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近亲乱伦  »  继母奸淫录
继母奸淫录
又一个无趣的夜晚。我望着天花板,那个我称为老公的男人,正在我身上耕耘。

「啊……老婆,好爽……喜不喜欢我干你……说喜欢啊……我要射了老婆,老婆!」于是,老公朝我身体里倾注了清淡的精液,整个人就瘫软下去昏睡了。他肉棒拔出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那种小穴里突然变空的失落感。看着他那一具过于苍白,不胖但是软趴趴的身体,尺寸在平均线以下的阳具,我只觉得空虚,还不如看天花板上的蚊虫飞来飞去来得有趣。

我叫祈雪,28岁,因为母亲治病急需用钱,便嫁给了这个一直苦苦追求我的男人。他很富有,很疼我,我也曾想过一辈子和他平平淡淡维持温馨小家庭,但是没有激情的婚姻,果然只是坟墓。他今年42岁,和前妻生下孩子之后就做了结扎手术,所以可以放心内射,但这也就抹杀了我自己生一个孩子的可能性。每天夜里他很努力地想让我开心,也让他自己开心,但是我从未有过满足,和哪怕是片刻的全情投入。

我有一头乌黑波浪卷发,巨乳圆润坚挺,腰肢如美玉般光滑,屁股饱含色气,高高翘起。在任何人眼里看来,我都是那种会让男人发狂的少妇吧。但我不希望在陌生人面前表露出欲求不满的样子,所以通常会穿得很保守。但是哪怕这样,也防不住那些嗅觉敏感的色狼。有一次在地铁上,一个帅气健壮的男人用竖起的肉棒,顶住我包臀超短裙裹住的性感屁股,下车之后他跟踪我,那一天我几乎准备好了献身给他,但是一个女人突然出现把他拉走,还叫他亲爱的。

严格来说,我不主动寻找出轨机会。但是最近,事情有了变化。

这天夜里8点左右,方凯约我喝咖啡。在我25岁结婚以前,他曾经是我的男友。他虽然有了女友,但是对于我和别的男人结婚一事,他一直耿耿于怀。

「小雪,我还是好爱你,每天都在想你。」他说着,递给我一个盒子。我拿过来打开,里面是一串耀眼的宝石项链。

「这样好吗?你还有女朋友。」我说。

「我不是一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如果你答应我,我马上和她分手。」他说。

就在这时候,方凯突然发出了「嗯」的一声,表情也变了。

其实,是我做了坏事。我脱掉鞋,抬起一只脚,按在他的两腿中央。当然,这一切都在咖啡桌下进行。我的脚掌感觉到了他的小帐篷,多年没有碰触它,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它的模样。

「你这样就已经算劈腿了呢。」我对他说,同时脚掌上下隔着裤子摩擦他的肉棒。

「小雪……啊……啊……」他尽量压抑着呻吟声。

这时候,服务生过来了。「要续杯吗?」服务生说。有人在旁边,我便更用力,更投入地用脚掌和脚趾玩弄方凯裤子里的肉棒。方凯涨红了脸,我觉得有趣极了,并且感受到一丝兴奋。服务生也是男的,他似乎注意到了方凯的表情,大概是意识到了我在做某种挑逗的事。我故意放低身子,挤出深深的乳沟,服务生目不转睛看着,几乎都忘记了他是来续杯的。

但是这兴奋转瞬即逝。老板把服务生叫走了,我也把腿放了下来。

「小雪,我们去酒店吧。」方凯说。显然他已经忍不住了,内裤想必已经湿了吧。

其实在那一刻,我是有点想和他去的。因为用脚趾玩弄他的肉棒,多少让我回忆起了我们曾经疯狂淫荡交配的日子。但是与之同时,我的手机震动,来了条新短信。我一看,短信内容是:——「来看我练习篮球吗?先做好准备哦!」我马上回复:——「我马上就过去!不会等太久」于是我站起来,冷酷地对方凯说了声「拜拜」,就离开了。他站起来想挽留我,但是我根本没有理他。我心里想着,对不起啦,毕竟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一个小时后,我来到了阳空高中体育馆,参观本校篮球队训练。这5个篮球队员大多是高一、二的学生,一个个身材高大,充满青春气息和令人羡慕的活力。想起来我也曾是女子排球队的成员,还拿过全国比赛奖牌,如今看见他们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样子,心中也不禁激情澎湃。现在是晚上9点,体育馆里除了篮球队员和我,没有其他人。其实这个时间学生是不准进入此地的,但是身为篮球队长的明强,偷偷拿到了钥匙。他们一向如此努力,就算偷钥匙也一定要训练,如果没有这样的精神,他们也不会成为全国篮球比赛的热门队伍。

「妈妈!」队长明强向着坐在观众席上的我喊道。「过来一下!」没错,16岁的明强,是我的继子。我和他爸爸结婚三年,现在他是我最大的幸福感来源。

「来了!」我走到篮球场上。

「到这里来嘛。」明强站在球框下。16岁的他,身高已有一米八四,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但我还是很为他骄傲。只有一米五八的我,加上依然拥有青春气息的面容,站在他身边,别人根本不可能想到我们是「母子」关系吧。

「你想干什么?」我在他面前,他突然按住我的肩膀,手朝两边一扯,我的大衣就落在了地上。其实,那是我此刻穿着的唯一一件体面衣服,之前刚到体育馆,我就换了衣服,按照明强说的做好了「准备」。在大衣的遮掩下,只有深紫色蕾丝半透明奶罩和t裤,我的身体曲线基本一览无馀。他又抓了一下我的屁股,我不由得「嗯」了一声,身体朝上挺直。

我成熟,略显慵懒的大波浪卷发披散下来,其中最充满柔美气息的几缕,服帖在一对巨乳的上方。我的fcup巨乳丰白圆润,富有弹性,因为实在太丰满了,双手垂直放下的时候,手臂内侧都能感觉到堆积的乳肉。在大衣刚刚被脱下来的一刻,它们发生了轻轻的上下震颤,彷若奶白色的果冻,浅棕色的乳晕中央竖立着像小嫩芽一样秀丽又羞涩的乳头。我从腰肢到大腿之间形成的丝滑柔美曲线,就像人体绘画大师最随性而又精华的创作,无比精致而又自然天成地一抹,彷佛美玉,并且有一层白雪融化其上。我的臀部明显地翘起,彷佛有看不见的手捧着它的最下方,两瓣屁股之间的曲线散发着淫亵,饱含汁水的气息。t裤前面那一条细微的线,难以完全遮盖我的玉门,卷曲的阴毛从旁边露出来。明强的四个篮球队员同伴,都看呆了。他们的篮球短裤,分明开始竖起了骄傲的帐篷。

「呜!」我害羞得脸似火烧,用双手捂住了脸。我听见明强说:「你们四个人,来展开二对二对决吧!在半场比试,看谁可以先入三个球,胜利的人可以对我的小雪妈妈为所欲为,剩下的人就只能看着!」「好,那我先来试试!谁来挑战我!」比明强大一岁的文隆说。他个子接近一米九,皮肤黝黑,整个人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打篮球的时候,他的冲撞会让任何队友都感到害怕。「我来和你比试吧!」安安说。他在队伍里样貌最俊美,彷佛偶像歌手一样的存在。

「这怎麽可以啦!明强你太坏了!不可以这样对妈妈!」我娇嗔地捶打明强的胸脯。「别装模作样了,小雪妈妈,上次我给你看了文隆的内裤照,你不是说很想看看那内裤下的风采吗?」明强说。因为这句话,我回头看了看文隆,他充满欲望地盯着我,运动短裤翘得非常高而且饱满,想必那下面一定是会吓退不少缺乏经验女人的巨物吧。

「别分心了,来吧!」安安说,开始运球。文隆移动巨大却敏捷的身躯,和瘦小不少的安安对决。他们两人的肉棒都硬着,这显然影响了行动的灵活。我不太明白篮球,但看得出文隆想利用身体优势遮挡压制安安,安安利用灵活的脚步来应对。而在篮球场旁边的另外两个队员,正信和程晓进,根本就没有关注这两人的战况,而是充满欲望地盯着我这边,隔着裤子揉弄鸡巴……虽然嘴上说着这样不好,但看着在比试的文隆和安安,我突然开始期待……「好!」随着又一次篮球穿越篮框落地的声音,安安发出了宣布胜利的呼声。

「可恶!」文隆气得把篮球踢得远远的。

「看来还是安安依靠速度和技巧赢得了胜利,」明强说,「小雪妈妈,他的速度和技巧,可不只是体现在篮球方面哦。安安,过来,领你的奖品吧。正信,程晓进,该你们俩了!」正信和程晓进开始了对决,安安则走到我身边,明强自觉地松开抓住我的手,往后退去。从近距离看,安安的脸真是无比俊美,这样一个彷佛少女幻梦中的小伙,竟然在篮球馆里,竖着肉棒,淫荡地注视着同学的继母……这是仰慕他的女学生怎麽都无法想像的吧。

不,他的眼神并不完全是淫荡的,而带有一种令人心动的柔情。他靠在我耳边,一边吐出温热的气息,一边低语:「祈雪,你真美……」并且双手轻轻托住我的巨乳揉捏——啊呜,我简直就在是以28岁的主妇身份,进入了我少女时期曾经幻想的绯色梦境,整个身体都酥软了。他脱下球衣,铺在地面上给我垫着,我也就毫无抵抗力地躺倒了。

「别被他的外表给欺骗哦,小雪妈妈!」我听见明强说。「这家伙可是全年级女生中都知名的性爱恶魔!长着一张偶像的脸,行为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我根本听不进继子的话,只体验着安安全情投入的拥抱和爱抚。他的舌头比一般男人的更长更灵活,我闭着眼睛享受他的舌头在我的奶头上来回舔弄,竟然彷佛感觉有两三个舌头在环绕着奶头,同时上下,左右,进行温柔又充满色欲的摩擦,舔舐……奶头彷佛触电了一般耸起,乳晕上兴奋地浮现出一粒粒小圪瘩。

「好……好舒服……呜呜……」我呻吟着,不由得睁开眼睛——啊!怪不得感觉不一样,安安竟然做过特别的身体改造,舌头从中间分开成两道枝杈——是蛇舌!所以他可以用两瓣舌头,从不同方位,不同角度进行攻击。而舌头裂开的地方,即是做手术切开然后癒合的舌头内部,和外面有相当不同的触感。他更利用这种触感上的不同,让我的奶头爆发出放烟花一般五颜六色的刺激快感……「喜欢吗?」安安说。「学校里的女生,凡是和我接过吻,还没有能忍住,不把下面的小嘴也张开的呢。」「呜呜,嗯嗯……安安你好色,好过分……啊啊……」我被逗弄得下嘴唇都发抖了,双手紧紧夹在身体旁边。我从来没有只是因为逗弄奶头,感觉就如此强烈。突然间,安安俯身往下,分开我的双腿,让他的舌头接触到我已经满溢蜜汁的花穴——「啊,咿咿呜呜……啊……!!」我立刻开始了更为激烈的呻吟。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他在灵活地运用嘴唇、牙齿边缘、两瓣舌头,在我的大小阴唇、阴蒂上、阴道边缘和内部演奏出无比丰富又令人害怕和兴奋的舔阴协奏曲。温热又稍微有一点硬硬触感的嘴唇外部,在我花瓣的边缘,以及内部时轻时重地刮擦,舔吸;有时又把我的整个两片大花瓣含住,把火热的舌头贴上去,直接往蜜穴里输送最潮湿的气息;而最令我心醉神迷的,是他灵巧利用蛇舌,把我的阴蒂夹在两瓣舌头的中间,然后上下搓弄,前后按压……一个16、17岁的小伙竟然拥有这样的口技,这太可怕了,太疯狂了——然后,他竟然又用上了手指,往蜜穴口潜入进去,在里面手指翻转过来,配合蛇舌对阴蒂的攻击,有节奏而强劲地按压g点——「啊啊啊!……」我展开嘴释放快感的哭号,眼角因为过于刺激留下泪水,腰部往上一耸,乳尖高高抬起,大腿控制不住地颤抖——这热流,激颤,彷佛让下半身难以承受的摇撼——我迎来了第一次高潮,还有阴精喷射而出,弄湿了我自己的阴毛和大腿,真是太羞耻了……「已经高潮了?」安安抹了抹嘴巴上沾着的淫液。「明强,你的继母竟然这麽敏感,真是没想到呢。不过第一次体验我舔阴的女人,能够坚持到现在,也算不错了。接下来该轮到你来让我快乐啦,小雪。」双眼因为快感的泪水而迷迷煳煳的我,隐隐约约看见安安脱下了裤子,露出他光洁,高耸,和他肤色一样偏白的肉棒。他把阴毛全都剃了,但真正吸引我眼球的,是他剃光阴毛后显露的腹股沟处,从鸡巴根部伸展出的,一堆刺青而成的翅膀。眼前景象,加上那专门为舔阴而制作的蛇舌,让我明白为什麽他能被称为性爱恶魔了。他是多么为肉欲狂热而又自恋啊,竟然让刺青师赋予肉棒一对天使般的翅膀。看来他觉得,他的舌头和肉棒,是像天使一样能给少女们带来福音的神之使者吧。只不过他信奉的,是淫欲的神……而我,只能臣服于这样的神祗,没有选择。我像母狗一样爬过去,握住他的肉棒,迫不及待地塞进嘴里。啊啊,陌生又熟悉的味道,熟悉是因为它是男人的肉棒,陌生是因为,它带有只属于安安的,甜美而又充满淫欲幻梦的气味。

每次嘴巴接触到肉棒,我就会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一个彻底被淫欲俘虏的28岁少妇。当舌头感觉到包皮上的腥味和咸味,感觉到肉棒独有的坚韧性和恰到好处的弹性,我就忍不住了……我丝毫不知羞耻地舔吃肉棒,发出持续的湿润声响,手指灵巧按摩安安的卵蛋。虽然我没有蛇舌,但是论舌功,我仍是有相当自信的呢。随着我舌头充满淫乱爱意的舔弄,吸吮,安安发出呻吟声。

「祈雪,你真棒,嗯嗯,明强,你继母真是会吃鸡巴的大骚货。」这小伙子用清亮,彷佛偶像歌手一般的声音,说出如此下流淫荡的词语,让我作为一个女人的自尊心也得到了很大满足。在不知不觉间,我已动情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而安安则用手指玩弄着我的奶子,把它们抓在手里,摇晃,挤榨。

「你摇屁股做什麽?是不是想被干了?」安安说。

「呜……」我故作羞涩地不回答,只是用更大的幅度晃动屁股。

「呵!安安你别想吃独食,我也来了!」说出这话的是程晓进。沉迷于性欲中的我,几乎已听不见外界的声音,都忘记了程晓进还在和正信对决,赢取奸淫我的权利。我用眼睛的馀光看见正信失望地站着,而程晓进朝我和安安走了过来。

「你想干嘛!我还没爽完呢!」安安说。

「明强本来也没说,一定要排队轮流干他的小雪妈妈,一起上也可以啊。何况我凭什么一定要等着你爽完?明强,你说是不是?」「对啊。」我的继子明强说。「反正,今天你们两个今晚可以干她,至于怎么干,就随你们便啦。」「听见了吧!安安,你可以继续爽你的,反正我是忍不住了!搞什么前戏,还舔阴半天,老子就不喜欢这一套。肉棒硬起来的时候,往骚逼里面干就是了!」程晓进一说完,就脱下了篮球裤。天啊!他的肉棒是我看过的最直的,没有一点儿上下弯曲的迹象,而且又十分粗壮,龟头没有像蘑菇伞一样明显张开,而是像子弹头一样,整个肉棒彷佛酒瓶一般。一个高中生,竟然有这样的胯下巨物。

「小雪妈妈,你可要做好准备咯,」明强说。「程晓进大概是我们五个人里面最不懂得怜惜女生的人了,本校十多个女生和几个老师都被他强暴过,只不过她们被强暴以后,都忘记不了他的味道。」「什么强暴,美女穿得骚,分明就是勾引我拔出鸡巴去干。」程晓进走到了我后面。因为我还在用嘴服务安安的美味肉棒,所以不能回头看,但我隐约感觉到屁股后面有一个气息逼人无法忽视的男人,在散发庞大身体的热量。「水够多了,」程晓进说,「我来了!」「啊——————!」这,这,这太,呜呜,太大了,直接就进来了……!我,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这什么呀,彷佛重锤一样的东西灌进了我的蜜穴。好不容易从前一次舔阴高潮中冷静下来的蜜穴,内部神经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就因为这巨物的侵入,而瞬间又被强行唤醒。我感觉阴道内壁产生了成千上万的快感传唤点,它们在程晓进凶物的入侵挤压下,疯狂地四处逃窜,互相撞击,潮水一般的快感让我勐然直起了腰,嘴巴都把安安的肉棒吐了出来。第二次高潮来临了,在那一刻我的身体痉挛了,舌头也不听使唤地挂在了外面。

完全不给我恢复的时间,安安又重新把鸡巴塞进了我的喉咙里,而程晓进同时开始了强烈的前后抽动。啊,太,太剧烈了,这种遭受猛烈侵犯的感觉,这种丝毫不顾女人肉体承受力只顾采用最单纯的肏屄方法,只顾尽量快,尽量力大的动作……就,就算是做这个男人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每天的性交感觉彷佛也是在被强暴吧……「呜呜——!」因为含着安安的鸡巴,我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眼泪也滑落在安安的鸡巴上。程晓进每次把肉棒拔出来,我就感觉到小穴的嫩肉在翻出去,又被肉棒挤进来。我的大腿抖个不停,几乎坚持不住要瘫软下去,安安只能用手捧住我的头部,像操橡胶娃娃一样,让他的肉棒在我的喉咙深处进出。

「干,明强,你继母的穴真是又紧又湿!算是一等名器了。」程晓进说。

「明强,让我和正信也来玩一玩,这怎么忍得住。」在一旁的文隆说。他和同样在篮球比试中失败的正信,都只能站在旁边观赏,并且拔出肉棒手淫。他们俩的注视,让我更觉得兴奋。

「不可以,不能坏了规矩。」明强说。「愿赌服输,等下次机会吧。不过呢,我是不用服从这样的规矩的。」我的继子说着,也脱下了他的篮球短裤。

啊啊,我最可爱的继子明强,也要来干妈妈了吗。我看见了我最沉迷的明强的肉棒,那形状完美,令人「食欲」大开的微微上翘的弧线形状;随着柱体的搏动而在龟头附近发生微小收缩和扩展的包皮;极其圆润而发出耀目红色的龟头,马眼顶端泄出的透亮的淫液;柱体上像展示力量一样浮现的粗细血管;一对饱满鼓胀的阴囊,配上茂盛却又不失柔软的纯黑阴毛,一切都似乎饱含着男人最雄厚的激情和性欲力量。快来啊明强,妈妈要你的肉棒——就像那天我洗完澡,你强行让我给你雄健淫美的肉棒打奶炮,然后又强行进入蜜穴,让你的继母小雪堕入淫欲深渊的那一天——「程晓进,你到她身子下面去躺着。」明强下令,程晓进照办了,换了个方向,躺到我下面去,一边干我一边用牙齿咬我的奶头。

「小雪妈妈,」明强说,「我要干你的屁眼。」他一说完,我就感觉到了——我最熟悉又天天想念的,完美龟头的触感,顶在了我已经被蜜穴淫液濡湿的菊花上。他尝试性地往前顶了一顶,我立刻感觉到触电一般的瞬间快感,然后他往回收了一下,再从臀部开始积聚力量,慢慢入侵——「痛!呜呜呜——不——嗯嗯啊啊——」——在那一刻,一切都是空白,都是肉体,都是被战友,被进入的羞辱和满足感,啊啊,来了来了,我最羞耻的地方被胀大了,分开了,第二个小洞穴就这样慢慢地,无法抵抗地扩张,括约肌和肉棒形成了又拥抱又搏斗的关系,我要包住它,可是好痛,呜呜,好痛也要做,为了心爱的继子明强,为了他肉棒的满足感和他的快感,——与此同时蜜穴和菊花中间的肉壁变得非常薄,我突然害怕了,好怕,会不会坏掉了,要坏了,啊啊啊——「还是一样紧呢,妈妈,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两个蜜穴的恢复力。」明强说一边干我,一边用冷酷的声音说。「你是不是会奇怪,我们明明马上就要比赛了,练习篮球,那为什么还要专门干你?」「这也是一种练习,哈哈。」程晓进说。

「没错。」明强说。「作为最强大的高中篮球队,我们每次到外校去比赛,打败他们的队伍,只是胜利的第一层而已。第二层,我们还要征服别校的女人,这才能真正击败,羞辱他们。而你,小雪妈妈,你就是我们最好的练习材料:练习舔阴,强暴,射精的肉体道具呢。」这时一直在旁边观看的正信和文隆似乎实在忍不住了,走到我们旁边。我不由自主地握住了他们的肉棒,开始套弄。加上嘴里安安的美味肉棒,蜜穴里程晓进的巨根,肛门深处明强的完美淫根,同时被五根鸡巴玩弄,这还是我性淫生活中的第一次。抽插,推挤,舔咬,四处发出的咕叽咕叽,滑滑溜溜的淫荡声音,充满了整座体育馆——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小雪妈妈,我要——」是,是要来了吗,我感觉到了,肉棒的最淫荡的鼓动,从卵蛋深处将要喷发的最强大的淫欲潮水——……好热,黏煳,湿,腥味——……当我勉强清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极其虚弱地躺着,身下因为汗水,淫液和精液而滑熘熘的。我的头发,鼻子,嘴巴,脖颈,一直到奶子,腹部,都有黏黏滑滑的感觉,想必是沾上了大量的精液。而几乎毫无知觉的两腿间,更是有热流在缓缓流出。我稍微抬起头,又从嘴巴里咳出了大量的精液。稍微抬起上半身,精液就汇成小溪般,经过巨乳的淫荡弧线,从奶头滴落下来。这就是我,28岁,和性能力弱小的丈夫结婚三年的主妇祈雪,完全释放欲望的模样……「你自己不知道吧?」程晓进说。「你失神了差不多五分钟。」「小雪妈妈,」明强一边用纸巾擦着肉棒,一边说,「明天我们就要坐巴士,到别的城市去打比赛了,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我累得说不出话,但是我知道,刚才我已经用自己充满淫欲的身体,做出了唯一的回答……本楼字节数:15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