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仙妻玲儿 作者 不详
仙妻玲儿 作者 不详
仙妻玲儿

  (1) 令人吃惊的变化

  我的娇妻许文玲,刚满20岁,身高1米57,魔鬼身材,娇柔靓丽,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勾人心魄,小嘴唇自然红润,皮肤细嫩白净。 她来自郊县农村,我是在一个舞蹈学校认识她的。

  我们刚渡完蜜月回来,我称她为「仙妻」,那是因为我看了性虎文章之后。

  她有个城里的远房小表妹,我们都叫她莹儿,是个天生顽皮的主,且性格开朗、胆大妄为。

  我的娇妻第一次红杏出墙就是我这个小姨妹导演的。

  一次我外出随团考察,十几天后回到家里,我发现文玲像变了个人似的,在我回到家的当天晚上,她居然主动要我,并把自己脱光让我尽情地搂抱亲吻。尤其她不知怎么学会用手指尖在我背后顺着脊梁骨轻轻划下至屁股沟,那种指尖轻轻划下的感觉非常微妙,直令我心神激荡,无比受用。

  我问她跟谁学的这一着?她竟然显露出一脸的荡漾表情(这样的表情我只在泡小姐时才见过),红红的俏脸埋进我怀里,「嘤哼」一声说:「不告诉你!」

  我心里一荡:想不到十几天未见,我的娇妻终於领悟到了性爱的真谛呀!

  而我在与她绞舌亲吻的同时,也学着她的动作在她背后轻轻一划,她居然发出了喃喃的娇吟声,而这种性爱中的娇吟,其感染力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抗拒的金枪春药啊!

  我的指尖轻轻划下至她的股沟里面时,还惊奇地发现她的阴沟里早已蓄满了发情的淫水。从未有过的兴奋使我的阴茎陡然暴涨,坚硬如铁。 受娇妻淫迷情绪的感染,我已经无法再矜持爱抚的动作,猛然翻到她身上,而文玲好像也早已有准备一样,在我压在她身上的同时,两腿大分,竟配合默契地让我青筋暴跳的阴茎一插到底……

  啊!从未有过的惬意和享受呀,就是新婚之夜给她开苞也没如此受用啊!保守矜持的娇柔女子,一旦放浪起来,那种特殊的感觉是其他本性就淫荡的女子没法比拟的。

  由於受娇妻淫迷情绪的感染,我的阴茎也比以往粗大坚强了许多,深深地插入之后,我又发现她阴道的夹裹力道之强是从来没受用过的,而每次的抽出和插入,又分明感觉出她阴道里强有力的吸吮。

  虽然她的淫水十分多,抽出时居然感到有股吸力,插入时好像不是我推进去的,而是被吸进去的,顶住花心之后,又感到里面有个小嘴在吸吮龟头,别提有多舒服了。每一个回合的抽插,都伴随着娇妻「啊啊伊伊」的娇吟声。

  就这样,我们夫妻俩享受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性爱乐趣。我也第一次感受到金枪不倒的滋味,而也给我的娇妻带来了连绵不断的高潮。这顿性爱之餐居然让我们吃了两个多小时。

  第二天天快亮时,朦胧间我感觉到有人在摸我的阴茎,睁眼一看,文玲媚眼含情地正望着我,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另一只手则在下面摸我的阴茎,我俩对眸片刻,立刻心领神会地又叠压在一起……又是近三个小时的激战过后,我们又相拥着进入梦乡。

  这一觉我竟睡到上午十点半。我醒来看到爱妻睡得正香,不忍心弄醒她,就还保持着我们原来的睡姿:我的一只胳膊压在她的粉颈下面,她面向我侧着身,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里握着我的阴茎,我的一条腿被她夹在两腿中间,她的一条腿则搭在我的腰上,看着她均匀的呼吸,高耸的乳房,樱桃似的乳头,迷人的乳沟,美丽的瓜子脸上不时绽放出幸福的笑容……不禁让我看得呆了。

  真是好美啊,我忽然想起看过的色情小说《半醒半梦之间》,脑海里竟幻想出一幅荒唐的画面:

  ——这个美丽女人赤身裸体躺在一个强壮男人的怀里……

  ——一个粗大坚挺的阴茎在这美丽的脸庞前晃动着……

  ——这个美丽女人在睡梦中露出满足幸福的微笑……

  ——这个美丽女人发出朦胧的娇吟呢喃声……

  ——这个美丽女人下意识地向后撅起屁股配合那个男人的同时搂着我的脖子对我说:「老公,我爱你……我好幸福……」

  真实的亲吻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这个美丽的女人——我的娇妻醒了,正搂着我的脖子和我亲吻。我慌乱地掩饰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搂住她。

  「老公啊,你又好硬耶……」说着又把我早已坚挺起来的粗大阴茎纳入她湿滑的阴道……

  这次她怕我太累,不让我主动,就骑在我身上套弄起来。娇妻再次得到滋润后,我们起床一起到浴室冲洗。

  吃完了午饭后,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调出了那篇色情文章《半醒半梦之间》,我把文玲拉到电脑前坐下,让她看这篇文章。

  看着看着,她的脸飞红起来,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地望着我。

  我不解地问:「怎么了?」

  「我……我……」说着来到我跟前搂着我的脖子:「老公,我……」

  「这篇文章不好吗?那咱不看了。」我说。

  她声音很小地说:「你能原谅我吗?」

  我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心想:「哦,可能她有了和文章里女主人同样的经历,这不正是我刚才所幻想的吗?」

  (2)红杏被骗出墙

  我定了定心神,安慰她说:「文玲,你是我的最爱,你喜欢做的我都喜欢,只要能给我的爱妻带来幸福,带来满足,也就是你老公我的幸福和满足。」

  听到这些,文玲一下就把我紧紧搂住,娇声说:「玲儿……把你的宝贝让别人用了……」

  「什么宝贝?是我怀里这个大宝贝吗?」

  「也是吧……」

  我明白了,怀里这个宝贝娇妻已经被别人用过了,她指的「宝贝」一定是那让人消魂的会流水的小宝贝被人插过了,怪不得十几天不见她会这么浪呢!我心里一阵兴奋。 心想,既然这样,我就逗逗她。就说:「那我要好好看看我的小宝贝了。」

  「不过……他用过又帮你修了修,抱玲儿上床让你看。」我老婆躺在床上分开大腿露出阴户对我说:「老公,你看,这是他帮你老婆修剪的,好看吗?」

  好嘛,玩了一夜也没注意,原来我老婆的阴户本来阴毛就少,只有阴蒂上面多一些,可现在被修剪的只剩下阴蒂上面整整齐齐的一个倒三角,整个阴户肥白光洁,就像天生无毛的一样,两片大阴唇合成细细的一条肉缝,真是好看极了。

  我趴在老婆身上问:「玲儿乖,给老公讲讲好吗?」

  「老公啊,我……我怕你不高兴呢!」

  「他能在短短十几天的时间里把我的爱妻调教得这么有情调,我感谢他还来不及呢!」

  文玲听了我的话,眼眶里居然噙满泪水,动情地对我一阵亲吻,然后哽咽着说:「老公,我……玲儿要夹着老公的鸡巴讲。 」

  我也正想把涨得难受的阴茎插进娇妻这被人修剪过的漂亮的淫水泛滥的阴户中,於是我用大龟头划开她的大阴唇,屁股一沉,「滋」的一声直插到底,玲儿「啊——」的一声:「老公啊,你这一下插的有点像他……玲儿舒服死了。」

  她又用力夹了夹我的阴茎说:「他……他叫林亚强,老公啊,跟你认识到现在,我都没在你面前脱光过,他的鸡巴好大啊!他用大龟头顶着我的花心,让我把小上衣脱掉。」

  听了我老婆文玲的讲述,我感到自己十分惭愧,我深深地爱着我的娇妻,但我娇妻的很多「第一次」不是在我这,而是在亚强那。是亚强教会我如何去爱自己的心爱。

  「她的第一次脱光是在他怀里,她的第一次主动亲吻是在他怀里,她的第一次说想要是在他怀里,她的第一次大声吟叫是在他怀里,她的第一次把男人的阴茎引进来是在他怀里,她的第一次体验男人的滋味也是在他怀里。 」

  我老婆有个小妹叫文莹,今年十九岁,丽质可人,且十分顽皮,性格外向,无拘无束。从小喜欢找男孩子扎堆,俩年前就被一个高她两届的男孩子开了苞,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对男女性爱有着天生的嗜好。

  我老婆给我讲述了这十几天的经历:你出差的第二天下午,小妹莹儿来到咱们家,调皮地非要拉着我和她一起看A片,我知道她小小年纪已经经历过不少男人。老公啊,我也只是听你说过,咱俩也没在一起看过这样的片子,也怨你平时老是给我讲这些A片的内容,就怀着一种好奇心和她一起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我就不自在起来,觉得脸上直发烧……特别是看到镜头里面的女人或被插、或被舔、或被揉、或被摸……也不知道她们该是个什么感觉,是舒服还是痛苦?总之太刺激了!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好长时间没睡着,脑子里一再出现电视画面里的镜头,浑身发热……要是你在就好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多,小妹来电话说中午她要和她们的林教练来家吃饭,我也没多想,就准备了一顿挺丰盛的午餐。你知道我是从不喝酒的,小妹给我倒了一杯饮料,我想亚强是她的一个好朋友,也不是外人,就陪着他们一起把那杯饮料喝了。

  吃完了饭,我们三人就在客厅里聊天,不一会我就觉得脸上发起烧来,浑身躁热。小妹挺关心的问我说:「姐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扶你进去卧室歇一会吧!」

  这时我还挺有礼貌地对林亚强说:「不好意思啊!林先生,我失陪了。」说完就在妹妹的陪同下进了卧室。

  我和衣躺在床上,已经意识到我喝的饮料里有问题,心里老大不高兴,可是药力发作已经让我不能自制,一躺下来就有点迷迷忽忽的,这时小妹竟隔着衣服揉摸起我的乳房来,我本来就气血上涌,好想你在身边……可是被小妹一摸,更让我兴奋难耐,嘴里「啊啊呓呓」地娇吟。

  这时小妹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姐姐,是不是想姐夫了?」我慌乱地点了点头。 她又逗我说:「让小妹看看是哪想了?」说着就一下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哇!姐姐呀,好多水耶!」说着竟还把一个手指伸进我阴道里搅和了几下。

  我浑身一阵颤抖,语无伦次地叫着:「小妹……啊……小妹……不要啊……

  我……我想要……要……求求你……小妹……我……啊啊……」

  接着小妹又舔吻起我的耳朵,让我就更加无法控制自己了。她大概看我实在难以自制了,就在我耳边轻声说:「姐姐呀,叫亚强来好吗?」

  可能是保守心理的驱使,我立即说:「不不……不要……不要啊……」

  「不要就算了,我走了。」说着小妹起身就要走,可是我却一把拉住了她:「那……那你把窗帘拉上吧!」小妹知道我已经默许,就把窗帘拉上,出去了。

  我闭上眼睛躺着,心里好紧张起来啊,可是药力的作用,耳根都是热的,阴道里也莫名其妙地瘙痒起来,加上被小妹的一番挑逗,真的有一种渴望啊……我心里在默默地念着你的名字。

  不知什么时候,林亚强已经坐在我身边,并感觉到一只大手在轻轻地抚摸我的脸,我迷迷忽忽的总感觉是你在抚摸我,就紧紧地抓住这只手……

  不一会我又听到了粗重的呼吸声,我本能地张臂搂住了他的脖颈,淫迷的情绪使我微张着嘴,马上就迎进了一个舌头,他十分激情地吻我,我也贪婪地和他亲吻着……

  又一只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摸进了我的小内裤……难以自制的渴求更加强烈了,我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搂紧了他。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已经摸进了我的小内裤,难以自制的渴望更加强烈,此时我已经把他搂抱得更紧,扭动着身体,虽然和他亲吻着,但仍从嘴里「呜呜啊啊」的发出娇吟,这时我感觉到下身已经被脱光了……

  他粗重的呼吸声也更增加了我的欲望,终於他趴在了我身上,我本能地分开大腿,阴道口一阵撑涨的感觉并迅速向深处推进……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一种解痒还更痒的感觉、一种蚀骨消魂的感觉迅速由阴道深处传遍全身,是兴奋?是迷枉?是醉梦?

  这一刻使我的脑子里空了、晕了,朦胧中感觉我飘到了空中,我身上的他就像茫茫大海中的救命稻草被我死死地搂住、抱住……大概他看到我被插入这一刻的难以捉摸的表情,没敢迅速抽动,只是紧紧顶着我的花心。

  我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过了几分钟,我似乎缓过劲来,明显地感觉到阴道里是那么充涨。 我又恢复了勾人心魄的淫迷娇吟声,开始扭腰摆臀,他也开始了由慢到快、由小幅度到大幅度的抽插,我口中低低的娇吟声慢慢变大、变浪起来……

  受到我情绪的感染,他也抽插的越来越猛烈、强劲,也越来越重的撞击着我的花心。我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缠着他,而他可能怕压着我,以肘支床几乎把我抱离床面,只有屁股挨着床。

  也不知被他抽插了多少下,似乎我们都有点累了,他就用大龟头紧紧顶住我的花心,趴在我身上。我觉得从他一插进来,我就开始高潮了,而且一浪高过一浪。疯狂的抽插过后,他又用大龟头紧顶着我的花心,使我一直保持着兴奋的状态。 我微微睁开眼睛,抚摸着这个此刻让我满足、解我瘙痒、使我心醉的男人的脸,并主动抬起头亲吻他。

  此时他虽然不再抽插,可他却又开始顶着花心上下左右研磨着,这样的研磨不次於那种剧烈的抽插,使我都不能跟他正常地亲吻,我的嘴随着他顶磨的力度而一张一张的,阴道壁也随着力度一收一缩,他的阴茎也因我有力的阴道收缩而更加坚硬爆涨,阴道与阴茎的绞和也更加剧烈。

  这样,他一会抖神抽插,一会顶心研磨,弄得我真是死去活来,我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被淫水殷湿了好大一片。终於他在我耳边说:「我要射了,出来吧」

  我听了更紧地搂抱住他。他知道我是让他给我射在里面,於是就加大抽插力度和速度,最后紧紧顶着我的花心射了,而且射得是那样有力,每一股射出来,都是那么炙热,每一股射出来都使我身体随着抖动一下。

  从我身上下来,就侧身拥抱着我,在他怀里我仍沉浸在激情中好一会,才慢慢转魂回来。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一种莫名的、强烈的委屈冉冉而生,泪水夺眶而出,「啪」的一下,他的脸上挨了我一巴掌,同时「哇」的一声我痛哭起来,不顾一切地痛哭起来,像是沉闷已久的激情被点燃,又像是受辱被骗的委屈被宣泄,更像是相见迟来的怨恨被发现。

  我知道他在极力哄我,为我舔去泪水,可我无法控制自己,最后我竟恨恨地一把把他推开,一脚把他踹到了床下。拉起被子蒙上了头,「呜呜呜」的大哭起来。也不知哭了多久,可能是我哭累了,也可能是与他缠绵高潮过后疲惫了,在「吭哧吭哧」的哭声中慢慢睡着了。

  (3)同性燃起激情

  朦胧中,有人在轻轻抚摸我的脸,我醒了,睁开哭得红肿的眼睛,原来是小妹坐在我身边,我看到她也在流泪,见我醒了,赶紧扭转头擦了一把眼泪。

  小妹回过头来看着我小声说:「姐姐,是我对不起你,叫你受委屈了。」我听了眼泪又流了出来,唉!我已经完全清醒了,看到小妹这时的乖巧模样竟有点可怜。 她虽然与林亚强合夥欺骗了我,可我也真正第一次这样激情了呀!

  林亚强给我的那种感觉是有生以来所没有过的,结婚以来,因为老公特别爱我的缘故,不敢使强,所以我在性爱方面也就没有过这样的激情,有时甚至还有点反感。是小妹和林亚强让我有了激情啊!

  我没有再怨她,只是淡淡说了句:「算了,我没事。」

  可小妹看到我哭红的眼睛,终於趴在我身上哭了起来。我赶紧坐了起来,把小妹揽在怀里,安慰她说:「好妹妹,姐姐真的没事,别哭了。啊?」

  小妹抬起头,看着我,把我的手放在她自己脸上:「姐姐,你骂我吧,打我吧!」突然拿着我的手「啪」的一声,我一下呆住了,只见她娇嫩稚气的俏脸上出现了五个红红指印,我的手掌都被打痛了,可见这一巴掌打得是多么狠。看着她被打得红肿的脸,我心疼地一下把小妹紧紧搂在怀里,我们一起痛哭起来。

  我们姐妹俩从小没了父母亲,相依为命,感情颇深,只是因为她太顽皮,而且放荡自己,我说过她,吵过她,可还是依着她了,我也想得开,只要她过得快活,有人疼她就行了。

  我们哭了一会,我轻轻摸着她被打的脸蛋关切地说:「还痛吗?」

  小妹轻轻摇了摇头,这时我把心里话向小妹说了出来:「其实……其实今天的事姐姐并不怪你,只是我感觉有些说不出的委屈,那会也真的也有点恨你们,也有点莫名其妙地恨你姐夫。」

  我又把小妹搂进怀里,接着说:「我现在有点后悔把他赶走了。」

  小妹听了我这些话,竟不解地问我:「为什么?」

  「唉!姐姐我……是……」

  「是什么?说呀!姐姐。」

  「其实我是有点……喜欢他……也有点恨他。」

  「姐姐真的喜欢他啊?」接着靠在我耳边小声说:「他是不是让姐姐好享受啊?」

  这时轮到我把脸扎进她怀里了,并在她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小妹,他是不是很生气呀?他……他还会理我吗?」

  小妹忙点点头说:「会会会,姐姐,你不知道,他也哭了,他从你这走后就赶紧给我打了电话,叫我赶快回来,说你被他弄哭了,还交代我一定不要离开姐姐,说你要没事了就赶紧给他打电话。我在回来的路上见到了他,他说他对不起你,看你哭得很痛哭,他好心疼呢,还说不知道你能不能原谅他?说着他就像个孩子似的哭了。」

  我听了小妹的话,心里一热:「小妹,他……我……我想……今天晚上……

  你还去阿文那吗?」

  「我去,我去,是不是让他来?」小妹看我点头了,就笑了,一下把紧紧搂住:「姐姐,你想开了真好。」

  我点了一下她的头,娇嗔道:「想你个头!」这时我心神又荡漾起来,竟想起来和小妹一起看过的A片里两个女人在一起的画面,不禁把小妹搂得更紧了,并耳鬓厮磨起来。

  小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一只手竟伸到了我还光着的下身,同时耳边听到小妹细声娇嫩的吟语:「姐姐,你好湿啊!」我这才感觉到阴部好多水,我想一定是因为坐起来,刚才亚强射进去的精液倒流出来了。

  我「哼哼」呻吟起来,身体向下一滑,夹住了她伸进来的一根手指。小妹此时也动情了,腰肢扭动起来,舌头划开了我的嘴唇,我也顾不得什么同性恋异性恋了,抱着她亲吻起来……

  我感到屁股下面好湿,过了一会娇声说:「小妹,他给我射里了,我去洗一下吧!」说着我不好意思地夹紧大腿。

  这时小妹的淫荡劲上来了:「不嘛!我要看看姐姐的。」说着把沾满淫水和精液的手指放在我俩嘴边,只见她手指上湿湿白白的,我俩一起伸出舌头,她乾脆把手指插进我们还没有分开的嘴里。

  吸吮了一会她的小手指,小妹就把我的大腿分开,掉过头去……我扭动着腰肢,迎合着小妹的舔吮,她把我的大阴唇掰开,大口吸食起我的淫水和刚被亚强射进去又倒流出来精液……

  我被她舔得又淫浪起来,看到她撅在我脸前的屁股,就翻起她的短裙,扒下了她的已经被淫湿透了的小内裤,看到她白白净净的阴户已经满是淫水,也舔了起来……

  这样和小妹在一起,我俩很快都高潮了,都涌出了大量的淫水,我和小妹都弄得满脸湿淋淋的。一会小妹又掉过头来,互相舔吮起脸上的淫水,小妹的脸上和嘴边还有很多精液。

  又亲吻了一会,我们姐妹俩互相看着对方湿淋淋的脸,又都笑了。

  后来我们一起到浴室里冲洗,互相看着对方白净嫩细的胴体,又爱怜地拥抱了一回,然后就互相冲洗。我帮她洗下身时看到她的阴部肥白洁净,没有一点阴毛,就奇怪地问:「小妹呀,我记得你有阴毛的呀!」

  「姐姐,是后来林教练给我用进口的永久去毛霜去掉的,他说这样好看,我也喜欢。 」

  她帮我洗时,一掰开我的大阴唇,里面还有精液流出,她竟又伸出舌头接进嘴里,并还逗我说:「姐姐呀,亚强他给你射里的好多啊!」我听了阴道里又禁不住骚热了起来:「好妹妹,别再逗姐姐了。」

  我们冲洗完又禁不住温存了一回,当然下面又都湿了。

  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小妹问我:「姐姐,现在要他来吗?」

  「不,让他晚上十点以后再来,我还要给你姐夫通电话呢,小妹,我这样,不知道你姐夫会不会恨我呢!」

  「姐姐放心吧,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

  小妹神秘地对我眨眨眼说:「姐姐呀,我姐夫可是个大度的人,他不会那么小器,不过……姐夫他也好坏呢!」

  「他好坏?他怎么坏了?」我意识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他……他占过小妹我的便宜。」

  「是吗?那你跟他已经也……」

  「还没有,他只摸过我的……不过……姐姐呀,你可不要生气呀!我也摸过他的……那个……」

  「哈,死丫头,一定是你勾引他!」

  「哼,我就知道,到关键的时候姐姐净替他说话,可小妹我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

  我一把搂住小妹:「好妹妹,我不会怪你的,姐姐不是也已经让你这个「坏妹妹」带坏了嘛!」

  她又调皮地说:「那好,等姐夫回来,我就投怀送抱。」

  「好好好,到时候姐姐说不定还会帮我这乖妹妹上钩呢!」

  「哈,姐姐要拿姐夫报复小妹呀?」

  我也故意咬着牙说:「是啊!姐姐要叫你姐夫狠狠地整治你一顿为我报仇。

  好了,小妹,别闹了,咱俩出去吃点饭吧,姐姐有点饿了。」

  「好,小妹听姐姐的,今天咱要弄点好吃的。」

  我们姐妹俩吃完饭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小妹去和亚强联系,并去了阿文家。

  我也就返回家中,先跟老公通了电话,然后空调打开,调到合适的温度,再把床上收拾乾净,并刻意换了一套新床单被褥,又去冲洗了一下。

  把这些事忙完了已经九点半了,想到一会亚强就会来,不知今晚又会让我怎样受用?不禁春心荡漾起来,阴道里又瘙痒起来,摸了一下,不知何时已经又流了好多淫水,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4)性爱之火被燎原

  我来到梳妆镜前,看到自己因动情而发红的脸庞。我又找出了老公特意为我买的一件很性感的睡衣,光着身子穿上,对着镜子一照,哈!连我自己都感到我有点淫荡的样子,不禁自己捂上眼睛。

  又一想,亚强来了看到我这样,一定会笑话我,认为我这样淫荡,该看不起我了,想到这,我立即把睡衣脱掉,把小内裤和乳罩穿上,再把我平时从不脱的贴身小上衣穿上,换上我平时穿的衣服。

  唉,时间过得真慢啊!这时我恨不得他立即来到我身边。正这样想着,突然又想起了我那么狠地打了他一巴掌,我好懊悔,心情立即沮丧起来,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感觉了:他一定也恨我,不知他还会不会再来,也不知小妹是怎么跟他说的,天啊,他要是生我的气,不来可怎么办呀,想着想着,我眼里不禁已经噙满了泪水……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一阵门铃声惊醒了我,一定是他,我心里一阵狂喜,飞快跑到门口,一下打开了……

  果然是他!我好激动,呼吸也急促起来,傻傻地楞着,定定地看着他,眼泪像断线的珍珠流了下来……

  他关上门,看到我的表情,也不敢碰我,也傻楞楞地不知所错。

  我终於一下扑到他怀里,又哭了起来……

  亚强也很激动,紧紧搂住我:「玲儿,我……我让你受委屈了,真对不起,真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啊?我……」

  我一下捂住他的嘴,带着哭腔泣声说:「是我打了你,我……我怕你不理我了。你……你恨玲儿吗?玲儿不乖,惹你生气了,是玲儿不好……呜呜……」

  「玲儿乖,强哥该打,强哥不会怪你的,是我不好,只要你能解气,我……

  我天天都让你打……」

  我听了拼命地摇头哭道:「不要不要,强哥好,强哥,我……我喜欢你!」

  他也哭了,我们拼命地亲吻起来。一会后我们情绪都稳定下来,我擦了擦眼泪,动情地看着他,轻轻抚摸着他被我打过的脸:「强哥,还痛吗?」

  「不痛不痛,一点都不痛。」我破涕为笑了,他也笑了,一下把我紧紧搂抱住抱了起来,走进卧室把我轻轻放在床上:「玲儿,我……真担心你啊,那会你一哭,又哭得那么痛,我好难过……我真的等不到十点以后就急着来见你……」

  这时我才看到离十点还差五分呢,我用一根手指堵在他嘴唇上:「强哥,玲儿再也不让你难过了。我也好后悔让你来怎么晚……」

  我们又亲吻了一会,他开始向下吻我的脖颈,并慢慢地脱去了我的睡衣,我闭着眼睛享受着他的舔吻和抚摸,我们俩的呼吸也随着急促了,我紧搂着他的脖子,柳腰也不断地扭来扭去。

  他知道我没有脱贴身小衣的习惯,就没敢动,只好隔着衣服轻轻揉摸我的乳房。其实下午我和小妹裸身相拥相抱,感觉真好,多想让他帮我把小衣脱去,可是我此时已顾不上多想,他就已经吻到了我的阴毛,我知道,他一定是要用嘴舌进攻我的阴户了。

  他先是用手指敷着我流出的淫水往嘴里送,一会我的阴户就感觉到了他呼出的热气,随着我「啊咿」的娇吟,他已经舔到了我的阴蒂,然后就是把舌头伸进阴道搅弄,我浑身开始微微颤抖,一伸手摸到了他跪在床上的大腿。

  在我的抓拽下,他一边继续舔我,一边很快脱去了裤子,两腿跨在我脸前,我伸手抓住了他粗大坚硬的阴茎,好大啊!我的小小阴道怎么会容得下呀?顾不了许多,我张嘴就把大龟头含进嘴里。

  此时我简直是血脉贲涨,此前我只和人亲过嘴,男人的阴茎我基本上就没真正看过,更别说舔吸了,我努力张大嘴,也只把眼前这个阴茎含进三分之一。突然他身子一抖,听到他「呀」的一声,我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他从我嘴里抽出阴茎,转过头来笑着对我说:「玲儿,你先好好享受我给你舔好吗?」他见我疑惑地看着他,就解释说:「我……我刚才无意中这里碰到你的牙了。」

  我明白了,是我不得法,牙齿碰痛了他,我红着脸对他温柔地说:「强哥,我……我……」说着用手轻轻地捧着眼前这根粗大的肉棒:「是不是很痛啊?」

  「没事没事,一会我教你好吗?」我把他的龟头移到嘴边轻轻吹了吹,柔声说:「强哥,玲儿听你的。」

  「玲儿真乖,来,让强哥好好欣赏欣赏你的小宝贝。」说着他移到我腿间,把我的大腿分开,两手托高我的屁股,使我都可以看到他怎么舔,他把舌头伸出很长,把头往下一低,一下就插进我的阴道,而且上下嘴唇覆盖了我整个阴户,我「啊啊」地又陷入了淫迷世界。

  他用舌头先在我阴道里搅弄了一会,又用舌尖舔起我的阴蒂,喔,他好会舔弄啊!一下一下地用舌尖点击阴蒂,每被点击一下,我都不由自主地浑身抖动一下,我这时也用两手去搬着自己的两条大腿,一来使阴户更凸出,二来也帮他把自己的屁股拉高。

  他看我这样主动配合,就更加兴奋起来,张大嘴把我的阴户舔吮得「啧啧」

  有声,没一会我就高潮了,大量的淫水冲口而出,他一边「哧哧啦啦」地把我的淫水吸食进嘴里,一边继续舔弄我的阴蒂……

  我被他舔弄的高潮持续不退,吟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淫浪:「啊啊……啊强哥……啊……玲儿啊……好好得劲呀……唔啊……我快受不了了……我要……

  啊……要啊……」

  又舔弄了几下,他终於起身挺着粗大的阴茎,趁我淫迷之际一下插进阴道,同时向我身上趴下来,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趴在我身上了。强烈的充实感从阴道里传来。噢……好粗大坚硬的阴茎啊!

  被他舔弄的快感还没有消失,阴道深处又传来被解痒的快感,我放下搬腿的手,一下把他紧紧搂住,几近疯狂地亲吻他,舔他那沾满我淫水的脸,下面被他抽插的快感使我的嘴里直流口水,一会他的脸上更湿滑,不知是我的淫水还是我的口水……此时此刻,我的嘴好想去舔他,去舔他任何部位。

  他再次给我阴道深处注入精液之后,老婆终於掰开迷人的淫穴享受男人的滋润……娇妻终於敞开美丽的酥胸迎接男人的爱抚,她幸福地依偎在阿强的怀里,张开诱人的小嘴吸吮着他的唇舌;阿强一只手揉摸着我老婆极富弹性和尖挺的乳房,另一只手则轻轻抠摸着我老婆光洁肥白的阴阜,时而把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阴道搅和,时而用沾满淫水的手指轻揉我老婆因兴奋而凸起的阴蒂……

【完】
2105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