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女友为妾我为奴{1} 作者:颜心竹
女友为妾我为奴{1} 作者:颜心竹
女友为妾我为奴 (一)美梦

食用提示:本文包含伪娘x女性、伪娘x男性、肛交、NTR、乱伦等佐料
作者:颜心竹
2014/12/31 首发:春满四合院

            (一)美梦

  周一的早上,阳光特别明亮温暖。不过当它穿过窗帘,恶狠狠地扎在我还未
苏醒的眼皮上的时候,就不那么令人喜欢了。

  「好……好刺眼……谁去关灯吧……我还想睡……」我把枕头压在自己脑袋
上。

  「笨蛋阿嵐!再不起床就迟到啦!」突然间,伴随著少女带著娇嫩童音的呼
唤,一双纤细雪白,却充满怪力的双手猛地掀开了枕头,把我彻底暴露在无情的
阳光下。

  「唔呀!照死人了!是谁……」

  「你竟然问是谁?」少女嗔怒地说. 「我在你旁边睡了一个晚上,竟然敢说
我是谁?」

  我一下子清醒过来,看见女友孟羽织跪在我旁边,嘟著小嘴,双手叉腰。她
娇俏可爱的及肩短髮有些睡乱了,深邃灵动的大眼睛里带著一丝怒意,温玉般的
小嘴微微翘起。

  她穿著一身雪白的丝绸睡衣,丰满的胸脯将睡衣撑起,露出了下面的小肚脐。
她的下半身则只穿著一条有小动物图案的内裤,嫩白的大腿一览无餘. 这样可爱
又不失性感的美人,一大早迎著阳光出现在我的床上,真是让人看得——

  「讨厌!你在想什麼啦!」孟羽织看了我下半身一眼,竟然拿起枕头,使劲
砸在我内裤下顶起的阴茎上,幸好这一下并不痛。

  「这是早上!晨勃是必然的啊!」我抗议著。

  「反正别你胡思乱想,在我们结婚之前那种事都是不可能的!」孟羽织一说
完,跳下了床,开始穿衣服。可怜我阴茎又肿又痒,毫无解决办法。

  看著女友一件一件穿上堆积在床边的衣服,我内心渐渐泛起爱意。她十九岁,
读大二,和我青梅竹马,自然而然成為了情侣. 因為双方家教都很严格,所以在
洞房之前都不能突破最后的关口。

  她父母都到外地做研究去了,考虑到她一个人天天留在家裡不安全,所以她
就借住在了我家。她有自己的卧室,但是常常会到我的房间来玩。身為男女朋友,
共处同一屋簷下,却又不能做爱做的事,这简直是一个成年男性的最大悲剧。

  昨天她在我这裡留宿,玩游戏到半夜然后搂抱著一起睡了。因為太困,加上
不断回忆她老爸那张兇狠的刀疤脸,我才忍住了诱惑。如果在洞房前不小心擦枪
走火……听说她父母做的是最新式生化武器的研究,天知道他们会用什麼惨无人
道的手段来对付我。

  「向少爷,孟小姐,早餐已经备好了。」英籍管家泰勒斯走进我们的房间。

  「泰勒斯,」我说,「千万别把昨天晚上我们睡一起的事儿……」

  「请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老爷的。」泰勒斯八岁起就在我家做侍从,看著
我们长大,非常溺爱我。

  「我不坐下来吃了,快迟到了!连化妆的时间都没有!」孟羽织一边套上袜
子一边说。

  「别那麼急,我送你。」我说著,也开始穿衣服。

  於是,我们俩都没来得及坐下来吃早饭,各自抓了一个三明治,就跑出这一
栋我住了十二年的地中海风格别墅,跳上我的汽车。发动引擎之后,羽织马上拿
出化妆包,对著小镜子给自己描眉。

  「你已经很漂亮了,干嘛每天早上上课都非要花时间化妆啊?」我说。

  「我和你说过了,我们老师太严格。」她说. 「如果不化妆,邋邋遢遢去上
课,她会骂我们没有上进心!」

  她这麼一说,我倒是可以理解。孟羽织在全国知名的桥北影视学院读表演系,
要靠一张脸吃饭,随时準备好应对各种公共场合,所以老师有这样的要求也是合
理的。不过,一想到每天她会為许许多多的其他人而打扮,让他们尽情欣赏她的
美,甚至意淫,我心里总有一点奇怪的感觉。

  十五分鐘后,我在桥北影视学院大门口停车,孟羽织恰好完成简单的化妆,
在可爱的面容上增添了一层明丽照人的光彩。她急忙打开车门,就跳出去。她戴
著白色小遮阳帽,穿著雪纺材质的蓝色印花连衣裙,露出嫩白修长的双腿,步伐
充满自信和可爱少女的风采。

  直到十四岁,我才发现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有点男孩子脾气的她,竟然是一
个大美人。而过了十八岁之后,為了达成做演员的梦想,她的打扮功夫日渐精进,
发掘出了自己身上变化多端的各种美态。

  「等一下!」我说,探出半截身子。她转过身来,和我吻别,才说了一声
「拜拜」,朝大门走去。

  吻别是必需的,要让周围的学生都意识到她名花有主。当然哪怕是这样,也
挡不住她身边的蜂蝶时常展开追求。但是她从未受诱惑,发誓要和我共度此生不
变心。每次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十分感动而幸福,為了能和这样的女孩幸福一辈
子,那暂时忍住慾望留到结婚,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接下来,我开车来到了工作地点,「飞创游戏有限公司」。一进入大门,秘
书江緋云就拿著一大堆文件,走到我面前。

  「向总,」她一边说一边把文件交到我手上,「这些是最新的运营报告,会
议已经开始了。」

  「我还没到,為什麼要开会?」

  「是周总监召开的。」

  我皱了皱眉头,在进入会议室之前的三分鐘里,快速地阅览运营报告,吸收
其中的关键信息。

  二十一岁的我并没有读大学,而是借用父亲的资金,在两年前创办这个网络
游戏公司。虽然一开始打拼得很辛苦,但是我们的第一款產品「战旗」取得了非
常大的成功,到明年结束,我就有希望偿清父亲给我的借款,真正开始自己的事
业和人生。

  秘书江緋云说的「周总监」叫周马华,是公司的开发总监,业界内著名的天
才游戏人,「战旗」的成功少不了他出的那份力。為此我很感谢他,但是他个性
太强,似乎正在从各方面削弱我的影响力,扩大他自己的权威。可是我想不明白,
「飞创游戏」毕竟是一个创立只有两年的小公司,如果他控制欲和权力欲真的很
强,為什麼还要留在这裡?

  我一进入会议室,数十双与会者的眼睛便齐刷刷地望著我。周马华站在白板
面前,一副不屑於我的神色。

  「向总您终於来了,」他嘲讽地说,「我们会已经开了快一个小时,要不要
我把前面的内容再介绍一下?」

  「不用了。」我说. 「继续吧。」

  会议又开了两个小时,我和周马华就一个重要问题针锋相对,气氛中带著一
些火药味。我知道身為总裁,让其他下属都看见我和他这样產生冲突,其实不利
於建立威信,但政治斗争实在不是我的长处。

  会议结束,最后还是我占了上风,决定依照我的方向进行下一步的游戏开发
. 虽然在斗争中失败,周马华还是一副不受影响的倨傲神色。

  在我的吩咐下,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门开始工作。江秘书拿著一个大邮包
朝我走过来,说:「向总,您的快递. 」我接过快递,封条上写的是「HotsRosa
服装设计」。

  「是送给孟小姐的礼物吗?」江緋云说.

  「是、是的!」我有些慌张地说. 「对了,我要在办公室休息一下,如果没
有要事,任何人都不要来打扰. 」

  我抱著邮包,进入自己的大办公室,回头把门反锁. 我站在办公桌前,非常
小心地拆开邮包。里面是一件款式新颖的全蕾丝连衣公主裙。我小心翼翼地抚摸
它的光滑表面,然后兴奋地双手把它拎起,贴在自己身上比量尺寸。

  这件公主裙,不是送给孟羽织,还是买给我自己的。

  我走到屋子角落的大立柜面前。柜门安装了密码锁,我输入密码,从里面拿
出一顶金色女性波浪长捲假髮,一些首饰,还有化妆品。我要用它们加上新买的
公主裙来打扮自己,而这一幕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我喜欢戴假髮,穿女装,把自己打扮成漂亮的女孩子。我自己也不禁奇怪,
这个奇怪的癖好是哪儿来的呢?

  也许是因為幼小的时候,父母曾经把我当成女孩来养吧。六岁的时候第一次
和孟羽织一起玩,她还以為戴蝴蝶节,穿裙子的我是姐姐。一直到十二岁之前,
她都会偶尔拿我来化妆玩,直到青春期觉得有点儿不适当了才停止。

  没有人知道,我一直偷偷用存起来的零花钱继续买女孩子的衣服和首饰来打
扮。每一件都不会穿太久,因為害怕别人发现,很快就会丢掉,但是又忍不住买
新的。

  我喜欢的是女孩子,只有看见漂亮女孩子才会勃起,但是自己也打扮成女孩
子,能给我一种别样的兴奋.

  我花了大概二十分鐘换衣服,画一些淡妆. 因為午休过后还要工作,见其他
员工,不希望花太多时间卸妆.

  一切都準备好之后,我站在立柜的大镜子面前,观赏自己。

  光是头髮长短,就可能让人男女莫辩,这一点并不夸张。我面孔较小,生有
大眼睛,明显的酒窝. 用假髮遮住两颊带有男性特徵的刚硬部分,重新塑造面部
线条后,我保证走到街上,没有人会把这张脸当成男人。如果能加上假睫毛和假
瞳效果就更完美了。

  从小妈妈就教育我如何护肤,保养,造就了我光滑白嫩的皮肤. 因為只做游
泳之类可以塑造身体流线的运动,所以我身上极少赘肉,也没有明显鼓胀的男性
肌肉。唯一缺憾的是喉结,我把连衣裙的花边领结往上稍微拉一些,遮住它。

  虽然只画了淡妆,但镜中的我,已经化身為一个染著金色波浪长髮,身著全
蕾丝公主裙,走可爱风的明艷青春少女(可惜是平胸)。这件衣服很令我满意,
我难以抑制地露出开心的微笑。

  镜中出现在我眼里的,依然是「向嵐」,不是其他人。因為身為男性的我,
和穿女装的我,是一体两面而已。在这一刻,我的确是把自己当作「女人」看待,
但这女人并不包括女性生殖器官,以及生孩子这些传统社会功能,而是一个仅仅
存在於「感觉」上的女人。并不是变成这样了,我就喜欢所有女孩子会喜欢的东
西。但是,我确实可以使用新的「女孩子」的眼光,观察世界,得到不同的体验。

  而且,这还能让我兴奋。

  我双手放到裙摆上,慢慢提起来,显露出已经完全勃起,在上下微微跳动的
阴茎.

  我还是处男,也曾经想像著女孩子做爱的模样,看著AV手淫。在化身成女人
后,我可以用男人的眼光,去看待成為「女人」的自己。现在的我,就是在用男
性的眼光,视姦作為少女的自己。这是一种真正的自恋,又是真正的他恋,因為
有两个「向嵐」,同时存在於现实和幻想世界,现实透视幻想,幻想映照现实。

  链接这两个世界的,是男人对女人,女人对男人的性欲,所以现在我看著女
装的自己,想像著这身体被强壮的男人索求,抚摸,又同时想像著如何回应著男
人的爱抚,而勃起。

  「小嵐妹妹,你好性感,看得我都硬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其实是在代
替一个幻想中的男人视角来说. 我开始一左一右地把玩自己的阴茎,手指揉搓,
滑动。我坐在地上,两腿分开,故意晃动胯部,让阴茎摇晃得更明显,这让我自
己更硬,也让作為少女的同一个自己,面色更显潮红了。

  毕竟我自己不是完整的女人,所以还需要倚仗真正的女人来幻想。我拿出一
张照片,是孟羽织自拍送给我的。她上半身赤裸,左手横摆在胸前,挡住那一对
令人垂涎三尺的D 杯豪乳,右手拿著手机自拍,露出俏皮且诱人的表情。

  我把这张照片靠在镜子底部,想像著我作為一个真正的女人,和孟羽织搂抱
在一起,在酒吧舞臺上搔首弄姿,风情万种,使臺下男人纷纷把持不住,撑起小
帐篷,拿出一叠又一叠厚厚的钞票,竞相出价,只為一亲芳泽……

  我想著我们俩,两具雪白的身躯交缠,作為男人的我,窥私著女体化的我和
女友欢爱,难以把持的快感仿佛电流,源源不断地从大脑经过脊髓,直冲我不断
套弄的阴茎龟头. 我忍不住了,感觉到手掌之中的阴茎下部鼓胀起来,然后一泄
如注,把白白的精液喷洒在了孟羽织的照片上,也洒在了镜中的我自己身上。

  射精过后,我坐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儿,让心跳平復下来。然后我站起,擦
掉镜子和地面上的精液,拾起那张污染了的照片,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幸好
孟羽织送给我的照片是数码档案,只要重新再打印就好。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谁啊!」我慌张地除掉假髮。「我不是说了不能打扰吗!」

  「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谈!」是周马华的声音。

  「稍等!」这傢伙真的是太讨厌了啊!我连忙脱假髮,换衣服。脱下的来不
及好好整理,直接胡乱塞到柜子里面,可怜了我的新裙子啊。来不及卸妆,就把
手边一瓶矿泉水打开,浸湿手帕,在脸上使劲擦。

  咚咚咚,他又使劲敲门了。我把脸擦乾净,对著镜子大致看了一下,没有明
显化过妆的痕跡,就上前去开了门.

  「什麼事?」我说,难掩语气中的不快。

  「我妹妹刚才发急病,送到医院了,我想临时请个假。」他说. 「下午开发
组那边的事情,就请你多关注一下了。」

  「好的,你去吧。」听见是他亲人出了意外,我的心也有些软了下来。

  「谢谢,那……」

  话没说完,周马华突然盯著我旁边,好像我身后有什麼人吸引了似的,让我
也不由得回过头去看了一下。

  「你在看什麼?」我问。

  「没什麼,那我走了。」

  於是,周马华离开了。他请假也好,我可以利用这半天时间,仔细查看各部
门工作进度,给出自己的建议,把开发方向的主导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我回
到镜子面前,想整理一下外表。这时,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我知道,周马华刚才是盯著看什麼了。

  他在看我的右边耳朵。

  刚才,我忘记把扮演女生用的耳环取下来了。

  而且,那耳环还是特别小女生的款式,粉红,心形。

  天啊…………!!!

  如果我真的把这内心的惨叫从嗓子里爆发出来,全公司的人大概都会以為我
刚刚经歷了家人全部车祸丧生,自己又被诊断出癌症晚期的惨剧吧。

  这麼多年来,从未有人发现我假扮女生的蛛丝马跡. 今天却出了错,而且看
见的人,还是我最讨厌的劲敌周马华.

  我在椅子上瘫坐下来,按摩太阳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思考这件事的
后果,以及可能的对策。

  仔细想想,就算看见了,周马华好像也不能怎样。虽然很丢脸,但是「向总
戴了耳环」这件事,并不能成為他用来攻击我的把柄。毕竟我们是游戏公司,我
个人私下佩戴了什麼饰品,并不会影响工作。而他若抓住这一点来攻击我,也会
显得他自己很猥褻,小题大做。

  这麼思考一番之后,我的心情暂时平復下来了。我只需要更加小心一些,不
让他找到更多的线索就行。归根结底,这一次还是我不小心,拿到了新裙子,没
有忍住马上在办公室里试穿,然后手淫的慾望。以后我必须压制一下自己的慾望,
不能让女装癖好胜过我的理智。至少在工作场合,是绝不能这样了。

  这天下午,我进入了工作狂状态,全面检验当前的开发成果,确保各个方面
都符合我的心意,并且给员工们叫了外卖的下午茶,拉拢人心。我并不喜欢内斗,
但是周马华一大早就不通知我私自召开会议,挑战我的权威,那我至少不能示弱。

  下班后,我开车到学校门口,打算去看看孟羽织。最近要开办学校戏剧大赛,
她几乎每天都会排练到很晚。

  我来到她和同学排练的教室面前,门是紧锁著的,里面的窗帘也全部拉上了。
我使劲敲门,过了好一阵子,才有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有点儿粗野的人开门出来
了。他不给我机会窥视里面发生了什麼,很快地把门再次紧闭,然后用庞大的身
躯挡著。

  「你找谁?」他说.

  「我是孟羽织的男朋友,她在里面排练吗?」

  「她在。」

  大个子没有开门让我进去的念头.

  「你们什麼时候排练完?」我问。

  「快了。你等一下。」

  他说完,就回到了教室里. 通过他开关房门露出的一点缝隙,我终於瞥到了
一眼,却什麼具体的都没看见,只觉得教室里好像灯光很昏暗。

  他让我等一下?这是什麼意思,是说排练快完了?还是孟羽织要出来了?真
是讨厌啊,态度这麼差,如果是我,一定不会雇用这样的学生。但是话说回来,
他作為要进入演艺界的人,大概也看不上我的小游戏公司吧。

  我给孟羽织发了一条短信,「你什麼时候出来」,没有回应。等了十多分鐘,
她终於出来了。她看见我,并不高兴,皱著眉头,头髮有些乱,仿佛刚刚把脸埋
在枕头里哭过一样。

  「你怎麼了?」我心急地问她。

  「没什麼. 」她说. 「排到女主角的弟弟病死那一幕,我有点儿入戏了。」

  「这样啊……」我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 我曾经看过她的现场演出,她确实
很容易把自己彻底代入到角色的心情里,每次表演完情绪激烈的场面后,都好长
时间缓不过来。有这样一个又漂亮,又為了梦想如此投入的女朋友,我无比自豪。

  回家之后,吃了晚饭,她说还有一些学校的功课晚上要準备,我也要处理一
下公司的邮件,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中间在网上断断续续地聊天。我吩咐
管家泰勒斯把一份她最喜欢的朗姆芝士蛋糕送到她房间,后来泰勒斯告诉我,她
非常高兴地吃光了,这让我心里也很舒服,这说明她已经从排练结束的糟糕心境
中回覆过来。

  只是在处理邮件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开点儿小差,不时看看有没有什麼我
喜欢的假髮,裙子新款。

  快到睡觉时间了,我关掉电脑,伸伸懒腰,心想应该和她打个招呼。回过身
一看,恰好发现抱著自己枕头的孟羽织,出现在我房门前。

  「今天我还是和你一起睡吧。」她说. 和昨天一样穿著丝绸睡衣的她,显露
出无比的青春可爱,与悄然萌发的性感。

  「好!」我说. 我怎麼可能回答「不」呢?「你等我一下啊。」在留下这句
话之后,我飞快跑到卫生间洗漱,然后回到卧室里. 孟羽织已经躺在床上了,背
对著我。看见她的香肩和无比细滑的背部肌肤,闻著充盈整个房间的,属於她的
香气,我本来有点儿想睡的脑袋,突然变得十分清醒,而胯下的不安分之物也开
始抬起头来。

  我爬到床上,她挪了挪,让我睡进去一点. 我的眼睛直盯著她的脖子后面,
略一低头,阴茎在裤子里顶起著,离她的屁股只有两寸之遥. 连著两天都睡在一
起,这太刺激了,忍到现在已经是奇跡. 我必须马上回想那些丑陋的东西,来压
制慾望,但是好难……

  我快不行了……好想紧紧抱住她,疯狂的……

  不,不能為了这一时的慾望而毁掉未来。我转过身,背对著她睡,希望这样
会好一些。

  「向嵐。」她轻轻地说.

  「啊?」

  「你心中,有没有什麼不想告诉别人的秘密?」

  「怎……怎麼突然问这个?」

  「没什麼,就突然想问问。因為我觉得,我们俩是要结婚的,总有一天要完
全坦诚相见,到那时候,我们互相之间就不会有任何秘密了。」

  「秘密什麼的……」

  「你不用具体说明白,只回答我,现在心中有没有秘密,就可以了。」

  「在你面前,我……没有。」

  啊啊,我撒谎了。对不起,羽织。也许你会觉得我是个变态,今天早上我还
一边欣赏女装的自己一边手淫,最后把精液射在你的照片上了。我不想骗你,可
是我实在鼓不起勇气,至少现在是这样。

  「可是我有。」她说. 「我有一些秘密……现在还不能让你知道。」

  「没关係,你不想说的事情,我又不会逼你。」

  「可我觉得对不起你。」

  「没有什麼……」

  我的舌头突然停下了,全身硬直。因為羽织转过身来,把柔软无比的巨乳贴
在我的后背上,而一只玉手更是从后面绕过来,隔著裤子,握住了我的阴茎.

  「所以,我想补偿你一下。」她说.

  她开始隔著睡裤套弄我的阴茎. 一开始动作有点儿迟疑,羞涩,但逐渐加快
了速度。虽然有布料隔开,但我还是感受到了她手掌的纤细,温暖,柔软,而缺
乏直接接触,反而又让我更兴奋. 我开始发出一点儿呻吟。

  「啊……呃……」

  「阿嵐……我这样你喜欢吗……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

  「那就好,呼呼……你喜欢就好,嗯……」

  她的话语中,也混杂著急促的呼吸,巨乳也贴得我更紧了。作為一个处男,
被这样的温香软玉抱著玩弄阴茎,而且对方还是最爱的女友,这种刺激,简直强
烈得要把神经都给崩断了。她手指的上下滑动,驱动著那股热流,在我的阴茎上
下游走,直到积蓄起无比强大的冲击力。

  「羽织……!我……我不行了……」

  「阿嵐,你,你要那个了吗……」

  「嗯,啊啊……我要射了……啊!羽织,我爱你……!」

  我终於射出来了,感觉整个阴茎一直鼓胀地跳动著,从龟头溢出大量又热又
浓的精液,全部黏在内裤里.

  「我也爱你……」

  裤子里太粘了,不能这样睡觉. 我不得不起身,去洗手间一趟。在我从床上
爬起来之前,我听见羽织说:「以后也要一直爱我哟……」

  「那当然了。」我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不管发生什麼,我都会一直爱你的。」

  这天夜里,我充满幸福感地睡在羽织身边,做了一个梦。梦中,在一座美丽
的海岛上,我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她穿著我见过的最纯洁,最梦幻的婚纱,但
是我自己,也完全化成了女子的形象,同样穿著婚纱。我们接吻,人人為我们祝
福,而在我的婚纱下,阴茎汹涌地勃起著,龟头滴出晶亮的液体……

  To be continue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2015-1-2 18:05 编辑 ]现在还会有这么纯的人呀?楼主写得不错楼主编辑肯定浪费脑子神经了,这个写的很保守的!读完我有点奇怪了,而是多岁的阔少爷还会是处男,怎么可能呀,应该是阅女无数吧内容这样的口味太怪了全是YY之作,不太真实的东西,不过有此心理描写还是不错的说实话没看懂写什么,莫名其妙还有后面的呢作者为什么在最刺激的地方停笔呢?一停就是好几年啊!变装癖的男主啊,让我想起我的妻子江湖行了。可以考虑让男主去泰国变性啊写的 还不错啊 虽然太长了 没看完 但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