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女友  »  人母的屈辱1~3
人母的屈辱1~3

 
***********************************

(第一章)前言:还得从我老婆说起


夜晚的写字楼除了楼道,一般都是漆黑一片,可我所在的这一间却是灯火通明,这是老闆的办公室。

我坐在靠墙的沙发上,老闆则靠在办公桌里的豪华座椅上,正在闭目养神,可从他的脸部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心情十分惬意。

老闆的西裤和白色的平角内裤都已经褪到了膝盖,肥乎乎的大腿上密密麻麻的像毛裤一样的体毛,好像是秃顶的头发都长到了这里。一个穿着秘书装的女人正跪在豪华座椅前面,给老闆口交。

老闆皱了皱眉头,我知道这是男人想要止住射精时的表情。果然,老闆睁开眼说:「小玲,舔我的卵蛋。」那女人很顺从地吐出口中的香肠,开始啜弄老闆毛烘烘的阴囊。

我毕恭毕敬的在一旁坐着,这时老闆好似刚发现到我的存在,平静的说道:「刘总那里的关系,你打理好了吧?」

我连忙站起来,身子有些微微的前倾说道:「都弄好了。」我又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颤音说道:「老闆,现在都八点了,您老也该休息休息了,总这么着对您的身体也不好。」

老闆瞪了我一眼,面带不悦的呵斥道:「你多嘴什么?不就是多用了你老婆几十分钟嘛!我给她加班费。再说你老婆现在的性交技巧这么好,还不是我训练出来的,你不也从中受益匪浅吗?」

对,那就是我老婆,正趴在老闆两腿之间,给老闆的大鸡巴口交的就是我的老婆。

此时我老婆好像丝毫没有听到我和老闆之间的对话,正轻轻的用舌头点着老闆有些发黑的阴囊,硬渣渣的阴毛都插进了她的嘴唇里,还有一些比较长的甚至都冲进了我老婆的鼻孔里面。

老闆好像还在为了我刚才的话生气,一把将我老婆抱起来放到办公桌上,还故意把脱下来的我老婆的裙子和内裤扔到我这一边,我看着地上已经被老婆淫水弄湿的内裤,苦涩的笑了笑。

「小子,你老婆给我的鸡巴吹了这么久,我就奖励她一下,再干她一炮。」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长,可这时候两条洁白的大腿已经拱到胸前,而大腿根部的阴户就顺理成章的露了出来。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不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样,就连大阴唇两侧都有一些。而她的隆起部位已经很是湿润了,这得益於我老婆的肉缝里那个正在跳动的电动阳具。

我老婆的大腿很白很长,而这时候两条洁白的大腿已经拱到胸前,两条白净的大腿根部已经露出了两块深红色的屄肉。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不仅是在小腹上如黑森林一样,就连大阴唇两侧都有一些,据说这是一个人性欲强的表现。她隆起的阴阜上面很是湿润了,这得益於我老婆肉缝里那个正在跳动的电动阳具。
我老婆的整个生殖器范围都已经是湿漉漉的,充血的大阴唇被电动阳具挤在一旁,肉洞上方的阴蒂头也涨红得像豆子一样。

「小子,我给你老婆插的这个,是我託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日本那些av里用的就是这个,电量充足。我中午在厕所干完你老婆,就给她插上了,到现在还动呢!你看。」

老闆将我老婆的腿向两侧一放,我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那个电动阳具正在我老婆体内翻江倒海,刺激着我老婆阴道里的神经,阳具与肉洞口边缘的缝隙不断渗出一些透明的液体。

而我老婆此刻眼神混乱的看着身前的老闆,头发平铺在桌子上,脸颊上的红晕越来越大,时不时扭动一下腰肢,好似在调整最佳的做爱体位,迎接老闆肉棒的插入。

「小子,我把你老婆肉洞里插着的这个拔出来了,你看好喽!」老闆抓住电动阳具的末端,肩膀一动,就将它整根拉了出来。

那个还在振动的假阳具从我老婆的洞口里出来,还拉出来一大长串子晶莹剔透的分泌物。而我老婆的肉洞被那玩意塞了一个下午,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没有物体插入的感觉,并未立刻合拢上,但也只能看到粉红色的黏膜,在里面就是一片黑乎乎的。

我老婆嘤咛一声,双手刚要去摸摸自己的阴户,却被老闆的黑手钳住,原来老闆已经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正要插入我老婆的肉洞里。

「我用这个姿势进入你老婆的阴道里,你没有什么意见吧?」老闆笑嘻嘻的明知故问。

我连忙摇摇头,说道:「昨天我觉得我老婆里面紧了一些,我那个小,您的肉棒有大又粗,正好让您给松一松。」

「哈哈!小子,那我就如你所愿,给你老婆的肉洞松松。」老闆毫不费力地就插入了我老婆的阴道口,一寸、两寸、三寸……老闆的肉棒慢慢地插入,最终完全消失在我老婆的洞口处,只留下一个被两性躯体挤压在一起的阴囊,而男女性器官上浓密的阴毛纠缠在了一起。

「嗯……干着你老婆真是他妈的爽啊!」老闆全根尽入后对我说。

办公桌上的电动阳具没有关上,还在「嗡嗡」作响,就像是手机调成振动模式一样,上面那些透明的黏液都已经滑落到桌子上,成了一滩黏稠的阴液。旁边老闆的真鸡巴代替了它,正在我老婆的肉洞里抽插。

「小子,你老婆的肉洞还真是个名器,每次被我肏完,都会自动恢复成特别紧,每次进入都夹得我的大鸡巴特别爽。」

「是啊!是啊!」我点头哈腰的陪笑道。

老闆停下抽插,喘了一口气,然后让我老婆翻过来侧身躺在桌子上,将她一条腿抬起来,方便他的肉棒在我老婆体内进出。

「你老婆真是他妈的爽啊!我玩了好多人的老婆,但感觉就是干你老婆的时候最爽,每次干完了,过一会儿就还想再干一次,每次都有新的感觉啊!」
老闆「哈哈」大笑起来,挺着他满是肥油的肚子一下又一下撞击在我老婆身上,他嫌这样不过瘾,竟然还伏下身子,将大肚子压在我老婆平坦的肚子上,张开噁心的大嘴,将一口黏液吐到我老婆正在呻吟的嘴里。而我老婆好像是接到了信号一样,马上伸出自己的舌头,主动与老闆的舌头缠绕在一起,进而两张嘴也亲到了一起。

此时胖乎乎像个球一样的老闆就完全压在了我老婆白嫩的身体上,他们两手相扣,嘴对嘴正在做着接吻。老闆黑乎乎的大肉棒还是一刻不停的在我老婆体内进出,我老婆的下身也是被老闆插得湿淋淋的,大阴唇耷拉在一旁,彷彿在列队欢迎老闆的肉棒。

随着一声闷吼,老闆重重地在我老婆阴道里抽插了几下,就射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液,随即就把自己热乎乎的肉棒拔了出来:「小子,你快来试试,看我给你老婆松得成不?」

我赶紧脱掉裤子,举起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对准老婆还没完全合拢、正在往外流白浆的洞口,轻柔的插了进去。

「怎么样,我玩你老婆的水准还是很高的,有没有松快一点?」

「松了一些……」我说完就把阴茎拔出了老婆的阴道。

老闆这时候拿起地上的粉色内裤,放在鼻子上深深地闻了闻,然后扔到我手里,说:「给你老婆穿上吧,这内裤还是我给她挑的呢!那天我记得我在商场厕所里还干了她一炮。哈哈!」

我抓住内裤,擦了擦我老婆阴户上的淫水和精液,然后握住老婆的小脚给她穿上那条湿乎乎的内裤,而我老婆还在眼神迷离的向上看。

这时候老闆坐在我刚才坐的那个沙发上,光着下半身半躺在上面,疲软的阴茎埋在浓密的阴毛里。他看我给我老婆穿上内裤后,懒洋洋的说道:「小玲,过来给我舔舔。」那些洗头房里的妓女都是在客人射精完后,用舌头把客人的阴茎舔乾净,看来老闆已经把我老婆当成一个妓女了。

我忙站到一边,以方便我老婆从桌子上起来。只见她乖巧的光着脚走过去,跪倒在老闆两腿之间,一只手握住老闆的鸡巴,然后用舌头从根部到龟头开始舔起来。

我老婆的屁股又白又大,而两瓣屁股夹着的阴户也是比其他女人面积更大一些,这使得那条粉红色的内裤根本就不能完全遮住老婆的生殖器。我老婆撅着屁股,白嫩的肉中间有一块狭长肥嫩的黑肉缝,湿漉漉的十分诱人。

「老闆,我……」我挺着鸡巴,有些左右为难的说道。

「没事,我不介意。」老闆把我老婆脸上的发丝拨开,顺便说道。

我举着自己的阴茎,把老婆那条粉红色的内裤向左边一扒,把那个黑色的肉缝完全露出来,然后就插了进去。

我老婆前面给老闆口交,发出那种吃棒冰「啾啾」的声音,后面下体和我交合着,因为早就淫水泛滥,所以发出了那种赤脚踩在浅水坑里的声音。我低头看着鸡巴不断在我老婆的膣腔里抽插,不时带出一些白色的分泌物,脑袋里像被灌了迷药一般,也想起看到老婆第一次和老闆通奸时的场景。

一次出差提早归家,我进门闻到一股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和烟草味,随后在我和老婆的卧室里,发现以前只有我和老婆躺过的大床上,老婆正趴在一身赘肉的老闆身上,两个人都在沉沉的睡觉,老闆还打着呼噜,而我老婆的阴道里还插着老闆已经疲软的肉棒。

我震惊的倒在卧室门口,看着我老婆那个只有我才能享用的肉洞里正插着一根软绵绵的肉棒,两个人的阴毛已经被一些黏液润湿,纠缠在了一起。而老婆整个人趴在老闆庞大肥硕的身躯上,乖巧的小头侧躺在老闆乌黑的胸膛上,白花花的身子被老闆滚圆的啤酒肚拱起。

可是那次发现我老闆通奸,我却没有一丝愤怒,只有震惊和快感。对,就是快感,比我亲自和老婆做爱还有快感,自此我就假装慑於老闆的淫威,其实是享受着老婆和老闆性交给我带来的快感。

而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理?可能是和我小时候的一些对我妈所见所闻有关。wlsix的文章《我家的女人》开篇一句话是「女人是男人的玩物和性工具,我家的女人尤其如此」,用这句话来形容我家的女人们,尤其是我妈,是再好不过了。

小时候,我妈在一所大学里做讲师,那时候大学讲师社会地位还是很高的,不像现在一样名声有些发臭。

我妈虽然智商很高,对很多科学原理研究得很透彻,可是情商却是一般般,就是有点儿傻傻的感觉。在学校里,傻傻的人会被人说可爱、幼稚,可是在社会里,傻傻的人就是欠肏的意思。我妈当时虽然贵为大学讲师,可还是避免不了这样的现实。



(第二章)午夜的強姦
在我還在上小學的時候,全家就已經搬進了城裡。每年正月初一的時候,全家還是要回到鄉下爺爺家,去給各個親戚拜年,一直到初二或者初三才會回到城裡。那些年,村裡面的人都還是很淳樸的,誰家有城裡面的親戚回來,都會前去探望一下,坐在火炕上聊聊天,喝喝茶水。

我媽自小在書香門第長大,姥姥、姥成人色情网 丁香五月爺也是那種知識分子,不大懂得人情世故,這也使得我媽待人接物方面比較生硬,倒完茶水客套幾句就自己看電視了,偶爾被提起話題也是敷衍的回答。

我媽的身材一直保持得非常好,生完我之後也只是屁股大了一圈,肚子上長了些許贅肉,這只是讓她更有成熟女人的氣息,絲毫沒有稍胖的感覺。她坐在炕頭上,屁股肉被壓向兩邊,更顯屁股肥美,毛衣裡面的雙峰也比一般的女人大上許多。

最主要的還是皮膚,村裡面的女人由於風吹日曬,大多都是粗糙蠟黃,而我媽的皮膚雖比不上煮熟的雞蛋,但是膚如凝脂還是算得上的。這也使得來我爺爺家作客的男性村民們不時向我媽的屁股和胸部看來看去。

其中最好色,連我都看得出來些許端倪的就是村東頭的王大爺。王大爺老伴早就去世了,兒子媳婦都在南方打工,過年也沒回來。一個孤寡老人來我家湊湊熱鬧也無可厚非,可他那雙眼睛每次看到我媽的時候,總是賊亮賊亮的,偶爾還會假裝以長輩的身份對我媽問東問西,我媽卻只是禮節性的回答幾句,做了十足的冰山美人。

正月初二,我就患了感冒,我爸只得和我爺爺兩人去鄰鄉姑奶奶家拜年,留下我媽照看我。我一天都在被窩裡昏昏沉沉的,吃飯喝藥都是我媽拿到炕上餵我吃,期間來了幾個人,見只有我媽在家也都知趣的沒呆多久就走了。這些人大多都是男村民,還包括那個昨天已經來了的王大爺。

晚上我們早早就熄燈了,我白天睡了很多,晚上躺在被窩裡睡不著,我媽在旁邊倒是很快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吱呀~~」一個黑影從門外閃了進來,我以為是賊,哪知藉著月光一看,竟是白天才來我家作客的王大爺。

只見他躡手躡腳的走到炕邊上,向我這裡望了望就揪起我媽被子的一端,彎下腰爬進了我媽的被窩。我媽還在熟睡中,而她的被窩裡逐漸鼓起了一個大包,那個大包不停地左晃右晃,我媽的臉也是跟著慢慢紅了起來,額頭上還冒出了一排細汗。

這時我看見被子旁邊擠出來一條女式內褲,我媽睡覺從來是只穿內褲的,看來王大爺玩膩了我媽的奶子,已經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正要仔細研究一下我媽的生殖器了。

被子上的大包慢慢停下來,光著身子的王大爺扭著屁股從裡面退了出來。他滾到一旁的炕上,脫掉了自己的衣服和褲子,一股濃烈的汗臭味和煙草味在房間裡蔓延。他光著身子,下半身一片陰毛中左右搖晃著一根半勃起的黑肉棒,他一躬身子又爬進了我媽的被窩。

我媽兩腿處的被窩裡又漸漸鼓起了一個大包,我看到它微微顫動了十幾秒,突然向前一挺,好像插入了什麼地方一樣,我媽露出的頭也跟著向前一晃,半個乳房都搖搖晃晃的被頂出了被子。

「嗯……誰?!」我媽猛然醒來,剛要伸手掀被子看個究竟,王大爺先聲奪人抬起被子,將我媽整個身子罩進被子裡面。這兩個身份歲數差別極大的男女,就赤裸裸的在一個炕上,一個被窩裡面「狹路相逢」了。

「別出聲,你寶貝兒子可在旁邊睡覺呢!」王大爺惡狠狠的聲音從被子裡傳了出來。

「嗚嗚……你……你……你……拔出來,把你那個東西從我下面拔出來。」
「別他媽叫,把你兒子叫醒了,咱們倆誰都好不了。」

被子裡我媽的「嗚嗚」聲音立馬沒有了,只剩下了悶哼的聲音。

「這就對了,你就乖乖的給我幹,完事了誰也不知道,美人兒。」

「請你不要這樣,快拔出來啊……你不要插了。」

「拔出來可不行,我剛進去你的肉洞裡,還沒插幾下爽一爽。嗯嗯……」
「我……你別……嗯……」

「哈哈,我還以為城裡面的女人騷屄有什麼不同,這他媽和村裡面的女人也一樣啊!我插幾下就這麼多水兒了。」

「嗯……哼……我不是……」我媽在努力地止住叫床的聲音,好像很痛苦的樣子。

「你個騷屄女人,還他媽大學老師呢!不就是個下賤的婊子,裡面擠得我雞巴好舒服啊,又柔又軟。」

「你別……嗯……別插了……」我媽還在傻乎乎的求饒。

「哈哈,你當我傻子。臭婊子,我的雞巴幹得你爽不爽啊?」

「我問你話呢,你他媽啞巴了?」被窩裡傳來一聲清脆的耳光聲。

「是……我丈夫平常不和我那個……」

「說……說你男人平常不肏你,什麼叫那個,不說我打死你!」

「我老公……平常……不……肏我。」

「人家都說下面毛多的人性慾強,我剛才看你連騷屄上面都長滿了毛,你是不是特別騷,特想讓男人幹啊?」

「不是……啊……你別咬我乳頭啊!」

「幹……城裡的女人奶子都是香的,真不明白你男人怎麼想的,這麼個大白媳婦放在這裡,自己卻去別人家住,肯定是留著給我肏。哈哈哈!」

大約又過了十分鐘,被子裡一直都是「啪啪啪」和「嗯」的聲音,突然那個被子裡面的大鼓包加快了晃動。

「你別射在裡面……別……啊!」

「哈哈哈,你就給我王老頭再生個兒子吧,我的精液可是攢了好久的了。」
那個大鼓包愣在那裡十幾秒,突然癟了下去,然後整個被子突然被人扔到了一邊,露出了兩具肉體。

「嗯……你就別當什麼城裡的大學老師了,乖乖當我的女人吧,給我這個老農民生個兒子,我天天都幹你。」

我媽白花花的身子仰躺在炕上,全身都是香汗,雙手正使勁地抱住王大爺的圓頭,原來王大爺正把頭貼在我媽的兩腿之間,吸吮著我媽流出來的分泌物。
「別弄了……快出去。」

「急什麼?你男人和你公公明天才回來呢!你讓我玩一個晚上又怎麼了?」王大爺厲聲厲色的說道,開始給我媽舔陰。這樣的姿勢看來,我媽陰戶上的陰毛彷彿是王大爺的頭髮一樣,很是古怪。

我媽已經快憋不住要開始呻吟的時候,王大爺才舔得脊椎有些酸痛,終於抬起頭,半坐在一旁休息一下筋骨。這時候我媽的下體已經是淫穢不堪,隆起長著些許陰毛的大陰唇上佈滿了一塊一塊的白色黏液,不知道是我媽的分泌物還是王大爺的精液,或者是兩者的混合物。

我媽大字型的張開著腿,由於剛剛才被王大爺姦污,她的小陰唇向外翻著,裡面本應被裹起的女性外生殖器一覽無遺。我媽的陰蒂頭圓鼓鼓的,前庭也已是一片充血濕潤,像一個小肉芽一樣。下面的陰道口微微張開,像嘴巴一樣在微微「呼吸」。

「你……別看了。」我媽用手捂住自己的陰戶,哪知王大爺竟揪起我媽的頭髮,搧了她兩個嘴巴,大罵道:「你個臭婊子,下面這麼騷還不讓人看了?我就要看看,你個臭婊子哪裡都被我玩過了,還有什麼不讓看的地方。」

王大爺找了一段布條將我媽的手綁起來,然後最大限度地將她的腳掰開,我媽的生殖器就完完全全的被他收入眼中。

接著他又拿起一個手電筒,夾在胳膊中間,然後用手指慢慢剝開我媽的陰道口,裡面也是粉紅色的陰肉和黏膜,不過與外生殖器不同的是,那些陰肉表面有許多褶皺凸起,這是用來刺激性交中男人的龜日本酒色网站頭。

雖然剛剛我媽是被王大爺強行姦污,但裡面那些陰道壁上的褶皺也忠實地堅守崗位,為享用我媽身體的王大爺刺激著他的大龜頭,並且直接導致了最後王大爺把精液傾瀉在我媽體內。

從來沒有如此仔細地看過女性的外生殖器和陰道,王大爺觀察得很是仔細,用手指撥撥我媽的陰道,戳一下粉紅色的前庭,色迷迷的眼睛中充滿了好奇。但是這也苦了我媽,自己最隱秘的私處被一個年過六旬的糟老頭子看了個夠,連裡面的陰道都被手指扒開來看,這對一個思想保守的教師來說是極大的恥辱。
「求求你,別看了,我兒子可能會醒過來。」我媽扭著酸痛的身子,痛苦的說道。

「別亂動,臭婊子,你這個屄還真是好看啊!這兩塊肉不像村裡的女人那麼黑,而且比一般人的要肥厚一些,這個小豆豆一摸就變大,而且下面的肉洞裡還出水,沾了我一手,你還真是挺騷的,有做妓女的潛質啊!」

王大爺慢慢把蠟黃的手指插到我媽的陰道裡,緊閉的陰道壁慢慢被他的手指撥開,但裡面好似一個無底洞,王大爺把手指都伸進去也無法完全將其打通,看來我媽的肉洞還是很深的,怪不得我能從這裡生出來。

「騷貨,你看,你騷屄裡面還有我的精液呢!是不是正要給我生個大胖小子呢?」

果然,粉紅色的陰肉裹著兩根骯髒的手指,深處陰道壁黏合處有一些乳白色的液體,肉合上的時候就往外滲出來,撥開就又流回裡面。我媽的生殖器裡面充滿了奇妙,引導王大爺繼續探索。

不過王大爺也說錯了一半,我媽確實已經很久沒和我爸同房了,所以很是敏感,陰道被王大爺的手指捅來捅去,早已經無數次的刺激了陰道深處的分泌腺,所以這白色液體不开心五月天快播僅有王大爺剛剛射在我媽體內的精液,還有她自身分泌的潤滑黏液。王大爺饒有興緻的不停攪弄著我媽的陰道,裡面白色的液體也越來越多。
王大爺的手指由於常年吸煙的緣故,有一種洗不掉的熏黃色,指甲也很久沒有修剪過了,所以摳得我媽的陰肉又痛又癢,難捺的低哼著:「痛……別……」
王大爺用兩個手指最大限度的把我媽的陰道口拉開,連陰唇繫帶都被拉扯得緊繃了。最深處粉紅色的成人黄色小姐做爱片黏膜縫合在一起,一些半透明的液體穿插其間,這就是我媽的生殖器內部景觀。

王大爺覺得玩得膩味了,就抽回手指,可沒想到手指上還黏結著我媽的分泌物,一長串子透明中夾帶著乳白色的液體被抽了出來,一端連著王大爺的指甲,一端連著我媽的肉洞裡。

王大爺看到這一幕,大腦一熱,下身的肉棒再次充血。這時我才發現他的龜頭出奇的大,比平時洗澡時候我爺爺和我爸的都大一圈,油亮的龜頭下面是紫黑色的包皮,毛烘烘的陰囊一鼓一鼓的,好像又在生產精子。

「刺溜……」我身上的被子被王大爺抽走扔到地上,我趕忙閉上眼睛裝睡。
「臭婊子,去跪到你兒子身上去。」

「你要幹嘛……你不要傷害他。」

「快,按我說的做,我就不動她。」

說完,王大爺將我媽抱起翻身,讓她跪在炕上。而我媽也順從地從炕上跪爬到我這裡,胸下的奶子晃晃悠悠的,乳暈附近的奶肉上還有幾排紅色的牙印兒。
我慢慢睜開眼,發現我的頭正好對著我媽的小腹,那上面有一小塊贅肉向下墜著,充滿了豐腴的成熟女人美感,再下面就是一片黑森林了。王大爺半蹲在我媽撅著的屁股身後,右手握住自己的龜頭與包皮連接處,在我媽的大陰唇上摩擦了幾下,就一點點插進了我媽的肉洞裡。

一厘米、兩厘米、三厘米……由於有剛才殘存在我媽肉洞裡的黏液和精液的潤滑,這次王大爺毫不費勁地就把整根雞巴插進了我媽的陰道裡,我在下面正好看到王大爺的卵蛋夾在我媽的屁股溝之間。

王大爺兩隻手握住我媽的大屁股就開始一前一後的抽插,我在下面看得很清楚,那根醜陋骯髒的肉棒一下一下的消失在我媽的陰道口處,隨即又抽出來。
「啪!啪!」的聲音不絕於耳,我媽痛苦地閉著眼睛,烏黑的長髮從肩膀垂下來,我因為是半瞇著眼看,所以她也沒有發現我是醒著的。我時而看看我媽和王大爺性交的接合處,時而看看頭頂晃動的大奶子,那個紅色的小乳頭在月光下很是顯眼。

王大爺的肉棒在我媽體內進出了幾十下以後,包皮上就黏上了一些不透明的黏液,看著更加威猛,他抽插的力度也越來越大,每次插入都能達到最深處。
我媽的腦海裡雖然滿是屈辱感和羞恥感,但是下身私處那根真實的火熱的肉棒每次撞擊都給她帶來充實感和滿足感,那種衝擊每次都讓她想叫出來,可是怕驚醒我,她都努力地忍住。

其實我媽心底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自己貴為一個大學講師,是一個高級的知識分子,在城裡的學術界很有聲望;而王大爺只是一個沒上過學的文盲,是一個在黃土堆裡刨糞種地的老農民。自己被這麼一個老頭子姦污,被他的陰莖插進自己的體內,雖然身體被他侮辱了,但是心靈沒有,她的叫床聲只能給我爸聽。
王大爺也沒在意這個,胯下那種久違的舒爽電擊感覺已經讓他欲仙欲死了,但是手上的感覺總是覺得欠缺了點兒,要是抓住一個軟綿綿的東西就更好了。他靈機一動,向前伏下身子,把手移向了我媽的奶子。

我在下面正在欣賞我媽晃動的大奶子,哪知道一雙骯髒的大手突然襲來,將劇烈搖晃的乳房嚴嚴實實的蓋住,只有手指間裡擠出幾塊白色的乳肉。

「哈哈,你的奶子還真大,不僅味道香甜,連尺寸都大一號,看來你這個女人天生就是讓男人肏的。」

胯下的這個女人是身份比他高上許多的大學教師,但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被自己的大肉棒插得死去活來,被自己的屁股騎於胯下。王大爺神氣的想著,彷彿真像一個威武的騎士一般。

但他畢竟已經年過六十了,很快他又在我媽的肚子裡射精出來。不過這次他有了經驗,沒有馬上抽出來,而是繼續留在我媽的陰道裡,黏膜下層的肌肉緊繃繃的包住王大爺的肉棒,讓他甚是舒服。

一股股精液穿過馬眼來到我媽的後穹窿處積蓄起來,企圖找到她的卵子進行結合。

「快……拔出來呀!」我媽慌張的說道。

「暖和暖和,你的騷屄這麼濕、這麼熱,還不讓我多待會啊?你怎麼當老師的,尊敬長輩的道理都不懂麼?」王大爺呵斥道。

十分鐘後,大約是覺得有些疲乏了,王大爺哆哆嗦嗦的從我媽體內抽出疲軟的陽具,然後一把抱住我媽的屁股,將她整個人抱起來,就像小時候給小孩子撒尿一樣。

「你幹什麼?快放我下來!」我媽驚慌的揮舞著手臂,還不停扭動著身子。
「你下面的肉洞那麼好用,讓我射了那麼多進去,裡面多髒啊,給你清理清理。」王大爺說著把我媽的屁股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讓我媽乳白的後背貼緊他黝黑的胸膛,接著他伸出手指攪動我媽的陰道,從陰道深處傳來的「啾啾」聲音甚是淫蕩。

不一會兒,我媽的洞口就湧出一股白色的液體,散發著特有的生殖器味道,順著會陰流過我媽的肛門,又滴到被褥上,弄濕了一大片。我媽紅腫的眼睛緊閉著,濕漉漉的頭髮貼在王大爺的肩膀和胸膛上,大腿中間的陰道裡一股一股的流出一些黏糊糊的漿糊一樣的液體,有的殘留在大陰唇上慢慢凝固,有的則滑落到屁股上,更多的是流到了被單上。

終於玩得累了,王大爺慢慢悠悠的穿好衣服,臨走時還在我媽的臉上親了一口,我媽癱在床上,雙腿張開,全身是汗,根本躲不開。王大爺美滋滋的穿好襪子和鞋子,哼著小曲走了。

農村的午夜很是寂靜,幾隻家犬聽到外面的風吹草動,吠叫幾聲,便再無聲息,我也沉沉的睡過去了。

過完年我們回到城裡,過了些日子,爺爺來送點兒村裡面的新鮮蔬菜,才知道我們走了不久後王大爺就去世了,醫生來了判斷猝死。媽媽聽到這個消息悄悄地鬆了一口氣,而只有我知道王大爺這是活活被我媽累死的。

(第三章)內體償還

「這個老王也太慫了吧,幹了一次就直接累死了。」老闆翹著二郎腿說道。
「其實那次過後到我們全家回城裡,他還和我媽搞過幾次。」

「哦,說來聽聽。」老闆興緻大增,肥頭大耳的臉上全是油光。

自那天晚上之後,村裡面有一個大集,就是在一個特定的場合許多人賣一些新鮮的玩意兒,還有一些供孩子們玩的碰碰車、海盜船、蹦蹦床之類的。

我媽就帶著我去玩那個蹦蹦床,我脫了鞋在裡面和一堆同齡人比誰跳得高,家長就在外面聊天。我媽在這裡人不生地不熟的,就坐在商家準備的凳子上看著我。

我正興奮地和小朋友們玩耍的時候,卻發現在很遠的一片枯樹林裡,王大爺正在姦污我媽。我隱隱約約的看到我媽雙手扶住一個樹幹,撅著雪白的屁股,而王大爺把褲子脫到腳踝處,正一下一下的往前挺身。

晚上在爺爺家,我偷偷地發現在我爸洗澡的時候,我媽從褲子裡掏出了一團灰色的布,扔到院子外的垃圾堆裡。我說出去撒尿,偷偷撿來看,竟然是一條灰色的男士三角內褲,已經洗得有些微微發白了,那個對應男性生殖器的位置上有一灘黏稠的液體,全是我媽流出來騷味濃重的黏液,還混雜著一些白濁的精液。
原來上午王大爺在幹完我媽,還把她的內褲搶走了,勒令我媽穿上他的髒內褲,怪不得我媽領著我回來的時候走路的姿勢很是奇怪。

此後我總是看到王大爺趁我爸不在,對我媽摸來摸去的,有時甚至會把手伸到我媽的褲子裡面去,而我媽只是揪住他的手,卻不敢大聲反抗。

有一次半夜我睡醒去院子裡廁所撒尿,竟然發現裡面有兩個人,赫然是我媽和王大爺。王大爺露著屁股蛋子,前面緊貼著我媽的屁股,我媽手扶著牆,兩個人就好像黏在一起了似的。我媽見我進來,忙叫我趕緊尿完回去睡覺,她在和王大爺說大人的事情。

我一邊尿尿一邊聽見他們那邊發出「啾啾」那種肉打在水裡的聲音,於是偷偷的看了他們一眼,發現我媽頭頂著牆,王大爺那根肉棒從我媽的屁股裡出出進進的,好多黏液都從我媽的屁股溝縫裡流出來掉到地上。等我尿完了走的時候,我媽還特意囑咐我不要告訴我爸。

「那也就是說,你媽從被王大爺搞了以後,你就有這種綠帽的思想了?」老闆說著,酒足飯飽的坐在我家的沙發上,我老婆解開圍裙,蹲到老闆兩腿之間,善解人意地拉開老闆的西褲拉鍊和內褲,將那根軟綿綿的肉棒掏了出來。

「嗯,阿玲真懂事,還知道給我舔一舔,以後我多找幾個老朋友一起開發你的身體哦!」老闆整個身體靠在沙發上,雙手交叉放在腦後,屁股微微抬起,以方便我老婆給他口交。而我老婆也是用手套弄了幾下,就把那根大雞巴含進去,只露出雞巴的一點點根部。

「其實真正的事情是從第二年夏天開始的……」我繼續敘述下去。

第二年的夏天,我爸和幾個朋友一起出錢做生意,賺了好多錢後,我爸自己跑路了,然後拿出一部份錢給我和我媽在臨市買了一套樓房,說是去南方用這錢做生意,要半年才能回來。

我和我媽搬家去了臨市,我爸臨走前還給了我媽很大一筆錢,當作她的生活費。我媽一開始還是很簡樸,可後來為了上班方便買了一輛轎車後,媽媽愈發喜歡隨手花錢,到現在,我媽都用名品包包、高檔化妝品和歐洲進口洋裝。這幾天她正想換一輛更好的車,所以今天預約了一位名車推銷員上門給她服務賣車。
我正在房子裡寫作業,聽到外面聲響,悄悄打開門縫向外張望。我媽和一個穿著西褲襯衫、頭髮有些禿頂的中年男人坐在我家的大陽台上,我媽穿著一身碎花連衣裙半躺在一個太陽椅上,對面那個男人背對著我正給我媽推銷汽車。
「太太,這款車型是我們的熱銷款……」那男人後背的襯衫都已經濕透了,脖子的膚色看起來很黑,應該是整天在外跑推銷的原因。都已經中年了還在幹推銷員,這個人也太無進取心了吧!

哪知道那個人一回頭,我竟然發現他是我爸爸以前的同事,也是他的一個朋友黃主任。黃主任就是被我爸爸騙取錢財的那幾個朋友之一,我媽沒見過他。而黃主任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對,好像發覺了什麼似的。

我躺倒自己床上正想怎麼辦的時候,外面突然想起了爭執聲,我趕忙爬過去偷看,只見黃主任揪住我媽的衣服,一邊把我媽的手纏住一邊說:「把我們害得這麼慘,自己跑了,老婆還過得這麼快活,饒不了你們!」

「還買汽車,那都是我們的錢!」黃主任把我媽的手綁在太陽椅背上,然後又把我媽的大腿弓起分開,分別綁在椅子兩端。

黃主任向上翻開我媽的裙子,我媽裡面只穿了一條三角內褲,另外一件也只有一雙銀色的高跟鞋了。黃主任的大手粗暴地在我媽全身上下摸來摸去,最後停在大腿中間,隔著內褲揉擦我媽的陰戶。「住手啊!」我媽怕招來鄰居,只敢小聲的呼喊。

黃主任抬起頭看了我媽一眼,撲到我媽身上,大舌頭在我媽的左臉由下舔到上面,我媽羞愧的扭過頭閉著眼。黃主任收起舌頭,又用力一扒我媽的領子和乳罩,那雙玉乳蹦蹦跳跳的出來了,乳暈上黑色的乳頭直立翹起。

「下流的乳頭,早他媽就有反應了,你還真是個騷貨!」我媽被說得面紅耳赤,羞愧不已。

黃主任一口啜進我媽的乳頭,手指同時撥弄另一個乳頭:「這麼硬,這邊想要嗎?」黃主任又張開嘴吸食我媽另一個乳頭,我媽全身顫抖,嚇得不敢說話,只有從她腳上的高跟鞋不停地拍打在椅子上,才可看出她內心的恐慌。

「不會是有感覺了吧?」黃主任放開我媽的乳房,兩只手把我媽的內褲勒成一個布條。這時內褲僅僅只能包住我媽的肉縫,陰唇兩邊各有一小堆陰毛已經不聽話的露出來了。

黃主任把鼻子貼在我媽的內褲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味道……真騷!」說完他吐了一口唾沫到我媽的陰毛上,低下頭用舌頭舔我媽的陰毛和大陰唇。
「不……」我媽小聲求饒著,而黃主任每次都把我媽的陰毛吸入口中,用舌頭纏繞住陰毛,再慢慢吐出,「舒服吧?」黃主任色色的問道,這時我媽的屁股不住地扭動,黃主任喝道:「幹什麼?別亂動!」

「我想上廁所,求求你……」我媽帶著哭腔說道。

「哦,太太呀~~」黃主任猥瑣的笑了笑,把內褲撫平,大力拍打我媽的尿道口兩側,「啪啪」之聲不絕於耳。黃主任果然有玩女人的經驗,我媽不一會兒就小便失禁,尿液順著內褲流到椅子上,又滴到陽台的地上。

「太太在這種地方小便,丟不丟臉啊?」黃主任用手指撫摸我媽濕乎乎的內褲,興奮的說道。接下來他解開綁住我媽腿上的繩子,把我媽的內褲脫了下來,那條內褲沒完全脫掉,與我媽左腳的高跟鞋糾纏在了一起。

「尿的味道……」黃主任用手扒開我媽的小陰唇,那條粉紅色的肉縫大敞門開,濕潤的黏膜嬌嫩欲滴。

「舔這屄口,騙我們錢,嗯哈!」黃主任的舌頭從我媽的會陰舔到陰阜,最後重點照顧我媽粉紅色的肉縫,聲音像是平時吃拉麵時「刺啦刺啦」一樣。
我媽已經開始絕望,扛在黃主任襯衫上的小腿不住地顫抖。黃主任把中指插入我媽的陰道裡,又抽出來食指中指一起插入,同時還用舌頭舔我媽的陰蒂頭,然後黃主任脫下自己的褲子,將大雞巴掏出來,又解開我媽手上的繩子,我媽被鬆綁後要跑到客廳裡去,可是黃主任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將她扔到太陽椅上。
「吸!」黃主任喘著粗氣,抱住我媽的頭,把陰莖插到了我媽的嘴裡。我媽感覺到一股腥臭味和尿騷味襲來,想要乾嘔,卻被龜頭頂到嗓子裡。

黃主任抱住我媽的頭,將整根肉棒塞到我媽的嘴裡,又死死地按住我媽的後腦勺,我媽的連緊緊貼住黃主任的小腹部位,嘴角因為無法合攏流出了一大串口水。黃主任整個人站到椅子上,雞巴來回在我媽嘴裡抽插,有時候頂歪了,戳得我媽腮幫子凸出來一個龜頭痕,我媽的嘴角不停地流著口水,「嗚……嗚……」的無法發出聲音。

插了一會兒,黃主任把雞巴從我媽嘴裡抽出來,龜頭上黏著一根絲狀物一直連到我媽的嘴裡,最後落到地上。

我媽趕忙又向客廳跑去,可她哪裡敵得過一個膀大腰圓的男人,黃主任一隻大手攬住她的肚子,將她拖回來摁趴在陽台邊上。「啪!」黃主任用力打了一下我媽的屁股,我媽雪白的屁股肉上登時出現了一個紅色的手印,我媽還沒喊痛,黃主任右手按住自己的肉棒,藉著龜頭上口水,一下子就頂進了我媽的肉洞裡。
我媽撅著屁股趴倒在地上,頭髮跟著黃主任的撞擊一顫一顫的,像一朵柔弱的花朵一樣。黃主任鉗住我媽的腰,有力地在我媽的陰道裡進出,好像一個威猛的騎士一樣。

「爽……要發射了。」黃主任剛才在我媽嘴裡就已經有射精的感覺了,現在在我媽的肉洞裡沒堅持一會兒,就再次來了感覺。

「不要……」我媽用左手支撐身體,右手反過去想推開黃主任鉗在自己腰上的手,可是無論怎麼推,那雙大手都是紋絲不動。黃主任加快了抽插速度,每次胯部都頂到我媽的屁股上,有力健壯的大腿直立在我媽屁股後面,我媽潔白的小腿則向內彎曲,裙子全都被拉到了腰部,跟著黃主任猛烈的抽插而搖晃。

黃主任停止抽插,悶吼一聲抽出肉棒,一股滾燙的精液全都射到了我媽的屁股上和背上。「這還沒完呢!」黃主任揪過我媽的頭,把她的高跟鞋扔掉,再次把肉棒插進我媽的嘴裡,我媽一邊哭一邊給黃主任口交,這次龜頭上還多了一股精液味,混雜著腥臭味衝得我媽直反胃。

慢慢地,我媽感覺到黃主任的肉棒慢慢勃起變大,黃主任也覺得時機成熟,從我媽嘴裡抽出肉棒,然後把我媽翻過身子,右手撥開我媽暗色的小陰唇,龜頭就頂進了我媽的肉洞口。

我媽手扶在窗戶上,黃主任一邊操著我媽,一邊把身上的襯衣脫掉,然後右手抱住我媽的小腹,猛烈地把大肉棒一次又一次插入我媽的身體。我媽心中全是羞恥感,卻也不敢大聲呼喊,下體裡陰道壁被滾燙的龜頭頂開又抽回去,還沒完全合攏就再次被頂開,褶皺上被龜頭摩擦的麻癢感覺給她帶來了陣陣快感。
黃主任一邊在我媽下體抽插,一邊還讓我媽向沙發走去,我媽像母狗一樣在地上連爬帶走,可這樣黃主任還是不滿意,揚起大手就在我媽屁股上打來打去,我媽痛得「嗷嗷」直叫。

我媽好不容易被黃主任插到沙發旁邊,把手放在沙發扶手上,卻還沒休息一下,黃主任就自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雞巴也沒從我媽肉洞裡拿出來,而是連帶著把我媽拉到了他身上。

「不要,住手……」我媽像一座觀音一樣坐在黃主任的身上,白花花的大腿與黃主任黑黃粗壯的大腿貼在一起,大腿中間那個粉紅色的洞口還插著黃主任黑乎乎的肉棒,那根肉棒不停地向上頂入我媽的陰道裡。

「你不要再插了……我受不了了……」我媽痛苦地求饒道,腿向上翹起離開黃主任的大粗腿,可這樣黃主任有力的腰部也把我媽頂得七葷八素,我媽只得把小腳踩在黃主任的大腿上,減小衝擊力。

「啊……啊……」黃主任突然放緩速度,加大力度的在我媽陰道裡插了兩三下,大手還從後面摸上了我媽顫動的奶子,把玩著柔軟的乳肉。我媽還以為黃主任終於要射精了,可沒想到他只是想換個姿勢。

「太太下面好濕哦!」黃主任抽出肉棒,把我媽推到沙發另一邊,仔細地摸起我媽濕乎乎的陰戶,那上面早就已黏滿了各種白糊糊的液體。接著黃主任揪起我媽讓她橫跨在茶几上,用手按了一下她的小腹,又用食指中指在我媽潮乎乎的肉屄裡面快速地抽插。

「不要……停手……」我媽的陰戶部位突然噴出一股白色的液體,好像尿液卻不黃。噴完了,黃主任拉起我媽,讓她去舔自己剛剛噴出來的液體,我媽一邊流淚一邊舔。

「對,把舌頭伸出來。」黃主任大手沾了好多噴出來的液體,全都又抹在了我媽的嘴唇上。

「太太真好色啊,我最喜歡了,舌頭伸出來。」黃主任伸出舌頭塞進我媽的嘴裡,又把我媽的舌頭咬出來,跟她玩舌吻。我媽根本就不敢動,都是黃主任的舌頭在我媽的小舌頭上舔來舔去,又把口水吐到我媽的嘴裡。

黃主任玩了一會兒,又把我媽推倒在沙發上,用經典的男上女下姿勢插入了我媽的下體。我媽頭髮散在沙發上,雙眼閉著,嘴上都是剛才那些透明的液體,胸前的奶子跟著黃主任的抽插一動一動的,奶頭像一個櫻桃一樣。

我媽被插得大聲呻吟,黃主任亦是加快抽插,每次大龜頭都是完全頂開我媽的陰道壁,把那些粉紅色的黏膜都帶了出來。「看得到插進去的地方吧?看著我的大雞巴怎麼操你。」黃主任一邊羞辱我媽,一邊按住我媽的大腿。

又抽插了百餘下,黃主任喘著氣說道:「爽……太太,我要射了,要射進去很多的。」果然,黃主任的射精足足堅持了三十秒,當他把肉棒抽出我媽肉洞的時候,一股黏稠的精液順著我媽的屁股流到了沙發上。

「喎,嗯,你們幾個過來……對,我找到他老婆了。」