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绿之剑士(12)
绿之剑士(12)

「夫君,天快黑了,我们加快速度走吧。希望能找到一户人家买上一身衣裳。 这么多日来便宜你们了。哼!」只见夕阳下的一颗大叔上,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缠 绵交叠中的女声娇哼道。

还会是谁呢?当然是我们那出了里世界却没衣服可穿而不得不等日落再出行 的坑货夫妻两了。两人光溜溜的一身自然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那也太惊世 骇俗了点。没办法的两人只能飞到一颗大树上,抱作一团,臀股相叠,你咬我吸, 你顶我套来打发时间了。

「哦,我的好媚儿,你越来越会吸了。告诉为夫,你那里怎么会咬人啊,不 会是学了什么采阳补阴的色武功吧,啊哦,又来了,不要磨啊,啊啊啊……呼呼 ……」搂着两瓣娇嫩玉臀将玉人抱在股间的任大坑货爽得两眼直翻白。

「哼,你敢欺负我。我不但要磨死你的小弟弟,我还要扇你的大耳光。」早 被坑货用师傅遗留的具象宝石中的那些A片调教得愈来愈放的开的媚儿女侠邪邪 地娇笑道。

「哈哈,我的好媚儿你怎么会舍得欺负为夫呢。」坑货笑嘻嘻地再次搂紧了 自己腿间的美肉女侠儿。

「呵呵,夫君,媚儿的奶子美吗?」叶媚儿直起腰身挺了挺胸前那对白皙玉 致的硕大美肉团凑到坑货的眼前媚笑着。

「美,我的宝贝啊,你的奶子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啊,又大又白又圆, 闻着特香,手感好柔,口感更佳,纯天然,无硅胶。每次看到你这对沉甸甸的大 奶子我就忍不住了啊,以后咱的娃不缺奶,哈哈啊哈」坑货看着欺向自己的两团 大白肉贼笑道。

「真的啊,那你亲亲她们啊……」媚儿娇笑着圈住坑货的脖子压向自己高挺 硕大的乳肉。

「嗯嗯,让为夫来帮未来的孩儿把他母亲的奶头吸通。」口花花的凑向送上 门来的巨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揍死你个坏蛋……」就要美美地享用这香甜乳肉的坑货,脖子被怀中玉人 很劲往其胸前一收,娇嫩的身子开始剧烈地左右摇摆。两团硕大的巨乳香肉团子 左右开弓狠狠甩在坑货的脸颊上,打得啪啪作响。

愚蠢的坑货被怀中娇妻用一对硕大的奶子狠狠的左右开弓甩着耳光。古往今 来,受此待遇地他算第一人了。

被怀中娇妻用巨乳拍耳光扇得啪啪作响的坑货兴奋极了,心中淫欲之火直如 淋上了一桶汽油。

「反了,大胆淫妇,竟敢用奶子抽打为夫,不用大棒子惩罚你,何以振夫纲。」

说罢,大喝一声,兜住坐在自己大鸡吧上扭得正欢的大肉屁股一把将光溜溜 的美人儿丢了出去。

「啊……」下身肉穴儿磨得正爽,胸前奶子甩得正欢的女侠儿被意中人大吼 着扔了出去。

丢出美人儿的坑货,两脚一蹬树梢,如离弦之箭飞了过去。

在半空就贴上了美人儿的身后。伸出两手抓住惊叫中美女侠地两支脚腕左右 一分。挺着狰狞大鸡吧狠狠地往那淫汁飞洒的肉穴中一挺。

「车有车震,马有马震。今日为夫就给媚儿你来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空震。」 得意大叫的任大坑货在空中扣紧美女侠的肉肉玉臀在自己胯间,大鸡吧如上了发 条般狠狠的作着机械活塞运动。

两脚也不停歇,在树冠上纵横挪移,凭借其如凌空虚度般的超强神通,操得 那叫一个溜。我们这波霸女侠儿那是被这新奇搞法插得高潮迭起得浪声连连: 「啊啊……任弟啊,好刺激啊,媚儿好舒服啊……媚儿在飞啊,哦,再飞高点, 再飞快点……哦哦,要死了啦……哦哦……要来了,要来了啊」。

我们功夫底子强得一B的的坑货抱着那大白臀,顶着那小骚穴一边疾速飞翔, 一边操得啪啪作响。要形容的话只能是说飞高越低不脱靶,翻山越岭啪啪响,跋 山涉水不喘气,干得媚儿叫不停。

这一路上我们的叶媚儿波霸大女侠化作了春之女神,在皎洁的月空中飞翔着。 双腿大张勾着意中人的腰胯,被其顶得浪水连连,尿液飞洒,潮吹四射,阴精喷 泄,嗷嗷直叫……

这些女人爽得高潮到极致的黏黏东西在高空强风的作用下被打散,搅碎,吹 作一丝丝的水线,飘飘扬扬落到地面,滋润着那些花草苗苗。真是淫雨知时节, 叫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啊。

这一路飞跃,一路操弄,一路高潮,直至我们的波霸女侠儿丢得浑身抽搐, 爽得昏了过去才结束,却也不觉间赶了五十来里路了。

「媚儿,醒醒。前方好似有人打斗,我们前去看看。」听到前方有打斗声响, 我们大侠欲爆发的坑货咬了咬仍高潮未退,发硬挺立的粉红奶头儿,催促道。

爽得四肢发软的美女侠白了眼赤裸的坑货,随机伏在其背上向那武器交鸣之 处赶去。

「哈哈哈,跑不动了吧。什么狗屁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一的白衣神龙慕容风, 在我们血魔宗手上还能讨得了好?」一群血衣魔教崽子们围着一对伤痕累累的青 年侠侣笑虐道。

「混蛋,你们要杀要剐趁我来,不要伤害玉儿。」一身白衫全都被血染红的 青年支起摇晃欲倒的身子护着身后那沉鱼落雁之容的美丽少女,厉声道。

「风哥哥,呜呜……是我害了你……师傅,求求你了,放过风哥哥吧,我跟 您回去。」踉跄的美少女越过摇摇欲坠的慕容少侠跪在一个血衣白髯老者面前泣 声道。

「哼,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玉丫头。」

「对不起,师傅。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风哥哥被你们杀死,玉儿爱他。求求 您了,师傅……呜呜呜……」

「玉儿,别求这老魔了,他不配当你师傅。今时今日我就算被他们凌迟碎剐 也要护得你周全。」

「嘿嘿嘿……」

「呜呜,风哥哥,你别再说了,你走吧,别管玉儿了,玉儿配不上你的。」 看着满身伤痕的情郎,名叫玉儿的美丽少女愈发的心慌了。

「嘿嘿嘿,慕容世家大公子,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十大青年高手之三的白衣神 龙慕容风,为了我血魔神教圣女司徒玉竟然甘冒奇险杀入我教扬州分舵劫人,谁 给你的胆啊。嗯?」血衣白髯老者目露杀意森冷道。

「玉儿天性善良,柔弱与我情投意合,我慕容风大好男儿岂能继续任她在狼 坑中与你等妖人间混迹。」

「嘿嘿,值得吗?你可知司徒圣女和洪长老可不止是师徒关系呢?真为你感 到不值,哈哈哈……」一旁血魔宗扬州分舵主血狂万里奇嗤笑道。

「什么意思?」慕容风盯着万里奇。

「呜呜……别问了,我真的配不上你的,风哥哥你快走吧。」美丽少女司徒 玉哭叫道。

「哼,司徒圣女,你以为今天慕容小子还走得了吗,杀了我神教八名高手, 他整个慕容家都要为其陪葬。」血狂万里奇狠声道。

「玉儿啊,我可以放过这风小子一命,你当着他的面来伺候一下为师吧,让 他死了这条心。让他看看往日里我们师徒二人是多么的相濡以沫啊,嘿嘿。」那 血魔宗四大长老之一的赤血飞魔洪连天淫笑道。

「不,师傅,不要在这里,呜呜呜,不要逼我……」

「是吗?玉儿,你变了啊,万里奇,杀了这小子。」

「不,不要,我来。呜呜呜,一失足成千古恨,风哥哥,你走吧,今晚以后, 你我成路人,你是江湖中人人景仰的有大好前途的少侠,而我只是个顶着圣女之 名用我这肮脏身子慰劳宗主长老们的高级婊子而已。」说着解下了那一身衣裙, 露出了那啊挪多姿,前凸后翘的迷人身子。

一众围着的血魔凶徒看着高贵的该教圣女露出那摇曳生姿,诱人无比的美妙 玉体时一个个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不懂前戏,一心想在爱徒的意中人面前淫辱那绝世之姿的老魔头虎吼一身褪 下裤子,提起那黑黝黝的大鸡吧就扑了上去。

「啊——不,这不是真的,啊啊啊,老魔,放开玉儿,你给我去死。」被眼 前一幕打击得愤然欲死的慕容风急怒交加,眼红冒血,提起宝剑向那挺着恶心之 物要凌辱爱人的洪长老刺了过去。

「滚,休得打扰长老大人指点圣女练功。」一旁的血狂万里奇一脚将强弩之 末的慕容风给踢了开去。

「嘿嘿,玉儿啊,这慕容公子对你可真是痴情啊,你也不想害了他全家吧, 好好表现哦。」无耻的老魔分开爱徒那圆润白皙的美腿一鸡巴就捅进了那干涩的 妙处。

「嘿嘿,慕容崽子睁大眼睛看着你的心上人,平常是怎么服侍自己恩师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踩着白衣神龙慕容风的头颅使其眼睁睁地看着眼前师徒乱 伦丑景的万里奇哈哈大笑着。

看着泪如泉涌的玉儿悲苦的裸着羊脂白玉一般地美体躺在她那恩师的胯下, 慕容风感觉自己的心也碎了。他恨,恨心上人的自甘堕落,更狠自己的无能为力。 血红着双眼,两手拳头都握得指节咔咔作响了。

赤血飞魔一边欣赏着胯下爱徒那为救爱人强作春情无限的魅人姿态,一边心 里暗爽着。粗壮的肉条深深的研磨着爱徒蜜穴深处的花蕊。

那被师傅强行贯入的疼痛在那龟头研磨之下,撕裂感慢慢消失。销魂蚀骨的 酥麻浪痒慢慢地从蜜穴伸出传遍全身,本就为救爱人而刻意逢迎的美人儿发情了, 开始了美肉的扭动,玉胯抛飞,柳腰款摆,迎合着无耻师傅的抽查,仿若浪妇一 般,只求师傅大爽之余能真正绕过爱郎一命。

投其所好,媚眼迷离,娇唇开合,浪浪娇呼色小姐在线电影着:「啊啊,师傅,弄死玉儿了, 师傅你好劲啊……都插到玉儿花蕊里去了,」淫声浪语之间,那白嫩娇挺的玉乳 泛起一波波的乳浪晃得周遭的众凶徒直咽口水。

「又是血魔宗,仁弟,我们快去救人啊。」循声而来,隐在暗处的赤裸女侠 叶媚儿传音娇呼道。

「先等等,看他们之前交谈,这女人貌似也不是第一次和那老魔交媾了。贸 然动手,那个叫慕容风的青年只怕瞬间就会被那凶人踩碎脑袋。稍安勿躁,等待 时机。」看着活春宫的坑货挺着被刺激的大鸡吧暗暗传音道。

被恩师狠劲抽插揉孽的司徒玉嗯嗯啊啊的攀上了云端,胯间那因为高潮而肆 意流淌的淫水糊满了整个玉股,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淫靡的光辉。

「又要来了……啊啊啊,师傅,您老人家霸占了玉儿几年了,还是那么劲啊, 插得玉儿浪死了呀……嗯嗯……来了,来了,哦,让我死把,啊啊啊啊啊……」 被无耻师傅插得要魂飞天外的司徒玉,娇躯一紧,高高的翘起了淫液沁湿得水淋 淋的肉屁股。美腿绷得笔直,柔美秀丽的娇躯连连颤抖起来。这是女人被男人插 到极致高潮的体现。

赤红如血的瞪视着玉儿在她师傅胯下淫声浪叫被插到极限高潮的慕容风一口 钢牙都要咬碎了,这极致的羞辱恐怕要萦绕他心头一辈子成为永远的梦魇了。

司徒玉那如仙玉容浮现出了销魂至极的迷人表情,在心上人面前和无耻师傅 幕天席地的媾和的背德快感和再次成人黄色小姐做爱片泄身的绝顶舒服席卷着她的灵魂。

哼哧狂干的洪老魔毕竟年岁已高,虽然一身功力通玄,但那房事之力已不再 如年轻人那样可以一夜多次狼,被青春无限的美艳爱徒那滚烫的阴精一烫。

「啊,呼呼……」大叫一声喘息着,被爱徒那蜜穴花蕊里喷涌而出的滚热阴 精烫得龟头一震,脊背一麻,干瘪的子孙袋抽搐了两下,几股奶黄稀薄浆液点滴 不剩的浇灌在了爱徒那紧致娇嫩又滑腻的蜜穴阴道之中。

好机会,任大坑货暗道一声。

手中绿剑《碧皇剑,省点打字步骤以后就叫绿剑吧。》直接甩起一个飞燕剑 技能,呼啸着奔向那意淫中的血狂万里奇。

看着盘旋而来飞割自己的一剑是那么快速而凶猛,万里奇骇得再也顾不得地 上的慕容飞,飞身跳了开来。此时竟然还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众血魔宗凶徒 均感愕然。

还不待他们发狠,一道裹挟着土木石块,树枝落叶形成有形之质的巨掌携带 着雷霆万钧之势,轰然拍向众魔崽子。

这什么武功?包括血魔长老洪连天都躲避不及地被这惊天一掌扫飞了开来。 功力稍弱的不是骨断筋折就是吐血连连。坑货的作战目的已经达到,将众魔崽子 驱离了那对苦命鸳鸯身边丈余之外了。

老魔的眼光到是独到,发现那一掌从无形之力自那十丈之外吸带残枝落叶化 成有形有质的巨大手掌一路横扫而来将自己等人摧枯拉朽般击飞,就知道遇到了 世外高人。

如此功力,十余仗之距,就是百多米的距离,竟然还能将众血魔宗高手击飞 得毫无还手之力。就是宗主大人也没有如此神功啊,莫不是遇到了那传说中的一 圣三仙中人?今晚危矣。

「不知是哪位前辈高人路经此处,晚辈魔道四宗之血魔宗四长老赤血飞魔洪 连天有礼了。不知晚辈等何处惊扰了前辈,以至于要受前辈之怒,还请明示。」 洪老魔被那一掌给惊了,不由得压低了身份谦逊道。

一掌凑功的坑货在媚儿那亮闪闪的崇拜目光里,心都飘了起来。暗道法师之 手真心的变态。神功在身的坑货不由得开始装起了B。

坑货也不现身,就牛B哄哄地已老人之音装腔道:「老夫久已不履江湖,最 近有感大道之期将近,一身无敌之学就此绝迹,未免可惜。故两百年来再履尘世 一遭寻有缘之人。尔等武功也过得去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这对有情之人。」

「前辈莫怪,吾等虽处事乖张,但却是那小子偷袭我宗掳我圣女在先啊,请 前辈明察。」闻坑货装B之语,暗道倒霉,真遇上了不世出的老怪物的魔教长老 急忙道。

「老前辈,不是的,我和血魔圣女司徒姑娘江湖相逢,情根深种。不想她继 续待在那肮脏的魔教污秽之所,才不得已行此险招的啊。我死不足惜,请前辈救 司徒姑娘以脱苦海,求您了。」重伤欲死的慕容飞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强打精神 忍住浑身伤势的剧痛磕起头来。

「闭嘴,司徒玉乃是我教圣女还是洪长老的亲传弟子,明明是你贪图我圣女 美貌而起歹心。」一旁的舵主血狂万里奇爆喝道。

「不是的,前辈,请你将慕容公子救走吧,我这14岁就被他们奸污的肮脏 之人不值得他爱。我们血魔宗之人个个满手血腥,死不足惜。求您了。」赤身玉 人也撅起湿淋淋的大屁股跪地恳求起来。

「死丫头,你作死。竟敢叛教。」那万里奇继续i叫嚣道。

「是你在作死,我问话之时有你插嘴的余地?青龙撕天,猛虎裂地。」坑货 牛B哄哄地沉声道。挥手间两道匹练呼啸而出。一道青色匹练升空而起雾气喷涌 化作一条仗长青龙盘旋而起,龙吟声中鳞爪飞扬地向那万里奇席卷而去。那黄色 匹练贴地而出,狂风突现,咆哮声中化做一头巨大吊睛白额巨虎奔腾卷地的也袭 向那作死之人。

真不愧为云从龙,风从虎,任那歹毒很辣,杀人不眨眼的血狂万里奇也被这 绝世高人那仙人般手段震惊得失语。我命休矣。

青龙撕天,猛虎裂地,两道惊人神通将他空中地上的退路封得死死的,没有 任何意外地在众魔崽子惊恐而不可置信的眼光下,将其毫无抵抗之力地撕成了碎 片。然后龙吟震地,虎啸冲天之后一闪而逝。

满场只剩下了那被惊吓的众凶徒的粗重呼吸声。

这前辈的手段太仙人了,太恐怖了。

「早些日子也有个你们血魔宗的长老叫什么血剑人屠的调戏妇女,被我一掌 灭了。看来你们血魔宗之人确实个个恶贯满盈啊。罢了,今日既已开杀戒,就让 老夫将尔等都超度了吧。记得来生做个好人。」任大坑货当然能感觉到不远处来 了一些高手潜伏下来观察着这里。感觉装B装到了高潮部分,决定来一下狠的。

早被这隐身暗处的绝世高人吓破了胆子的众魔崽子和那洪长老大呼一声不好, 头也不回的赶紧逃跑。

「只手遮天」一声低沉却震耳欲聋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只见树林的百米上空,气流涌动,急剧翻腾形成了一只掩盖住了满天星斗, 笼罩百丈方圆的遮天巨手拍砸了下来。在一声声不可思议地惊呼声中砸向了那群 狼奔突兀的魔崽子。

没有逃出一个,在这只手遮天的异像之下,那巨掌笼罩的百丈方圆之内「轰 轰隆隆」一连窜巨响中,树木粉碎,巨石成粉,地陷三尺,烟尘漫天。还有人吗?

发出法师之手这只手遮天一招的坑货,感觉浑身的灵力都被抽空了一般,万 分难受。事件未完,这对苦命鸳鸯就让我再来帮一把吧。

「此事已必,诸恶硕首,尔等不离去,是否也想以身相试老夫这一巴掌?」 随着坑货话音一落,大荒芜诀运行,周遭十丈方圆未被先前波及的树木,野花青 草灌木丛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开来,一波波生命之力在土层内带起惊人的气势 波动向任大坑货聚聚而来。

顷刻间岑天树木,碧绿花草就枯萎凋零,这等妖异恐怖的情景将那些暗中想 打探这位绝世前辈的高手们吓得一个个飞身遁去。

「嗯,不相干的人都已离去,你俩起来说话。」

「谢……谢谢前辈救命大恩,恩。」全程观看了这隐在暗中的绝世高人那一 个比一个恐怖的惊天手段,两人说话间也惊惧不已。

「你叫慕容飞是吧,根骨不错,可惜遭此大难,你五脏俱碎,丹田破损,武 功全失,恐难以回天啊。」任大坑货恶作剧道。

「啊,前辈,求求你了,救救飞哥哥把,这全都是因为我……呜呜……求求 您了。前辈。我愿意给您做牛做马。」那个司徒圣女闻言再次落泪。

「何需你来做牛马,老夫有一功法可为他续命以及回复武功,可是……」

「请前辈救我,弟子愿效犬马之劳以报大恩。」闻听武功全失命不久矣的慕 容飞乍听还有救激动道。

「嗯。只是这能为你续命之功性属至阳至刚,而你肾脏已破,难再生阳,精 气不足,何以练就?」坑货给他开了道门,又继续关上一扇窗。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此法甚邪,老夫也羞于启齿啊。」坑货装B

「请前辈明示。」

「小姑娘,你真的喜欢此子吗?可愿意为了此子而做个人人可上的下贱淫妇 吗?并和人通奸后,将其射入你体内玉壶的阳精喂食给这小子?而小子你可愿意 娶这个在你眼前失身的残花败柳小姑娘吗?娶了她之后可愿意让其夜夜勾引他人 上床淫弄,而你可愿在其事后吸允她蜜穴中奸夫们射入的阳精以补自身真阳的不 足。」坑货强忍笑意,继续恶搞。

「啊……这这这……」被世外高人此话雷的外焦里嫩的两人傻了。

「这是唯一解决之法,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此为老夫所着九阳神功,赠予你 了,学与不学都在你们一念只间。若要练习,精阳不再生的你须得提前吸食小姑 娘胯中九九八十一人的足量阳精补充自身方可,不然精阳不足的你难抵九阳之火 的运行,将会把你焚烧成灰。若要练习此功,途中还需每日补充足量阳精。足量 即为灌满小姑娘蜜穴深宫溢出穴口之量。功成之日,内力生生不息,内蕴九大太 阳之火,不惧万毒,诸邪不侵,刀剑难伤,与人对敌,占尽机宜,天下之广,你 大可去得。」我们的任大坑货丢出一本自编的火系功法下了个天大的饵子,不再 言语,留下那羞胀得脸红耳赤的两人,卷走那司徒玉的衣裙,抱着叶媚儿贼笑着 离去。

「坏蛋,你说的那些是真的?你不是可以用法师之手直接治好那个慕容风啊,」 穿上司徒玉衣裙的叶媚儿问向坑货。

「我的好媚儿啊,我也是成全其好事嘛,我不这么整,你看他们两,一个废 了一个在男友面前被奸得高潮连连,这还能好好的在一起吗?只有画了一个这样 的饼,才能让他们无条件可选啊,江湖中人被废武功必要命还惨。我估计这事啊, 成了,等那慕容小子吸那阳精之事多了,长此以往自然上瘾。这不,就撮合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成功 了嘛。」任大坑货胸有成竹道。

「啊,你这是哪门子歪理啊?」叶媚儿不信。

「话说,这世界还真有这么一群人哦,而且基数还满庞大捏。」任大坑货老 神在在地道。

「哈哈,你在说你吗?要不要奴家也给你弄些足量的来给你吸啊。」叶媚儿 娇笑着调侃起了坑货。

「靠,你敢,这一路上还没日服你是吧?为夫还没废呢,就想着偷人了?看 为夫现在就再给你来一次空震。日得你嘎嘎叫。」佯作发怒的坑货伸手就要去脱 媚儿的裙子。

「哈哈,救命啊,强奸啊!」

------------------------------------------------------------------------------

话说泰山崖下原始丛林中任二坑货那里。

「唔……这是哪」醒来的美艳少妇呻吟着支起那身酸软无力的白皙淫肉打量 起眼前的山洞。

此洞有明显的人工雕琢痕迹,看来跳崖之后是有人救了自己。不知这救命恩 人是男是女呢?为何洞里没有床啊,只是一蓬干草枯叶聚拢为床。莫不是野人巢 穴?

听过不少泰山深处有能生撕虎豹吃人的野人出没传闻的少妇有点紧张了。自 己重伤在身,筋脉迟滞,最多只能发挥出平日一重的功力。若真有那吃人的野人, 等会咋办。

希望是个男野人吧,也许凭着自己这身白花花的美肉还能挣得一命。摸着自 己胯间常年累月套弄阳具而发黑严重的阴唇骚骚地想到。

唉,不想这么多了,先看看这里的环境再说。

于是乎起身查探四周的黑寡妇美娇娘看到了洞穴伸出,任二坑货留下的那把 屠龙刀。

「嗯,这快大铁门板是件武器?那么救我的是人罗?可是江湖中有谁是用这 种大铁门板当武器的啊。」震惊的黑寡妇触摸着眼前整体一片,挖个扁洞当把手, 全长三米半,宽一米,厚达十厘米,单边开刃的大铁门板喃喃道。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念着刀身镌刻的篆字的黑寡 妇估摸着此刀怕不有七八百斤,两手运力提了下却纹丝不动。若是让她知道,这 是两大坑货集合了几十头强力火系魔兽煅烧了两天两夜才由整颗陨石打造而成的 重达两吨多的巨型屠龙刀,怕是要合不拢嘴了。

「咚咚咚咚咚」洞外由远而近响起了一阵沉重有力的脚步声。

美艳少妇挺着那丰乳肥臀暗自戒备着这个即将要见面的救命恩人。

「啊……啊」两声惊呼同时响起。

任二坑货当然是惊讶于眼前的淫肉美人儿醒得如此之快,先前昏迷时只感觉 此女身材丰满,相貌美艳动人,哪想到醒来后,睁着那双春水盈盈的狐媚眼,整 个人是显得那么性感,优雅而又高贵,那挺翘的丰乳肥臀又衬托得美人儿是那么 的骚淫入骨,这两种极端的美都深入到了骨髓。

而丰乳肥臀的少妇则惊讶于救了自己的人真的是个野人,那从未见过的高达 二米五的人种让她感到惊讶,那浑身肌肉虬结,夸张的鼓起,背着一头明显是死 于此人拳头之下口鼻溢血重达两千余斤的庞大棕熊而毫不费力。这是多么恐怖的 巨力啊,就是全盛时期的自己也难以背负如此一头庞大的棕熊吧。

「啊,小女子谢谢阁下救命之恩,不知恩人是否能听懂小女子之言。」黑寡 妇咽了一口口水,紧张的对这眼前高大的背熊野人说道。

「哈,你醒了啊,什么小女子啊,你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啊,怪不得这么好看。」 嘭地一声将巨大棕熊丢到地上的坑货装傻充弄道。

听着眼前巨人清楚的说出人类语言,黑寡妇心头一松,听这语气,年纪好轻 啊。刚他背负巨熊,光线太暗,看不清长相,这下他丢下大熊,让其看清楚了, 好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啊。抛开那恐怖的个头,眼前之人最终多只能用少开心五月激情网网年一词来 形容。古怪的短发,如刀削般刚毅阳光的稚嫩面容都显示此娃最多才十六七岁。 而那浑身古铜色隆起的恐怖肌肉和恐怖身高使其散发着如噬人凶兽般的狂暴气场。

是人就好,黑寡妇暗自定心。看着眼前巨人少年狠狠地盯着自己白花花的美 肉不由彻底定下心来。

「你好啊,小兄弟,嘻嘻,你叫什么名字啊,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怎么这 么傻傻地盯着我看啊,你从没见过女人吗?」黑寡妇轻轻摇摆着那丰乳肥臀的淫 香浪肉俏生生的媚笑问道。

「呃,好漂亮啊,这就是女人啊,难怪俺师傅说等他死后要俺下山抢个女人 回来做伴生娃。俺师傅死了,当然只有俺一个人住在这了,俺叫任井,而你是俺 救回来的,所以,你就是俺的女人了,快点,马上给俺生个娃来。」任二坑货也 恶搞道。

「嘻嘻,小兄弟,你真逗。乐死我了,哈哈哈。」听着眼前巨大小子呆头呆 脑的话,黑寡妇笑得腰都弯了。

「笑什么笑,俺可告诉你,不给俺生个娃来,休想俺会放你走。二货恶狠狠 地道。

「好好好,呵呵,小兄弟,我给你生娃,你说你有师傅,那你会武功罗,那 里边那大铁板是你武器?有多重啊?怎么叫任井这名字啊,怪怪的。」黑寡妇乐 呵呵问道。

「不许笑,严肃点,俺当然会武功了,你说的那是屠龙刀,师傅传给俺的武 器,重四千八百斤呢,俺师傅说看俺横竖都是个二愣子就叫俺任井了啊。」

「你第一次见到女人?你一直没出去过这个山谷吗?」黑寡妇道。

「俺师傅说俺17岁以前命犯太岁,随时可能被牛头马面抓走,所以要小黑 陪着俺帮俺镇压命格。过了17岁俺就可以纵横四海了。」继续犯二。

「哦,你师傅真神奇,还会算命啊,好了你烤点肉给姐姐尝尝呗,不是要姐 姐帮你生娃嘛,你得喂饱姐姐啊,嗯?小弟弟。」摸清了眼前巨人小伙的底细, 黑寡妇抚摸着小伙子那粗壮的手臂彻底地淡定了下来。

「好,你等着,俺去给你烤肉。」说罢呼地一声拿起那把巨大厚重的屠龙刀 提着一只熊脚拖出了山洞。

呼……真是恐怖的巨力啊,单手能提四五千斤的重量而毫不费力,刚运功试 探了下他的筋脉,内里流淌的真气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啊。

也许,这是一个契机,这恐怖的小伙子从未出世,就像一张白纸般纯洁,我 要是掌握了他。就可轻易的夺取一个大势力,何需再像以前要凭借一身媚肉克敌 呢。哼哼……

日子一天天过去,黑寡妇那身伤也在二货每日打来的野兽血肉的滋补下,快 速恢复,随着两人交谈渐深,感情也与日俱增。

是夜。

「小弟抱姐姐进洞去休息啊,吃得好饱哦,不想动了。」黑寡妇一支玉璧勾 着坐在身旁巨烁的二货,一支玉璧揉着微鼓的光洁小腹魅惑着。

「哦。」放下啃得正欢的烤鹿肉,二货单臂一把兜起美少妇的肉臀大踏步地 走入洞中。

将其放进自己那堆干草床上。可是黑寡妇却紧抱着虎背熊腰的少年不想松手, 连日来伤势愈合后的淫妇终于想再尝肉味了。

一双白花花的粉嫩玉腿勾着二货的猿腰,那如柳纤腰如无骨之蛇般左右摇摆, 勾引着眼前血气方刚的巨大小伙子。并媚眼迷离,骚骚地道:「小弟,你不是想 我给你生娃嘛,一色小姐在线电影个人是不行的捏,要弟弟你的配合哦,姐姐来教你好不好。」

说着,一双白如粉藕的迷人玉臂按在二货那大块虬结的胸前,将之毫无抵抗 之力的推倒,并爬上了二货的胸膛。

「乖,弟弟,别乱动,姐姐教你接吻哦。」黑寡妇如兰的香息迎面扑在二货 的面孔上,熏得他面红耳赤。一条小香舌哧溜溜的直往他嘴里送。突破牙关,两 条舌儿在二货的大嘴里互相舔抵,翻滚,吸允。

瞌睡交加,熬不下去了,去睡也。下回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