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假面人生(续1-5)
假面人生(续1-5)

「昌平,买菜回来啊?啧啧啧,又洗衣服又做饭外带接孩子,真是个模范丈

夫啊,不像我们家那口子,整天就知道忙他那破生意,家里的活从来不知道 帮下

我。「听着这这明里夸暗里贬的话,昌平不用抬头就知道是一把刀。这」一 把刀「

真名叫许翠凤,40左右的年纪,鹅蛋脸,个头中等,长的本来倒也不算丑,

但脸

上扑的那层厚厚的粉和抹的像猪血一样的口红以及身上那种一闻就是地摊上买来

的廉价香水味,使她看起来既可笑又俗不可耐。『一把刀』这外号是由于她

嘴皮子刻薄的像刀杀人一样而得来,这女人见不得别人家一点不好,整天以 讽刺

挖苦传播各种半真半假的八封新闻为乐。昌平老远就看见「一把刀」嗑着瓜 子和

几个老娘们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边说边笑,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没什么好话能 从那

张破嘴出来。这娘们附近几条街无人敢招惹,她只读了过小学三年级,为人 粗鲁

泼辣,就没她不敢说的话。那天街道慈眉善目的张大妈把她到一边:「凤啊, 你

以为晚上办那事的时候小声点,左邻右舍都放映你……唉,我都没法说。 「一把

刀横眉一竖:「说我什么?说啊?老娘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张大妈一狠心 「凤

啊,这可是你逼我说的,就是叫你办事的时候小声点,邻居们都说你叫的太 大声,

影响了她们家孩子。「一把刀可不依了,大嗓门一嚎:」大伙都来听听,都 听听。

谁家两口子晚上不办事啊,我嗓门大天生的,嗓门大证明我人直,不像你闷 骚。「

张大妈气的浑身发抖:「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活了65岁了,还没被 人

这么说过呢。「一把刀双手一叉腰,」说就说,那天早上我出门买菜忘了带 钥匙,

手机也拉家里,我就想去你家借个电话打叫我老公送钥匙回来,一进你家, 就听

家里面有人在说话,我凑过去一听,唉哟,我的个妈哟,羞死人了。我听见 你说:「

老许,你捅慢点,我这屄老了,你可不能像年轻那会狠操了,唉哟,妈呀,

妈呀,轻点轻点。你这老不死的捅到我子宫了。『都这么老了还大清早弄这 事…

……『「」你,你,你,你耻!「张大妈哭着捧着脸跑回了家』『………

昌平勉强挤出个笑脸冲着几个老娘们呵呵干笑了几声,没接话碴就拎着菜篮

子回到了家。昌平的家是复式楼,这是由于妻子柯艾桃连续十年被评为全开心五月天四房间市 先进

教师奖励的。底下三楼一厅一厨一卫,上面一间房加阳台,儿子周斌住在楼 上,

这是考虑到楼上安静利于他学习。下面夫妻俩住一间,父母各住一间,这是 由于

母亲赵世珍常年卧病在床,分开住有利于她休息。昌平今年42,比妻子小 了六岁,

他以前在全市有名的一家国企做销售科长,90年代末和20世纪初那些年 干的是风

生水起,今天广州明天上海的飞,钱也不少挣。可人到中年时运不济,母亲 几次

手术把家里的存款花了个干净,厂子又在市场竞争中倒闭了,想重新找工作 吧一

来自己旧的那一套经验已经在当年社会吃不开了,二来随着妻子柯艾桃当上 了领

导,家里的家务就再也指望不上这位大领导了,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 父亲

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昌平在几欠失败的重新上岗后,干脆当起了家庭妇男, 反

正妻子工资很工观,还时不时有来路不明的入帐,日子过的倒也不错,至于 那些

老娘们的明嘲暗讽,也就随它去了,你还能堵住人家的嘴不是?父亲周大年 62,

退休前是一小的体育老师,他年轻时是全市的游泳冠军,身材高大,体格健 壮,

那漂亮的胸肌和腹肌让他扔有不少异性仰慕者,由于基础打的好,到了现在 这把

年纪头上还是一头乌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了许多。母亲赵世珍比父亲小 2岁,

年纪时是文工团的台柱,容貌清秀身体惹火,用现代的话说是『该大的地方 大,

该小的地方小『,40多岁的时候走在街上还有不少回头率,不幸的是10 年前的一

场病让她从此只能与床为伴,这病也怪,啥也不影响,就是浑身乏力,哪怕 坐多

一会多都行,钱是花了不少,北京上海广州跑了个遍还是不见好,只能在家 静养。

失云希望的赵就去吻影院世珍很快就变的苍老,一头乌发已全部变成了白色,额头多了

许多的皱纹,整天唉声叹气。儿子周斌今年15,体型上像爷爷周大年,才 上初三

已经有一米7了,爱好体育,是校一百米到四百米的纪录保持者,虽然心理 上还

是小孩子,身体却很像成年人了。

『爸,你帮我洗下菜,一会艾桃就回来了,要是饭弄晚了又要挨骂』,大年

叹了口气,闷声去水池旁洗起了菜。

一中校长办公室内,一对40多岁的农村夫妇拉着正读高一的儿子赵亮: 「亮

儿,快给柯校长下跪。「穿着一件旧校服的少年顺从的刚要跪下,双臂已被 人托

起「大兄弟,大妹子,我这么叫你们不见怪吧,我今年48了,应该比你们 痴长几

岁。我们搞教育的就是为了孩子,你家赵亮聪明,学习又刻苦,这我都是清 楚的。

你们家的条件是不好,但我们不能为了钱而荒废了孩子的学习,这样也会让

国家少了一个可用之材。我们在城市,虽然谈不上有钱,多少比你们还要是 宽裕

点。

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这就是我们社会主义祖国的好处,我们全校有两

千多人,一人捐五块就够你就赵亮读完高中了,你们不用向我下跪,这不是 我一

个人的功劳,我只是起了个头而已。好了好了,我一会还有个会,就不留两 位了。

下回到城里来欢迎去我家做客,我亲自烧两个小菜给你们尝尝。这老母鸡和 水果

你们拿回去,你们不要让我犯错误,我从事教育工作二十多年,从未收过家 长的

一毛钱礼物。「

说话的是市一中的副校长柯艾桃,她个头中等,留着一头短发看起来很干练,

脸庞白净,戴一幅白边眼镜,眼睛看起来很有神,上身穿着一件灰蒙蒙的旧 西装,

里面是一件蓝衬衫,一般人穿衬衫都不系最上边一颗纽扣,但校长却扣的严 严实

实,生怕露出了一厘米的皮肤在外面。底下是一件快要拖到地上的黑色长裙, 脚

穿一双黑凉鞋配着白色的尼龙袜子。虽然单看脸蛋也还算是漂亮,但她不怒 自威

不苟言笑的神情再加上古板的穿着,让男人基本上不会产生欲望。整个人给 人的

感觉是严肃、古板、土里土气。不认识的人看到她会认为是一个从城市结合 部出

来的没人要的老处女。

说完,校长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红票,「赵亮,你去门口打个的把爹妈送到汽

车站,这时候公交车人多,挤的厉害,你把这一百块钱拿着,不用担心迟到, 我

已经帮你请好假了。「看到怯生生的亮子想接不敢接的样子,校长怜爱的过 去摸

了摸他的头,把钱塞到他手上,假装生气的说:「你不接校长要生气了哦, 快去

快回,哦,对了,中午吃完饭去我宿舍一下,我拿了两套我儿子的运动服还 有一

双运动鞋给你穿,看你身材和我家斌斌差不多,应该能穿『农民夫妇拉着儿 子的

手一边说着感谢的话,一边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出门后对着儿子说『亮子啊, 你

在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能碰上这么好的校长是我们家的福份啊,你要是学 不出

个样子不光对不起我和你娘,你更对不起这么好的校长啊。『赵亮正在下楼 梯,

听到校长说「中午来一趟宿舍」吓的差点摔倒………

送到了爹娘,回来时已是吃中饭饭的时候,赵亮匆匆的扒完饭,来到了校长

的办公室。『柯校长』,『进来吧,顺便把门锁上啊』。赵亮忐忑不安的推 开门

进去再反锁上。刚一转过身,一张热哄哄湿淋淋嘴就伸过来盖住了少年的嘴,

『校、』长字还没说出来,女校长的舌头就像虫子一般的往里钻,赵亮不敢 阻挡,

赶紧松开牙关任由肉虫在里面不停的游走扫荡,下一刻,少年的小舌头已被 含住。

柯艾桃喘着粗气品尝着少年折嫩舌贪婪的吸着少年的唾液,直到没的可吸才

吐出舌头,再把知己的舌头伸进少年的嘴里,赵亮有样学样的也吸住了女校 长的

香舌吞咽着比她母亲还大的校长源源不断渡过来的口水,喉咙一时的咕咚一 下吞

咽着。

柯艾桃在舌戏中性欲再次鼓涨,她一把将少年推倒在床上,急哄哄的甩掉凉

鞋掀开黑色的长裙就将整个胯步骑在了少年的脸上,赵亮惊吓中发现女校长 掀开

的长裙内竟然没穿内裙,中间长满黑色的长毛。少年的嘴因为古板的女校长 没穿

内裤而吓的张开的嘴唇还未来的及合上,就被成熟妇人肥熟的阴部盖了个结 结实

实,那多毛的性器里各种奇怪的味道充斥着少年的鼻子,有腥味,有淡淡的 尿味,

还有种咸味,怯怯的少年想躲却又不敢,只能忍受着那刺鼻的异味任其在上 面研

磨,不一会有许多咸咸的液体流进了少年的嘴里,顺着喉咙流进了少年的体 内。

柯艾桃舒服极了,少年热哄哄的嘴灵活多肉的舌头服侍的她阴道里麻一阵痒

一阵,淫水一阵接一阵的流出来,她发出沉闷的哼声摇动关屁股。下一刻, 女校

长将少年的裤子带内裤一把拉下,看了看那14厘米左右半软不硬的年轻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鸡 巴,校

长说时迟那时快红唇瞬间将14厘米吞没,不顾上面淡淡的尿骚味美滋滋的 吮吸起

来,吮了几口后校长加快了吞吐之势,左手捏住了少年的两颗卵子轻轻的揉 捏着,

正在发育中的鸡巴很快在女校长的嘴里变的坚硬,看着交配时机已到,校长 吐出

了年轻的鸡巴,张开滴着水的多毛性器对准笔直的龟头慢慢坐了下去,『嗯 ……』,

校长手扶着少年的肚子像发出了一声拖音很重的呻吟。奇痒难当的阴道里塞 进去

一根坚硬的肉棒马上立竿见影的起到了止痒的作用。少年却不如校长般享受,

「啊,校长,我鸡鸡好疼,你昨天把我的鸡鸡皮翻过来时出了血都现在还火 辣辣

的疼呢,求求你了,等过几天不疼了我再让你坐上来摇好吗?「原来昨天柯 艾桃

急着给少年给苞,拉下裤一看包皮还有一点点和龟头连在一起,急着止痒的 她不

管不顾的用手把包皮翻开,弄的少年杀猪般喊叫。「亮子听话啊,回头我给 你买

好吃的带你去市中心看电影,你忍一下一会就好了「嘴里说着话,校长的老 腰开

足了马力一会上下一会左右的拼命摇起来,鸡巴在两边的红色阴壁不时的划 过,

舒服的柯艾伦哼哼唧唧的呻吟个不停,少年鸡巴上一会痛的钻心一会又感觉 很舒

服,校长阴道里面的温热泡的鸡巴头痒痒的,不到五分钟少年就坚持不住了,

「校长,你快起来,我要尿了。」柯艾桃知道少年要射精了,自己高潮蚵还 没到,

「冷静一点,别射」,说话间人已趴了下去,肉舌哧溜一下钻进少年的嘴里 与小

肉舌绞走了一起,阴部加速向前拼命的挺着,『啊』,少年身体剧烈的抖动 着,

纯真的精液一股股的抛洒给了女校长…………

续一暗渡陈仓

柯艾桃下午心情很不爽,中午被赵亮弄了个不上不下,屄里刚刚有点意思就

射了,小毛孩就是小毛孩啊,『早知这样还不如不操呢』艾桃心想着,现在 屄里

像有无数只小蚂蚁在爬似的,忍无可忍下还是跑到卫生间用手指勉强止了一 下痒。

3点半的时候接了在市委工作的老同学的电话,暗示她代理校长转正可能有 点麻

烦,好像是卡在秃头局长康四海那了,理由是她的学历不够级别。艾桃也知 道这

是个无法弥补的软肋,她是在本市的师范学院毕业的,和她资历差不多而学 历比

她高的有三四个,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努力的表现,无论是在教师、学生、学 生家

长、甚至邻居那里,她都不放过每一个表现的机会,该花钱的时候开心五月激情网网花钱,该 赔笑

脸的时候赔笑脸,家里的房子就是她努力的结果,今年她还光荣的当选了市 人大

委员。上午农民夫妇的感恩戴德只能算是雕虫小技。

临下班前,艾桃组织没有课的教师开了个短会,中心思想是师道。艾桃冷着

脸手敲着桌子::「最近晚报上经常有本省某某学校发生教师与学生谈恋爱 甚至

同居的事情发生,我看了很是震惊,这么小的孩子这些老师怎么下的去手呢, 老

师的师道何在?良心何在?社会上的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但在我们学校, 咳。「

艾桃喝了一口桌上的茶,冷峻的目光扫了一下底下一个个低着头记录的老师 们,:

「在我们学校,我是绝不允许有一丝一毫不洁的东西存在。当然,在我们学 校,

尤其是年青教师当中,有一些人很不注意影响,经常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谈情 说爱,

以前的过去就算了,以后再被我抓住扣除当月奖金。另外,我再重申一下, 学校

是一个纯洁的场所,你们是教书育人的灵魂工程师,要坚决杜绝与学生有超 出师

生感情的事情发生,发现一个我开除一个,你有多大的后台我也照砍不误。 我再

加一个硬性规定:从明天开始,女老师上班时不准穿丝袜,不冷穿短裙,不 能穿

透明的衣服,裙子的长度以我为标准。好了,散会。「三三两两的老师们走 出会

议室,走到拐角处时,一位穿着短裙长丝袜的年轻女老师叹着气悄声对边上 的另

一位女老师发着牢骚「天哪,以她的标准,我还要去专门买才行,她那裙子 都可

以当拖把了。看她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我真怀疑她是不是一辈子没有过性 生活。「

同伴连忙制止她:「你可别瞎说,柯校长孩子都上初三了。不过你还别说, 她看

上去确实像性冷淡患者,你发现没有,咱柯校长长的还挺像文革时候的江青 的。「

两个人掩嘴窃死着走下了楼梯。

艾桃走在每天回家的路上,她和蔼可亲的与每一个认识的人打着招呼,甚至

只要是面熟的都点下头不停散发着廉价的假笑。「张婶好,又去串门啊,你 最近

这身子骨可清健多了「」李大爷,你走路慢点,这么大年纪了可别摔着,晚 上去

我家陪我公爹喝两杯吧「」赵奶奶,这是我们学校发的腊肉,你拿两斤去, 我们

家也吃不完。「随着艾桃消失在街角转弯处,、正在下棋的老陈头在摸着一 颗棋

子说:「要说这大年还真有福气,摊上这么个好儿媳妇,都当了校长了人还 这么

和气,这孩子心地也好,看着赵老太没儿没女的,隔三差五的拿东西来看她。 「

将军!对面的胖老头一面思考着应对之策一面说:「谁说不是呢,就她那婆 婆,

在床上一躺十年,昌平又丢了饭碗,靠大年那一点退休工资早饿死了,还不 是全

靠她一手撑起来的,现在这样的好女人越来越少喽「!

艾桃拿出钥匙打开房门,刚转身锁好门昌平就殷勤的拿着瓶冒着冷气的可口

可乐,「累坏了吧,快喝口可乐。」艾桃拿着可乐疲惫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昌

平飞快的帮老婆挂好背包,解开凉鞋的扣子,脱下汗湿的袜子,换上换鞋。 这几

下动作一气呵成,从开始到结束不到15秒,一看就是老手,非一朝一夕不 能完成

的如果简洁快速。

艾桃仰头几大口喝完冰镇的可乐,转身去了卫生间,一泡急尿喷了出来,解

除了膀胱压力的艾桃用手纸擦了擦屄,擦完还拿到鼻子下闻了闻,浓郁的异 味呛

的头扭过了头,本来就腥骚咸的阴道又加了一股精液的味道,「也难为赵亮 这孩

子了,我们这些老女人的屄确实不香「,她对自己难得的幽默了一把很是得 意,

想到中午把屄门在少年嘴上研磨的淫荡场景,校长心火又起,她赶紧蹲在地 上打

了盆水清洗着难闻的阴道。

洗完屄后艾桃来到了卧室,「昌平,昌平,你来一下!」昌平赶紧把手上的

锅铲移交给了父亲,小跑着进了卧室。「有何吩咐?老婆大人。」

「把裤子脱掉,躺好」冷酷的下完命令,艾桃熟练了点上一支烟,屁股坐在

了床档上。革命工作不能讲条件,昌平没有一秒种的犹豫就拖着软软的鸡巴 躺在

了床上,他的小弟弟算中等,勃起时也将就能达到15厘米,不是很粗,可 能就比

赵亮的粗一圈吧。

昌平从小是个老实孩子,跑业务时虽然大城市跑了不少,却没有沾上不良的

习气,他和艾桃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艾桃一下就喜欢上了浓眉大眼的昌 平,

一开始昌平对她没什么感觉,一来比自己大6岁,二来艾桃也非天姿国色, 穿着

打扮又很土气。艾桃执着的一再约昌平出来玩,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纸。 昌平

架不住艾桃的再三邀请,去了她的出租房,艾桃始出了浑身解数,嘴里的那 根肉

舌在昌平全身上下展开了战场,小乳豆、腋下、鸡巴、肛门、脚。把个没碰 过女

人的昌平爽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先在艾桃的小嘴里射了一发,又在她的丝 袜套

弄下二次出精,最后被艾桃在上面屁股的癫狂中射了第三次。食髓知味的昌 平一

下就粘上了这个比自己大六岁的女人,很快,不顾父母和亲朋好友的反对把 艾桃

娶进了家门。头两三年昌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最幸福的男人,找了个这么 会让

男人舒服的老婆,渐渐的身体被需求无度的艾桃淘空了,作爱时候越来越短, 鸡

巴也达不到以前那种硬度了。

昌平知道自己满足不了欲壑难填人妻子,从此彻底甘为仆人,无论艾桃怎么

挖苦谩骂都不生气。

艾桃把走了一天路的脚伸到昌平的嘴巴,昌平赶紧捧着像狗一样在脚面脚包

上用力的嗅着,『香吧?』艾桃熟练的吐了一个烟圈,用脚板在昌板嘴上磨 着。

「嗯,真香」。昌平吐出舌头贪婪的在艾桃充满汗味的脚板上从上到下从左

到右的认真的舔着,如此这般的扫荡了几分钟后,又挨个叼住艾桃的十个脚 趾轮

流放到嘴里用舌头舔完。艾桃享受着一阵阵微痒湿湿的感觉,下一刻,艾桃 用沾

满口水的脚搓弄着昌平的卵子和鸡巴,昌平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几声呻吟, 「贱货」

艾桃嘴里骂着,扔掉烟头用两只脚包住昌平半软不硬的鸡巴飞快的套弄起来, 昌

平舒服的不住的哼着。艾桃看到昌平的鸡巴差不多到了足以交合的程度就停 止了

套弄,毕竟让昌平爽不是她的目的。

艾桃把自己多毛的性器坐在了昌平脸上,昌平乖巧的伸出舌头在阴道内扫刮

着里面的嫩肉,一会又用嘴含着两片因性交过于频繁而变的漆黑的阴唇。骚 女人

的淫水一阵阵涌进了昌平的嘴里,昌平假装欢喜如饮琼浆般的喝了个一干二 净。

艾桃满面红光的喘着粗气扶着昌平的鸡巴对准阴道口坐了下去,鸡巴进到阴

壁的一刹那,发出了一阵水响。艾桃拉着昌平的手兴奋的扭动着老腰,「腰 向上

顶顶啊,唉哟唉哟对,就是那里,顶到花心了「,渐入佳境的艾桃强迫自己 快速

进入高潮,这昌平也是个银枪洋蜡头,别到时候自己还没高潮底下的男人又 射了。

艾桃左手揉搓着自己黑色的大奶头,右手摸着性器结合处上延的阴核,底下 套的

水响一片,三路大军夹攻之下,女校长慢慢招架不住,昌平也差不多要射了, 今

天坚持了12分钟算是发挥非常不错了。「射吧,我是个骚屄,我是个喜欢 吃鸡巴

的骚屄「昌平啊的一声,腰抖了几下,稀疏的精液射进了艾桃的阴道内。

吃过晚饭,艾桃穿着睡衣到书房上网,最近她爱上了乱伦小说,里面那些突

破人伦的性描写「什么操死女儿了、我们是母子啊,快拔出来、公公,你的 鸡巴

太粗了、儿子,都射给妈妈吧………『让本已奇淫无比且有过乱伦经历的艾 桃对

畸形性爱变的疯狂渴望,丈夫的短频快让她每晚都要靠指头消乏,现在,只 要有

一根鸡巴能让她塞到屄里止痒,她可以不计较这男人是谁,这重要吗?能止 痒才

是关键。艾桃叉开双腿,用两根手指分开黑色的肥大阴唇,幻想成是鸡巴在 里面

抽插,一会功夫,手指的速度变的奇快无比,艾桃的思想渐渐迷离,嘴里失 神的

轻声乱叫着:儿子快来操妈吧、爸爸我要你的大鸡巴……

高潮过后艾桃不知不觉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被尿憋醒,一看已10点了,

昌平估计早睡着了。一到晚上昌平就尽量的避免和妻子接触,那曾经带给他 无数

快乐的多毛性器如今已让他望而生畏,每个月除了月经来的那几天可以睡个 安稳

觉,其他时候昌平总是胆战心惊,不管他如何不情愿,妻子总能用各种方法 让他

勃起从而完成交配。

尿完尿艾桃轻手轻脚的往回走着,家里人应该都睡着了,除了婆婆的房间还

开着暗红色的床头小灯。『婆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艾桃决定过去看看, 走到

门口刚准备敲门,突然她听到里面传来小声的交谈声,艾桃赶紧趴在窗户上 去一

探空间,窗帘已经拉上,但站在外面通过斜角度能把里面持的一清二楚,一 看之

下,艾桃的腿仿佛被强力胶水沾在了地板上,再也迈不到步子。只见暗红色 的灯

光下,公公周大年和婆婆赵世珍都一丝不挂,公公那鸡巴可真大,和爸爸的 应该

不相上下,长度应该在18厘米左右,比丈夫的粗了两圈,硕大的龟头顽强 的向上

昂立着,「要是这么粗的鸡巴能让我骑一下,还不得爽死」艾桃幻想着公公 的大

鸡巴塞满了自己的阴道,不争气的屄又湿了。

婆婆的身体艾桃也是第一次看到,由于常年不见阳光,60岁的婆婆通体雪 白,

散发出一种病态的美。肚皮上有好多皱纹,最可爱的是挂在肚皮之上的下垂 的大

奶,乳晕很大很黑,像两颗熟透的黑葡萄似的,让人不禁想咬一口。底下是 一片

白色的阴毛密布在阴门附近,两片暗红色的阴唇发出亲密接触拱卫着里面的 红色

通道。

「大年啊,别弄了,上个星期不是让你出了回水吗?你怎么又要啊,我这腰

不行啊,你一操就疼的厉害。都怎么大年色小姐在线电影纪了,断了吧,让晚辈知道笑话。 「大

年嘴里啃着世珍的两颗黑奶头,一会舔一会轻咬两口,「我也不知怎么了, 这两

头想那事想的厉害,鸡巴一直硬着不下去难受死了,你就让我插一会吧,我 快的

弄出来好吧。「」唉,这过的什么日子哟「世珍闭上眼不再言语,看到妻子 默许

了,大年用手分开两片老迈的阴唇,扶着大鸡巴对准了阴道慢慢推送进去。 世珍

里面没什么水,阴壁上的肉被坚硬的鸡巴摩擦着,疼的哎哟一声,咬着牙忍 受着。

鸡巴终于尽根而入,大年捞起妻子的两条大白腿,不紧不慢的在抽送着,世 珍咬

呀挨了一百来抽后觉得头目森然,实在受不了了,粗大的鸡巴在柔弱的老屄 里次

次尽根,弄的两侧的阴肉和子宫疼痛难忍。「大年啊,你瞧在我们夫妻几十 年的

份上别操了吧,我的腰和屄都痛的要死了,唉,这日子不是人过的哟。这岁 数了

还要遭这罪。「大年正在兴头上,却也无可奈何,只能鸣金收兵。

艾桃一看演出快结束了,赶紧跑回书房。刚才的一富老年春宫图太刺激了,

无意中发现公公有一根大鸡巴让艾桃有如获至宝的感觉。:「既然公公无法 满足,

我这做儿媳的理应尽尽孝道才是啊。「艾桃心里只想着怎样发泄茂盛的性欲, 至

于什么伦理道德早已顾不得许多了,那些只是开会用的而已。

大年回到房间用纸巾把湿漉漉的鸡巴擦干净,半天睡不着,妻子的身体是这

么个情况,总不能由着性子不管不顾吧。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老不正经,老了 老了

还总是想着操屄,但这东西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每天帮老妻擦身子时看 到那

玩了一辈子的肥乳吃了万千回的大奶头那由黑变白却依然浓密的屄毛,底下 的肉

棒总是不可抑止的勃起。他已经很控制了,一个礼拜才要求一回,可老妻依 然无

法满足,除了身体原因外,关键是世珍觉得操屄这事顶多耍到50岁,过了 50还想

那事就是老流氓,臭不要脸,因此非常抵触。出去叫鸡又怕得病又怕人发现, 最

关键的是没钱。周年所有的钱都在儿媳妇都里管着,虽说自己有退休工资, 但那

点钱杯水车薪根本不够家里开销,既然钱基本是她挣来的大家也不敢有什么 反对

意见。超过100块的开销要先打报告等儿媳妇酌情处理。黑暗中的大年眼 着眼,

一下一下的用手套着自己的鸡巴,忽然门被推开了又锁上了。有贼?大年刚 想拉

灯喊人,忽然一阵妇人的香气袭来,『别出声,爹,是我』紧接着,一条滑 腻腻

的舌头就伸进了嘴里。大年一下如五雷轰顶,这声音分明是儿媳妇柯艾桃的。 大

年吓的鸡巴一下子变软了,他躲闪着那诱人的舌头,「艾桃,你快出去,我 是你

爹,可不能干这事啊。这是扒灰啊,要遭报应的。这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们周 家还

怎么见人啊?「平时对全家人凶神恶煞般的媳妇这次也不顶嘴,只是扒在公 公身

上把目标转向了结实的胸膛上的两粒小乳豆。这男人虽然无论是乳房还是乳 头比

起女性来都只能算是浓缩的精华,但这乳头上的敏感度绝大多数男人并不亚 于女

性。久经沙场的艾桃自然懂的这些,她先吐出些唾沫滴在两颗小乳头上,再 用舌

尖再上面反复的打着圈,时不时含到嘴里轻咬两下,甚至还钻到公公长满浓 密腋

毛的腋下舌头贴在腋壁上从上至下的扫荡。刚开始还想推开儿媳妇头部,当 然他

不敢太用力,毕竟这个女人在这里说一不二,惹恼了她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吃。

推了几下推不开,大年双手摊着,嘴里念叨着:「艾桃啊,爹求你了,别弄 了,

这不是人干的事啊,要天打五雷轰的,爹以后天天给你洗脚水都行,你别舔 了。「

艾桃不管不顾的在公公左腋、左乳头、右乳头、右腋的不知疲倦的灵舌翻飞 着,

闻着公爹身上好闻的浓郁男人味和腋下充满性刺激的异味,舌头更卖力了, 口水

像不要钱似的在大年胸口腋下漫步。不一会,誓死不从的公公已是舒服的哼 哼唧

唧,大年哪享过这福啊,和世珍在一起永远都是自己在上面保持一个姿势, 想接

个吻吧,世珍说唾液有好多细菌,想从后面日一回吧,世珍说他糟践人说那 姿势

像母狗一样。这儿媳妇的技巧真是高超,舔腋下痒痒的等你差不多受不了的 时候

她舌头已转到乳头上,乳头的刺激就更舒服了,一阵阵麻痒的直透骨髓,等 你快

感减弱的时候她已转到了另一颗乳头上。

不一会,大年的大鸡巴又成冲天之势,艾桃看上面差不多了,一面身体向下

滑,一面用舌头从公公的肚子肚脐眼小腹一寸一寸的舔过去,到了鸡巴附近 她却

不舔,只是向鸡巴和卵子上吹气,舌头又继续向下进攻,在大年长满黑毛的 大腿

小腿慢慢滑过,再舔过脚背后,用嘴噙住了公公的脚趾,大年吓了一跳,心 想:

「这儿媳妇也真是怪,臭脚丫子也要嘴舔。『可能是怕脚上有味让儿媳妇嫌 弃,

老脸一下红了,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艾桃,别,别,那里脏。」艾桃其 实是

也不想舔公公的脚,只是这头一炮很重要,一定要彻底征服,以后就是公公 舔她

的脚了。『别急,先给点甜头你尝尝。』艾桃把公公的脚搭到自己肩膀上, 再向

后拖着一直到鸡巴和屁股都到了脸附近为止。下一刻,灵活的舌头已分开硬 硬的

肛门伸进了公公的屁眼里,大年一下爽的飞了天,鸡巴眼渗出了一些晶莹的 液体,「

嗯,别舔,那脏,哦,嗯「原来男女间还可以这么玩,大年嘴里说着别舔, 心里

却盼望着最好一直舔到天亮。在老公公舒服的哼哼中艾桃舔了七八分钟,她 放下

了公公的腿,趴在了公公的腿间,先调皮的用舌尖点了几下马眼,再用温热 的红

唇轮番包裹着公公的老粒长着长毛的卵袋,『好媳妇,爹舒服的浑身都散架 了,

好儿媳妇,你这舌头就是一座楼房我也不换啊。「艾桃吐出嘴里的卵蛋,把 公公

的大鸡巴慢慢吞没了进去,舌头在龟头和冠状沟上四处游走,一会头又急速 的前

后移动,嘴里发着呜呜的淫荡哼声。大年感到快感一阵阵来临,把儿媳妇的 头死

命按在胯下,快速的挺动着「啊,我不行了」,一股浓浊的精液尽数灌进了 儿媳

妇的嘴里。艾桃等公公射出最后一滴精后,才吐出尚未疲软的鸡巴,她用舌 头搅

了搅精液,一口吞了下去。

艾桃用嘴封住公公喘着粗气的嘴,将嘴里剩余的精液度入了公公口腔内。

『爸,你没尝过自己的精液吧,尝一尝,味道不错的。我走了,记得明晚留 门』

看着儿媳妇远去的背影,大年抓着自己的头发痛哭着:「我不是人啊,我是 畜生

啊,昌平啊,我对不起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