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性奴前女友
性奴前女友


  「呼…呼…」我喘着粗重的大气,低着汗将刚射完精,逐渐软化的肉棒抽出小佩的体内。

  小佩依然睡的很安详,可爱的圆脸微微晕红,唇瓣微开,睫毛颤动,眼镜仍歪歪斜斜的挂在她的脸蛋上。

  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喘气一边瞪视着小佩--我的前女友。

  是的,在多次天人交战後,我终於付诸行动,迷奸了她。

  是为了一偿未了的心愿,还是为了报复她背叛我的举动,我已经不记得了。

  从国中二年级交往到大学,我对她敬爱有加,她是那麽的娇憨可爱。

  但是单纯可爱的她到北部念大学的第一年,刚参加完迎新回来的她忽然告诉我:她被强暴了。

  被强暴,并且她爱上了那个第一次占有她身体的花花公子,她毅然抛下了相爱多年的我,跟一个以玩弄女孩身体为乐的花花公子开始交往了。

  我有多麽恨,多麽後悔?

  早知她一脸单纯却这麽轻薄,我就不客气的上了。

  可是被甩的我只能翻开国中、高中的毕业纪念册,一边咒骂着她一边打手枪,把精液射在她的照片上。

  「但是,现在呢?我可以任意的干你这小骚货呀!」我冷冷笑着,虽然小佩早已被我用乙醚迷晕,听不到我对她的冷嘲热讽。

  我狂噜着软化的肉棒,它对着T恤被拉到胸襟上,暴露出匀称乳房、苏格兰裙被撩到肚脐、裤袜被剪破撕裂、静静而毫不抵抗的张开双腿、安稳架在八爪椅上的小佩娇躯渐渐又起了反应。

  「操!」我很少骂脏话,但我还是必须骂一声,跟着提着半硬不软的肉棒抵着小佩刚被我内射过的私处,又插了进去。

  我一边狂插,一边扯开她鹅黄色的胸罩,并且搓揉她的胸部,享受我来不及享受就先被人抢先的权力--事实上,继那花花公子之後,还有不少人占有过她的身体。

  当年小佩狂恋花花公子,花花公子嘛,顾名思义他就只是想干她,玩腻了就甩,伤心欲绝的小佩又遭到她学校学长、同学们的热烈追求、争相讨好……就这样,她辗转经手过花花公子、富家小开、乐团男主唱等人之手,这些把玩过她身体的男生都贼兮兮的告诉我,插入她那娇小可爱的身体有多麽舒服。

  现在我体会到了,小佩的小穴又紧又蜜,即使被我迷晕毫无知觉,身体的自然反应还是说不了谎,我一边狂干一边咒骂那些享用过她的男人,他们一个个都搞不清楚状况,总是我炫耀他们先我一步干到小佩这件事,所以我通常听完了就绑架他们,并且处理掉他们。

  随着我激烈的抽送,我的腰越来越酸,同时又酸又酥的快感又再度袭来,我哆嗦几下,这次我抽出了肉棒,跨到八爪椅之上,对着她那酣睡而微红的俏脸狂尻手枪,但是从我龟头尖端射出的,只有少量的几滴精液而已,几滴稀薄的精液滴在她的鼻尖上、眼镜上,讽刺的滑落下来。

  这怪不得我,从我绑架她的这2小时之间,我已经射精了5次,她褴褛的衣衫是我重新替她穿回去的,事实上她早在我第2次上她时就曾被我剥光,但我觉得半遮半露衣衫褴褛更能显出她正在被人强暴的这个事实,让我更加的兴奋,而她及肩的短发也被我绑过各式各样的发型,比如马尾,操马尾姑娘很让人兴奋啊!

  第5次射精的我,腰腿酸软,索性就软在八爪椅上,趴在小佩昏迷的身躯上喘息。

  我是早就干到没有性慾可言了,但是我的心中依然郁闷难以抒怀,我还是恨!我用舌头粗鲁的将她柔软的唇瓣剥开,钻入她口腔中吸吮她的香舌。

  就这样了吗?我花了两年才下定的决心,宁可犯罪也要孤注一掷的报复就这样简单的结束了?

  我愤怒的咬着牙,咬到牙齿都快崩了。

  突然,这幽静的地下室传来手机的铃声,我又惊又骇,随即会意:是被我处理掉的乐团主唱的手机。

  我走向乐团主唱动也不动的身体,他最初还在视奸我如何上八爪椅上的小佩,但是因为他不断挣扎太吵,我就朝他下体踢了一脚,他就再也没声息了。

  我关掉他的手机,来电的是一个叫「酒肉朋友~好虎哥」的人。

  我灵机一动,哈哈大笑,说:「多亏你提醒我啊!」为了感谢他,我朝他的身体多踢了一脚,他居然扭动了起来,我眉头一皱,拿起铁鎚又朝他後脑勺多敲了几下,再拖进储藏室里放置。

  我打电话通知了我化工系的学长,他又胖又禽兽,绝对适合蹂躏小佩这个小不点。

  我还打电话通知了我在板桥认识的无业游民,他无所事事但是我实验用的药剂都是靠他从附近的学校偷出来的,是时候报答他一下。

  我告诉了许多又许多的人,并叫他们有什麽禽兽朋友都一起带来。

  起先他们并不相信我的动机,我略施小计,告诉他们入场要付新台币两千元,就可以干到鲜嫩甜美的大学漂亮女孩,他们一听要钱顿时就放了心,纷纷呼朋引伴往我犯案的地下室来了。

  其实我要钱没什麽用,我本来就是孤注一掷了,钱只是个多余的恍子而已。

  我补迷了小佩一次,确保她可以昏迷更久,我细心的替她清理好被我糟蹋过的痕迹,再替她穿好衣服,已经撕破的裤袜就当作没看见,想了想,乾脆贴一块胶布在她嘴巴上,看起来更有感觉。

  来了,人来了,短短30分钟以内,我的地下室聚集了39个人。

  我一开始没有想到会来这麽多人,好在我的地下室基本上就是个停车场,空间上根本没有问题。

  我跟他们约法三章,第一、任插到射,但是不可恋恋不舍留力不射,第二、除了小穴必须排队轮流以外,其他部位任均君用,不愿排队想在旁边尻枪或者想握小佩的小手来尻枪的人自由使用,第三、禁止口交及射在口腔里,因为小佩正在昏迷状态,一旦被口交很有可能噎死,到时人不被吓跑光光才怪。

  我得意洋洋的定下三条规则,还假装势利眼的先收了每人两千元新台币。

  於是,我就坐在我专属的座位上,看着眼前这些饥不择食的禽兽们争先恐後的挤上前去包围着小佩,又吵又打,一边争吵还一边忙着解开自己的裤腰带,我忙大声喊:「记住我说的吗?排队--人人都有分不用抢!」

  但他们依然我行我素,终於在人群簇拥之中,我听到了一声悠长而愉悦的呼声:「啊~斯~」

  跟着人潮松动,纷纷排队去,留下两个人分别抢占了小佩的左右手,另有一个人拿着肉棒磨蹭小佩包着黑色裤袜的脚掌。

  我终於能够看到现在是什麽情形了,一个我不认识的绿发青年半身只拉下了牛仔裤,压在小佩的身上开始抽送,他很遵守规则--非常卖力,他狂干的速度简直像是八百年没干过女人,他狂舔小佩的嘴唇与浑圆下巴,我一边偷瞄手中的码表,一边数着他屁股起伏的次数。

  「喀」我按下码表,从他「啊~嘶」到他抽搐射精的时间总共49秒,这也难怪他,毕竟这麽刺激的场面很少见吧。

  下一个人迫不及待的拨开还没射完的绿毛,提着老二就插了进去,这次小佩突然「啊」了一声,身体耸起,看来这个人的老二应该相当的大,大到连昏迷的小佩都抵挡不住。

  这第二个人的纪录是5分43秒,以一个人类没带保险套用全速抽送一个紧密小穴的情况来看,其实他相当持久,在他狂干过程中,有四五个人按耐不住也脱队上前来抢小佩不久前才握过别人肉棒的小嫩手,抢不到的人乾脆效法那裤袜控,拿自己的肉棒去磨小佩的脚底。

  跟着快速而流畅的,一个又一个的恶狼趴到小佩身上,插进她小腹之内把她当成玩具宣泄,并且射精,精液流淌在她双股之间、椅垫之上,又湿了一大块地板。

  我异常满意,我报复的快感有了宣泄的管道,心情相当愉悦,同时肉棒也在不知不觉间站立了起来…虽说充血,但它其实已经外强中乾了,又虚又瘪,又酸又痛,即使如此,我还是必须把握这个机会。

  我起身,走进储藏室,跨过乐团主唱的身体,摸黑开了电灯,眼前是一个背对着我,面向铁架被绑的美女,她是乐团主唱现任的女朋友,其实她一张瓜子脸,嘴唇丰厚而性感,化的妆又浓又性感,比较起来是比小佩还要正点多了,但是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只是顺便抓来的而已,而她那性感的嘴也被黄皮胶布给贴着叫不出声。

  别这样看我,我可是有定时喂她吃麦当劳的,要不是她撞见我绑票乐团主唱我也不想绑票她,这麽麻烦!

  所幸那时不辞辛劳,这时终於有了回报!

  我把铁架堆倒,这美女变成屁股翘着对我,我简单俐落的脱裤、提枪,插了进去。

  因为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插她像插香蕉皮,又因为我早已射精太多次,所以我迟迟射不出来,不知插了多久,她湿了、泄了,而我则渐渐软了,根本没射出来,我失望的丢下她,穿上裤子,坐在电视机前面开始看起重播连续剧,直到看腻了才走出储藏室。

  天啊,我才离开一下子,外面根本就无法无天了!

  小佩已经被人从八爪椅上抱了下来,T恤被脱弃在地上,裤袜被撕裂殆尽,露出她两条雪白细腻而纤细的双腿,全身上下她只剩眼镜和那该死的裙子没被除下,那裙子实在顽劣异常。

  小佩不知何时怎会醒的,她嘴巴被贴,双眉紧皱,眼神中充满不敢置信跟恐惧,眼泪更是早已夺眶而出,她的躺在一个人的身上,身上还趴着一人,显然她肛门跟小穴都同时插入了肉棒,我到这时才知原来肛门跟小穴同时被插是要讲究节奏的,那两个色狼完全没有默契可言,一个插另外一个就滞塞,真是笨。

  小佩的双手已经被她躺的那人给箝制在後,她的头发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就像刚从游泳池潜水而出一样,不同的是,她乌黑发丝上沾的全都是浓臭的精液。

  当然,小佩雪白的身体也是无一完肤,全是男人的精液,其实那两个正同时插在她体内的男子也是全身都沾了精液,但他们干疯了,毫不避讳,我环顾四周大夥累瘫的模样,看来大多数都有缴械过了。

  13分钟以後,两人纷纷射精,小佩被抱回八爪椅上,但不同的是她被迫趴着,又换了一个人从背後拨开她肥嫩的屁股肉,把重新勃起的肉棒插入她精花斑驳的私处里。

  我细细的观察着小佩的表情,她似乎不愿意也得愿意的高潮了数次,还翻了白眼呢。

  再多几个人射精後,这阵狂潮终於有了止歇,这些方才饥如豺狼的禽兽现在爽够了,有些露出赚到的表情,有些脸上带有愧疚、羞惭,千奇百怪应有尽有。

  小佩仍趴在八爪椅上大力呼吸着,她的嘴巴被贴,只能靠鼻孔呼吸,两眼无神,半睁半闭,她溅满精液的雪白美背随着呼吸起伏,因为苗条,她的肩胛骨轮廓非常美丽,我有些心痒痒的,但一时间老二就是无法充血。

  小佩昏昏沈沈的在这不敢相信的真实中再次失去意识。

  她下一次醒来,是27小时後,那时的她被我打扮成了猫耳女仆,我在yahoo拍卖上花599元买了一件一字领心机爆乳马甲˙好质感女仆洋装,还为她戴上了一个猫耳。

  而这次,她依然是被人给干醒的,不同的是这次我找的是一群宅男,一群守规矩的宅男,总共84人,他们多半又胖又油腻,一边淫笑还一边擦汗,像小佩这种外表清纯型的可爱女孩搭配上猫耳女仆,果然引发轰动,他们把所有的慾望都宣泄在小佩娇弱单薄的身体上,所幸,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很爱护那件女仆洋装,一直轮到第70人,洋装才开始被撕烂。

  小佩这时的肚子已经圆圆的鼓起了,从她绝望的看着自己明显隆起的小腹,我猜想她误会自己怀孕了,实际上短短两天的轮奸哪里怀得了孕呢?其实只是因为我故意把她下体抬高让内射的精液不至轻易溢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