了,妈妈显然不是那个意思,略作 思索,很快明白过来,说:「你是说,你想在小雄他们现在读书的学校旁边租个 房子,作为你们约会的地方?」

妈妈粉脸含羞,没有回答,但是脸上的神色已经表明,猜中了。

张姨笑了笑,心中不无酸意,尽管决定不再与杨雄来往,但是想到妈妈以后 可以与杨雄双宿双飞,心中仍有些不舒服,因此笑得很勉强。

过了片刻,张姨说:「你这个想法倒是不错,比你们去宾馆约会好,如果去 宾馆次数多了,难免会让人怀疑,租个房子就没有人怀疑了。」停顿片刻,又说: 「他周一到周四晚上都在学校,虽说住在学校,但是要出来见你还是能找到机会, 只是你们约会的时间不会很长,他晚上要晚自习,晚上寝室好像要点名。」

「他可以不读寄宿,就说住在附近亲戚家,晚上照样可以去上晚自习,只是 不住学校而已。反正他是转学过来的,在市里有亲戚没人会怀疑。」

「这倒是个好办法。」张姨点了点头。

「那附近你比较熟悉,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

「你要我帮你打听?」妈妈的要求似乎出乎张姨意外。

「谁叫你就在那附近上班,打听也方便。就说是你一个亲戚要租房子。」

「好吧。」

尽管张姨不是很乐意,但是妈妈知道,只要答应了她就会认真去办。果然, 第三天张姨就告诉妈妈,说有个房子很适合,叫妈妈周六去看看。

周六见面时,妈妈发现张姨的气色比两天前要差些,忍不住问:「小英,你 这两天气色不怎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张姨名叫张惠英,妈妈一般叫她小 英,或者英子。

其实两天前张姨的气色就不是很好,只是当时妈妈心中有事,没有注意而已。

张姨笑了笑,说:「这两天单位事情多,加之要帮你找房子,没休息好。」

但是笑得不自然,显然说的并不全是实情。

平时心细的妈妈也许是太兴奋了,并没有注意到,听张姨如此说,觉得有些 不好意,笑了笑,说:「算我欠你一次。」顿了顿,接着说:「小英,单位的事 你别太操心了,操心多了容易老,身体是自己的,名利这些事女人不需要过多关 注,重要的是要过的开心。」

张姨只有点头称是。

张姨找的房子距学校不远,大约一公里里左右。在学校背面,位置很好,既 不是当街路边,又交通方便,从小巷子一出来就是主街道,显然张姨花了一番心 思。

房子不大,大约六十平方,是九十初建的那种老式房子,两室一厅。虽然房 子外表比较旧,但里面很整洁。家具虽然不多,但是生活起居的必须用具齐备, 只要购些床上用品就可以入住。妈妈看了很满意,当时就签约租了下来。

走出房间,张姨说:「你租房子,你的小情郎知道吗?」

「还没告诉他,等我把这里弄好了,再告诉他。」

「小健他们不会怀疑吧?」

「应该不会。小健和小轩对他在市里关系并不清楚,只要他不说,不带他们 到这里来,他们肯定不会怀疑。」

晚上,妈妈找机会单独和杨雄说了在外面租房子之事,并叫他星期天抽空去 看看,是不是满意,如果满意,周一去学校就和老师说以后不住学校了。

杨雄得知妈妈在外面租了房子后,异常兴奋,几乎一个晚上没有睡。躺在床 上时不时左右翻转,脸上还不时露出神往的甜笑,弄得我也没睡好,第二天他离 开时,我还没起床。

第二天是星期天,是杨雄帮刘宇轩辅导的时间。他吃过早餐后,先去妈妈租 的房子那里看了看,觉得很不错,妈妈将卧室布置得很温馨,像是他与妈妈结婚 的新房。

杨雄在出租屋里流连了很久,才带着愉快的心情离开。但是快到刘宇轩家时, 他的心情又变得複杂起来,既兴奋又紧张,既激动又忐忑。

兴奋、激动的是又可以见到张姨了。自从上次与张姨从家里回来,有一个星 期未见面了,他心中十分想念。张姨给他的感觉是那么的深刻、那么的特别,特 别是阴茎进入子宫那种奇妙的感觉,让他回想起来就兴奋莫名,激动难禁,有时 脸上会不自觉的现出甜醉的笑容。

紧张、忐忑的是,不知张姨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态度。尽管他心中最爱的是妈 妈,但是张姨在他心里同样有了很重的份量,很在意张姨的态度。虽然他觉得与 张姨在一起,对不起妈妈,但是心里仍希冀有机会重温旧梦。

走进刘宇轩家,杨雄未见到平时笑脸相迎的张姨,只有刘宇轩一人在家。刘 宇轩告诉他,今天检察院有事,他妈妈去加班了,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杨雄十分失落,但是脸上没有表露出来,收拾心情后,强打精神与刘宇轩一 起学习。

杨雄原以为晚上可以见到张姨,但是直到他们上床睡觉后,张姨才回来。他 几次想起床去隔壁房间看看张姨,又怕刘宇轩发觉,后来刘叔回来了,他更不敢 了。他希冀张姨晚上会偷偷来书房看他,可是等到深夜两三点张姨都没有出现。

这天晚上他没有休息好,早晨起来眼睛周边是黑的。

周一早晨回到学校,杨雄的心情才好起来,因为晚上可以与心爱的妈妈在一 起了。



上完晚自习,杨雄便急忙往出租屋赶。一进门便见妈妈穿着睡衣在厅中迎候。

他急忙上前,把妈妈搂在怀中,说:「阿姨,我想死你了。」并在妈妈嘴上 长吻了一下。

「我也很想你。你眼睛周围怎么是黑的?」

「昨晚没睡好。」

「你这臭小子。」妈妈以为杨雄是想着今天的约会,没有细问缘由,嗔道。

「今晚我要来十次,要把这段时间的耽误的全部补回来。」

「你行吗?」妈妈娇羞而又俏皮地说。

「行不行,你马上就会知道。」杨雄说完就抱着妈妈往卧室走去。

「你还没洗澡。」

「反正等会要洗,我等不及了。」

妈妈知道小情郎憋得难受了,没有坚持,任由他抱着走向卧室。

杨雄将妈妈放在床上,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爬上床,抱住妈妈亲吻起来,妈 妈见他那猴急的样子,柔声说:「这么急干嘛。」

「阿姨,我实在太想你,一分钟都等不及了。」杨雄边说边将妈妈推倒在床 上,开始帮妈妈解脱衣服。

妈妈早就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袍,睡袍下面空空如也。

「阿姨你也很想了是吧?」杨雄剥下妈妈身上的睡袍后,说。

妈妈轻「嗯」了一声,脸色绯红,心中的秘密被情郎看出来,仍有些不好意 思。

妈妈那含娇带羞的表情,让杨雄更加兴奋,迫不及待地趴在妈妈身上亲吻起 来,从脸上一直往下亲,一边亲一边说:「阿姨,你的皮肤真好,这么细腻、这 么光洁,你的乳房还是这么挺,一点也不像生过孩子的人……」

妈妈抚摸着杨雄的脑袋,享受着他的亲吻,说:「再过几年,阿姨老了,皮 肤皱了,乳房也瘪了,你就不会喜欢了。」

「哪怕阿姨变成鸡皮鹤发的老太婆,我也会喜欢。」

杨雄这句话让妈妈很感动,眉梢眼角都挂着幸福的微笑,双手搭在杨雄背上, 任凭爱郎在身上恣意亲吻、爱抚。

「雄,来吧。」当杨雄想去吻下面时,妈妈止住了。

杨雄早就想进入妈妈身体、品尝那销魂的滋味了,闻言起身,分开妈妈的腿, 一手扶着妈妈的一条腿,一手握着坚硬如铁的鸡巴,在妈妈那已经十分湿润的桃 园洞口研磨几下,然后使劲往里插入。

进入妈妈身体后,杨雄趴在妈妈身上,一边亲吻着妈妈,一边说:「阿姨, 我真的好想你。」同时便迫不及待地抽动起来。

「阿姨也是。别急,慢慢来。」妈妈挽着杨雄的脖子,柔声说。

「阿姨,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想你了。」通过前两次相聚的N次欢爱,杨雄 知道妈妈开始喜欢和风细雨的慢慢抽动,快到高潮时才喜欢狂风暴雨式的狂轰滥 炸,於是放慢速度,开始有节奏的抽动,说:「阿姨,与你在一起,真的好舒服, 好幸福。阿姨,舒服吗?」

「很舒服,只要与你在一起,就舒服。雄,以后我们在一起时别叫我阿姨好 不?你叫阿姨,我有点不好意思,我比你大这么多,可以做你妈妈,可是又这样 与你在一起。」

「那以后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我叫你静姐。」

妈妈「嗯」了一声,双手揽着杨雄,轻轻抚摸着后背,享受着他那节奏鲜明 的慢抽快进。

过了一会,妈妈说:「雄,姐给你生个孩子好不好?」

「好啊!」杨雄闻言兴奋说:「等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就和姐结婚, 那时姐就帮我生个孩子。」

「到那个时候,姐老了,想生也生不出来了。」

「怎么会叻,等我大学毕业,姐也只有四十多岁,还很年轻。」

「哪有四十五六岁还生孩子的?」

「怎么没有,我本家那个五叔,就是他娘四十八岁生的。」

「那是以前,现在哪还有。」

「姐,难道你说是现在?」杨雄听妈妈「嗯」了一声,接着说:「现在我还 在读书,养不起啊。」神情是有些向往,但是更多的是无奈。

「这个你放心,以姐现在收入,养个孩子不成问题,只要你愿意,姐就帮你 生。」

「那不行。你生了孩子就没办法工作了,也就没有收入了,而且一个人带孩 子很辛苦,我不希望你受累。」杨雄否决了妈妈的想法,亲吻了一下妈妈后,柔 声说:「姐,你的心意我知道,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我这一辈子最爱的女人, 只要与你在一起我就感到好幸福,即使将来你不能生了,也没关系,我也一样喜 欢你、爱你。」

杨雄的话让妈妈心里感觉十分甜蜜、无比幸福,动情地说:「雄,姐这一辈 子最幸福的事,是认识你、与你在一起。姐不奢求你陪一辈子,只要你在结婚之 前,有空就陪陪姐,姐就心满意足了。」

「我一辈子都不会让姐离开的。姐,等我参加工作,我们就结婚。」

「雄,那不现实。姐比你大这么多,再过十几年,姐就是老太婆了,而那个 时候你正是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老太婆,我也喜欢。」

妈妈深情地吻了杨雄一下,说:「雄,不说了,姐快来了。」

杨雄知道这是要他加快抽插速度,但没有照妈妈的话去做,说:「姐,你到 上面来好不?」不待妈妈承应,便拉着妈妈坐起来。

「你怎么有这么多花样?」妈妈含羞带娇地嗔道,但没有反对。

杨雄嘿嘿笑了笑,说:「书上说,这样姐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来掌控节奏, 从而快速达到你需要的最高境界。」其实这是他从录像带和影碟中看到的。

杨雄调整一下姿势后,向后躺下,让妈妈坐在两腿间,说:「姐你试试。」

尽管他没有体验过,但是动作并不生疏,整个过程他和妈妈的下体始终连在 一起,没有分开。

妈妈以前没有过这种体验,感觉新奇,也愿意试试,依言抬起臀部开始上下 套弄。杨雄见妈妈动作生疏,双手脱住妈妈臀部外侧,协助妈妈上下运动。

待妈妈掌握套弄的基本技巧后,杨雄将手移到了妈妈的纤腰上。看着妈妈眯 着眼睛的专注神情和白皙光洁的美妙胴体,以及胸前那对随着身子运动而上下跳 动的乳房,他心神俱醉,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录像带和影碟上有的男人喜欢女上 位。女上位除了身体的享受,还可以大饱眼福,可以清楚地知道女方进入状态的 全过程。

也许是可以按自己的需要来发挥,妈妈很快便进入状态,两只手撑着在杨雄 双臂,闭着眼睛,仰起头,欢快地套动着,时而上下起伏、时而左色小姐在线电影右摇晃、时而 前后摆动,尽情享受着由此带来的快感。几分钟后,妈妈气息粗重起来,口里开 始发出舒爽的呻吟。

妈妈是初次体验,没过多久,便有点力不从心了,速度慢了下来,说:「雄, 我不行了,你来吧。」

杨雄见妈妈额头渗出汗迹,脸上开始发红,知道妈妈没有力气了,急忙起身 抱住妈妈,换成男上女下的姿势,开始强劲有力的抽插。

妈妈像八爪鱼一样,手脚紧缠在杨雄身上,下身随着杨雄的沖刺而上下摆动。

杨雄每次重重的插入,妈妈的身体会随之颤抖,几次快速而又强有力的沖刺 后,杨雄会抵着龟头顶端蠕动的软肉研磨几下,享受那种既似挤色小姐在线电影压、又似吮吸的 美妙感觉,然后又是狂风暴雨式的抽插。

杨雄的每一次抽插都深合妈妈心意,很快妈妈便娇喘连连,双手紧紧搂着杨 雄后背,口里开始断续的嘶喊:「……雄……用力……是这样……好舒服……对 ……用力插……插死姐……姐爱你……姐的心肝……姐的宝贝……姐的好老公…

…你真会插……插得姐好舒服……姐快来了……用力……插死姐……「

妈妈的嘶喊声越来越高亢,杨雄知道妈妈快到了,毫不迟疑地展开最后的致 命攻击……

当妈妈从快乐的顶峰跌落下来时,杨雄尚未发泄,但是停止了抽动,静静地 享受着妈妈阴道紧缩带来的快感。当妈妈全身松软,阴道深处的吮吸也停下来时, 杨雄突然想起阴茎插入张姨子宫的那种美妙快感,试图在妈妈这里得到体验。

但是不论如何尝试,都无法如愿,一则妈妈的阴道比张姨的深,其次始终无 法顶开里面那紧闭的小口,相反很快把妈妈的情欲又激发起来,杨雄只有放弃尝 试,开始第二次征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