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欲河(第二卷21)
欲河(第二卷21)

还是先听听秋无离的意见吧,他想着,就翻出秋无离的号码来拨过去。

但是,秋无离的手机占线。

秋无离在接完吴默的电话后,立即给秦风拨出,复述了一遍吴默的意思。秦 风自是听明白了秋无离的用意,便笑道:「请秋老师指示吧,我照做就是了。」

秋无离呵呵笑道:「那好,你把你父亲留下的东西取出带回来,然后直接到 我这里来,我交代你怎么做。另外呢,你主动给赵天龙电话,我估计这会儿他有 些为难。」

秦风应着,与秋无离通话完毕,便给赵天龙打出。赵天龙这会儿正在纳闷呢, 为啥秋无离的电话接不通。赵天龙听到手机响,拿起一看,是秦风的,忙接通。 秦风说道:「师父,我已经和秋老师沟通过了。你按照吴默的意思办,后天中午 12点把我的行踪告诉他,就说我在国内。其他的你就别管了。」

赵天龙真有点琢磨不透,问道:「这样的话,你的安全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秦风笑道:「既然是秋无离亲自安排的,就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对了,你 们晚上都谈了些什么?」

赵天龙迟疑了会,笑道:「那好,我这就给你汇报下。吴总建议我们把门店 的数量扩大,然后采取电商加人工的双重服务模式,具体的细节等你来非洲后再 详谈。」

秦风愣了会,说道:「他好厉害啊,一眼就看出问题来了。那你接下来就开 始拓展门店数量,将詹尼森的功能发挥出来,另外给她一个职务,非洲分公司拓 展部总监,你看如何?」

赵天龙呵呵笑道:「那好,既然你这么安排,就按你的指示办。待会我就找 她谈这个事情了。」

秦风咯咯一笑,说道:「悠着点啊,师父。詹尼森的欲望无穷,当心身体啦。」 「除了你,今晚还有谁在场?」赵天龙以为秦风就此会结束通话的,没想到她又 冒出这句话来。于是想也没想地说:「我、吴总、武哥和……」说到这里,赵天 龙猛地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打住。但是已经晚了,秦风听出来了还有其他 人在场。于是追问道:「还有谁?」

赵天龙迟疑着,好半天才道:「还有,还有秦逸的女儿龚玥. 」秦风沉默着, 赵天龙感到电话中的秦风呼吸明显在变粗,他此时才明白,秦风和吴默真的有特 殊关系,心里就无比地后悔起来。果然,秦风似乎是在咬着牙齿问道:「这个龚 玥为什么会跟吴默在一起?他们是什么关系?你要老实告诉我!」

赵天龙惊讶地盯着手机,半响才道:「他们是从洛杉矶过来的,见过谷继往, 就是你的未来的婆婆。至于有什么特殊关系,我没有看出来。」秦风「哦」了一 声,迟疑着,好一会才道:「师父,你帮我注意一下,吴默跟那个龚玥到底有没 有特殊关系。另外,就是他晚上和谁在一起睡。」赵天龙「嗯嗯」地答应着,结 束完通话时,他对着空中长呼一口气,心道:太他妈复杂了,如此一来,吴总将 怎么处理这些复杂难缠的关系,特别是想到龚玥凸起的腹部,他不禁替吴默这个 老东家担忧起来。

无法再继续想下去了,赵天龙启动车子朝公司里开去。等他回到公司时,看 到詹尼森还在办公室里等着他,才想起这个非洲黑妞给自己发过来的视频档和自 慰照片。

「赵总,我等你好久了,你得赔偿我的时间损失。」詹尼森哀怨地盯着他。

赵天龙笑道:「你想要我怎么赔偿你的时间损失?」

詹尼森盯着他,猛地把他顶在办公室的墙壁上,说道:「你和我做爱,就在 这里。」赵天龙惊讶地看着她,轻声道:「姑娘,这里可是办公室呢。」詹尼森 松开他,退后,然后爬上宽大的办公桌,张开腿将黑色镂空的丝袜一把撕开露出 黑色的花蕊来,赵天龙看着那个地方,眼中的欲火开始腾升。

「MR。zhao,Baby,Imissyousomuch!」詹尼森 用火一般的眼神盯着他,右手指抚弄着自己的溪谷,舌就去吻影院尖在自己的嘴唇上伸出缩 进地舔着。!

这副画面激发了赵天龙体内的兽性,他迅速解下自己的皮带,接着是裤子, 然后一步一步地走过去……詹尼森喘息着,在赵天龙近乎野兽般地撞击中眼神迷 醉,光洁的额头上流淌着汗珠,身体还在不停地抖动着,显然是到达了顶点。

在喷射之后,赵天龙光溜溜地仰躺在大班椅上,呼呼地喘着粗气,「赵总, 你好厉害,我爱死了你。」詹尼森娇声说道。

赵天龙脸上浮起微笑,问道:「和你的黑人同胞比起来,我还厉害么?」

詹尼森爬下大班桌,然后趴在赵天龙的胯间,扬起娇艳的脸蛋,笑道:「如 果你还能来一次,你就比他们厉害!」说着,低下头去吸吮起来。

吴默和龚玥到达酒店房间后,武平石回到自己住的房间里,仰头就睡。在这 异国他乡的夜晚,他怎么也睡不着,和吴默这么多年的战友,他自是清楚吴默的 本性和个人品质。吴默不是喜欢乱搞女人的人,眼见着孙湘宁就要生了,可是这 个龚玥却又怀上了。与张氏姐妹比起来,武平石觉得龚玥差多了,张氏姐妹对吴 默那才是真爱,才是真付出的。

武平石不是不想女人,老婆和孩子也一起来了东莞,吴默专门给他们一家买 了个三居室,那可是1百多万啊,要不是这样的关系,谁舍得给自己买这么好的 房子?!他想着,甚至是胡思乱想,但他心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吴默一定不 能掉进去,掉到秦逸母女的陷阱里。

随后,他慢慢睡去。

龚玥在浴池里躺着,吴默耐心地给她擦洗着后背,边擦洗边感叹道:「龚玥, 你的皮肤真是细腻,摸着就像凝脂一般,柔滑光嫩。」

龚玥娇笑道:「我妈妈也是这样的嘛,这是遗传。」吴默没有应声,赤裸着 身子坐在龚玥的背后,用搓澡球在她开心五月激情网网的背部上轻柔地擦洗。

「亲爱的,你告诉我,那个赵天龙真的能将非洲这25个国家的销售网路全 部打开么?另外,他真的能找到秦风的行踪吗?」龚玥喝着红酒说道。

吴默愣了下,说道:「秦风是他的老板了,怎么可能找不到?如果找不到, 你爸妈又该怀疑我了。」

吴默故意把这个话题抛出来,看龚玥如何反应。龚玥笑道:「那就配合他们 吧,再说了,我对这个秦风也不放心。你和她接触过,你觉得这个女人怎样?」

吴默迟疑着,他现在非常注意自己的用词,在这个关键时期一定不能因为这 个暧昧的关系而破坏了整体计划,只有获得龚玥的完全信任,才能蒙住秦逸他们。

也是笑道:「就是一个小女孩而已。但是智商不低,她曾在给你妈妈那把钥 匙的时候,要求你妈妈下令,让我将惠农宝的使用权给她。结果是,你妈妈中计 了,我也中计了。」吴默说道。

龚玥「嗯嗯」地应着,然后放下酒杯,转过身看着吴默,娇笑道:「我没问 你这个,我问的是她有没有和你做过爱。」

吴默惊讶地盯着她,说道:「你妈妈我都应付不过来呢。再说了,她是秦逸 风的女儿,算起来都是我的晚辈了。」

龚玥抿嘴笑着,盯着吴默的眼睛看,吴默静静地回视着她,他知道自己决不 能躲闪,只能是与她对视以证「清白」。龚玥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趴下身子去, 就去吸吮他的那根东西。

吴默看着她那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一双玉峰在水开心五月天四房间里颤动着,这种诱惑的画 面让他有些难以自制。「亲爱的,我才有三个月的身孕,真的就不能做爱吗?我 真的好想!」龚玥娇声说道。

吴默摇着头,说:「绝对不能。我想你好好地保养着,给我把儿子生出来。

忍着吧,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龚玥抬起娇艳的脸蛋看着吴默,眼神里竟是痴痴的神情,「那我给你口出来, 我想看着你高潮的样子。」她娇声道。

说完了,也不待吴默是否同意,低下头去含住,舌头在圆柱体上缠绕着,在 抿着嘴唇吸吮的时候,她故意抬起眼睛盯着他,让吴默看到自己心醉神迷的样子, 这种样子却是销魂,吴默忍不住了。「哦,宝贝,不能的,没人能给我吸出来的。」 吴默叫道。

龚玥哪里管他,两只手同时撸着,舌头不停地卷动。吴默看着她在水里身体 像蛇一样地扭动,一头黄色的长长的卷发垂落在水中,如此的艳丽画面在不停地 刺激着他的生理需求。

鸟儿的硬度越来越强,但是就是找不到喷射的感觉,吴默轻声道:「宝贝, 你累吗?」龚玥痴痴地盯着他的东西,叹息一声道:「哎,真是弄不出了。我嘴 巴都酸了!」吴默笑着把她抱起来,然后用浴巾把她擦乾净,就像在小心翼翼擦 着一件玉器般,充满了细心的呵护与温情的关爱。

回到床上来后,龚玥紧紧地依偎在他的怀中,娇声道:「吴默,如果能打破 我们之间的互相猜忌,彼此坦诚相对,那该多好啊!」吴默心里暗暗吃惊,这小 妮子其实心里早就知道自己对她的防备,可她为何还如此痴情地对待自己?难道 真的是因为有了自己的孩子,是女人母性的使然吗?

赵天龙办公室。詹尼森穿着那被她自己撕破了黑色丝袜,爬在赵天龙的胯间 吸吮着。她娇笑着道:「赵总,你看它慢慢硬起来了。」

赵天龙不想再肏她了,坐直了身子,从桌面上抽出一支烟给她,然后自己也 点燃一支。吸了口烟后,赵天龙才道:「詹尼,我想问你,除了我,你还有其他 男人没有?」詹尼森笑着道:「东方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吃醋?哦,不对,是喜欢 控制女人吗?」

赵天龙讶然,他想起了那次的三人之夜,赵怡的逆来顺受和她要求的性平等, 许久没有吭声。

詹尼森娇笑道:「我在高中一年级时就开始有男朋友了,我想要他就要他, 不想要他就踢开。我是个不喜欢被男人控制的女人,这个秦风知道,你知不知道 秦风心里爱着谁?」

赵天龙摇着头。詹尼森又道:「秦风告诉我,是她父亲以前的死对头,一个 名叫吴默的男人。她说这个男人和别的中国那人不同,有根很大的东西,她说自 己非常迷恋这个男人。」

詹尼森花一说完,赵天龙立即想到了秦风咋电话里追问自己的语气,心里叹 息道:秦逸风啊秦逸风,你生前和吴默生死较量,结果现在你女儿倒是成了他的 胯下猎物。你要是地下得知,岂不是肺都要气炸了啊?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就去吻.com詹尼森说出来的话让他大跌眼镜。

「我想和吴默先生认识一下,赵总能不能找个机会给我引荐?」詹尼森娇笑 着道。

赵天龙记起了秦风在电话里对自己的嘱咐,原来是这黑妞早就对吴默怀春了, 而且仅仅是从秦风的口中得知。「你是想见识下中国男人的性器官吗?」沉默了 半响,赵天龙问道。

詹尼森「No、No」地摇着头,说道:「秦风说他的智商超群,我是想见 识一下。当然,如果我能喜欢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赵天龙忽地哈哈大笑起来,詹尼森愣愣地看着他,不知所以然。「詹尼,恐 怕你即使喜欢上他了,他也不会和你做爱。」赵天龙道。

「为什么?难道他是性无能吗?」詹尼森没有听懂赵天龙的意思。赵天龙微 笑道:「是因为,他不会和自己的不下抢女人,再说了,他身边的美女成群,也 不缺你一个。」

詹尼森张大着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了,不说这个了,等真有机会了,我会给他介绍你。」赵天龙道,「秦 总指示,让你担任非洲分公司的拓展总监,负责将25个国家的门店数量延伸扩 大。」

詹尼森听着他转移的话题,心里明白赵总是「吃醋」了,便笑道:「拓展总 监?!我不是副总经理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职位给我?」

赵天龙笑道:「詹尼,这是我和秦总共同商定的计划,目前我们分公司的门 店数量太少,但拿刚果来说,才2家门店,这是不合理的。」

詹尼森点着头,神情严肃了起来:「那好,我按照赵总和秦总的计划来执行。」 赵天龙点点头,他心里很喜欢这个黑妞对待工作的态度。

「那好,明天就开始行动,过几天会有一批新的手机达到非洲,货源充足, 可以开干了!」

詹尼森扭着浑圆的翘臀出去后,赵天龙才开始思索吴默在酒吧里说的话来。

的确,他说的非常正确,扩大门店数量是占领非洲市场的唯一手段,也还是 为腾龙集团后期的进驻铺路。

说实话,秦风对自己不错,一直把自己当师傅对待,非常尊敬自己。但是, 自己毕竟是吴默这边的人,当初过来坐卧底时,自己还对吴默发过誓的,不会背 叛腾龙背叛吴默。所以,他一切都是在执行着秋无离和吴默制定的计划,名义上 是在为中意打开非洲市场,实则是为腾龙后期的进驻铺路。

腾玥非洲分公司实际上是一个壳,因为走的是分销路线,对中意集团的非洲 分公司并没有形成直面的竞争态势。但刚才吴默所谈的话里,都是在让自己暗中 筹画,等到机会成熟了就倒戈腾龙。

而武平石也告诉过自己,目前吴默没有腾出手来,是因为正在下一盘大棋, 与秦逸他们这帮蛀虫博弈的大棋。当他听到这个消息时,除了惊讶之外,更是对 这个东家敬佩的不得了。

这盘棋下得实在是太过瘾了,当时,他心里想,吴默把自己派到中意来做卧 底,原来是代替他来与中意竞争。

那么,秦风呢,她能就此甘休吗?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最终的目的,心里岂不 是恨死了自己?

赵天龙在办公室默默想着时,已经穿好了衣服,而此时却看到赵怡冷着脸走 了进来,脸上似乎还留有哭过的泪痕。而在她的身后,竟然跟着两个西装革履的 青年男子。

赵天龙不禁大惊失色!

两名男子走到赵天龙的面前站定,冷冷地说道:「你就是赵天龙?」赵天龙 「嗯啊」了声,起身问道:「你们是?」

赵怡躲到赵天龙的身后去,轻声道:「他们说自己是中纪委的,专程来找秦 风。」

中纪委?!赵天龙脑子里动起来,于是问道:「请问,你们找秦总干嘛?」

其中一名男子道:「你让她出来见我们,其他的你莫问。」

赵天龙对于「中纪委」这三个字还是熟悉的,但从他们那面无表情的样子以 及做派来看,有点不相信。便再次问道:「请出示你们的证件!」

这两个青年男子冷笑了下,说道:「那好,我给你看我们的证件。」说着,开心五月天四房播播小说 就将手伸到西装里面的口袋里,但是拿出来的不是证件,而是两把黑乌乌的手枪。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