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犬奴姐姐序-5
犬奴姐姐序-5

序章

S市第七高校,一年級4班。伴隨著一身職業服裝,今年26歲,剛剛完婚的女班主任劉老師在黑板上用粉筆寫下一連串復雜的公式,並絲毫不顧講臺下大半昏昏慾睡的學生們,鏗鏘有力的大聲講解著題目。

在對一個問題高聲問了叁遍,講臺下依舊死氣沉沉的無人回應,而惹得劉老師有些怒氣後,老師毅然放下了粉筆,對講臺下坐的第一桌,然而竟敢睡得最香的,貌似絲毫不把老師放在眼裏的某衹可憐蟲,道:「喂,那位同學,請妳回答下這道問題.」

然而那貨竟然睡得急死,在被同桌用胳膊狠撞了叁次,才幽幽轉醒。這貨別看今年才16歲,偷摸拐騙便已成性,中學時便在超市盜竊,被抓個現形,值得一提的是,當民警同誌審問其尊姓大名時,此君一拍胸脯,大叫道:「我叫鄭光明。」

警察叔叔當時就鬱悶了,妳個小偷咋敢起個這麽光明正大的名字……

悲催的鄭光明站起來茫然的看著劉老師,劉老師也顯然早就料到他的反應,哼了一聲,露出一個果不出我所料的冷笑,不再理會傻站著的鄭光明,對其他紛紛驚醒,低著頭好似心中有愧的學生們,說道:「這道問題誰能回答啊,知道的舉手。」

就好比沒有不開張的油鹽店,再醜的女人也會嫁出去的一樣,雖然整個班級大半都是家裏花了大價錢才好不容易把孩子辦近這所全市最有名的高校,然而也不乏有憑真才實學,並且家裏也有些經濟基礎考進這所學校的同學,這不老師話音剛落,就有一個俏生生,但是嗓音卻很甜美的女生,說道:「老師,我能試試嗎?」

劉老師隨著聲音看去,見是班長,同時也是整個高校有名的校花,自己的得意高徒,王若蘭(下文簡稱小蘭)。便點了點頭:「小蘭,妳說說吧。」

小蘭站了起來,原本低頭思過的童鞋們此時也紛紛抬頭,或用餘光,或名目壯膽的望向小蘭.

小蘭今年16歲,白凈的一張娃娃臉,還帶著些許稚氣,大大的眼睛,配上精巧的五官,就像從動畫片裏蹦出來的一樣,加上白皙的皮膚,和少女已經開始發育,並且明顯是發育的不錯的身材,實在是各個年齡段有著各種邪惡癖好的童鞋們心中的女神啊。

小蘭緩緩的解答了老師的題目,老師點了點頭,對著臺下的眾人掃了一眼,一副:「貨比貨得扔,人與人之間差距怎麽就這麽大呢」的表情,然後,隨著下課鈴聲響起,不等講臺下的童鞋們的歡呼聲爆發出來,說了句:「今天就到這裏吧。」然後收拾教材走出教室。

「小蘭同學,我們交往好嗎?我很喜歡妳」,「小蘭同學,有人拜托我把這個交給妳」,小蘭無助的看著眼前剛打下課鈴,就不知道從哪裏蹦出來的追求者感到頭大,似乎每天都有好多不死心的對自己軟磨硬泡的,自己明明早就說過,自己有男朋友了,雖然就連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這個人是誰.

就在小蘭無助的攤著手,無計可施時,護駕的人終于來了。和小蘭從初中就是死黨的好友小雨擠進了包圍圈,一把抓住小蘭的手,對那些男生道:「好了好了,就憑妳們也配追我們家小蘭嗎,妳們還是回家苦修一百年再來吧。」然後就拽著小蘭逃也似的,一溜煙沒影了。

呼呼,大口喘著氣,小雨和小蘭走在回家的路上,「謝謝妳了,小雨,沒有妳我真是說不定要被包圍到什麽時候呢。」小雨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跟我還客氣什麽,誰叫咱們是最好的朋友呢,放心,不管妳有什麽事,都來找我吧,我一定會幫妳的。」小雨拍著已經隆起來的酥胸道:「話說小蘭妳也該找個男朋友了,要不也不用每天都被包圍了。」

「不要啦,我還不想嗎,再說……」小蘭說著有些猶豫。

「再說什麽啊?」小雨追問道。

「好了,沒什麽,啊,我到家了。」不知覺間已經走到小區門口了。

「我送妳上去吧,免得被別人打了埋伏,突然襲擊了。」小雨一副狗頭軍師的樣子。

「不用了吧?沒關係的,再說小雨不是也有功課要做嗎?」

擺了擺手,一副山人自有妙計的表情,小蘭衹好笑著跟小雨一起回自己的家了。

小蘭的家住在離學校不遠的L小區,住這個小區的人不是很多,平時都很清靜,不遠處還有一個公園,小蘭家住在8樓,從樓上可以直接看到公園的景色。

叮咚,伴隨著門鈴聲,「誰呀?」一個嫩嫩的蠻可愛的男孩子童音傳出來,「還有誰,妳那美女姐姐唄!」小雨答道。

一旁小蘭笑著掐了小雨一把。

房門打開,一個十叁四歲,一副天然正太的小男孩開了門,「姐姐回來了,小雨姐姐好。」

「好好,」小雨拍了拍小男孩的頭,「小杰,妳的寶貝姐姐我給妳送回來了哦,妳快數清楚有沒有掉了一根汗毛啊?」

小男孩笑道:「放心吧,小雨姐姐,一會我會根根都數清楚的,」說著看了小蘭一眼,「是吧姐姐。」

「啊,是是。」小蘭突然奇怪的低下頭,臉上甚至染上一絲緋紅了。

小雨有些奇怪,但是也沒多問,「那好,我就回去了。」

「小雨(小雨姐姐)進來坐坐嘛。」小蘭跟小杰挽留道。

「不用啦,我走了,明天見小蘭.」說著就一溜風的走了。

看著小雨沒了影子,小杰看了一眼小蘭,「好姐姐,進來吧。」

小蘭莫名的低著頭,隨小杰進了門,隨著房門關好,屋內的一片寂靜淹沒的房外的囂雜.「姐姐,小雨姐姐要我數數妳有沒有掉毛呢?」小杰原本天真的臉上,泛起一絲淫邪的笑容。

「是的。」小蘭低著頭,默默走到小杰面前。

「吶,姐姐,快讓我看看吧,妳的那裏有沒有掉毛呢?」

小蘭的臉變的更紅了,小手慢慢的,緩緩的竟然在自己的弟弟——十叁歲的小杰面前緩緩解下裙子,然後轉過身背對著小杰輕輕跪了下去,將雪白渾圓的臀部慢慢撅起,同時護身的小內內也被褪了下去。

「賤奴蘭蘭,請主人調教……」

「待續」

(第一章)特殊的叫醒方式

「唔……」伸了個懶腰,剛剛睡醒,睜開眼睛的小傑看了看床邊的鬧鐘已經上午9點鐘了,習慣性的在懷裡一抓,沒抓到什麼,便把手伸到身後,果然抓到一個軟綿綿的富有彈性的肉墊,「明明是個奴隸,卻比主人還懶。」小傑翻了個身,便看到自己的姐姐小蘭赤裸的蜷縮在身旁,兀自睡得熟極了。

小傑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左手便肆意撫上小蘭的酥胸,欣賞著姐姐的睡姿。

這個在全學校有名的校花,班級裡的班長,無數老師心中的優等生,此時全身赤裸,雪白的肌膚白皙潤滑,胸前隆起不大,但剛好一隻手能夠掌握的小玉兔上兩點粉紅,可愛極了;下身渾圓翹起的小屁股上遍佈著道道紅色的痕跡,記錄著昨晚的調教,兩條玉腿間稀疏的陰毛下,粉嫩的少女花園處雖然閉合著,但是微微的紅腫印證了昨晚的被侵犯。此時少女正像隻小貓一樣,將頭枕在胳膊上,身體蜷縮在一起,猶自未醒,也許在在夢中也同一隻小貓一樣在撲蝴蝶吧!

「姐姐,」小傑掐指小蘭胸前的小豆豆,「笨蛋奴隸」叫了好幾聲,小蘭依舊睡熟,「哼!好吧,看我這樣你還醒不醒。」小傑臉上露出惡作劇般的表情,從床邊的櫃子裡取出一根超出常理般大小,全身佈滿大大小小疙瘩的邪惡物件,小傑看了看手裡超大號的按摩棒,調皮地在渾然不知即將惡運到來、睡得正熟的小蘭身上比了一下,似乎在想姐姐花園處緊密的小肉穴能不能包容下這麼巨大、足有小孩子手臂般粗的按摩棒。

話說當初小傑在去同學小胖家開的性用品店購物,選中這條這麼粗大的按摩棒時,小胖就勸他:「這麼大的沒用啦!畢竟你插又插不進去。」但是小傑依舊以五折的強制折扣買下來,在家裡也無視了小蘭的強烈抗議,逼著小蘭插進陰道中,結果在只插進5、6公分,小蘭就痛苦得全身抽搐。這根按摩棒從此就失去了原有的用處,變成了專門嚇唬小蘭的家法般存在了,據小蘭表示,當時插入的痛感就像下體被撕裂一樣。

此時,小傑掛著一臉邪惡的奸笑,拿著家法——超大號按摩棒來到了一隻叫做小蘭的小綿羊身下,輕鬆的分開小蘭雙腿,看著姐姐粉嫩的私處,一隻手毫不憐香惜玉的掰開小蘭的陰唇,然後便將巨大的按摩棒圓滑的頭頂在姐姐陰道口。

「姐姐,小蘭,我只數到三哦!一……」看著睡得香極了的姐姐,小傑大叫道:「二!」然後就一用力,使勁地把按摩棒沖著蘭蘭的陰道「捅」了進去(注意是「捅」)。接著小蘭像隻小貓被踩了尾巴似的,「啊!」的一聲尖叫著蹦了起來,雙手死死地抓住下身作惡的小傑雙手:「不要啊!」

還沒清楚是怎麼回事,明明剛才還在夢裡撲蝴蝶,為什麼一下子就變成下體劇烈痛楚的小蘭只能本能的按著下體,叫著不要。好不容易才看清是弟弟小傑在作惡,可憐的小蘭趕緊哀求道:「主人,不要插了,好痛,小蘭會壞掉的。」

邪惡的小傑顯然很滿意姐姐此時的表情,將姐姐痛苦的表情盡收眼底,才慢悠悠,同時雙手依然沒有鬆開,緊壓著巨大的按摩棒,緩緩說道:「姐姐,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我可是叫了你好幾聲你都沒反應,最後只好用這個來才叫醒你呢!」

「啊……痛痛痛!是,是,主人,是小蘭錯了,小蘭這就起來給主人做飯,然後再求主人懲罰好了。求求主人,快鬆手吧,小蘭受不了了,要壞掉了……」

小蘭苦苦哀求著。

「哦,這樣啊?那我就想用這個東西在現在懲罰睡懶覺的姐姐你呢!怎麼樣喔?另外姐姐現在你的樣子我覺得很好看啊!」小傑依舊不緊不慢的逗著小蘭.

「嗚嗚……不要啊,主人,小蘭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主人了,嗚……主人用別的方法,嗚……用別的方法懲罰小蘭吧!求求主人,嗚嗚……賤奴實在受不了了啊……」小蘭已經痛得哭出來了。

「好吧,姐姐怎麼還哭鼻子了?」小傑終於大發慈悲的鬆了手:「快去做飯吧,用這個插你也是迫不得已哦,主人我可是數了三個數,給你倒計時再才插你的哦!」

「呀!」又是一聲哀鳴,小蘭終於把按摩棒拔了出去,用手捂著下身揉了揉已經高高腫了起來的陰部,然後乖乖沖著小傑的跪好,恭敬的磕了一個頭:「謝謝主人懲罰,賤奴這就去做飯。」

得到小傑同意後,小蘭才敢下床,走了出去,嘴裡還唸叨著:「我怎麼記得醒來的時候才聽到數到二呢?」

(待續)

(第二章)我只想吃頓早餐而已

全身僅穿著一件圍裙的小蘭,忙碌的在廚房裡面做早餐,當小傑洗漱完畢,來到廚房時,餐桌上已經擺好了一份荷包蛋、一杯牛奶和幾片麵包。小蘭此時像個女僕一樣,為小傑拉開椅子服侍他坐好,然後遞上餐具。

小傑看著小蘭穿著自己從同學小胖家買來的COS日本女僕那種帶花邊的女

僕裝.好吧,從正面上,基本把小蘭的身體擋上了,可是身後面就只有幾根帶子繫在腰間,渾圓高翹的小屁股隨著忙碌晃動著。

誘惑啊,饒是小傑這個天然S,10歲就開始欺負大自己五歲的姐姐,成功得到姐姐後,幾乎每天都要小蘭赤裸著身子陪睡,但是依舊會被姐姐的身體誘惑得小弟弟發直。

轉回視線,默唸著「身體重要,惡靈退散」之類的東西,小傑將注意力集中到餐桌上的食物上。誰知剛剛拿起筷子打算吃早飯的時候,小蘭「喵」的一聲又出現在小傑身旁,而且還很不知羞的一手撐在桌子上,將身子從小傑眼前探過去拿桌子另一邊的一個小瓶子,還一邊說:「差點忘了呢,主人,昨天小蘭買了一瓶韓式辣醬呢,主人快嚐嚐好不好吃。」

小傑無奈地從側面看著姐姐露出的半個玉乳和身後漂亮的曲線,下身貌似又受了刺激,「嗯,一會還要出去玩,抵制慾望,忍耐一時,到了晚上再隨便玩弄姐姐就是了。」小傑努力壓抑著邪惡的心思,然後一把抓住小蘭頭髮,不顧小蘭因為痛苦而「呀呀呀」的慘叫,強制把小蘭從桌子上拽了起來。

小蘭皺著眉頭捂著頭,顯然不知道主人為什麼要拽自己,疑惑的望著小傑,擺出一副天然萌的表情,渾然不知小傑對這種表情有著天然的衝動慾望。小傑決心不理小蘭,低頭吃早餐,然而一道如有實質感的視線緊盯著自己,看去則是小蘭皺著眉頭,嘟著嘴巴,小臉氣鼓鼓的,顯然不滿自己剛才粗魯地拽她頭髮。

小傑悲劇的歎了口氣,拿起餐盤,盛了一個荷包蛋,遞給姐姐:「拿著,跪到牆角吃去。」

「啊?」小蘭的臉上馬上出現「委屈」兩個大字,接過荷包蛋,「哼」了一聲,走到小傑正對著的牆角,在聽到小傑「背對著我哦,沒有我的同意不許過來啊」的聲音,重重的跪好。

但是端著餐盤吃飯很費勁,小蘭只好把旁邊的一個小凳子拿過來,將盤子放在凳子上,然後俯著身子吃。因為俯著身子,渾圓的屁股就高高的翹了起來,因為屁股翹了起來,小傑剛好抬頭向前拿麵包的時候就看到了姐姐整個後花園,包括早上剛剛被他惡作劇過的私處,然後小傑抓狂了:我只是想吃個早餐然後出去玩啊,可是下身已經被一連串的刺激硬得不行了。

「唔,你贏了。」小傑歎口氣,叫了聲「姐姐」。然而小蘭也很火大,奴隸也是有脾氣的,在低著頭偷偷用眼角掃了小傑一眼後,也不回答,晃了晃屁股,依舊低頭吃著早餐。

「咦?」小傑臉上出現了黑線,大膽的奴隸,竟然光天化日的主人叫都敢不答應,還有沒有王法了,這可真是主人不發威拿主人當病貓了:「小蘭,給我爬過來!」

小蘭這才轉過頭去,依舊一副委屈的樣子,爬在地上用手背蹭了蹭嘴角的殘渣,一臉不配合的樣子。磨蹭了好一會,才四肢著地的爬向小傑,好像沒看到小傑被自己惹得一臉慾火以及下身挺起高高的小帳篷一樣。

小傑快要噴血了,一把抓起還在慢悠悠爬行的姐姐,強制性的拽到自己兩腿間,然後用力地按低小蘭的頭部(小傑才14歲,小蘭必須跪坐在小傑兩腿間,還要低頭才能跟小傑的小弟弟平行),把硬梆梆的小弟弟對到小蘭的眼前。

小蘭依舊極度不配合,無視眼前的肉棒,還抬起頭一臉茫然的看著小傑,彷彿根本沒明白小傑要求她口交的意圖.之後嗎,小傑徹底爆發了,在不斷「哼哼哈嘿」和偶爾因為屁股被小傑用力拍打而慘叫的小蘭呻吟聲中,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小傑看著鐘上顯示的11點30分怔怔的發呆,又看了看已經癱倒在地上、尤其輕輕呻吟,以及地上幾處濕乎乎的體液痕跡,小傑無奈的歎道:「明明約好上午10點出去玩,結果……哎,這個笨蛋奴隸,是不是故意誘惑我的呢?」而

看了一眼已經爬了起來、正拿著一塊餐巾猶豫著是不是要用它擦拭還在往外流著

透明液體的陰部的姐姐時,小傑馬上否認了想法:「這傢伙竟然真的是個天然萌啊!」

悲劇的小傑,接著吃完了荷包蛋,雖然已經說不好是早餐還是午餐了,然後在姐姐的服侍下洗了個澡,出門時已經快下午2點了,結果被同學小胖等人大罵太沒素質,居然敢同時放這麼多人鴿子,免不了被一頓修理。而小蘭下午則興緻勃勃的跟小雨逛了一下午街,一邊還在感歎,時間過得真快啊!

(待續)

(第三章)逼姐姐喝尿

「啊……啊……啊……用力,用力……好爽!啊……啊……要來了……」客廳的電視裡正放著一部激烈的動作片,小傑此時正抱著姐姐小蘭在躺在沙發上,無精打采的看著。

「唔~~」打了個哈欠,小傑拿起遙控器對這電視機畫面按了快進:「最近的片子都很沒勁啊,上來都是脫光衣服就幹。」說著拍了拍懷裡的小蘭:「是不是啊?姐姐。」

「哦,是的呢!」小蘭正在忙著修指甲,似乎也對電視裡放的動作片不感興趣。

小傑按著快進,看著電視裡畫面一轉,變成一男大戰二女,便對姐姐說道:「姐姐,3P貌似很爽的滋味呢,突然有點想試試呢!」

「啊?」小蘭表示反對:「我才不要和別人一起愛愛呢!」

「那有什麼關係嗎?都是女人。」

「才不要呢,我不喜歡讓別人看到我的裸體呢!」

「咦?」小傑詫異道:「姐姐平時在家裡不是天天光著屁股亂跑嗎?」

小蘭扭過來嬌羞的望了小傑一眼,又轉過頭去,小聲的說:「那還不是主人要求人家平時在家裡不許穿衣服的,人家又不是天生暴露狂。」說到這裡聲音變的小了:「再說人家的身體也只想給主人一個人看而已……」

這時候畫面正好停在男優已經交了槍,兩個女人跪成一排,張開嘴,那個男人把大肉棒對準兩個女人的臉放起尿來。這個鏡頭一下子刺激到小傑這個天然S的興奮點,原先還軟軟的小弟弟一下子硬了起來。

正在小傑懷裡的小蘭明顯感到腰部被一個硬硬的壞東西頂了一下,回頭掃了一眼,見主人正興奮的看著電視,好奇地轉過頭,看了看電視裡,便看到兩個女人跪著喝尿的情境。

「小蘭,你剛才好像說你的身體只給我一個人玩弄是不是?」小傑色兮兮的手扶在小蘭腰間,擺出一副怪大叔誘拐小朋友般猥瑣笑容,看著姐姐:「那麼,是不是只要主人想,不管做什麼你都會乖乖聽話的吧?」

小蘭頭頂一根呆毛彷彿感到危險的氣息,一下子立了起來:「咦?小蘭有說過嗎,小蘭不記得了呢!小蘭突然肚子好痛啊,要去下廁所。」

小傑一把按住正在試圖跑路的小蘭:「姐姐別怕嘛,我又沒說要拿你幹什麼對不對?來,把衣服脫了,讓主人親親.」

小蘭一副明顯表示質疑的表情,明明剛剛因為看到電視裡喝尿的鏡頭而一下子硬了起來的,還叫人家不怕。不過只是脫光衣服,倒沒什麼吧,一步一步來,小心不給主人口交,防止主人尿在自己嘴裡就是了。

小傑讓小蘭坐起來,把手伸近小蘭的外衣裡,幫姐姐把胸罩解開,然後讓姐姐自己脫上衣,他則轉移到下面去給姐姐脫褲子。看著姐姐緩緩將上衣脫掉,雪白的肌膚逐漸露了出來,胸前一對小玉兔也因為脫離了束縛,蹦了出來。

小傑低頭在姐姐胸前咬了一口,然後讓姐姐抬起屁股,把姐姐的睡褲脫下,使小蘭渾身只留下一條小內褲,保護著女孩子的最終秘密花園.然後小傑就毫不客氣地把姐姐摟在懷裡,壞手先是輕輕撫摸著小蘭的肩膀,然後緩緩下移,抓在姐姐的乳房上面,並同時用嘴封上姐姐的櫻唇。

「嗯……」小蘭輕輕的呻吟了一聲,胸前的刺激和跟主人緊緊貼在一起的面龐,口腔內主人調皮的舌頭逗著自己,使得小蘭的小乳頭一下子硬了起來,兩腿間也漸漸濕潤了,輕輕鬆開嘴唇,一絲透明的線黏在自己和主人雙唇間,一股亂倫的快感深深刺激了小蘭內心:「明明不久前還是自己的寶貝弟弟呢,好像一下子就長大了,變得會花樣百出的欺負起自己呢,讓自己甘願把身體交給他,哪怕是這樣亂倫的關係.」

分開唇,小傑又低頭吻上姐姐的玉頸,上下的舔弄,於是又在姐姐耳墜上咬上一口。小蘭一下子就癱軟了,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小傑舔走了似的,身體像水一樣,攤在小傑懷裡,兩腿間的花園處也奇癢不堪,一股好想被弟弟進入的感覺逐漸泛起。

「呀……」小蘭全身一顫,原來小傑的壞手終於伸進自己的內褲裡,摳弄起自己的敏感帶:「嗯嗯……好癢,主人……嗯……」

小傑看著姐姐閉著眼睛輕輕呻吟的表情,笑道:「姐姐現在叫的聲音跟電視裡那些大姐姐一樣淫蕩呢!」

小蘭瞪了小傑一眼,顯然不滿意主人拿自己比作那些女優。小傑又在小蘭耳邊說:「可是姐姐叫得要比電視裡的姐姐好聽多了呢,姐姐再叫大聲點吧!」

心裡想著才不要的小蘭,突然「啊」的大叫了一下,聲音明顯比剛才高了好幾倍,原來小傑邊說著,一下子就把手指插進了姐姐陰道內,這才使得小蘭在原本只是外陰被玩弄,突然在進入身體裡的快感下失控叫了出來。但時間上剛好在主人讓她叫大聲點之後,馬上就叫了出來,彷彿故意迎合主人似的,小蘭原本就紅彤彤的臉馬上就更紅了。

「姐姐真乖,叫得真好聽,再叫一聲吧,姐姐。」小傑不忘繼續欺負姐姐。

「才……啊……嗯,沒有呢,嗯啊……」小蘭努力想要說出來,但是因為身體的刺激,聲音都顫了。

「哦?不想叫呀,那算了吧,我原本是想幫姐姐的。」小傑邪笑著,把在小蘭身體裡的手指抽了出來,繼續在小蘭外陰上撫摸、摳弄著。

「呀……」小蘭發出不滿意的叫聲,扭了扭屁股表示抗議,兩腿間因為外陰不斷的刺激,想要被插入的感覺愈發激烈了。

小傑此時把頭擠在姐姐胸前,對姐姐一對半球形的乳房不停地舔弄著,同時感到在姐姐內褲裡的手上已經濕乎乎一片了。感到姐姐快要丟了的時候,小傑非常不人道的把手移開,轉移到姐姐充滿彈性的小屁股上撫摸了起來。

「啊……」懷中的姐姐全身都抽搐了,差一點就能來到的巨大高潮瞬間便化為泡影了,一下子從天堂落到地獄的感覺使得小蘭快要瘋了,這個小浪貨不停地用屁股磨主人的腿,嘴裡也不斷地哀求主人想要被插入。

然而小傑對姐姐的哀求免疫度極高,絲毫不管姐姐的苦境,一把將姐姐橫放在腿上,褪下姐姐的小內褲,讓姐姐的小屁股暴露在自己眼前,然後不管姐姐陰部氾濫的災情,而是在姐姐的小屁股上慢慢撫摸著,時不時的還輕輕摳摳姐姐的小菊花穴。

小蘭拼命扭動著屁股,說著哀求的話求主人讓自己解脫,但換來的是「啪」

的一聲,屁股上被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在姐姐被玩弄得欲仙欲死時打姐姐屁股,小傑很喜歡,這樣可以讓姐姐的下身感到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一種是花園處奇癢想要被插入而得不到的感覺,和屁股上劇痛的感覺形成強烈對比,在這種折磨下,小蘭真的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小傑不顧小蘭已經在沙發上用力捏著自己的乳房,同時已經眼淚汪汪的哭了起來,而是專心的在姐姐屁股上用力地拍打著,每一巴掌下去,都是清脆的一聲「啪」,同時在小蘭屁股上留下一個掌印。

隨著「啪啪」聲不絕於耳,小蘭原本潔白光滑的小屁股已經紅成一片了,再聽到耳邊姐姐邊哭邊哀求的聲音:「嗚嗚嗚……主人,小蘭真受不了……啊……

嗯……嗚嗚……求求主人……嗚嗚嗚……嗯嗯……癢死了,小穴癢死了,唔……

啊啊啊啊……屁股痛……嗯……啊嗚……給賤奴吧,賤奴要死了,嗚嗚……

小穴要壞掉了……」

小傑感到把姐姐折磨得可以了,又在姐姐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才說道:「好了,姐姐,懲罰到此結束了,把屁股撅起來吧!」

小蘭彷彿見到聖旨一樣,全身一震,飛速的爬了起來,把被打得通紅的大屁股高高翹起,還像條狗似的不停地搖晃著。小傑也忍不住了,一把褪去褲子,把早已充血的大肉棒狠狠地對準小蘭的美穴插了進去,龜頭進入處,只覺姐姐的小穴內又熱又濕又緊.

在聽到姐姐終於得到插入而滿足的呻吟聲中,小傑便狠狠地抽插起姐姐嫩穴來,同時還不停地拍打著小蘭屁股兩側。在抽插了百十餘下,終於和姐姐同時一聲高呼,將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小蘭的小穴深處,而小蘭則在得到高潮後渾身癱軟在沙發上了。

小傑剛把小弟弟從姐姐屁股裡拔出來,就見姐姐的小穴一陣收縮,一股透明液體直接噴了出來。

「咦?姐姐潮吹了?」興奮的小傑好像看到了超好玩的玩具一樣,興奮的把姐姐屁股抬到自己身上,任由姐姐小穴裡的液體不停地噴到自己身上也不管。看著依舊在不停往外噴水的小穴,小傑用手接了一點,放到鼻尖聞了聞:「味道怪怪的。」說著還把手指放在舌尖舔了一下:「這就是潮吹嗎?可是味道和姐姐的愛液不一樣耶!」

「咦?」看著姐姐仍然還在不停地噴著液體的屁股,自己的身上都被淋得濕透了:「這麼長時間啊,足足有一分鐘了呢,還在噴啊!不會呀,哪有潮吹這麼久的啊?」

然後一個悲劇的念頭出現在小傑腦中,只聽「啪」的一聲脆響,小蘭被打得全身一顫,然後傳來小傑暴怒的大叫:「笨蛋奴隸,居然敢在主人的身上撒尿啊你,看我怎麼懲罰你!」

原本是想讓姐姐喝自己的尿,結果把姐姐玩得失禁了,誤把姐姐的尿當作潮吹,結果小傑不但自己被小蘭尿了一身,還舔了一口小蘭的尿液。傻樂了半天以為是姐姐潮吹,最終發現是失禁的小傑最終本要大打姐姐一頓出氣,結果搧了姐姐幾個耳光後,發現姐姐被弄得連呻吟的力氣都沒了,打她也不過癮,最終把姐姐帶到浴室洗了個澡。

然後看著已經熟睡了過去的姐姐,小傑嘆息了,把姐姐背到臥室後,小傑又不情願的收拾了已經濕淋淋的沙發,因為不收拾太臭了嘛!收拾完,小傑看了看錶已經過去了三個小時,而臥室裡的姐姐正呼呼的睡著熟極了,全然沒聽見小傑氣鼓鼓的罵道:「笨蛋奴隸,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

(待續)

第四章)用姐姐交換(上)

小傑身穿勁衣,負手而立,傲立於華山之巔,神色傲然,似將天地萬物都不放在眼裡.山腳下,以一個小胖子為首,與四個黑衣人凌空而立。五人互相使個眼色,只見那四個人一聲大喝,化起四道豪光沖天而起,直奔山頂處的小傑。

小傑冷哼了一聲,竟將衝上來的四人絲毫不放在眼裡.那四人一穩身形,前後左右將小傑包在正中。

一個黑衣人冷笑道:「你死到臨頭,還不乖乖受死,更待何時?」

小傑依舊扶手而立,仰首望天:「豎子休出狂言,鹿死誰手還不可知呢?」

「哼!」另一個黑衣人道:「兄弟們,垂死之人不必口出狂言,受死吧!與我上!」

那四人對視了一眼,一聲大喝,四人身上光芒大盛,手掐法訣,頓時風起雲湧,狂風大作。「殺……」只見四道銀芒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直擊小傑,然而小傑卻絲毫不把四人放在眼裡,依舊負手而立,待到四道銀芒離他一仗左右時,但見小傑雙眼間精光一閃,一聲低喝,雙手連結法印,頓時一個仗餘直徑的太極圖出現在小傑腳下,形成藍色的透明光芒將小傑罩在其中,任憑那四道來勢洶洶的銀芒擊中,那光罩也絲毫不曾動搖.

四個黑衣人對視了一眼,又掐法訣,只見四人紛紛祭出法寶,剎時間光芒大盛,耀得原本黑暗的天空亮如白晝一般。然而小傑依舊一聲冷笑:「鼠輩不知天高地厚,受死吧!」不等四人法寶祭出,只見小傑腳下太極圖猛然增大數倍,將那四名黑衣人都罩在其中,接著一股巨大的能量似乎毀天滅地般從太極圖上直沖天際.

四名黑衣人大驚之下,或是祭起法寶抵禦,或是欲凌空飛行,逃出太極圖之外,但是均不等四人有所動作,那巨大光芒便將四人身形籠罩其中,伴隨著四人慘叫聲和「嘶嘶」聲,光華散去,四人早已灰飛煙滅,去閻王處報到了。

「嘿嘿!」小傑一聲冷笑,突然一道驚雷帶起驚天之勢,似從九幽鬼府帶著厲鬼討命般從小傑頭頂直劈而下,小傑大驚,忙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之上,一個小胖子凌空而立,手持一柄紫色仙劍,帶動天雷直劈自己。

小傑忙再結法印,太極圖又現了出來,那透明光罩剛剛形成,天雷就接踵而至,晚一點小傑就要灰飛煙滅了。然而這會小傑卻沒有剛才般輕鬆了,透明光罩明顯被天雷劈得連連晃動。只見小胖連施法訣,天雷似取之不盡般接連劈下,不給小傑緩氣的機會。

小傑連挨了數十計天雷,透明罩已經薄如蟬翼,再挨幾下定要被破,當下強打精神,牙咬舌尖,一口鮮血噴在透明罩上,待得透明罩光芒大盛之時,忙結法印,祭出了一柄仙劍。

那小胖子正全神貫注的盯著小傑,見此大呼一聲:「來得好!」手中仙劍一擺,人劍合一,帶起一道三丈餘直徑的天雷,以雷霆萬鈞之勢化作一道疾光直劈向小傑。

小傑見了胖子的威勢,大驚失色,透明罩頓時散去,遂用全力祭起仙劍欲逆流而上,直迎胖子,奈何時間倉促,不等用足全力,天雷便已將至,只得一聲大喝,化作一道青光迎向胖子。

好一個胖子,施暗算,偷襲小傑,佔了天時;以高凌下,再加其勢,佔了地利;以眾擊寡,群起攻敵,佔了人和。反觀小傑,被包圍在先,偷襲在後,倉促應戰,怎能是對手?只聽「轟隆隆」一聲巨響,天地間一片震動,伴隨著小傑不甘的怒吼:「胖子,你妹的……」天地間又恢復了寧靜,而小傑也同樣去閻王處報到去了。

小傑憤怒的關上了電腦,無視旁邊以小胖為首的一干人的「哈哈」哄笑。原來這天星期六,小傑約了死黨胖子和一干同學去網吧上網,然後小傑口出狂言,稱自己能夠單挑胖子等五人,胖子等人自然不服,這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只見同學小胖(雖然叫小胖,但是他實在已經具備了一個胖子應該有的任何條件,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他就能脫離「小」字,稱為一個名符其實的大胖子)

笑著拍了怕小傑:「小傑,怎麼樣,服不服?」

「切!」小傑哼了一聲:「偷襲而已,諒你也不敢光明正大的過來。」

小胖猥瑣的一笑:「這叫戰術.總之你輸了,那按照剛才的打賭,今天中午一頓大餐你是跑不掉的了。」

「一頓飯而已,沒什麼啦!」小傑擺了擺手。

當下眾人找個家高級飯店,狠宰了小傑一筆.飯後眾人紛紛散去,只留下小胖和小傑,小傑看著癟癟的錢包,糾結著一個月的零花錢就這樣沒有了。

小胖看到小傑的樣子,還不忘落井下石:「那個親愛的小傑童鞋,你前段時間從我那裡買的好幾件高級按摩棒,費用還沒付,你看兄弟手頭很緊,啥時給我呀?」

小傑大怒:「你這死胖子,宰了我一筆還不說,還敢管我要錢,小心我滅了你!」

小胖「嘿嘿」一笑:「好了,不急嘛,行不行?吶,我老爸前天又飛赴美國了,到我家去玩吧,我給你看個好東西哦!」

「哦?」小傑疑道:「你家又來新貨了?那倒是要去看看的。」

小胖的父親是個集團的大老闆,一年也不在家兩天,後來小胖的母親因為小胖父親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原因,離了婚,小胖歸了父親撫養.小胖父親為了照顧小胖又娶了一個妻子,負責照顧小胖,其它的就是每月一大筆撫養費打到小胖的帳上了,一年最多也就在家待一個星期。而小胖便利用這筆錢,背著父親讓繼母(美惠)開了一家成人用品店,小傑這才能在小胖的店裡強制打折,甚至明搶,好在美惠也好,小胖也好,都沒算靠這家店掙錢,所以也就無所謂了。此時,小傑以為小胖店裡又來了新玩具,這才跟小胖而去。

坐了長達一個小時的的士,這才到了小胖家,S市皇家別墅,好一片威武氣派的別墅啊!自帶花園游泳池,還有一大片草坪,全都是私人的,這讓小傑每次來小胖家都要大呼一聲:「堅決打倒土豪劣紳!」

進了門口那道高科技的指紋識別門,來到廣闊的院子裡,小傑疑問道:「小胖,你家那些傭人呢?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啊?」

小胖神秘兮兮的笑了一聲:「嘿嘿,都被辭退了,除了定期讓人打掃外,沒人會來的,三餐也是叫的外賣.」

「這是為什麼啊?」小傑感到好奇:「阿姨呢?」進了小胖家的房門,三百多平方的面積,寬闊的客廳裡空無一人,不見小胖的繼母,美惠。

小胖一笑:「她嗎?我帶你找他。」說著拉著一副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表情的小傑,穿過客廳,從樓後的小門進入了地下室。在小傑抱怨地下室比自己家都大的聲音中,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地上放著一個大號的鐵質籠子,而籠子裡此時竟然趴著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

那個女人約莫三十多歲左右,身材異常豐滿,此時正四肢著地的趴在籠子裡面,全身上下一絲不掛,脖子上戴著一個皮質的項圈,項圈上的鏈子鎖在籠子頂端;兩個大奶子受到地球引力的吸引,垂在下面,豐滿的屁股後面還塞著一根假尾巴。伴隨著「嗡嗡」的聲音,身體還不停地扭動,顯然陰道裡面還塞著東西。

「這……這是……美惠阿姨?」小傑張大了嘴,看著眼前的情景不能相信。

(待續)

(第五章)用姐姐交換(中上)

小傑看著眼前的情景,張大了嘴,不敢相信:「這是……美惠阿姨?」那個赤裸著趴在地上的正是小胖的繼母——美惠,此時因為看到小胖和小傑的到來,也明顯激動了起來。

小胖上前打開了籠子,拽著美惠脖子上的鏈子,牽著那個美婦人四肢著地的爬了出來。美惠剛一出籠子,就一邊發出尖銳的呻吟聲,同時激動的用身子往小胖的大腿和腳上去蹭,還「汪汪」的發出哀求和討好的犬吠聲,好像根本沒有因為一旁的小傑而有絲毫羞恥,一副發情母狗的樣子。

小胖一邊得意的拍了拍美惠的頭,一邊對小傑道:「怎麼樣,這條母狗不錯吧?」然後在美惠的大屁股上踢了一腳:「賤狗,沒看到我朋友來了嗎,怎麼不打招呼?」

「唔……唔……汪!汪!」美惠這才轉過身子,沖著小傑犬吠了幾聲,然後爬向小傑,低頭去舔小傑的鞋子。「啊!」這倒把小傑嚇了一大跳:「這……這是怎麼回事啊?你媽怎麼會這……」

小胖及時糾正小傑話裡的病句:「喂,小傑,別瞎說,她只是條母狗而已。

怎麼樣,被我調教得不錯吧?」說著抬腳在美惠屁股上又踢了一腳:「你自己說說,你是什麼?」

美惠轉過身子,兩腿大張的蹲在地上,雙手握成拳頭曲放在胸前,讓小傑和小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一對豐滿的乳房和兩腿間被剃得乾乾淨淨的陰部:「汪!

汪!」

小胖「嘿嘿」一笑:「忘了你現在是條狗。好吧,現在允許你說人話。」

美惠這才開口,她雙眼盯著前方,緩緩的說,但是聲音因為興奮已經跟平時不一樣了:「賤狗是主人的一條卑賤的母狗,嗯,只要是主人的命令,賤狗就會乖乖的照辦.」

小胖得意的掃了小傑一眼,看見他褲襠處已經高高的翹起,「嘿嘿」一笑。

這時美惠幾次欲言又止,終於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主人,賤狗想……賤狗想……想尿尿……求主人……」

「嗯?」小胖裝作驚訝的樣子:「昨晚不是讓你尿過了嗎?」

小傑一愣,心想:「昨晚,今天都已經到下午了,美惠阿姨已經快二十多個小時沒尿尿了?」

然而小胖不顧美惠的哀求,還伸手去按美惠的肚子,不理美惠痛苦的哀鳴.折磨了美惠一會,小胖才對小傑道:「那小傑,有一條這樣的母狗是不是很有意思啊?」

小傑做了個深呼吸:「是挺有意思的。吶,你給我看這個幹什麼啊,你什麼用意?」

小胖神秘的一笑,然後把手中拴著美惠的鏈子朝小傑一拋,小傑下意識的接住,小胖道:「小傑,你把這條母狗牽到草坪去,順便帶她撒泡尿,我去取兩杯果汁。」然後不理拿著鏈子楞在當場的小傑,轉身而去。

小傑看了看手中的鏈子和繫在鏈子另一頭的美惠,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美惠說話了:「小,小傑……」

「啊,阿姨,怎麼……」說完小傑就後悔,這樣被自己牽著還能怎麼.

美惠低著頭不敢看小傑:「帶阿……阿姨……」她終究不好意思在小傑面前自稱母狗:「帶阿姨出去好嗎?阿姨憋不住了……」聲音越來越低,但小傑還是聽清楚了,憋了一天的尿很辛苦吧?「好,好的。」小傑應了聲,拉著手中的繩子朝門外走去,然後餘光卻在偷偷看美惠,只見她趴在地上,跟著小傑慢慢地爬著,「真像條母狗啊!」小傑心想。

到了屋外,雖然只在地下室呆了十幾分鐘,小傑卻感覺像呆了好幾個小時一樣,畢竟受了刺激嘛!看了看在地上四肢著地爬著的美惠:「阿……阿姨,要帶你到哪裡啊?」

美惠的臉明顯紅透了,畢竟讓自己兒子的同學,比自己小了一大半年紀的孩子牽著自己去撒尿,普通人光是想想就羞死了。然而她又實在憋得受不了了,只得說道:「帶阿姨到草坪那邊的樹林就好。」

「樹林?阿姨不去廁所嗎?」小傑一句話脫口而出,然後就有想把自己殺死的心。

美惠全身都顫抖了,然而在極端的羞恥下,一股異樣的快感卻襲上她心頭,終於,她微顫著聲音傳來:「阿姨是條狗啊,狗的話,是不用在廁所的。」

小傑終於忍受不住了,轉過身子一把將美惠按倒,左手緊緊地抓住她乳房,右手伸進她兩腿間,扣在她陰唇上。「啊……」美惠在突然而來的刺激下叫了一聲,被小傑突然侵犯,她卻絲毫沒有阻止,任由眼前的小孩子肆意地在自己的身體上撫摸。

小傑只覺美惠的大奶子是極軟的,而她兩腿間的陰唇早已濕得一塌糊塗了,毫不費勁的手指就插進美惠的陰道,頓時在美惠的陰道內摳到了一個正在震動的跳蛋。美惠被按躺在水泥地面上,雙手不忘折成拳頭放在胸前,兩條腿也乖乖的張開著。

待小傑摸了一會,她再幽幽說:「先帶阿姨去撒尿好嗎?求求你,主……主人既然帶你來看到我,肯定會讓你玩我的,先帶阿姨去撒尿好嗎?」

「呃……」聽到美惠的哀求聲,小傑的慾火稍微退卻了,他連忙站起身說:「對……對不起,阿姨,我帶你去尿尿。」當下牽著美惠一走一爬的到了院子的草坪處旁的樹林裡.在美惠指了指一旁第三課楊樹下時,小傑想道:「狗會在撒尿的位置留下記號的吧?」不知不覺中好似已經真的把美惠當成狗了。

美惠爬到那棵楊樹下,將一條腿抬起來搭在樹上,小傑在美惠身後清楚地看到美惠的下體,只見美惠的陰唇幾度收縮,但是並沒有尿出來,「小傑,可以幫阿姨個忙嗎?」美惠抽泣著說.

「怎……怎麼了?阿姨。」小傑問道。

「你剛才不是摸到了麼?」說到這裡,美惠的屁股顫了兩顫:「阿姨的屁股裡有跳蛋,幫……幫阿姨拿出來好嗎?裡面有東西,阿姨尿不出來的。」

「咦?阿姨自己拿出來不就好了?」

「不,不行的,母狗在沒經主人同意下,是不能私自觸摸自己陰部的。」

「那,好……好吧,」小傑蹲在美惠屁股後面,看著美惠已經放下的雙腿:「阿姨,你可不可以再像剛才一樣,把腿抬起來?」

「唔……」美惠沒作聲,顯然她已經羞得要死了吧,但是依舊把腿左腿抬起來,架在樹上,讓小傑在後面可以更容易地看到自己的陰部。小傑顫抖著雙手輕輕扶在美惠豐滿的屁股上面,看到美惠的陰唇外淫水已經順著右腿流到地上了:「阿姨,你平時屁股裡面都……都塞著跳蛋嗎?」

美惠顯然不滿小傑的話,但還是回答了:「當狗的時候,屁股裡一般都有,但是只開最小檔,不管多長時間都不會到高潮的……啊!」突然美惠一聲大叫,原來小傑已經把手指伸進自己陰道裡面了。

而小傑顯然沒有進去將跳蛋拔出來就完事的意思,而是在美惠的屁股裡面用力摳挖著。美惠從昨晚開始就被塞了跳蛋,一直憋到現在,慾望就像乾柴烈火一樣,經小傑的挑逗終於爆發了:「啊……啊啊啊啊啊……小傑,給阿姨……給母狗……操死母狗吧!狗狗要……幹我……啊啊啊啊……」

小傑也受不了了,一把將美惠陰道裡的跳蛋拽出去,褪下褲子將早已硬得像鐵一樣的大雞巴插進美惠的陰道裡,伴隨著美惠得到滿足的一聲浪叫,用力抽插了起來。然而只插了七、八下,就感覺龜頭一熱,美惠全身一顫就洩了出來。

小傑一愣,知道美惠沒被逗一天了,此時受到刺激當然幾下就洩了,正要再插,卻見美惠的屁股猛地一晃,將小傑的肉棒甩了出去,然後美惠趴在地上全身亂顫,接著屁股底下「嗤」的一聲,一條黃色的水箭射了出去。

小傑看著美惠此時連維持犬姿撒尿的力氣都沒有了,呈大字形趴在地上,尿液就已經噴射而出了,歎了口氣,只得將兀自硬極了的大肉棒收回褲子。美惠足足尿了一分鐘,小傑待她尿完,又讓她趴在地上歇了會,才牽著她的狗鏈回到草坪一旁的涼亭。

只見小胖早已準備好兩杯果汁在等候了,看著小傑的狼狽樣,他「嘿嘿」直笑。待一人一狗進了涼亭,才遞上一杯果汁給小傑,說道:「小傑,喜歡這條狗嗎?我可以借給你玩幾天哦!」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