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妻孝 (第二十六章 抚 殇)
妻孝 (第二十六章 抚 殇)

感谢支持,敬请欣赏。

第二十六章 抚 殇

晨风徐徐,微阳暖暖,清晨早醒,看着身边的妻子。

美丽的面容,较好的身躯,脸上似微笑的沉静的睡着,呼吸平静,胸口起伏。

生活有许多变化,却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不知道多少次幻想可能发生的, 可是这些天发生的却和自己设想的相差甚远。虽然效果是越来越好,甚至比想的 还要好,但是却时有不真实的感觉。妻子美丽的面容,一次次的娇羞,胸口的乳 房没戴乳罩,稍微偏向一侧,这对乳房是我的最爱,一直是属于我的,可是这段 时间,不止一次的被另个一男人看见,而这个男人确是我的父亲。而昨天,就在 昨天,父亲的手竟然盖住了这对乳房,虽然是隔着乳罩,可是那个姿势,那个握 着,让我想想就会感到窒息。

而昨天,妻子和父亲的牵手,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个方式,不是直接的身体 接触,不是赤裸裸的拥抱,而是握着手。他们是因为欲望而逐渐走近,而他们对 于欲望的阐释却是握手,不是发生彼此身体的接触。我虽然没法完全理解,但是 从他们的聊天,妻子的心里和父亲的心里来说,他们是因为欲望彼此心灵相通了, 也许这就是「小夫妻」的功劳了,因为真实的对话却是他们俩。虽然他们现在的 不能叫做爱情,但是确实因为有爱着这个家,同时爱着我这个男人,他们不会轻 易的释放欲望,而他们却知道这个欲望必然会发生什么。而,牵手就是这个接受 转变的最直接表现。

妻子醒了,看着我看她,然后微微一笑,问我「想什么呢?」

我说「想这些天的事,想昨天的事。」

栗莉微微笑了说「是不是有点感觉酸酸了,有点后悔了?」

我说「不全是。」

栗莉说「那你就想好吧。我愿意为你付出,现在也做了。你要是想喊停,至 少现在还来得及。」

然后起身穿衣服,还是昨晚的那件小吊带,我突然做起来,站到她身后,伸 手到她的胸前,盖住她的乳房。她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扶着我的手。

她说「干嘛啊?吓我一跳。」

我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昨天,爸也这么握着你的乳房吗?」

妻子身体一怔,然后低下头,同时手使劲压了下我的手,让我的手更加有力 的握住她的乳房。

我疑惑的问「爸,这么用力?还是你也是这么用力帮着他?」

栗莉像蚊子一样,轻哼的说「我想让他这么用力的握住。」然后,逃开我的 怀抱,去看孩子了。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一直在说打开父亲的欲望大门,可是这个过程中,妻子 的欲望呢?她即使这个欲望的发起者,可是她也是承受者啊,她的身心都是受着 很大的刺激。

一会,妻子抱着孩子出来,我还愣在哪里。妻子问我,为什么愣神。我说, 没什么。

然后,一起抱着孩子出去。父亲已经运动回来了。听我们从卧室出来,他没 有回头。我问了爸运动回来了。算是打招呼,父亲应了声。

然后,栗莉抱着孩子,走到父亲那里,跟父亲说「爸,起得真早啊。你看会 孩子吧。」然后,把孩子报给父亲,父亲回过头来,有思不自在,但是转瞬即逝。

妻子之后就回到卫生间洗漱,一会就出来,准备早饭,我则回去洗漱,像平 常的早晨一样。

吃饭的时候,栗莉跟我商量说,想给孩子断奶,我说没意见,父亲看着我们 商量,本想说什么,可是可能想到了断奶是牵扯到妻子的乳房,就没有说什么。 栗莉和我都看到了父亲欲言又止,栗莉还偷偷的笑了下。

之后,就是和一起一样的送孩子,上班。父亲,上午还得看李叔。

开心五月天快播周一的上午是忙碌的,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气喘吁吁的,说话断断续 续的。我就知道出问题了,后来才明白,李叔不行了。

我赶紧赶过去,因为和李叔家关系确实不一般,所以接着栗莉一起去的。

看到父亲的时候,他两眼发直的看着病房的门,病房里正在抢救。我和栗莉 站在父亲身边,父亲的身体像是在颤抖。我赶紧和栗莉扶着父亲,让他坐下,可 是他没有听到是的,一动不动。栗莉说「爸,你坐会吧,还在抢救,你别太激动 了,身体要紧。」父亲还是没有动。

我和栗莉,只能在两边搀扶着父亲。

生命易逝,虽然抢救但是这一刻在第一次探望李叔的时候,医生就已经告知 了,时间不会太久了。而李叔,虽然是遭了罪,但还好没有被折磨太久。就这么 走了,父亲一直没有说话,这种不说话,更让我们感到不安。那是受了很大的打 击。

让栗莉陪着父亲,我帮着料理了后事,按照李叔的交代,一切从简。之后, 把父亲接回家,父亲还是不说话。没有吃饭,也一句话没说,虽然我和栗莉轮番 的劝说,可是还是没有让他有所转变。

晚上以为父亲会上网什么的,可是一夜父亲也没有上网。我通过摄像头查看, 看父亲躺在床上,什么也没干,等都没看。因为是夜视的摄像头,可以看到父亲 竟然没有睡着,一直看着前方,思索着。

我和栗莉很焦急,不知道如何是好。

十点多的时候,父亲还是没有动。

栗莉说,给父亲做点夜宵吧。我说好,然后和栗莉一起给父亲煮了点面条。 栗莉让我送过去,我说。栗莉,你送过去吧,你劝劝父亲,这时候的男人其实是 脆弱的。另个一男人的出现,会让父亲更加的伪装自己的悲伤。栗莉其实也理解, 然后就端着面条。去敲了父亲的门。

屋里没有发出声音,我跟栗莉做了个手势,让栗莉直接的走了进去。我赶紧 回到卧室,通过手机看着里面的情况。栗莉走进去之后,开了灯,父亲因为眼睛 受了刺激,闭上眼睛。

用手挡住眼睛,没有说什么。

栗莉走到床前,把碗放到床头,然后对父亲说「爸,起来吃点东西吧,一天 就吃了早饭。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父亲,没有说什么。

栗莉继续说「爸,人死不能复生,听你和瑞阳都说过,你和李叔的感情。可 是,李叔那次不是也跟你说了吗?要看开啊,你这样,身体会跨的。」父亲,还 是没有动,不过,我好像听到里父亲哎了一声。应该是叹息的声音。

栗莉继续说「爸,自从第一次你和瑞阳去医院,不是男色女色网 女性已经知道了今天的会发 生吗?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是李叔的一种解脱啊。」父亲的手臂动了动。

栗莉说「爸,虽然您是男人,虽然你是我们的长辈,但是你想哭的话,还是 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点。」说着,栗莉的手伸向了父亲的手,握住了父亲 的手。

父亲没有动,也许是因为想着需要一个人的安慰,特别是一个女人的安慰。 也许因为那天的牵手,这时候的牵手,给了他力量。

就这么握了快十分钟,栗莉继续说「爸,起来吃点东西吧。明天的太阳,还 会升起,明天的生活会更加美好。李叔从他的苦难中解脱,我们的生活还得继续。」 父亲动了动,但是没有起身。

栗莉站起来,用两个手拉着父亲的两手,像是要拽起父亲,「爸,你很沉哦, 我拉不动啊。」父亲坐了起来,手还拉着栗莉的手。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 子。

这么站了一会,栗莉说,「爸,吃点东西吧。都快凉了。」爸看了看,桌子 上的面条,说「没胃口,吃不下。」

栗莉说「既然这些天看你,更加的热爱生活了,说明你的思想转变了,知道 生活要看开了。既然看开了,就不要让逝者担心,吃点东西吧。」父亲就说「好 吧。」

栗莉笑了笑『这才乖。要不要我喂你。「我突然觉得,这个时候,你这样笑 好吗?父亲刚才还是极度悲伤呢!

可是,父亲确实脸上好像也闪过了一丝笑意,然后平淡的说「我自己吃吧。」 可是他俩的手,却还是没有放开。我就想啊,不放开手,怎么吃啊。面条真的要 冷了。

可是,我转念想,这次的握手和那次又不一样了。那次是转换欲望的方式的 话,这次的是温暖。是栗莉在传递女人的温暖给父亲,这里他们不是男人和女人, 更像是亲人,给与对方温暖的亲人。

看着他们就那么握着手,栗莉站着,这时候,心里却没有淫乱的感觉。不知 道为什么,那更像是亲人更像是女儿和父亲,亦或是反过来。在男人脆弱的时候, 女人的母性总能最大限度的发挥。

不知过了多久,栗莉终于说「爸,我去热热,面条。」这时候,父亲像是意 识到了什么。然后,放开了栗莉的手。哦了声。

栗莉端着面条出来,然后去厨房。我悄悄的跟出来,走到栗莉身边。栗莉像 是知道我要出来一样。

我在栗莉身后,来说「你都看到了,还想来问什么?」栗莉,还真是了解我。

我没什么想问的就是想跟你说「谢谢,老婆。要不是你,爸还不知道得多久 才能走出着极度悲伤,这个最伤心的初期啊。」栗莉说「嗯,男人,确实需要女 人,男人死撑着都不哭,其实哭出来就好受多了。」然后,我跟栗莉说「你要不 要陪爸一晚。」话一说出口,栗莉接着瞪着我,说我「这是什么时候啊,你还想 着这些。」我赶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刚才看着你们拉手,我都没有想 到那些的,真的。我说的陪,即使是躺在一起,给父亲点温暖,也是陪着啊。那 样,也让父亲感到女人的陪伴啊。」栗莉看着我,将信将疑的,其实我真的是那 么想的,面条很快热好了。栗莉说「爸知道,你还没睡,我直接不出来陪着他, 你觉得可能吗?」这个倒也是,我就说「那,你随机应变吧。不论你做什么,我 都支持你。」栗莉说,「你还说自己没有那么想,这句话不是吗?」我嘿嘿的笑 了,说「虽然不合时宜,虽然有点对不住李叔,可是李叔也希望父亲开心的度过 晚年啊。我刚才确实没有想这些。但是,这个机会,也许就是你说的那个机会啊。」 栗莉,稍微思索了下,然后没有说什么。又来到了父亲的卧室,这次没有敲门, 直接推门进去了。

父亲,还是坐在床上,这次的眼神没有那么凝重了。看着栗莉来了,身体有 点局促,然后尽量自然起来。

栗莉,把碗放到床头柜上,然后让父亲靠在床背上,像是伺候病号一样。父 亲就这么陪着着,像是意识到什么。然后说「我又不是病号,不用在床上吃吧。 我出去吃吧。」栗莉说「我都端来了,你就在床上吃就去吻.com吧。要不要我喂啊?」然后, 嘻嘻的笑了一下。

父亲,脸好像红了,然后说「不用,我自己来。」然后端起面条,开始吃。 栗莉看着父亲吃面条,就像是看着小孩吃一样,充满着恋爱。父亲感到了栗莉看 他一样,有点脸红的感觉。

我在卧室里,看着这个祥和的场面,不知道自己为啥想到的是祥和的词。因 为,亲情在流淌,虽然这种亲情,本来不会出现在公公和儿媳之间,可是就是因 为哪一些列的欲的展示,因为心灵的沟通。所以,欲望转换成了爱意,虽然我又 一次不明确了,这到底是不是爱,但是我知道,这是我向往的,因为这样父亲的 生命真的会更加精彩,更加快乐。

一会父亲就吃完了,一天没吃东西,加上极度的悲伤,这时候确实饿了。栗 莉,接过碗,然后跟父亲说「爸,你去洗洗吧,一天了。泡个热水澡,身体会舒 服很多的。我去给你放热水。」父亲说「嗯,我自己去就行了。」我赶紧把这个 卧室的灯关了,也许现在我不在场,父亲更能放松,不去想白天的事,亦或是让 他们更加的自由,其实自己的心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或是期待什么。

然后看着栗莉去了厨房,父亲在屋里找了内衣裤,然后准备去洗澡。

栗莉,放下碗筷,然后去客厅的卫生间,开始收拾着放热水。父亲来到卫生 间,站在门口,对栗莉说「小丽,我自己来就行。」栗莉说「我来吧,没事。开心五月天四房间」 放好热水澡,栗莉要退出卫生间,父亲站在开心五月激情网网门口,他们就正对着。栗莉穿着的还 是那件小吊带,刚才放热水,身上的水汽加上热,出了汗,呼吸有点重了。父亲 看着栗莉,没有让路,就那么看着头上略微有点汗珠,胸口起伏的栗莉。栗莉, 像是感到里父亲的目光,低着头,没有做什么,就这么任凭父亲看着自己。

父亲像是突然醒了一样,然后侧过身,栗莉则也醒了,也侧着身往外走。门 口就那么小,他们面对面,这么侧身,身体还是会接触的,特别是栗莉的胸口的 乳头,撩过父亲的胸膛。

他们的身体,似乎都颤抖了,然后都没有回头,而是背对着对方了。他们知 道,如果这时候回头会发生什么。

栗莉,没有回头说了句「爸,你洗吧,小心别滑倒了,有事叫我,我在外面 等着。」这声音,带着颤抖。

父亲「哦」了声,然后说「你休息吧,瑞阳还等着你呢。」父亲的声音,也 是颤抖的。

栗莉说「瑞阳累了,刚才就睡着了。」栗莉竟然说我睡着了,这是要干嘛呢?

父亲说「那你也睡吧,我没什么需要的了,我洗完就去睡觉了。」他们说这 几句话的时候,身体没有动,还是背对着背,虽然隔着半米多。但是还是没有动。

我在想象着,他们会不会同时转身,然后拥抱到一起,然后演绎那一幕呢, 想着想着,我的下体竟然硬了,我才发现,不是刚刚硬的,是更硬了。

最后没有出现我想到的电影里的镜头,父亲还是先转了身,关上了浴室的门。

栗莉,也走出了浴室。然后,管了厨房的等,开了通往父亲卧室的过道灯, 然后来到我们卧室门前,等了一会才推门进来。

看我正开着床头灯,看着手机,她知道我在干吗?

她走过来,坐在床沿。我赶紧起来,抱住她。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不知 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因为刚才的表现,离越过雷池只差那么一点点了。

这时候,我一如既往的给她感谢与爱,还有就是支持。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谢谢你栗莉,你给了父亲这么多温暖,让他能够这么快 的恢复了,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是没有你,他今晚,甚至几天都会像是下午那 样。」栗莉没有说话,低着头,我继续说「刚才,你们发生的一切,我都看到了, 我开始的时候,只感到了你给与我和父亲的爱,给予我们这个家的爱,你在我们 这个家里是多么的重要。后来,你们在浴室那一幕,让我又升腾起了另一种异样 的感觉。」我没有说出这种感觉,而是把她的手,拉过来,碰触我的下体,我的 坚硬的下体。

我之所以是用自己的身体反应去告诉她我的感受,是让她觉得,如果这种欲 望是不好的,是低下的,那么她的老公更加的低下,她的老公更希望她鼓足勇气。 这也许就是事实胜于雄辩。

栗莉缩回手去,然后转过身,对着我说「老公,我怕!」然后,头靠在我的 肩膀。

我轻抚着她的头发说「别怕,我永远爱你,你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支 持你的,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栗莉,身体颤抖了,很害怕的样子。

我抚摸她的身体,然后轻声的说「别怕,一会你出去,在父亲的房间等他。 一切都顺其自然就好。」栗莉,还是低着头,很害怕。我站起来,然后抱起栗莉, 她吓得使劲搂着我的脖子。

她意识到了我要干什么了。是的,我抱着栗莉,打开自己的房门,然后轻轻 的来到父亲的房间,走进去,把栗莉放到父亲的床上。

我的心在狂跳,我的呼吸急促,栗莉的心在狂跳,呼吸急促,我们的身体在 不停的颤抖。

把自己的老婆抱到别人的床上,被自己的老公抱到别人的床上,心理的悸动 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唯有颤抖的身体和紧握的手,告诉我们发生的一切。

没有太多的时间考虑,父亲随时回来,我在栗莉的额头吻了下,看着栗莉的 眼睛,栗莉卷曲着身体,眼神透漏出恐惧,真的有点恐惧的表情。

我握紧栗莉的手,微微笑的了,对贴近栗莉耳朵说「亲爱的,别怕,我就在 隔壁,你又一次要当新娘了。」在栗莉的额头,深深的吻。然后转身离开,腿是 那么的沉重,想回头,想跑过去抱紧栗莉,抱回去。

可是,虽然一再的拖延,我还是关上了父亲的房门,把自己的妻子一个人留 在了父亲的床上。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卧室的,手机就在床头,我没有勇气去看那个房间的 情景,现在栗莉依然是卷曲着吧。她那么可怜,希望我把她救回来,可是一切的 一切总会发生,因为我们为了这一刻准备了这么久。

心跳加速,呼吸加紧,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握紧的手心泌出汗水,如此的安 静,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

为爱而来,为孝而为,望一切美好。

【未完待续】 下章预告:第二十七章抚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