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大学的故事
大学的故事
               大学的故事


作者:不详
字数:7792字

***********************************
  大家好,这次给大家带来的是一个于根生在大学的故事。

  这个于根生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山区,有一个小他四岁的弟弟叫于衡生,还有
一个大他十九岁的美丽母亲叫于吴琼花。

  大家请观赏。
***********************************

                (一)

  家里的那条公狗老潮(因为卵子太大、故而得名)和我隔着窗子对视着,然
后非常不解的哧了两下、夹着它那比例失调的阳具一颠一颠地跑走了。

  我还是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其实我什么都没看,我甚至都没有思考,连喜
怒哀乐的情绪都没有,活像行尸走肉一般。

  就在昨天的这个时候我结束了最后一门课的考试,汗透衣襟的从县中考场出
来赶了三十里路回到家,天已经黑漆漆的了,然后我就不吃不喝地坐着一直到现
在。

  并不是我考得不好,在走出考场时,我就明白地知道这一次我一定能高中,
让我痛苦的恰是考试轻松过关,那是因为我是一个穷孩子:

  我出生在山区一个赤贫的家庭,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了大西北、然后杳
无音讯,家里就靠母亲支持着,好在母亲有一手种药的绝活,我也是一个非常有
出息的孩子,家里才能不饥不饱的维持着,我竟也可以一直念到高中,但我想家
里是没办法再供我读大学了,因为弟弟他还在念中专,要跳出农门我得自己想办
法。

  从小我就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在小学毕业时我也面临着辍学的危险,母亲
执意要我在家看弟弟,那时刚刚失去丈夫的母亲是那么不可理喻,我也不和她纠
缠了,径直找到我的班主任哭诉,班主任一边抱着我一边劝我,我红着脸流着泪
在她怀里蠕动着。

  不几时把持不住的班主任就把我强奸了,我半推半就的承受了,事毕后我倒
在班主任的奶子上哭泣激起了她强烈的母性,她亲自出马终於说动母亲。

  以后每逢我放假回家,她都会来把我拉到她家住几天,旁人直当是师生感情
好,有谁知道我们在干着龌龊的事情,这种肉体关系一直断断续续到我上高中。

  在我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县中后,我已经可以自己负担大部分费用了,
这其中有班主任的赞助,也有我假期打零工的钱。

  高中的生活苦得像黄莲,但我熬过来了,我暗自发誓一定要跳出农门、将来
有一番大作为。

  谁知在最后要参加高考时,母亲作出激烈反应,她拽着弟弟对我说:「你也
要为弟弟着想,学业到此为止吧。」

  我咬着牙对家里不管不顾,独自参加了高考。

  当我考完试、伴着黑漆漆的夜色赶回家时,母亲开门望了望我骂道:「你还
回来干什么!翅膀硬了你倒出去飞啊!」

  我默然无语的跨进家门进了自己的屋子。

  弟弟不在,大概是到乡里同学家去了。

  母亲说了几句就回屋睡了,我坐在炕上思潮翻涌,母亲是个可怜的人,但也
是个很凶的人,所以这许多年来没人敢打母亲的主意,我对她先是可怜,慢慢就
有点烦她,现在恐怕就只有憎恶了。

  我趴在窗台上慢慢就想痴了。

  我被有点惊慌的母亲惊醒过来,她端着一碗饭站在我门口惊奇地看着我,我
反应过来:我有一天没吃饭了。

  忽然我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我向母亲笑了笑,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背上
书包走向门口。

  母亲气得颤抖起来,她抓过一个小瓶子向我掷过来,我让过去气愤地瞪了她
一眼然后接着向外走,母亲呆呆地看着我离去,忽然她跑上来一把抓住我的书包
嘶喊着:「你要去哪!」

  我转身向母亲坚定地说道:「我要去奋斗!」

  母亲惶恐地说:「你疯了!我没有恶意。你不念书就不行么?」

  我心里忽然躁动起来,我强忍住烦乱心情夺下书包,母亲抱住我的手臂哭起
来:「你也要离开家?我哪儿错了?」

  我脑袋忽然炸开了,一把甩掉书包接着抱起母亲向屋子走去。

  母亲大骇道:「你要干什么!」我当成是耳旁风,我把母亲丢在炕上,粗暴
地剥她的衣服,母亲拳打脚踢反抗我,这道方便我行事了,母亲被我剥得只剩胸
罩和内裤,缩在炕角恐惧地看着我。

  我三两下除掉身上的衣服,然后跳上炕、扳倒母亲。母亲闭着眼不敢看我的
裸体,她把头别开,口里不住诅咒我。

  我把她四仰八叉的摊在床上,用手在她阴唇上抠了几下,发现已经湿了,然
后就抱起她屁股对正角度,一鸡巴捣进去!母亲惨嚎一声,流下眼泪,然后就不
言不语了。

  我提着母亲的大腿,开始疯狂地做活塞运动,快要射出来时,我扑到母亲身
上,一边揉着她的奶子一边加快运动频率。

  母亲体察到我的状况,痛哭道:「不要!」我精关一松,就在母亲的体内狂
射。

  休息擦拭一下后,我穿好衣服然后提起书包走出房,我已经没办法再呆在这
个家里了。

  我刚要拉开院门,听见屋里有响动,我转身看见母亲披着外衣,光着屁股,
从我屋里踉踉跄跄跑进灶房,我暗道:「不好!」跟着跑进去。

  母亲手里拿着一瓶农药想要喝,我夺下农药盯着她,母亲手指着我泣不成声
道:「你是一个畜生!」

  我喝道:「一家三口都死了算了!」

  母亲想起了弟弟,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我按捺住兽性转身走了。

  我来到县中,跑进一片狼藉的宿舍,收拾了一下我的物品,然后搬到学校门
房借宿,看门人跟我也不陌生,点头同意了,还同意我搭夥。

  我白天就满县城找工打,晚上和看门人胡扯,日子一天天过去,放榜的日子
快到了。

  这天,我正要出门,远远看见教导主任骑着车过来,一看见我就没头没脑地
嚷开了,我听半天才明白,高考成绩出来了,我是全地区第一、全省第三,市教
委的车子一大早就奔我家去报喜了,主任不由分说拉我上车奔家去了,我心里有
喜有忧,不知如何面对母亲。

  来到家门口,已经围得水泄不通,我被人簇拥到屋里,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
时里我脑袋是一片混沌,最后领导留下三千块钱走了。

  母亲好言遣散满院的乡邻,又支走弟弟,然后看了一会我,对我温柔地说:
「你先坐一下。」

  我尴尬地坐下不解地看着母亲,只见母亲竟从门后抽出一条扁担,我一看要
糟糕,急忙用胳膊护住头趴在桌上,扁担像雨点一样落下,我咬着牙哼哼着,就
是不求饶,就在我将失去意识的时候母亲丢掉扁担,我松了一口气就昏过去了。

  醒来时天已黑了,我躺在炕上周身像火烧一样,我伸手摸了几下,发现弟弟
不在,母亲坐在炕角上好像睡着了。我想翻个身,不想手脚不吃力,我又倒在床
上母亲被弄醒了,她移到我身边满脸是泪地说:「你……你这畜生,你对得起先
人么?」

  我无言以对扭过头去,母亲不依不饶地抓过我的手叫道:「你说话呀!」然
后,脸贴在我手上呜咽起来。

  我静静的看了母亲一会儿,感到浑身燥热,脑袋一热,便抽出手去解母亲的
汗衫纽扣。

  母亲捂着脸哭,却没阻止我,我的手温柔地抚摸母亲的胸脯,母亲的胸脯还
是那么有弹性,从僵硬的乳头和乳晕上传来母体的悸动。母亲忽然捉住我的手,
把它贴上脸颊摩挲了两下又吻起来,再把我的手按到她乳房上,她的泪眼迷乱地
看着我悠悠地说:「妈妈不好……」

  我咬着牙侧过身,另一只手伸进母亲的裤衩,那里已是大堤决口,我把食指
插进母亲的阴道里抠起来。

  母亲闭着眼、仰着头,发出销魂的喉音,忘情地拉着我的手在她乳房和小腹
上游走。我渐渐忘了伤痛,看着母亲渐入佳境,情欲像洪水一样爆发出来,我再
也按捺不住,笨拙地将母亲扑倒在床,艰难地爬上她身子。

  母亲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不要啊……」却配合着我脱掉各自的衣物,然
后双手双腿紧紧地抓住我,还用小腹部挤压我的鸡巴。

  我立刻进入母亲的身体,再吻着母亲,母亲紧紧抱住我屁股,和我在床上揉
来揉去。

  钻心的痛楚,让我的情欲高涨,我粗暴地在母亲荒了多少年的玉女地上耕耘
着。母亲终於放开嗓子,发出让我疯狂地叫床声,我体察着母亲阴道的状况,在
她要泄身的那一刻,将浓精射入她的子宫。

  泄了身的母亲还是不放开我,双腿有力地夹住我的一条腿、用阴唇摩擦着,
还在我脖子和脸上狂吻。我也意犹未尽,一只手继续挑逗母亲的乳头,一只手抠
着母亲的肛门,母亲又含糊不清地叫:「我要……」

  我再次攻进母亲的玉女地,这次和母亲死缠了好大一会儿母亲才瘫软下来,
她嘴里还嘟囔着:「妈下手重了,妈好爱你……」

  我还在母亲身上喘息着,听了这话,又一次奋起攻入母亲身体。

  母亲再没有力气了,她把双手搭在我肩上,双腿分得大大地任由我冲撞,我
射不出精来,只好用僵直的鸡巴去撕扯母亲的下体,我感到精疲力竭时,母亲也
昏死过去。

  这时伤痛开始折磨起我来,我哼哼着爬起来,坐到床边清凉一下。母亲回过
神来,在我背后发出压抑的哀号。

  我转过去,看见母亲蜷缩成一团,只把白晃晃的屁股、丰腴的后背以及一弯
被挤压变形的乳房留给我,我伸手捉住她的乳房,用手指轻轻地捏着已经软下来
的乳头。母亲不为所动,哭得更伤心了。

  我感到索然无味,便放弃了挑逗,接着穿好衣服下了床。我留恋地看了母亲
一眼,母亲还在哭,我转身走出屋外,老潮冲我叫了几声,这时屋里的母亲忽然
凄厉地大声哭起来、声声泣血。

  好在周围没几户人家,没人在意这静夜少妇的哀号,我想母亲是用哭声向老
天忏悔,并希望留住我。但我又怎能留下?天亮时我赶回县城。

  作为高考状元,我获得了更改志愿,挑选学校的权力,我挑选了一所师范大
学,学校的招生老师,亲自找到我并对我非常满意,在了解了我家庭状况后,我
获得了一项教育基金的奖学金及校方的助学金,我终於不用为钱发愁了。

  我依然住在学校门房,到门房来看我的人络绎不绝,竟还有来相女婿的,让
我哭笑不得。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初、高中开学的日子。

  弟弟来到县城,几经周折地打听到我的落脚处。

  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弟弟,我很愧疚,弟弟给我带来了母亲给我做的鞋子、
衣服还有那三千块钱,我也不缺这些东西便嘱咐弟弟带回去,最后弟弟很不解地
问我:「哥,妈妈为什么要打你?」

  我一愣,弟弟又说:「妈妈最近经常哭,说不该打你,叫你走的时候去望望
她……」

  我不理会弟弟疑惑的目光,沉默下来,弟弟悄悄的走了,我心里像揣了一块
石头。

  就快到我背井离乡的日子,我用自己攒的钱买了几件像样的衣服及一些生活
用具,最后买了车票准备着奔向我的新生活。

  那个班主任这时找到我,她脸色严肃地把我领到郊外的一处僻静之所,我和
她背对背沉默着,忽然她坚定地问我:「你对你母亲做了些什么?」

  我没答她,她举起手打了我一巴掌,啐道:「你还有天良么?对自己母亲做
这样的事!」接着她眼圈就红了,开始自哀自怨:「是我的罪孽啊!我没脸再教
书了,怎么教出你这个小魔王,要遭天谴呀……」

  我不忍地搂住她,她扑到我怀里痛哭起来,真情宣泄出来,我轻轻解开她的
衣服,把她推倒在草丛里,然后压在她身上,让她给我宽衣解带。

  她娇喘着对我说:「舍不得你这小魔王啊,你妈妈也真可怜,这几天老了好
几岁……啊啊……啊……」

  我鸡巴用功,很快将她送上九霄。

  班主任就留在县城里,陪着我直到我走那天,最后的那个晚上,她搂着我不
停地要,快天亮时她又哭了,她哽咽着对我说:「别忘了我,想要就来找我,别
去糟蹋你妈妈了……」

  就这样我结束了我中学时代,开始了我大学生活。


                (二)

  转了几次车后,我到达我心中的圣地。

  学校有车来接新生,我很顺利地来到学校。

  我被学校的气势所震撼,一下就喜欢上了它。

  排队报了到、领了褥子和床垫后,我摸进新的宿舍,有七个新鲜的朋友等着
我,我们整理停当后就海阔天空地聊在一起,大学的感觉真好!

  下午黑板上出了通知,叫我们到大礼堂集合开入学典礼,在乱哄哄的大礼堂
里,教导主任通报了校规校纪以及分班情况,我们就按班为单位聚集在一起等待
班辅导员训话。

  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向我们走来,就在我们把她当作辅导员时,她笑呵
呵地作了自我介绍:「我叫徐婉琳,是你们的系教务主任,你们的班辅导员叫田
松,他还在外地学习,暂时就由我代理辅导员之职,希望这一段时间我们能愉快
地相处下来。好啦,大家也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师学校明显是女生的天下,占我们班一大半的女生立刻就唧唧喳喳地叫成
一片。

  徐主任微笑着让大家静下来,忽然她出人意料地问:「于根生是哪位呀?」

  我一愣支吾了一下,无数双火辣辣的目光向我投射过来,徐主任仔细地打量
着我,然后调侃地说道:「好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你是今年唯一的一个状元,我
老公把你夸得上了天。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原来那个招生老师是她丈夫,我木然地作了自我介绍,徐主任意犹未尽地吩
咐我:「一会儿解散后你跟我去一下。」

  我有些疑惑,但没说话,大家跟着自我介绍起来。

  我发现班上的女生一个比一个好卖弄,我有点不以为然,心想:生活在这么
一个班级里恐怕不会太愉快吧。

  散会后我跟着徐主任向行政楼走去,看着走在我前面的风骚主任,我心不禁
有点想入非非。

  她带着我去办理了奖学金、助学金的手续,又带我参观了一下学校的各项生
活设施,随后把我领到她办公室。

  一进屋,她把我扳正仔细地看了我一番叹道:「果然一表人才!」然后很暧
昧地摸了摸我的头,对我说:「请坐吧!」

  我心里悻悻地想:「摸老子头的女人都已成老子的胯下之臣了,莫非……」

  只听徐主任对我娓娓地说:「……学校非常重视你、打算要你当新生代表在
开学典礼上发言,你回去要好好准备一下,你先担任这个班的班长,要尽快尽早
熟悉每个同学,工作和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明白么?」

  我干练的点了一下头,起身走出办公室,我隐隐听见徐主任在我的身后说:
「很有主意么……」

  晚上徐主任来巡视宿舍,她和我们聊了一会儿,就带着我一个宿舍一个宿舍
看下去,同时向大家介绍我这个班长。

  走进女生宿舍时,徐主任回头,莫名其妙地对我说:「以后你就没机会再进
去啦。」

  我琢磨着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这时我所过之处,女生夸张地尖叫,在我身前背后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我
木着脸,目不斜视地,跟在徐主任身后,走进本班女生宿舍中的一间,女生很快
把我们围在屋里,徐主任和她们聊着,故意打扮得非常凉快的女生在我面前晃来
晃去,我脸上挂着老少咸宜的微笑在那儿装傻。

  过了一会儿,女孩们渐渐把矛头指向我,徐主任在旁边笑呵呵地看着我。

  有个自我感觉很好的女孩娇滴滴地问:「你喜欢什么人啊?」

  我似笑非笑答她:「特级厨师!」然后,我就呆呆地望着笑得抱作一团的女
生们。其实我眼里只有那坐在小板凳上笑得花枝乱颤的徐主任°°她的下面走光
了,她还没知觉。

  离开时,本班和别班的女孩一起聚在宿舍门口,跟我们道了再见后,就笑成
一团,引来男生宿舍嘘声一片。

  徐主任忍着笑,又摸了我的头开我玩笑:「你对女人很有办法嘛。」黑暗里
我邪邪的笑了一下,徐主任玩味的看看我,手一挥道:「你回去吧!」我应声离
去。

  在开学典礼上我代表新生,结结巴巴地说了四句话,说得坐在身后难得见面
的校长大摇其头,台下新老学生则哈哈大笑。

  等我下台站到本班队列后,徐主任走到我身边啼笑皆非的质问我:「你就是
这么好好准备的么?」

  我似笑非笑地盯着徐主任的眼睛没说话,徐主任脸上红了一下,然后严肃地
对我说:「必须清楚,你已经是大学生了,要有一个与自己现在身份相适应的言
行。」

  我像被敲了一棒子、脑袋冷下来。

  典礼进行完,新生被留下,学校的党委书记向我们宣布新生要开始一个月的
军训,大家的情绪一下被调动起来。接着,书记又宣布了同去的老师和负责的学
生干部,我是本系两个班加别系一个班男生组合起来的新班的班长,我并没有官
瘾,故而对这样的任命感到有点勉为其难的感觉。

  散会后徐主任堵下我对我说:「你本来是学生队的大队长,结果给你自己搞
黄了!」

  我听了唯有苦笑。

  我就这么在学校出了小名,走在吃饭的路上,女孩们对我指指点点;在饭桌
上,室友告诉我已经有好几个女生向他打听我,我们都觉得很滑稽,呵呵笑了起
来。

  这时有个扎马尾巴的女孩端着饭盆走过来,在我们桌边坐下,她仔细的看看
我,然后就埋头吃她的饭。我们瞪着这胆大的女孩有点愕然,没了起哄的兴致,
匆匆吃完返回宿舍了。

  第二天整理内务,再过一天就要被集体拉到大山里去了。

  傍晚时许主任的丈夫找到我宿舍,我见到这个伯乐,就别提有多高兴了。

  他把我拉到家里招待我一顿。

  一进门,看见徐主任提着锅铲、系着围裙跑到厨房外,木无表情地看了我一
眼,接着又跑进厨房。

  屋里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在写作业,该是他们女儿了。

  听了大人的介绍,小女孩摇着头好奇地打量我。我很自然地笑了,小女孩看
见我笑,也很开心地叫了声哥哥好,就又去忙她的了。

  我和徐主任的丈夫聊了一会儿,就听见徐主任喊开饭了。

  四个人围着桌子坐下吃饭,徐主任自开饭后就不和我说话,她和女儿隔着桌
子挤眉弄眼地玩着,就当没我这个人。她丈夫和我一问一答,渐渐就问到进校这
段时间的事上了,他又出去招生了,还不清楚我的事。

  我正要回答,徐主任忽然插进话来,原来她一直在旁边当听众。徐主任把我
在女生宿舍和开学典礼上的糗事,添油加醋地告诉她丈夫,说到老校长摇头叹气
时,她们一家笑得前仰后合。

  然后徐主任就成了桌上的主角,她笑着骂着批了我一顿,对我不能当大队长
耿耿於怀,我只有苦笑了。

  最后,她丈夫安慰我们两个,又教导我要努力把握自己的未来,不辜负我母
亲……

  母亲!直到这一刻,我才想起母亲,想起那个赤裸着蜷缩在炕角无助哭泣的
人,我的鸡巴抽动了两下。我得赶快把我的通信地址告诉班主任。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徐主任一家三口关切地看着我,气氛有点冷场。我礼貌
地告辞,徐主任又不理我了,背对着我自顾自地收拾饭桌。她丈夫把我送到楼梯
口,又关照几句才回去。

  我有点伤感地晃回宿舍,一路上想着母亲、班主任、徐主任,不知道我的情
感会走向何方?

  才睡到六点半我就被人从铺上拽起来。我迷迷糊糊看了一眼差点没尿裤子,
宿舍里站了十几个穿军装的人,我仔细一看都是新生,还有几个女生。

  有人哑着嗓子对我耳语道:「大班班长开会!」我才回过味来,不由庆幸自
己没有裸睡的习惯。

  在大家注视下穿好衣服,然后一起来到校园里。

  校园里已经停了二十多辆军车,一个老师丢给我一套军服。我左顾右盼找领
头的人,我身后一个女人就开腔了:「大家好!我叫马婷,是军训的大队长,某
班的。各班长七点半集合各自的同学到某教室领军装,七点五十到……」

  呵!就是那个跑到我桌上吃饭的女孩,还跟我是一个班的!真见鬼!

  马婷指示完后扭头看见呆若木鸡的我,她笑笑说:「你还不去换衣服么?」

  我心里诅咒着跑上楼,把能叫醒的都叫醒了。

  大家手忙脚乱地起床收拾东西、再冲出去抢水池、再奔下楼去抢军装,再冲
向饭堂……终於我领着三十几个人第一个办完事、跑到军车旁。

  有个年轻的老师看着衣冠不整的我们笑起来道:「你真有本事!」

  立在军车旁的一个军官看看我们用军人的口气说道:「注意!从现在开始起
你们就是一名军人。上车!」

  我们鱼贯上了第一辆军车,各自放下行李喘大气。一会儿各班陆陆续续跑过
来上了车,最后有几个小女生花容不整的跑过来,当看见我玉树临风地站在车上
后,几双小眼一对就往我这车跑来。

  我手一挥喊道:「关门上锁!」后排的男生就站起来粉碎她们的企图。

  女孩们在车下插着腰怒视我,大家都笑了,教官笑着把她们撵走了。

  我「呵呵」呆笑了几声,对着车上认识和不认识的哥儿们说:「我爱死你们
了!」顿时车上袜子、卫生纸漫天飞舞……

  我们开始了军训生活。

               (待续)写的不错 但是写的激情地方不细致 等待你后面的续集写的不错,让人忍不住看下去,希望能够写完,让主角在学校和家庭都有发展才好。这文章好难看懂啊,。。压力好大啊,不过应该没完吧?写的不错,让人忍不住看下去这文章好难看懂啊,。。名字是大学的故事,情节确实家庭的为主,有一点错愕啊 看着标题,再看内容,应该是过度章节吧!文笔挺好的!最好再写细腻点。带点农村的情节,不致于太单调!虽然其实不是很喜欢看母子文的,但是作者的文笔还是相当不错的,值得一看额!文章还不错。就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